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1-2)。

達人殿堂

 
    

對於桐乃房間,只限於有時從門縫外瞄到的光景,對我來說是家中禁地。 其實要深入禁地一點也不難。 桐乃假日常不在家、平日也要上課,只要我弄出收藏在家中某一角的備份鑰匙,便可大大方方地走入那未知的神祕領域。 打鐵趁熱,與阿明聊完的隔天我下午就立即翹課,決定利用桐乃上課的時候進行大探險。 首先要找出不知被扔到哪去的備份鑰匙。 儲物櫃裡頭真的什麼都有,每到過年大掃除時,我貪圖方便,好像不管是啥東西都給他塞進去,像什麼小時候的集郵冊啊、遊戲王卡啊、點數卡啊、戰鬥陀螺啊,攻略本啊、翡翠周刊啊,阿里啊紮的。 還翻出以前的相本耶。 年紀小小的桐乃超可愛,是我生日時二人的合照,桐乃在我身旁比了個V,雖然現在也很可愛,但對我的態度差多了,才不可能和我合照,而且也不會比V了,大概會比中指。 雜物堆中出現綠色身影,奮力把它從坍方中抽出,是個可以套在手上的青蛙布偶,我叫他蛙君。 「呱,柳柳,我是蛙君,爸爸媽媽要照顧妹妹的時候,就由在下來陪你吧,呱。」桐乃剛出生時,老爸買了蛙君來陪暫時會被冷落的我。 我把蛙君套在左手,真是令人懷念的久別重逢。 「聽好了,雖然好久不見,但我們沒有時間敘舊,因為我們必須找出備匙來拯救桐乃!」我對蛙君說。 「呱,遵命,隊長。」 多了一個幫手後,工作進度大大飛躍,我們在一個鐵盒內翻出感人的備匙,其中一支用其奇異筆寫了桐乃二字。掛在手指上晃了兩下,金屬撞擊的聲音十分悅耳。 蛙君和我站在桐乃房間門口。 ......真的要做嗎?呱。 ......不,我不做,是由你來開。 ......不!你這混蛋竟然要把責任推給布偶! 蛙君嘴上說著不願意,身體還是誠實地插入,鑰匙轉開門鎖。 門一開,馬上有股女生專屬的香氣衝出。 桐乃的房間擺設簡潔且整齊,最大的佈置大概就是在白牆上用佈置貼紙弄了些小碎花,還有鋪一張羊毛小地毯而已。 我走到書桌前,上頭的書本排列地井然有序,真是好孩子啊。 「隊長,如果是你,不想給別人發現的違禁品會藏在哪?」 「A書A漫當然要放在床底下啊,這可是少年必須遵守的公式呢。」 蛙君迅速探索桐乃的床底,只放了外出用的小包包以及一些女性雜誌。 「哦呵呵,桐乃在雜誌上真美,尤其是這個鏡頭,你看你看,眼神多麼無辜啊。」蛙君翻閱著雜誌。 「我也有同感!」我看得入神,「幹!現在悠悠哉哉翻雜誌欣賞妹妹作品的時候嗎!」我甩了蛙君兩巴掌。 「抽屜也超可疑啊呱。」 我拉開抽屜一一檢查,不過是些合乎常理的小東西罷了,還有一大堆桐乃情人節、生日會收到的賀卡、布偶、嘖,現在的男生送禮真沒創意。 「衣櫃最有可能啦呱!」 蛙君一馬當先拉開衣櫃底層。 「找到了,隊長我們找到一個大秘寶了!」 是。 內褲。 「賊哈哈哈哈!我要成為內褲王的啦。」 「跟著內褲走順手摸,我是快樂小偷,不管三角褲四角褲,全部都偷光光。」蛙君唱著內褲小精靈之歌。 「幹啊!你這變態」醒悟過來的我,右手奮力制止即將暴走的蛙君。 眼角餘光看見妹妹放在床上的筆電。 「偷看她的歷史訊息吧,隊長。」 「你真是壞得深得我心。」 開啟電源。 賓果,桐乃的MSN是連上線後自動登入的。 我移動滑鼠點開歷史訊息。 空的。 那傢伙真是難纏的對手。 嗯? 犯案中的我聽覺格外敏銳,外頭好像有風吹草動。 難道是,鑰匙轉動大門的聲音。 寒毛直豎。 桐乃不不不不不是在上課!? 腳步聲往目前所在地移動,現在出去也來不及了, 我迅速將電腦強制關機,用最快速輕輕鎖上房門,躲在床底下。 幾秒後門被打開,從腿型可以判斷出是桐乃沒錯。 為什麼在上課的她會出現在這? 段、段考啊! 是哪個傢伙恢復下午溫書假的,混蛋。 手機鈴聲。 「好,沖個澡後就和你們去逛。」 桐乃脫下長襪。 ......呱。 然後是短裙。 ......呱呱。 襯衫和內衣不知為何也掉在地上。 ......呱呱! 最後是, 小褲褲。 .......呱!!!!!不能看! 蛙君遮住我的雙眼, 桐乃的裸體就像梅杜莎的眼睛,看了之後會部分石化, 硬‧得‧發‧疼‧啊!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