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聊】殺手行不行4-02-。

達人殿堂

 
    

-02-   九點半,我在頂樓陽台找到紙巾。   從我有記憶開始,老爸就在這小小的平台上種了許多花草盆栽,每次我問他那些是什麼植物,老爸總是回答:「不知道,覺得漂亮就買回來了,我喜歡它的樣子,不是名字。」後來我接下老爸的工作,照顧這些花草盆栽。老爸抽煙時也會待在這片綠色的小地方,所以我告訴紙巾,如果他想抽煙,就來陽台抽吧。而班上知道紙巾會抽煙的,只有我和小黃。      「嘿,你起來了。」紙巾看到我,回頭打個招呼,兩手仍靠在欄杆上。他吐出菸香繞過枝葉,飄散在將要結束的早晨。      「小蔓還好吧?」紙巾問。   「她還在睡。」我走過去,一樣靠在欄杆前。   「嗯。」紙巾輕輕皺著眉頭,吸了一口,紅色花火在煙身上迅速燃燒。   「你爸什麼時候會到台中?」   「還早,我們有時間可以先聊聊。」      「那好,誰先坦白?」我歪著頭問。   「怎麼坦白?我不知道從哪說起。」   「我們用問的,一次輪流一個問題。」   「好,你先問。」      「嗯,你也是殺手嗎?」      「不是,但我知道殺手的存在,也認識狐狸狗。這兩件事大概是同時發生的吧。不過我不知道你是,直到上次你打電話給我才發現。」      「那你怎麼會……」   「嗯?現在換我了喔。」   「呃,好。」      「你什麼時候成為殺手?」   「去年十月,重新認識小君的時候,她是其中之一。」   「小黃知道她妹的事嗎?啊,現在換你了。」      「沒關係,這樣好麻煩,想到什麼就問什麼好了,我喜歡隨興一點……你的問題,小黃並不知道,小君對隱藏殺手事實的部分很拿手,而且在我們的組織裡,她是屬於不需要親自動手殺人的層級,雖然她也很會用槍就是了,我不知道這樣講你聽不聽的懂。換我問你,你對我所說的殺手有多少了解?。」      「只知道個大概,你們和一般殺手不一樣,不是依附在幫派體系下,也大多不會為了個人恩怨而行動。是個公會,有會長,有幹部,還有負責各項行動的組員,進行各種不為人知的地下作業,殺人只是其中之一。就我個人看法而言,你們更像個特務組織,只是你們不為政府做事,寧願冠上殺手的名號。」      「靠,這哪是大概,你根本比我了解。」   「問題是,為什麼你們不願為政府做事?」   「你明知故問。」   「我只是想聽你說,確認一下。」      「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所以當權政府需要一個可以制裁他們的組織,就是我們。而我們不會腐敗,因我們不曾,也不可能擁有權力。我們是維持社會平衡的必要之罪,不為人知的殺手。」      「這些話不是你想的吧?」   「當然不是,小君告訴我的。」   「哦?我對她刮目相看了,還以為她只是個傲嬌的大小姐。」   「那倒不必,小君也是從別的殺手口中聽來。」   「傳來傳去,到底是誰說的?」   「若不是我們會長,就是七號。算了,你也不認識。」      「你們會長是誰我是不曉得沒錯,但七號我聽過他的名字,不只是從狐狸狗那,我爸也說過七號。」紙巾讓我想起他昨晚說的話。      「紙巾……你到底是什麼人?」      紙巾攆息煙蒂,反問我:「對於台灣的現在黑道幫派,你認識多少?」對於紙巾的疑問,我認識的黑道大概只有何先生吧?不過何先生已經退休了,所以等於不認識。我搖搖頭,給了紙巾一個簡單的答覆。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你們特別的原因。不論是政府還是幫派,你們都脫離不了關係,但也能說是毫無關係。因為你們身處在巨大的利益風暴之外控制局面。你有你的秘密,我也有我的。簡單的說,以目前台灣黑道局勢,大致分成兩大幫派,南台灣滄海盟,北台灣鐵竹幫。」      紙巾比出兩指,繼續解釋:「這兩大幫派,瓜分了全台灣八成以上的不法利益,包括走私販毒,勾結政府與企業,炒地炒股。剩下的兩成,才是地頭蛇的地方幫派。而賺來的龐大資金,你覺得會用來做什麼?」      「呃……不是用來養幫派成員的費用嗎?還有私人口袋?」   「沒錯,那是一部分,但大部分都成了政治獻金,兩大幫派分別支持兩大政黨,誰支持誰相信我不說你也明白。幫派與政黨的本質是一樣的,政黨就像外表的西裝格履光鮮亮麗,而幫派是褲子裡的老二,見不得人的命根子。」      「你說的我懂,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你知道這麼多?」   「嚴格說來我也算幫派份子,因為我爸的關係。」   「你爸不是醫生嗎?」      「是啊,他都是,除了醫生的身分外,我爸也是鐵竹幫的……堂主之一。所以我才認識狐狸狗,知道剛剛和你說的那些事。」      「嘖嘖,那可是個驚人的消息啊。沒想到我們的模範生王子津大會長會是個幫派份子。要是班上同學知道肯定會嚇到毛都掉光。」      「跟你比還好吧,你是殺手耶。」紙巾皺著一邊眉頭,拍拍我的肩膀,又說:「對了,昨晚你怎麼擺平學弟?該不會真的在他們面前打手槍吧?」      「不是真的打手槍,而是打真的手槍。」   我比了一個七,七號的七。      「所以,結果呢?」   「他們看到槍就嚇得跑光啦,我只留下對系草嗆聲的……呃,要怎麼說呢?」啊,學弟的iphone還在我的口袋裡。我把它拿出來,裡頭有昨晚錄下的精采畫面。開始前,我認真的對紙巾說:「你要先有心理準備,我昨天氣瘋了。」      紙巾一頭霧水,不明所以的點點頭。   不管了,我按下撥放。         「哇嗚!哇嗚哇嗚!噢!靠!」紙巾盯著螢幕的眼睛睜老大,嘴巴合不起來。「真的假的?噢雪特!哇嗚……我的天呀……」         「大致上就是這樣。」   關掉iphone,我無奈地聳聳肩。      「一個是學弟我知道,另外一個呢?」   「供貨給學弟的藥頭,也是小蔓的……那個。」   「砲友。」「對。」我從空涼的胸膛深深吐氣。      「阿司,你有沒有想過,其實這件事小蔓也該負責。」   「是我要負責,都是我的錯。」   「那不能怪你,小蔓不是不知道你和小君的事。」   「可是我在乎她啊。」      「咳咳,老實說,我覺得你比較適合和小君在一起。」   「現在我管不了那麼多了,一想到小蔓就會情緒失控。」      「哎呀,是男人都會嘛,咳咳!咳咳!」嗯?紙巾感冒了嗎?怎麼一直咳嗽?紙巾又說:「你想想小君有什麼優點,心情就會好一點了吧?」      「小君哪有什麼優點……」和紙巾把話說開,我也沒有什麼好顧慮的,繼續說:「對啦,小君是漂亮沒錯,但脾氣古怪,動不動就生氣,生氣又不說,根本就分不清楚她是開心還是不爽。欸紙巾我偷偷告訴你,昨天系草跟我聊到小君,靠你知道嗎?系草聊起小君就好像在聊一個很可怕的外星人。」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紙巾越咳越兇,眼睛都快翻白了。不過也許是從來沒有對象可以訴說對小君的苦水,現在興致一來了,我又知道紙巾是個不會亂說話的好朋友,便肆無忌憚的繼續吐下去:「而且啊,昨天我抱著小蔓睡覺,哇……那真是太爽了,女孩子嘛,誰不想要漂亮的身段和曲線。紙巾你是豬哥,我知道你懂。講到身材,雖然小君也不差,但胸部全都長到小黃身上啦。」      講到這,紙巾不咳了,只是淡淡地看著我,悲傷的搖搖頭。   「李政司同學,我有一件事要跟你坦白。」   「呃?什麼?」我歪著嘴巴問。            「小君同學一直在陽台後聽我們說話。」            「你你你說……說說小君現在……」我嚇到當場鈣化,講話結巴。   氣氛降到零度以下,冰到腳指頭的指甲都在發抖。            「在你身後,她看起來非常火大。」 來源 :天下無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