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真人真4】門外的怪物。

達人殿堂

 
    

大概全世界的人類都被怪物吃了。 身為倖存者的我躲在房間內,並不是為了任何特別理由而活著,只是單純害怕面對死亡。 怪物出現在兩年前,沒有徵兆的現身在人類世界。它們像變形蟲那樣沒有固定型態,扮演著各種生物,其中以人類最為大宗。 因為怪物會偽裝成人,而且完美詮釋出身為人的特性,我們根本無法防範。就這樣,所有的同學、家人、認識的人,都被怪物吃了。 五月,窗外落著梅雨,大概吧? 根本不敢打開窗戶窺探被怪物所占領的世界,只能從雨滴打在遮雨棚的聲音推論正在下雨。我喜歡這種又潮濕又悶熱的天氣,黴菌是怪物最害怕的東西,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能活道至今。 房間內全是黴菌。 窗戶玻璃被綠色黴菌所覆蓋,原本白色的牆面長出五顏六色的菌絲,天花板、棉被、枕頭、甚至我的身上,全是怪物害怕的黴菌。 棒極了。 肚子咕咕作響,這二年內,我都是由不知名的怪物餵養,他們會丟食物在門口、我再算準時機趕快拿進門。推測怪物是想吃我、又害怕我餓死在房內(因為他們不敢進房),所以分出部分食物讓我苟活著。 雖然不甘心,然而為了生存,也只好努力嚥下怪物提供的食物,有時候是昆蟲、是腐肉、有時候是不知名動物的內臟,像現在吃的就是偌大的眼球,一咬下去,飽滿的水晶體噴了我臉都是。 飽餐後,偶爾會做做當救世主的美夢,我擁有的武器僅有隨身攜帶的美工刀、以及藏在床底下的汽油和火柴,憑這些是殺不了幾隻怪物的。 突然,傳來敲門聲。 怪物每一陣子都會朝我喊話,它們偽裝成我學生時代的老師、有時改偽裝成尊敬的學長,還有父母、社工、心理醫生等等。 這次的喊話角色比較特別,他也曾經是倖存者、我唯一的夥伴。或許怪物沒吃他,想等他騙我出門後,再將兩個人類一次愉快地吃掉。 「你也被怪物支配了吧?」我問。 「我回去上學了。」 「這樣啊?都是怪物的學校好玩嗎?」略帶嘲諷的說,以為用上學這種字眼就能使我心動,非常天真。 「怪物已經死光,你可以走出來看看。」又想騙我。 「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被你看穿了。」他(可能是怪物)沮喪的說。 「快滾。」 「其實,怪物的社會,也不是不好,雖然我早就被安排好於何時被當作食物吃掉,但只要配合怪物的生存規則,我的現狀是自由的,比之前鎖在房間時好多了。」 「笑死人了,生活在被怪物支配的社會也算自由?」 「你現在活在自己設下的牢籠,就自由了?」他反問。 我沉默了,許久才又開口,「滾,我不想和你說話。」 「開門吧。」他企圖轉動門把。 「我上鎖了。」 「我有鑰匙。」 隨即是鑰匙入孔、轉開門鎖的聲音。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推開門。 抽出美工刀,往他手劃下,他痛得嚎叫,綠色黏稠的血滴落在地板,果真是怪物偽裝的。 我想再次把門上鎖,但外頭竟然還有好幾隻怪物,牠們見狀紛紛衝上前,擠住門縫是偽裝成我父親型態的怪物。 幾分鐘後,人類最後的堡壘失守,怪物走進我的房間,難道牠們身上已經產生不害怕黴菌的抗體了嗎? 大勢已去。 「怪物!你們這群怪物別想吃了我!」賭上人類最後的尊嚴,拿出藏在床底下的汽油,往頭上一澆。 怪物們驚慌了,那種害怕失去食物的臉十分好笑。 點起火柴,在身上引燃熊熊火焰。 此刻的我,任何怪物也近不了身,終於自由了。 壓抑痛楚,拉開窗戶,外頭果然正下著梅雨,從二樓一躍而下,像團暴走的火球,先是摔倒,然後站起、奔跑,雨滴澆不熄身上旺盛的自由之火。 我要再多看幾眼這個被怪物占領的世界。 跑著。 掙扎著。 像隻沾上火焰的飛蛾,在臨死前奮力鼓動著翅膀。 當我氣力用盡時,發現面前是支豎立在轉角處的凸面鏡,原來自己的頭髮已經燒盡、皮膚也被燒爛,五官扭曲成一團。 好像怪物。 真的好像怪物。 臨死前,腦內萌生出一個疑問,究竟被怪物占領的是這個世界...... 還是我? 後記: 用筆記本隨手寫下的短篇。 或許這個世界真充滿了怪物,我們為了生存,配合怪物的腳步而走、適應著怪物們的價值觀。 很可悲吧? 當我們不想屈服於怪物時,試圖用盡各種方法反抗,反而成為怪物眼中的怪物。 我的感想和文中主角相同,被怪物佔據的到底是這個社會、還是自己?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