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1-3。

達人殿堂

 
    

浴室傳來淋浴的水聲。 我緊閉雙眼,開啟六根清靜狀態,默念佛號,就像倩女幽魂3裡面的小和尚十方,斷絕妖女小卓的百般誘惑。 水聲停止後,轉換為內衣扣上的聲響,以及衣褲與肌膚摩擦的誘人組曲。 最後又是手機鈴聲。 「喂!這次的貨怎麼少一顆?」桐乃質問對方。 對方大概是在辯解吧,有段時間桐乃沒說話,只是用嗯和喔應和。 「那好,先這樣。」通話結束。 線索到此中止。 ......隊長,聽見不錯的情報呢,什麼東西少一顆啊呱? 一隻纖瘦的手伸向床底,朝我局部石化的某方面直襲而來。 我使勁弓起身體,避開桐乃攻勢。 要是被桐乃發現我躲在他床底,期間還經過她全裸、沐浴狀態,我敢肯定,少一顆的一定是....... ......隊長你的睪丸啊呱! 桐乃摸出包包後便離去,沒發現我的存在,象徵本人得救的關門聲和上鎖聲聽起來是多麼的寧靜安詳,就像是聖歌那樣。 「媽的,嚇得本蛙差點發射出蝌蚪啊呱。」蛙君也鬆了一口氣。 欸,青蛙是卵生的好嗎? 而且你是公的。 ※ 外出的桐乃在晚餐時間返家。 「我回來了。」從桐乃的聲音可以判斷她心情不錯。 「你回來了啊,我做了好料,該不會在外面先吃了吧?」我端出一鍋冒著白煙的咖哩。 「先吃了。」桐乃嗅了嗅香味「不過如果你一個人吃不完,我可以幫忙。」 「感謝妹妹大人。」我打開飯鍋為桐乃添飯。 「只吃一點點喔。」 「好的。」我遞過迷你版的白飯一碗,再澆上黃澄澄的咖哩,香氣四溢。 一邊吃,一邊找話題與桐乃搭話,「好吃嗎?」 「你就只有這一點點優點。」 「那桐乃......」我決定趁機將話題導入誘導式審問來套話。 「幹嘛?」 「你寧願吃咖哩味的大便還是大便味的咖哩?」 「你去死。」 好像導錯方向,我繼續進攻,「咖哩裡面我放了馬鈴薯喔。」 「廢話。」 「你知道中國大陸把馬鈴薯叫做土豆嗎?土豆耶!所以如果要請人吃馬鈴薯,不就要講成:『我要請你吃土豆。』土豆在台灣是子彈的借代語耶,超好笑對吧?」我刻意加重子彈這兩字的語氣。 桐乃的臉起了細微變化,「難笑。」 「我想拿子彈當作吊飾,你覺得怎麼樣?桐乃有類似的東西嗎?」砲火繼續轟炸桐乃。 「不要以為給你面子吃咖哩飯,就可以跟我一直裝熱絡。」桐乃收起碗盤,「我吃飽了!」轉身要逃。 根據我的判斷,桐乃一定注意到我話中有話,九成九會想搜索我的房間,她的腦袋正在運轉該怎樣把礙事的哥哥支開。 「對了,我想吃冰淇淋,你去買。」果然,本來已經要往房間走的桐乃又繞回飯廳。 「冰箱有啊。」我故意說。 「沒有我要的口味。」 「將就一下別的口味嘛,人生就是要學著承受各種酸甜苦辣啊。」故意偏不如你意。 「不管啦!作為我幫你吃咖哩飯的謝禮。」桐乃不放棄,繼續凹我。 「一定要現在?」 「快點、立刻、馬上,現‧在‧就‧要!」桐乃惱羞狀態暖機中。 「可是快宵禁了耶。」 「才八點!還有二個小時才宵禁,走到路口才五分鐘,你是蝸牛啊?」桐乃惱休狀態開啟50%。 「一隻蝸牛爬井,井深七米,蝸牛白天爬三米,晚上睡覺落下二米,請問!蝸牛幾天可以爬出井?來自桐花四處開的銅鑼灣、喜歡吃阿桐伯加味姑嫂丸的桐乃小姐請作答?」我快笑出來。 「......」桐乃惱羞模式70%。 「你一定猜七天對不對啊?哈哈哈,恭喜你答錯了。」 「小心我宰了你!讓你七天後回家!」桐乃終於被我逗到惱羞成怒,「不買就算,哼。」她轉身要走。 「你要什麼口味的?」我問。 「草莓。」桐乃甩上房門。 桐乃啊,當你算到下一步時,我已經算好下三步了,以為躲在房間偷偷觀察哥哥是否出門,好準備揮軍奇襲我大本營的技倆本人會看不出嗎? 你還沒進入八奇的思考領域啊!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