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9。

達人殿堂

 
    

靈魂就快要被嘔出來那樣,聲嘶力竭唱完桐乃為我點選的歌。 眾人面面相覷,場面冷得可以,突然覺得自己不是在錢櫃KTV而是在冰櫃KTV。 「.......那傢伙.......很適合.......這首歌......吧?」桐乃摀著嘴巴忍笑,肩膀不斷顫抖著。 「沒、沒有很難聽啦。」馬尾女好心地為我緩頰,但是現場根本還沒有人提到「難聽」兩個字啊! 「比老師指甲刮到黑板的聲音好聽。」醬油女補上重重一擊。 「比保麗龍摩擦的聲音好聽。」 耳邊彷彿聽見爆裂聲。 「比半夜貓叫春的聲音好聽......大概吧?」 是我那小小自尊心正承受高中女生的連番砲擊。 「比我是胖虎我是孩子王好聽.......咦,又好像沒有。」 最後連唯一立足之地也被轟成碎末,讓我墜入無盡羞恥深淵裡。 從那時候開始,麥克風從未回到我的手中,很想問,是誰搶走我的麥克風?我還有我的喉嚨 ...... 「喂!先生你還活著嗎?」桐乃推著宛如死灰的我。 「(*)&(*^&%$^%$^%」我已經壞掉了。 「大家的玩笑話聽聽就好,你要沮喪到甚麼時候啊!蛤?」桐乃用力推過杯子到我胸口,抹了指甲油的手指在昏暗燈光下散發光澤,「諾。」 從桐乃手中接過。 「葛格喝一杯吧!」馬尾女手持瓶狀物,桐乃聞言一把搶過,「給他自己倒!別對這傢伙太好,他會得意。」 仔細看,那是瓶香檳。 「欸欸欸!你們都未成年,喝什麼酒。」身為大人的我不得不出聲制止這種叛逆行為。 「可是是你買的。」桐乃指我鼻子。 「咦?什麼時候。」 「到時候用你的錢付,我決定的。」 「笨、笨蛋!」我沒收桐乃抱在胸前的香檳,「沒收、沒收,小朋友們喝汽水就好。」 「小氣鬼。」 「喝涼水。」 「老古板。」 「吸白板。」 「我還以為是跟我爸出來唱歌。」 「香檳酒精含量才幾%啊?」 「八成是沒懶%。」 我方艦隊再次承受敵方無盡砲火轟擊。 「哼哼,小鬼頭們,同樣招式,對聖鬥士是不能使用第二次的。」我冷笑。沒錯,對於一個自尊心完全毀滅的男人來說,他已經沒東西可以失去了! 「嘖。」桐乃奪回香檳,瓶口對準酒杯,斟了八分滿,「下午的事還沒跟你算帳喔,替你倒酒很給面子了。」 「呃。」看桐乃現在心情不錯,不想再節外生枝的我只好一飲而下。 「好喝嗎?」桐乃問。 「還......不錯。」我非常不能喝酒,一杯入喉便全身發熱。 「那按服務鈴,多來二瓶。」桐乃笑著轉頭指揮。 ※ 頭昏腦脹地趴在座位上,不知在何時蛙君出現在左手。 耳朵一陣疼痛,桐乃硬將陷入昏迷的我從沙發拉起,「走啦!趁時間沒到趕快回家,碰到巡邏的就麻煩了。」 回想上次碰到警察,差點在派出所蹲一晚的恐怖情景就嚇得酒醒,看了看四周,包廂只剩我們,「唔,大家都走了嗎?」 「廢話,都這麼晚了。」桐乃拿出她的手機,面板上的時間顯示晚間九點。 「我喝醉了啊......」 「酒量很差耶。」 「帳單呢?」 「我先墊了。」 連桐乃結帳的事都毫無印象,看來我真的醉得厲害,花錢請了一攤,歌只唱一首就被羞辱到體無完膚,最後喝了幾杯酒後便失去意識......結果什麼線索也沒找到,至少也和個女生要電話什麼的,我到底在幹嘛啊!? 在路上攔了台計程車,對著窗外後退的街景反省,對了,該反省的還有...... 「那個......今天......對不起,好像真的害你丟臉了。」從車窗倒影偷看桐乃,她撐著頭,好像在看另一側街景。 「看你挺樂的嘛,還表演腹語術,說什麼青蛙王子中了巫婆詛咒,要摸高中女生胸部才會變硬變壯。」 「這、這......」嚥下一口口水,完全不敢轉過頭。 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另外,這種好事怎麼可以沒印象啊渾蛋! 「......今天,還滿開心的。」桐乃拿出耳機,將棕色長髮撩至耳後,「不過,你敢跟我同學私下聯絡就準備等死吧。」 「才不會。」等、等等,記憶破片在腦中組合拼湊,好像想起自己好像趁桐乃上廁所時,和誰交換了手機號碼。 嗶。 口袋傳出訊息鈴聲。 「該不會是誰傳簡訊給你了吧?」桐乃歪著腦勺,手指撥動歌曲清單,像在思考該放哪首歌。 「啊哈哈,怎麼可能。」如果刻意不看簡訊怕桐乃起疑,只好假裝不經意地拿起手機,【葛格,我到家了。你和桐乃回家了嗎?啊對了,還有蛙君。呵呵。】發送人是穗穗,幹啊!就是那個馬尾女。 「糟了,忘記把工口遊戲還阿明了,還要別人發簡訊來催,我真是的。」故意自言自語。 斜眼偷瞄桐乃,她沒注意我,專心聽著歌。 ※ 確認房門鎖上後,我躲在牆角撥了電話給穗穗。 「睡了嗎?」我問。 「在等你呀。」話筒那端是柔柔笑語。 「那個......」我有些錯愕。 「該不會以為我暗戀你吧?呵。」 「......」 「猜中了?」 「才沒有!」 「你想問關於桐乃的事?」穗穗一語道破我目的。 「你怎麼知道!?」 「很簡單啊,感覺你不是想藉著妹妹的家長座談會來泡妞的,在教室時左顧右盼,表情緊張兮兮的,好像在探查什麼。」穗穗又笑了一會,繼續發表她的推理,「因為在學校調查不到什麼,碰巧我邀請你一起去唱歌,不惜砸下重金也要參加,為的就是和妹妹的朋友們混熟,以上正確嗎?」 女生的第六感實在是太可怕了,真相就像裸著身子那樣被徹底看穿,「抱歉,我承認就是犯人......請不要告訴桐乃。」我認輸。 「吶,讓我幫忙吧?」穗穗講出令我吃驚的話。 「幫......忙?」 「對啊!誰叫我最喜歡.....」穗穗欲言又止,「就是......最喜歡兄妹間的禁忌之戀啦。」 我想那就是所謂的亂倫!?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