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1-1)。

達人殿堂

 
    

眼前是顆子彈。 在燈光下散發迷人的古銅色金屬光澤,手感沉甸,上頭還刻了像編號那樣的東西。 ZIOO-0000824。 我拿在手中把玩、欣賞,現在的模型做得可真精美。 這是剛才和妹妹在走廊相撞後從地上撿到的。 從椅子上起身,想要拿到隔壁房間給妹妹,不過一想到她剛剛臭罵我的模樣,內心便打了退堂鼓。 跟妹妹的關係實在說不上好啊。 算啦,不是有人會拿子彈來當裝飾嗎?乾脆把它改造成吊飾,就當作是妹妹送我的賠罪禮物好了。 我的MSN掛著忙碌,不長眼的阿明還是給我連續發了震動。 「幹三小,幹。」我劈頭就使用回文法問候阿明,還他兩個震動。 「大興奮!」阿明又震回來,活像顆跳蛋。 「?」我發送一個疑惑的表情符號。 「你知不知道,你家老妹拍了2016年夏季泳裝寫真特集!」 夏季泳裝寫真特集?現在才五月耶,什麼夏季,蛤!重點是,泳裝耶!泳裝。 「不可能。」 阿明丟了張圖片過來,只花了一秒就粉碎我那脆弱的不可能。圖上的桐乃穿著比基尼泳裝,在游泳池露出燦爛的微笑,那吹彈可破的肌膚、隆起的曲線 …… 呃。 我起身鎖上房門,要是桐乃突然打開門,看到我正用藝術的眼光欣賞他的寫真,一定會宰了我。 「我的妹妹,我的妹妹被你們這群淫魔看光了啦!」我抗議。 「柳柳,我必須跟你道歉。」阿明說。 「幹嘛?」 「我剛看著圖片尻尻了。」 「…… 」 「還有。」阿明又說。 「還有?」 「不只一發…… 」 「我要封鎖你!」我準備按下封鎖鍵。 「等啦!你真的很爽耶。」 「爽?」 「跟沒有血緣,又正到爆胎的十七歲妹妹兩人相依為命,這根本就是活生生的H-GAME劇情,柳柳,你太壓抑了,小心憋到內傷。」 「我對桐乃不是那種感覺好嗎,她是我妹妹,就算沒有血緣也是。」 「喔好吧,假正經先生,不要說我對你不好,我借你一套遊戲玩,劇情一流、不賣弄色情,描述兄妹二人是如何由冷淡轉為熱情,由親情轉為…… 總之是款能增進兄妹情感的好遊戲喔。」阿明附上一張CG圖,畫風還不錯嘛。 用色色遊戲來增進情感啊,聽起來滿好的,但我絕不是只是為了想玩才編理由催眠自己。 「那明天上課給我。」 「OK,那你開視訊一下。」 「幹小?」 「開就是。」 「喔。」我打開筆記型電腦的視訊功能。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阿明說。 「你該不會要我脫給你看吧?」 「噁。」阿明發送嘔吐的符號。 「把筆電放到浴室,讓我欣賞桐乃妹妹的LIVE演出!」 「去死啦!」 「欸,柳柳,你啥時變成軍事宅了?桌上那是子彈?」 「對啊,桐乃送我的裝飾品。」我拿起子彈晃了兩下炫耀。 「拿近點給我看。」 我將子彈放在鏡頭前。 「我說柳柳,這東西別帶出去,會惹麻煩。」阿明突然正經起來。 「怎說?」 「這可能是真的子彈。」 阿明又發張圖片過來,試圖秒殺我的不可能。 圖片上是顆子彈。 「身為軍事宅的我可以告訴你,ZIOO是生產軍火的地下公司,反政府軍的火力主要都是靠這家公司提供喔,圖上是CLOCK‧改專用彈,你看像不像你手上那顆,」 還真的有點像。 「桐乃怎麼可能會擁有非法物品,還是軍火耶!一定是被朋友帶壞,嗚嗚嗚。」 「哭餐喔,你是中年爸爸嗎?」阿明吐嘈,「我看你有必要調查一下喔。」 「調查?」 「在你那可愛妹妹變壞之前的唷。」 ※ 桐乃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看電視,素顏的她更顯清純,只是在家毫不設防的桐乃,腳都已經伸到桌子上,一點也不淑女地吃著冰淇淋。 「吃宵夜會胖喔。」我伸手要拿遙控器,「轉台,現在有賭俠重播。」 桐乃一腳踩住遙控器,發出「嘖」的聲音。 「任何人只要有三百萬美金,都可以轉台。」桐乃冷冷說。 「哇,你都會背了耶,哈哈。」我乾笑,「我說,哥哥我畢業後想考公職。」 「很適合,又呆又宅。」 「你不反對我為現在的政府做事啊?」我往下試探。 「想去就去啊!畏畏縮縮的,看了就惱火。」桐乃正眼也不往我身上一瞧。 「這樣啊,桐乃最近當模特兒順利嗎?」我想到夏日泳裝照的事情,就順便問一下了。 「吵死了。」桐乃踢過遙控器,將冰淇淋的空盒蓋上,拋向放在角落的垃圾桶,空心入網。 她頭也不回地離開客廳。 跟我聊天那麼害羞啊?話說回來,桐乃對於現在的政府沒多大反應,不可能和什麼反政府軍、革命軍有關連的啦。 我將刺探結果發表給阿明知道。 「太膚淺了!」阿明駁斥我的結論。 「為啥!」 「子彈的來由你也沒搞清楚,是不是桐乃的也沒搞清楚,你以為這樣就可以拍拍屁股說沒事了嗎?」 也對。 「那我該?」 「入侵妹妹的房間,來一場哥哥愛的大檢查!」 入侵...... 桐乃的房間!?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