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六十八章 名為牽絆的枷鎖(下)。

達人殿堂

 
    

 第六十八章 名為牽絆的枷鎖(下)   這時柳宿棋忽然從人群中走出來,說道:「本太師覺得應該將他就地正法, 以儆效尤才對。」唐龍無礙聽言,邁出的步伐停住了。   眾人聞聲看去,唐龍無蹤手扯凌非額髮,也朝他看去,並微笑問道:「柳太 師不帶他回仲裁院繳命了嗎?」其實將凌非就地正法,恰合了唐龍無蹤的意。   柳宿棋道:「非也,大家應該還沒忘了吧?此子剛剛才當著大家的面,當著 唐龍少主的面,當著藏海劍門的面,殺了曹護軍,曹無用!」眾人一聽,紛紛點 頭,然而少數幾名劍門弟子還有唐龍家的人,卻是臉色難看到了極處,他們可不 認為這是什麼光榮而且值得在大庭廣眾下表揚地事。   柳宿棋踱了兩步又道:「或許曹無用真如唐龍少主說地,他不夠聰明。但是 ,他不該死,也不能死,別忘了,他是王上欽命地七品護軍金衛長。」   說著,他轉身一指被唐龍無蹤扯得上頜後仰地凌非,斥道:「可他!此孽竟 藐王法如斯,他當眾殘殺朝廷命官是眾所皆見,如此罪大惡極的人,又何須再審 ?應當將他立即碎屍萬段,方能告慰數萬亡者之靈!」   其實柳宿棋懼怕凌非,他根本不想押解他回仲裁院,他擔心中途萬一生變, 自己還得把老命賠進去,那可不是他這種斤較小人會願意做的事。   唐龍無蹤聽完哈哈大笑,他不得不佩服柳宿棋。因為柳宿棋這番話,讓他有 更正當地理由能立即殺死凌非,討回剛才唐龍飛眉丟失的臉面。而這,也正是他 現在最需要的。   他把凌非地額髮擰的更緊,朗笑道:「柳太師所言極是,老夫這就替數萬亡 者討回公道!」說完舉起左掌就朝凌非天靈拍下。   蕭老見狀,趕緊出言喝道:「給老子住手!」   瞬間,劇烈地音波,以蕭老為中心向前迅速捲塵蔓開!   他雖老,可靈魂之力卻是極強。場中第二強。   他宛若狂獅怒震地喝止聲中,挾帶著驚人巨量地靈魂波動。   在場武家同時感到耳裡嗡響,腦中一片暈眩。靈魂似是受到了什麼驚嚇, 不停在識海內激烈鼓盪,久久才漸平息。   在靈魂強度決定修為高低的聖魔大陸裡,蕭老雖已身殘,卻仍是獅子一吼, 眾家失色!   在平息了激盪地靈魂躁動之後,每個人都用一種畏懼,卻又難以置信地眼神 看著那位,坐在木製輪椅上地垂萎老頭。宛若風中殘燭地老頭。   ——他們知道他是誰,卻不知道他曾經是誰。   唐龍無蹤地左掌僵在半空,他地眼神也和其他人一樣,不過卻多了一分羞憤 。想他堂堂劍門四大劍尊之首,八段武尊巔峰的高手,不管放在哪裡,對許多宗 門來說,那都是必須仰望地絕對高度。   可現在……   唐龍無蹤瞇起一雙銳利如鷹地眼睛,但眾人仍可看見他瞳孔深處撓動地羞憤 火燄,他怒視著蕭老,冷聲問道:「蕭老宗主何以喝止?難道老宗主另有高見? 」說著瞅眼去尋柳太師地身影,那意思很明顯是要讓他也出來說句話,可來回掃 視了兩遍,卻不見人影,當下心裡便是一沉,原來柳宿棋老早被蕭老那陣靈魂波 動嚇得躲回人群,難怪唐龍無蹤找他不著。   蕭老適才那獅子一吼,委實折損他不少元氣,待緩上一緩後,才慢悠悠地乜 笑道:「此子雖然當眾殺了曹無用那個蠢貨……」他說到這裡刻意停了一下,老 眼瞟向眾人,頓了半晌才繼續說道:「但也是那個蠢貨動手在先。他存心殺人, 難道別人還不能還手麼?桀桀桀……真要說回來,他卻是死在一道命令之下,而 那發令者,或許才是此事的始作俑者吧?」他言下之意,指的自然是柳宿棋了。   見柳宿棋始終龜縮人群,唐龍無蹤就是再冒火,也只能獨自面對眼前這位獸 宗老祖。   不過要說懼怕卻也談不上,畢竟他已殘廢。然更多的,是麒麟帝國還不能失 去這個老不死的獸宗祕法,一切的隱忍,不過是一場隱誨地利益交換罷了。   唐龍無蹤咬牙恨道:「不管如何,他殺了邊境之城數萬百姓,今日還在我藏 海劍門裡公然殺人,難道蕭老宗主要我等視而不見?會不會欺人太甚了?」   蕭老瞇著眼,桀笑道:「如果你覺得你劍門失了場子、丟了面子,那就應該 趕緊去找那個始作俑者呀。至於你說他殺了邊境之城數萬人,桀桀,證據呢?」   這話讓唐龍無蹤氣炸了,他朗眉怒道:「五國仲裁院難道還污陷他不成?蕭 老宗主這話,莫非是要維護罪禍?」   想扣帽子?蕭老可不是第一天出來闖蕩,他桀笑兩聲,搖頭嘆道:「老頭子 只是不想你鑄下大錯,替劍門的將來引來血禍,是在救你、幫你,怎麼會是欺你 ?」   唐龍無蹤不懂了,演武場裡其他的人也不懂。   什麼大錯?   什麼血禍?   什麼冬瓜?   「胡說八道!」唐龍無蹤斥道:「老夫擒殺罪孽,何錯之有?又哪來血禍之 說?蕭老宗主,我唐龍無蹤敬你是一宗之主,望你莫要自降尊貴,在這裡妖言惑 眾!」   蕭老笑了笑,他只有一個問題,也只問一個問題。   「你們覺得,什麼人能夠培育出八歲的九段武師?」   這是他的問題,也是唯一的問題。   可是現在,這個唯一地問題,卻是唐龍無蹤的問題,也是場中所有人的問題。   唐龍無蹤突然覺得心底一片冰涼,他覺得自己似乎遺漏了什麼。   而現在,他想起來了。   凌非背後的人,是什麼樣的人物?   他該是什麼樣的人物?   唐龍無蹤臉上地表情讓蕭老笑了,他笑得很得意,他也應該得意,因為這是 他要的。唐龍無蹤地恐懼,唐龍無蹤地徬徨,就是他要的結果。   他伸手招來飛熊,一指青石地板,道:「把東西放下,蓋子掀開。」飛熊依 言將背上大缸置於蕭老身前,並將上蓋取下,然後垂手立在一旁。他的話一向不 多,因為多數的時候,他把說話的時間拿來做事,所以蕭老更信任他,比他信任 飛虎還多。   唐龍無蹤好奇,其他人也同樣好奇,他們的目光都集向那口平凡地大缸。缸 內坐著一個人,一個童顏鶴髮,半裸上身的人,那人雙目緊閉,眉頭深緊,似乎 正忍受著極大的苦痛。   瞥了眾人一眼,蕭老斜乜道:「唐龍無蹤,你可知缸中何人?」   唐龍無蹤啞口,他雖貴為武尊,見識也非一般,卻不識得缸中之人,他看了 看其餘三名同修,見他們也是默然搖頭,心裡底氣略升,既然其他三名同修也不 識得,足見此人並非什麼名人,是以沉聲道:「老夫不識無名小卒。」   此話方出,就見蕭老笑得前彎後仰,笑得毫無一代宗師的形象。   唐龍無蹤的臉色更加地難看了。   他斥道:「有什麼話便直說,弄什麼玄虛?」   蕭老免強止住笑意,乜道:「這個無名小卒有個名字,一個足以震動整個中 神州的名字,我想你一定聽過的。」   震動整個中神州?   眾人更好奇了。   焦慮使得唐龍無蹤脫口問道:「他叫什麼?」   他開始覺得不安了。   看著唐龍無蹤不安地神情,蕭老又笑了,他實在覺得這樣很有趣。他一邊笑 ,一邊說,他實在很難在現在這種時刻裡,嚴肅地把應該嚴肅說完的話說完。   他笑著說:「他呀,他叫道問卿,道問卿就是他呀,那個無名小卒呀,你還 記得吧?」   蕭老忍不住大笑起來,他拍打著那雙因為殘廢太久而委縮地雙腿,他地笑聲 尖銳而詭異地回盪在偌大一片的鴉雀無聲中。   除了他地笑聲,演武場裡再沒有其他人笑。   沒有人笑的出來。   唐龍無蹤感覺到自己全身地血液彷彿在倒流,他突然很想狂揍自己的臉—— 狂揍那張闖禍地嘴!   金影道問卿,七聖之首,裏世界中傳聞最強的人。   所有宗派的人都聽過,唐龍無蹤也聽過。   卻很少有人真正見過。   現在,唐龍無蹤見到了,可是他卻一點也沒有興奮地感覺。   他反而希望從沒見過。   蕭老看著眾人地表情,還在桀桀地怪笑著。   場中開始有人竊竊私語,他們開始懷疑,懷疑這口缸裡的人是不是道問卿。   因為,這裡誰也沒有見過道問卿,所以誰也都可以是道問卿。   可唐龍無蹤卻不這麼認為,他知道以蕭老地身份,他既然說這人是道問卿, 那麼他就一定是道問卿,他甚至沒有半點想要懷疑的念頭。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緊張,更比任何人都要膽顫。   就因為這個人真的是七聖之首──金影道問卿!   蕭老笑道︰「不用擔心你說過什麼,因為道問卿什麼也聽不見,他現在就是 個活死人,是個廢人,桀桀桀桀!」   這兩句讓所有人都傻眼了。   金影道問卿成廢人了?那個七聖之首?那個傳說中裏世界最強的人?   這怎麼可能!   如果他們知道,這世上並沒有不可能地事情的話,也許他們就不這麼想了。   不過唐龍無蹤選擇了相信,他也寧可相信金影道問卿成了廢人。   他定了定神,重又擰緊凌非額髮,鼓起勇氣道︰「不知道金影前輩之事與 此孽又有何干?」   蕭老笑道︰「大有關係。」   唐龍無蹤問︰「什麼關係?」   蕭老接著道︰「桀桀,你可知道問卿是怎麼變成這副模樣的?」   唐龍無蹤搖頭,他確實不知道。   蕭老忽然怪笑道︰「他呀,是自己把自己變成這樣的,你們說蠢不蠢?桀桀 桀!」   這話讓所有人都訝異,也讓所有人都錯愕。   可是,這與凌非有何干係?   唐龍無蹤顯然謹慎了許多,雖然有些不耐煩,卻深怕自己再說錯什麼話,所 以沉默的繼續聽下去也許是目前最好的方法。   蕭老對著唐龍無蹤輕蔑地笑了笑,繼續說道︰「道問卿這老小子不知道碰上 了什麼麻煩,他把自己的靈魂封印起來了,就封在他的識海裡。而唯一能讓他恢 復的方法就是喚醒他的靈魂。但這個人地靈魂必須比道問卿還強才能將他喚醒, 桀桀……」   每個人還是聽得一頭霧水。   只有唐龍無笑忽然說道︰「連蕭老宗主也不能將金影前輩喚醒嗎?」   聲量雖低,聽到的人卻不少。   蕭老一笑點頭道︰「不錯,但你只說對了一半。不只我喚不醒他,就是其餘 六聖也沒有人有那種本事將這老小子喚醒,桀桀,除非靈魂之力勝過他!」   眾人相覷無語,只餘沉默。   很顯然,他們心裡都知道,這種人並不存在。   如此厲害的人物就這麼變成廢人,不免教人唏噓。但對唐龍無蹤以及意欲稱 霸中神州的藏海劍門而言,這卻又不失為一樁美事。   死去越多地超級強者,藏海劍門的稱霸之路會走的更加平順。      就在一片沉寂中,蕭老尖銳又詭異地笑聲覆又響起,他饒有深意地看著嘴角 微微上揚地唐龍無蹤,道:「現在高興還太早了,桀桀……」   他伸手遙指形狀狼狽地凌非,笑道:「這娃兒地師父便是唯一能把那老小子 喚醒地人,桀桀桀……唐龍無蹤,這樣你們還要殺他嗎?」   什麼意思?唐龍無蹤心思飛轉,他覺得這句話裡有個很重要地意思,但一時 裡卻無法會意過來。   「他這麼問到底是什麼意思?」唐龍無蹤怔怔地看著蕭老,他心想:「能救 道問卿的人是這娃兒地師父,又不是他,我為什麼不能殺他?我殺他又不影響他 師父救治道問卿,那他為什麼這樣問?究竟是什麼意思?」   忽然,唐龍無蹤的臉色刷白,他明白了,明白蕭老這句話地意思了。   看見臉色慘白地唐龍無蹤,蕭老笑道:「終於想通了嗎?桀桀……還好這娃 兒耐打,沒讓你們給打死,要不然,嘿嘿,只怕整個藏海劍門都要給他陪葬。」   唐龍無蹤沁出了一身冷汗,靈魂比道問卿還強的人該是什麼樣層次的超級強 者?   他忍不住低頭凝看那個被自己擰住髮絲地男孩,他發覺自己的手心裡全是汗 ,而且開始有些僵麻。   他現在有些尷尬,他開始猶豫要不要將手放開,也開始在想著說些什麼話來 緩和一下氣氛……   蕭老注視著唐龍無蹤不停變化地表情,他陰沉地笑著。沒有人知道這不過是 蕭老利用道問卿所捏造出來的謊言。雖然對於道問卿地病情蕭老並沒有說謊,他 確實是自己將靈魂封印在識海中。但是,對於凌非師父一事,卻是天大地謊言。 他不僅不認識凌非地師父,他甚至不認為凌非有師父,這只不過是蕭老想出來地 緩兵之策罷了!   目的便是要將唐龍無蹤等人唬住,否則今天凌非必死無疑!   而巧的是,蕭老他並不知道,能喚醒道問卿地人卻真的存在,只是並不是凌 非的師父,而是——遠在天邊,卻近在眼前地凌非!   就在唐龍無蹤猶豫著要不要將手放開的時候,始終沒有說話地唐龍無芢卻突 然開口道:「有這麼巧嗎?應該是有人在撒謊吧?」   一句話,讓蕭老心裡一跳,此事如果被拆穿,不僅凌非要死,連他自己的名 聲都會臭掉。無計可施之下,索性咬牙將謊言死磕到底,他瞅眼斜乜唐龍無芢, 道:「桀桀……老頭子是好心提醒你們,如果你們真不怕他師父挾恨報復的話, 那不妨現在就殺了這娃兒吧。」   俏立身側地秦韻一聽,急了,怎麼可以讓他們殺了凌非?   「不許,我不許你們殺凌非!」話聲方落,蕭老傻住了。   他怔怔地看著秦韻地背影,看著她在自己錯愕又驚惶地眼皮底下跑出去!   她喊著,惶惶地跑到凌非身旁,心切地伸手就將唐龍無蹤猶豫不決地手拍掉 ,出乎意料的輕易。   那並不是秦韻厲害,而是唐龍無蹤本就在放與不放間猶豫,所以才會讓突如 其來地秦韻這麼輕易就打脫了手。   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唐龍無蹤也驚訝的看著眼前這名,將凌非擋在 身後地女孩。   不過他的訝異只有一瞬,下一秒便只剩下被一名小輩將手打脫的顏面盡失!   唐龍無蹤怒了,這簡直是對他的奇恥大辱,他厲聲喝道:「找死!」隨即猶 如反射動作般反手一甩!   「啪!」   掌摑聲裡,有頭骨碎裂地聲音,是那麼清脆而又怵耳。   蕭老聽見了,也呆掉了。   唐龍無蹤那一巴掌就打在秦韻精緻地小臉上,頓時便將她搧的飛出好遠,最 後重重地摔落,然後一動不動。   直到鮮紅色地血漿從秦韻地髮絲裡汩汩流出,場中圍觀地眾人,才從驚愕中 醒來。   誰也沒想到身為武尊八段巔峰的唐龍無蹤,竟會對這麼一個層次只在武者的 女孩下如此重手,這真的很難讓人接受,也很難讓人認同這樣的行為,即使這個 女孩有多麼無禮,也罪不致死啊……   秦韻地頭骨迸裂聲,很多人都聽到,卻沒有人聽的比一個人還清楚。   那個人就是凌非。   宛若心碎地聲音,繃斷了凌非僅存的理智,不停地在他耳裡徐徐迴盪。   憤怒的火燄,終於將理智燒成灰燼。   就在所有人還在為秦韻的事竊竊私語時,原本萬里無雲地天空中,忽然風急 雲湧,滾滾黑雲無端生成聚攏,又過得幾秒,整片藏海劍門的頂空已經完全被濃 重地黑雲覆蓋。   每個人都忍不住仰頭去看這奇異地天象,各自討論著眼前的奇景。   忽然,黑雲裡雷聲炸開,數十道碗口粗大地激電在雲間狂炙四竄,演武場上 地人從原本的好奇,不由變成了心驚。   便在此時,一個渾身黑氣繚繞地人影自重雲深處驀然浮現,他傲然地懸停在 黑雲驚電裡。他將面容深藏在黑霧裡誰也看不清,卻又讓人覺得似乎有著一雙看 不見的眼睛,正在黑霧裡鄙睨著天下蒼生。   在眾人驚疑此人是誰的同時,一股巨大而且前所未見地恐怖威壓驟然自天空 中降下,毀天滅地般的將藏海劍門的護門法陣瞬間壓碎輾爆!   失去了法陣地阻礙,恐怖地威壓隨即轟隆隆地壓向地面,壓向面色慘白地唐 龍無蹤,也壓向所有來不及逃走的人!   那是死神的威壓。   更是死神的憤怒。   即將接觸地面的恐怖威壓讓整座藏海劍門都在震動,也讓所有人惶恐無措。   死定了!   完了!   各種絕望地聲音在演武場中炸開,每個人都想逃,卻每個人都腿軟,只能怔 怔地看著死亡朝自己迎面落下!   就在千均一髮之際,一個聲音從演武場的入口突然傳來!   是個女人的聲音。   所有人都回過頭看,在恐懼不斷壓縮的同時,他們聽見那女人喊道:   「非兒,非兒,快讓你師父住手,聽娘的話,讓你師父別再殺人了,別再讓 這樣瘋狂的事情繼續了,非兒你聽見娘的話了麼?非兒——」   那是身為一名母親對愛兒地叫喚。   所有人聞言,不由又向黑雲中那道身影看去,每個人的心中都是一個想法: 「媽呀,這人,這人就是那娃兒的師父嗎?好……好強,好強啊!他還是人嗎!」   蕭老也看見了,他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他本來只是撒了一個謊想保住 凌非一條命,沒想到自己謊言中的那個「根本不存在的人」竟然真的出現了!   但是,沒有人比四大劍尊更恐懼,也沒有人比唐龍無蹤更膽顫心驚。   他望著雷電交緻中地傲然身影,他發誓,雖然他沒見過七聖中的任何一人, 但眼前這個人,絕對是他這輩子見過最強的人!   只不過這個人,極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他唐龍無蹤死亡的主因。   可是,就在所有人都已經絕望的時候,原本就將接觸地面,就將把所有活物 都壓爆的恐怖威壓,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就在那名美婦地勸喊聲中,逐漸的消暱 於無形。   天空中的黑雲漸漸散去,原本傲立雲下的黑色身影,也隨著狂炙地雷電消失 而失去蹤影。   凌非半跪在青石板上,他緩緩地將頭抬起。熟悉的聲音讓他清醒。   他地目光越過竄動的人影,最後停在那直直奔向自己的絕美婦人臉上。   看著她涔流而下地淚水,凌非知道那是擔心和傷心的眼淚。他張嘴想喊,喉 頭卻像被什麼哽住了聲音。忽然一股熱意湧上胸口、酸濕了鼻頭。   他看著奔向自己的娘親,看著秦韻一動不動地身體,看著淌出一片怵紅地心 碎。眼前地一切,終於讓他濕紅了眼。一瞬間,所有地委屈全都湧上心頭!   這個美婦除了管清悅,世上不會再有別人。   凌非知道。   她是他的生身母親。   也是他此生永遠無法拋卻地牽絆。   然而這個牽絆,卻像是一面枷鎖——牢牢地將死神禁錮其中。   他瞪著逐漸沉重地眼眸,怔怔地看著眼前開始旋轉地畫面,終於在管清悅抱 住他以前,在無數不甘與萬千忿恨中頹然倒地……人事不知。   這是他強行施展極元副體的代價。   就像在邊境之城那次一樣。   只不過這一次,他得面臨的是更長時間的昏睡才能醒來。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