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1-10。

達人殿堂

 
    

根據通話內容,得到的資訊是妹妹與同學間相處都很融洽,由於桐乃行事風格低調隨和,也沒傳出什麼女生嫉妒、討厭她的風聲。 從KTV內桐乃和同學的相處模式可以看出一二,平常在家那付屌樣收斂許多。穗穗沒演戲騙我的話,那麼就代表桐乃超會演戲唬人,裝乖唬得大家一愣一愣。唉,搞不好根本是人格分裂,會拿布偶套在手上自言自語,帶去精神科看病只是浪費健保醫不好那種。 總之,霸凌這件事完全出自於我的妄想。 穗穗對話中又提到,若真要講桐乃比較反常的點,就在於最近幾乎不與朋友出遊,都以雜誌拍攝為理由打發邀約。再來,上周日在台北車站附近還親眼目睹桐乃和一名中年大叔有說有笑。 綜合「子彈」、「拒絕與朋友出去玩」以及「和大叔一起玩」這三點情報可以做出一個推理,桐乃可能交了超齡、外加混黑社會的大叔男友...... 「桐乃,這是老公送你的定情信物喔,啾。」手臂上刺著青龍的大叔往桐乃臉上一吻,讓桐乃臉頰浮起害羞的紅暈。 「老公為什麼送我子彈呢?有老公保護人家,才沒有人敢欺負我呢,啾。」桐乃淘氣地反啾,在大叔脖子上掛的金項鍊旁種了顆小草莓。 大叔伸手解開桐乃襯衫的鈕扣,「代表今天老公今天要在桐乃體內,發‧射‧子‧彈呀!每H一次就送桐乃一顆做紀念唷。」 「害羞死了,這樣人家房間早晚會變成軍火庫......啊.....啊......身體也是。」幹、幹啊!怒然撕爛腦海中的噁心妄想畫面,身為桐乃最敬愛的大哥,是絕對絕對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穗穗最後則告訴我,本周日大家相約逛街,桐乃又拿出工作當藉口推掉。 不尋常、太不尋常,號稱課堂上比沉睡小五郎還會沉睡的本人,大膽斷定桐乃那天就是要去和大叔幽會! 非得要親眼見見那渾蛋,狠狠地K他鳥蛋,即便他請我吃子彈。 忿忿然拿出放在衣櫃的墨鏡和鴨舌帽,再從儲物櫃翻出小時候賞鳥用的十倍望遠鏡、化裝舞會用的假落腮鬍,如此精良跟監裝備湊齊後,就等星期日給色情大叔擺放軍火的地方致命一擊。 哼哼,桐乃就由我來守護了! ※ 星期日。 桐乃今天的穿著倒是挺保守收斂,下半身是長管丹寧褲,上半身則搭了件直紋長襯衫,讓人真有種不是要和大叔約會的錯覺。 待她出門,換上跟監全套的我便尾隨在後,小心翼翼地追隨桐乃腳步到了捷運站,她踏進往台北方向的車廂,找了靠中間的位置坐下。 我則站在和桐乃同車廂的最角落,目光緊盯她一舉一動。桐乃往耳朵塞入耳機,一面聽音樂,一面用腳尖輕輕地打節拍。 隨著列車接近台北,假日的旅客開始增加,擁擠車廂內,桐乃禮貌地請一位孕婦去坐她的位置。不愧是我的妹妹啊,只可惜她的兄長更勝一籌,因為真正有讓坐覺悟的硬漢,屁股是連椅子一下都不會沾的。 桐乃的優秀表現稍微緩和我緊張情緒,想說反正沒事,乾脆發封訊息來鼓勵她的善行。 【嗨,晚點我會出門,要吃什麼甜點?】 遠遠就看到桐乃收到訊息後的笑容,超可愛。 忽然,桐乃眉頭一蹙,一付像是被什麼東西嚇到的表情,指頭快速在手機按鍵上移動。 幾秒後我收到回訊。 【哥哥......我在捷運上碰到色狼,怎麼辦......好害怕。】 桐乃竟然使用哥哥這種字眼向我求救! 視線鎖定站在桐乃正後方的矮肥仔,他臉上淫穢表情就好像正對我炫耀:「啊,你妹妹的小屁屁好有彈性,就好像一碰就碎的布丁那樣滑嫩入口。」 混、混蛋! 顧不得自己正在跟監,我推開人群,右手緊緊握拳,往肥仔方向憤然而去。 「逮到你了。」 說話的是桐乃,她扯著我的領子,「是吧?從上車前就一路跟蹤我的變態。」 周圍人群投已關注目光。 「喂喂喂!別亂說話,我是她哥哥啦!」我對坐在一旁的陪審團解釋。 「這個人怪怪的。」「騙人的吧?」「戴墨鏡一定是不想被人發現眼神在偷看女生身體。」「脖子上還掛望遠鏡耶!」「偷窺?」「留這麼變態的鬍鬚,噁心死了。」「他嘴上長陰毛喔?」「我看還是報警好了。」 車內乘客交頭接耳,完全把我當成色情狂。 一個肉拳揮到我的手臂上,「你這變態宅男竟然侵犯這麼可愛的小姐,劣者不得不使出電宅神拳了!」原本站在桐乃後方的肥仔突然暴走,一定是日劇電車男讓他萌生了勇氣....... 「等等、等等,桐乃!你快救我啦!」我使勁抓住矮肥仔的手。 「為什麼跟蹤我?」桐乃雙手抱胸,氣呼呼質問。 「我......我是......」 「蛤?什麼?」桐乃步步進逼,我不能講出事實,這樣會破壞穗穗和桐乃的友情。 「我擔心你的工作,所以偷偷跟過來。」我臨時想出這個藉口,扯下假鬍鬚和墨鏡,露出真面孔。 「各位,如大家所見,我的妹妹長超漂亮,還是個正要去工作的服裝模特兒,現在很多色色的攝影師會對漂亮女孩下手,我擔心所以跟了過來,這樣也有錯嗎?」在捷運上我奮力扭轉觀眾對我的惡劣印象,「就算有錯!也是我太關心我妹妹!」我吼。 四周安靜下來。 「假的吧?」「我看他比較像射淫師。」「戀妹狂?」「你長大不可以跟這位哥哥一樣色喔。」「喂,警察局嗎?」「電宅神拳,進入二檔!」 根本沒人聽我解釋嘛!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