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真人真4】爺爺的喪禮上,大家都在哭,就我笑個不停。

達人殿堂

 
    

二年前開始,爺爺因為疾病關係,只能癱在床上,無法行動、言語,仿佛失去生命光輝。 因為住得遠,並不能時常探望他,這點讓我十分內疚,因為爺爺之於我,就像友藏之於小丸子那樣,除了寵愛,還是寵愛。 抓住暑假尾巴,來到爺爺房間,他躺在床上,用呆滯地眼神望著我。 外頭吵著沒完,大伯父、二伯父一家子見面就是為了遺產爭鋒相對。 用力掩上門,不讓那不堪入耳的醜陋言語鑽進房內。 「爺爺,我考上那所高中了......」打開錄取通知,回應我的仍是呆滯眼神。 那是二年前爺爺最後一次慶生,對我許的其中一個願望。 「還有,這個暑假身高突然突飛猛進,嘿嘿,是天天打籃球的關係吧?」站得挺挺,讓爺爺看清楚身形改變。爺爺希望至少我長到一米七五,那是他第二個願望。 「當時還有一個願望欠爺爺對吧?前兩個我都完成囉。」 爺爺手指突然顫抖,像是想表達什麼。 連忙遞過紙筆。 爺爺唯一能表達情感的方式是寫字,雖然十分緩慢、吃力。大伯父、二伯父就是仗著爺爺會寫字這點,時常強逼爺爺表態關於遺產分配的事。 「吃飯了。」堂姊打開門,從語氣聽得出她心情欠佳,一身亮麗打扮,看來原本是預劃是要和男朋友約會。 飯桌上,爭遺產的還是吵個沒完,三伯父則是電話接不停,對話內容不外乎是自己多麼孝順、忠孝多麼難兩全,大姑媽又再敘述小時後爺爺多麼不疼愛她,她現在卻是最常來探望的,這些台詞我大概聽了八百遍。 他們都希望爺爺死,卻又讓爺爺苟活著,各自為了各自的目的,為了面皮、為了金錢、為了自我滿足。 第一個吃完這頓難以下嚥的晚餐,回到爺爺房間,白紙上已多了三個糾結在一塊、像蝌蚪文般的小黑點。 努力解讀爺爺究竟想表達什麼。 ※ 然後,爺爺死了。 親戚們都在比誰哭得兇、比誰號泣的最能打動人心,在我耳裡,他們都在笑。 笑啊,錢入手了。 笑啊,終於不用每個禮拜浪費時間來探望老頭子了。 笑啊,不用在供養那個不中用的廢人了。 他們都在虛偽的哭, 只有我露出笑容。 我笑,止不住的縱聲狂笑,笑聲迴蕩在冰冷靈堂上,是最突兀的存在。 口袋裡,緊握著那張紙,寫著爺爺最後願望的那張紙。 上頭是爺爺用顫抖的手,吃力寫下的三個字。 「殺 了 我 」 我笑。' 笑容裡挾帶著淚。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