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8。

達人殿堂

 
    

「喂!等一下又流鼻血。」我連忙制止桐乃的暴行。 「兄妹感情真好呢。」坐在桐乃右斜後方的馬尾女竊笑,旁邊坐的阿姨大概是她的媽媽,「原來是哥哥喔,我還想說怎麼有這麼年輕、這麼帥的爸爸。」真是位超誠實的母親,她們家大概每天的飯後甜點都是誠實豆沙包。 「感情才不好!」桐乃回過頭,制止馬尾妹繼續說下去。 雖還想聽個過癮,但韓老師已經在台上開始和各家長打招呼,準備開始座談會。我對韓老師揮手,證明自己確實依約前來,韓老師點頭致意,咳了兩聲清嗓後進入主題:「各位家長好,今天主要是要講關於學測以及選擇科系的事情......」 不愧是老師,講沒五分鐘我眼皮就快要闔上,呵欠連連。桐乃見狀朝我腳用力踩下。 「唔......」我悶哼一聲,精神大振。現在確實不是打瞌睡的時候,我來的目的是要觀察桐乃在學校的交友狀況啊。 我左顧右盼,桐乃班上的學生乍看下都是好女孩,沒有那種刺半甲、弄個雷鬼頭,沒抽菸裝屌會死那種。 不過會欺負人這件事也不會特別註記在臉上,一定要找人套話、或者乾脆埋線人,跟我回報桐乃的校園生活才安心。 「......所以說各位同學要選對科系,對日後就職才有幫助,像老師有好多個學生,現在在社會上從事根本與大學科系無關的工作,這樣大學四年是不是白費?是不是浪費錢了?那些錢還不如幫爸爸媽媽省下來呢。」韓老師好像講到選大學科系與出社會就業的問題。 在我意會到時,左手經舉得老直。 幹啊!一定是蛙君暗自操控我的手。 「嗯?桐乃的哥哥有什麼話願意分享的嗎?」韓老師點了我。 桐乃又往我腳踩了一下。 我不動聲色地站起身,真拿老師這任性人妻沒辦法,既然都被指定了,就隨便秀個兩句吧:「選擇科系是很重要,我卻認為大學選得應該是自己有興趣的事、選的是知識的延伸,大學並不是職業介紹所。」 「很不錯的意見,請繼續說。」韓老師笑。 「大學是智慧的殿堂,我們應該用宏觀的眼界去尋找宇宙思想,而不是用狹隘的目光僅僅為獲得一技之長以供日後溫飽,功利思想已造成大學生失去追求智慧、真理的動力。」 我拿起桐乃桌上寶特瓶,扭開後喝了一口水,繼續說道:「真理不在任何人的控制與團體中,真理是弗遠無界的,純屬個人的體悟,智慧是無限的包容力,允許我們自由的想,同學們,請慎選科系,然後用四年的時間去探索一切吧!」 我重重放下水瓶,慷慨激昂。 教室一片鴉雀無聲,我撇見桐乃的臉已紅得發燙、嘴角微微抽動。韓老師帶頭拍手,四周掌聲由奚落轉為熱烈,我向大家鞠躬道謝後,很不好意思地坐下。 到座談會結束前,桐乃的臉都是紅通通的。 ※ 放學鐘聲響起,家長們紛紛帶著孩子離席,桐乃自顧自的收拾書包,一句話也不和我說。 「喂,怎麼啦?」我問。 「你這傢伙......」桐乃氣鼓鼓的說。 「對不起啦!不要生氣。」我連忙道歉,「剛剛是因為講得口乾舌燥才喝你的水。」 「我才不是說這個!」 馬尾女走了過來,打斷我們的對話,「桐乃,我媽借我KTV貴賓卡耶,等下一起去唱歌好不好?」 「嗯 ...... 可以呀。」桐乃一和同學講話時馬上換成親切的態度,真是翻臉比翻皮還快。 「葛格也一起來嗎?」馬尾女對著我微笑,還親暱地用「葛格」這麼H的名詞叫我,反觀桐乃要是有她一半溫柔該多好。 「他去幹嘛!」桐乃立刻幫我拒絕。 在學校幾乎沒找到關於霸凌的線索,參加KTV聚會的話正好能和桐乃那些同學打好關係,也可趁機套話,哪有不去的道理。 「我去,反正星期五,大家一起去玩吧。」我偏不如桐乃意。 「那我不去了。」桐乃撇過頭,像個小女孩那樣氣得鼓起腮幫子。 「桐乃,別這樣啦!沒你就無聊死了。而且你葛格感覺很好玩啊。」馬尾女幫我贊聲,「葛格確定要去吧?」 「我要去,即使是當分母、即使是掏腰包請全部人唱歌也要去,桐乃,一起去,跟哥哥一‧起‧去!」我一字一字緩緩道出,句句鏗鏘有力。 「桐乃哥哥要請客耶!」站在一旁的醬油妹聞言後,恬不知恥地大聲替我宣傳。 「謝‧謝‧乃‧哥!」一群女生齊聲道。 第一次這麼受高中女生歡迎,真是難為情。 ※ 我們來到一間錢櫃KTV,開了四小時大包廂。 「下午的事回去再和你算帳,總之不准色瞇瞇的看我朋友、不准說變態的話玷汙大家。」進包廂前,桐乃對我耳提面命,「算了,不保險,改成不准看我的朋友、不准和他們說話。」 「那、那可以呼吸嗎?」 「不准,會聞到她們身上的香味。」 「那.....」 「心臟也不准跳動,不用問了。」知兄莫若妹啊,桐乃竟然知道我要問什麼。 一行人坐在包廂內,一開場就有女生自告奮勇點high歌唱,氣氛炒得熱絡。話說回來,和清一色女高中生唱KTV,我還真像H動畫裡面大開後宮的男主角。 幾首歌後,麥克風傳到桐乃手上時,女生群起歡呼,不停喊說今晚壓軸終於登場。印象中只有幾次隔著門,聽見桐乃在房內哼歌而已,從來沒當面見證她的歌喉。 桐乃點的是首外文抒情歌,原唱者是現今最紅的男偶像崔俊熙,來自朝鮮區的俊帥系歌手。沒想到桐乃竟然不唱堂堂正正的中文歌給老子聽,我惱火地差點按下切歌鍵。 前奏響起,帶出一段如銀鈴般的嗓音。 只用了一句,桐乃就電得我起雞皮疙瘩,不停壓抑因興奮想大聲吼叫的衝動,忍到間奏時已全身顫抖個不停,雖然完全聽不懂她在唱什麼,但我能感受桐乃投入全部感情、正使用靈魂在譜寫一段至美樂章。 聽完全部,我就像高潮過後的少年那樣癱軟在沙發上,四周掌聲雷動、呼喊安可的聲音毫不停歇。 「葛格也唱一首吧?可以幫你插歌喔。」馬尾女遞過麥克風。 「這樣啊,那.....該唱什麼呢?」我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後腦勺。 桐乃對著螢幕輸入歌曲代碼,「有首歌超適合你的,真的超適合。」 桐乃竟然知道什麼歌適合我...... 原來桐乃一直偷偷注意我,兇我、罵我,只是她不好意思表達內心感情的拙劣掩飾。想到這,心理有股暖流莫名上湧。 熟悉前奏響起。 歌名是羅志祥的...... 「我不會唱歌」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