自告奮勇幫男友打掃房間,竟挖出大把「1元山」...下秒兩人神舉動讓人傻笑

兩性與生活

 
    

一名網友在迪卡上發文<悠遊卡裡的一千塊>...


---以下原文---
剛在一起沒多久的某天,強迫症的我自告奮勇要去幫男友整理房間(他住宿舍)。
由於遺傳到娘親的中度潔癖,從小我就無法忍受像垃圾山堆一樣的書桌還有超過一天不洗衣服,這樣的生長環境侷限了我對一個空間到底可以有多亂的想像。
 
「哼,整理房間算啥,小case。」
 
殊不知,奇葩男友的房間,真。的。很。亂

(示意圖)
 
一打開門,走進灰暗的空間,我就聞到一股淡淡的潮濕味。低下頭,地上有一堆沒洗的衣服山,還有散落在各處的、被ㄠ得亂七八糟的書跟紙張。
(當下我不禁覺得男友的室友有夠偉大,一個房間兩個世界,應該要頒發一個諾貝爾愛心獎什麼的給他。)
廣告
 
天真的我轉念一想,「啊,地上這麼亂,應該是因為把垃圾都往地上丟,學霸至少得有書桌才能唸書吧?」
 
⋯⋯不。我錯了。
 
書桌上沒有任何看得到書桌表面的空間,全部都是垃圾、零錢,還有零散的紙張。
「嗯,真正的天才原來不用書桌也可以唸書呢」,得證。
 
看完以上種種景象,聽見男友靦腆地說了一句「整理不完就算了」,我熊熊的鬥志就開始燃燒了。
「拎北一定要把這裡變成人住的地方。」捲起袖子我這樣想。

 
中間打掃的過程就不贅述了,總之就是不停地掃地撿東西丟垃圾桶⋯⋯啊忘記男友房間沒有垃圾桶,是丟進不知名的袋子然後通通拿去丟掉。
(OS: 請問沒有垃圾桶到底要怎麼活????全部垃圾都丟馬桶沖掉嗎???)

好不容易讓地上露出了一點走路的地方之後,我開始進攻一樣看不到真面目的書桌。
廣告
中間過程一樣不贅述,反正垃圾就是那樣處理,開始進入我們的主軸:零錢。
 
說明一下,男友習慣把零錢全部放在褲子口袋,然後回家的時候全部拿出來丟在桌上,隔天早上通常都會睡到快要過頭所以沒時間(也懶得)抓走零錢,所以大部分都用鈔票付錢,如此一再循環,就是我上面提到的桌上零錢比垃圾更多的原因。

But! 垃圾清掉之後,我發現男友桌上的零錢比我一開始看到的還要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真要我具體形容書桌上到底要多少銅板的話,我只能說我整理到後來覺得整隻手都充滿了銅味。
 
一開始我以為還能夠撥到邊邊去等等再收拾,後來發現⋯⋯


(示意圖)

母丟喔,這個量有點太多了,一元銅板都快要可以在書桌上堆個小型101了==
廣告
只好出動男友吃剩的餅乾鐵盒子來裝銅板。
一個還不夠喔,最後裝了滿滿兩盒才把全部零錢收完。
 
好不容易收拾完之後已經過了四個多小時(下午三四點整理到晚上八點左右,原本想假裝自己小鳥胃不餓,結果直接餓慘)。我盯著加起來比我筆電還重的兩盒銅板,問男友打算怎麼辦,他說
 
「喔,我都全部拿去捷運站加值悠遊卡,大概投一個小時就可以投完了。」
 
「?????????」
 
於是乎,吃完快要變成宵夜的晚餐以後,我們就踏上了消滅零錢之旅。


(示意圖)
 
不信邪的我就這樣陪著男友站在捷運站的加值機前面,兩個人十足默契地把銅板一個又一個地投進機器裡,想要看看到底要花多少時間才能把全部的銅板投完。無奈一次只能投二十個,投完之後還要等二十秒左右機器才會再反應,而且我們手上的銅板有百分之九十都是五塊跟一塊(^_^),我們只好一邊聊天一邊認命地乖乖投錢。四十分鐘過去,終於投完了,悠遊卡裡的錢漲了超過十倍(是。真。的,一百多塊 -> 一千兩百多塊),看著螢幕上的金額我真不可置信,
廣告
 
⋯⋯一輩子投販賣機的銅板還沒有這次投的十分之一多。
 
(註:那個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了,基本上已經沒有幾個人在捷運站裡,我們投的時候也有注意沒有人排在我們後面。)
 
以上,就是我人生中最荒唐的一次約會。
後來那一千塊就被我們開開心心拿去便利商店買零食了(都是我愛吃的,爽),算是可喜可賀(不,其實只是打掃房間的薪水)。


Q:為什麼突然想到要打這篇文呢,
 
⋯⋯因為昨天我們又投了一次,這次從23塊投到800多塊^_^請問你們的男友也有這麼討厭零錢的嗎???

---以上原文結束---

網友看完回覆:

收男友.......不要的零錢
「真愛無誤」
「讓他在放幾年 你們應該可以拿一塊去日本玩」

「其實大部分的男生都不喜歡零錢」
「付錢時用鈔票感覺比較有面子」
「可能要擔心未來的同居生活了」

「卡不要不見餒」
「我的錢包說他可以幫你男友收好零錢哈哈哈哈哈🤣🤣」
重點是…沒過一天房間又會亂起來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