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TP-2 (本文續2-1)。

達人殿堂

 
    

深夜,牛二緊握文件夾,走入冰冷的殯儀館大廳。 空調溫度被調得很低,周圍更冷清的不像樣。林金虎在事發不久,虛情假意地前來慰問,只簡單打個幾句官腔,連香也沒上便露出真面目,力邀黎胖子手下幹部們前往酒店舒緩心情。 去的人,意思就是要與死去的老大做出切割。絕大部分的成員為了自己前途、利益、各種各種理由, 皆賣了那位未來副會長大人面子,也順便把屍骨未寒的老大給賣了。 毫無原則,賤到哪有骨頭就往哪跑。狗,全是搖尾乞憐的狗......只要有權有勢,要它叫就叫、蹲就蹲的賤狗。悲哀,牛二替黎胖子感到悲哀。 當然也有另一種狗,傲骨嶙峋,一生不事二主。 獵狗獨自坐在長椅上,像是在珍惜與老大的相處時光。 「獵狗哥,資料我帶來了。」牛二遞過手上文件夾。 「嗯。」獵狗仔細閱讀裝在裡頭的A4紙,胸前傷口已被包紮。 「媽的!那群人渣,老大一死全部鳥獸散,好想幹掉他們。」牛二忿忿然,因為剛哭過,略帶鼻音的說。 獵狗知道他這段話是完全發自內心,那濃烈地悲傷氣味是演不出來的。 「我說獵狗哥啊,那些資料有用嗎?我看殺手早就跑路了。」 「不......直覺告訴我,殺手還留在台灣,從殖民地出境可不是那麼簡單的事。」獵狗瞇著眼,用手指撥著劉海,若有所思,「你的資料很有用。」 「查近期有哪些人進入王之間就有用?」 「殺手是從外面進行狙擊,她的手法異於同樣擅長暗殺的『隼』,是強行貫穿建築物,暴力地將獵物撕毀。你認為從戶外怎麼能精準命中隔了好幾個房間的目標?」 牛二沉默了一段時間,然後脫口而出:「透視眼!?那個傢伙一定是異能殺手。」 「......咯咯。」獵狗輕笑,下巴山羊鬍微微顫抖,「不是好奇我是不是也有異能嗎?告訴你也無妨。我的能力是判斷氣味。」 「哇靠!獵狗哥果然是異能者!難怪兄弟都在傳言,獵狗哥連他們去過哪、做過什麼都猜得出來,真的太強了啦!」牛二先是興奮驚呼,又驚慌地猛退步,「等、等等......獵狗哥不會要殺我吧!?我不當死人也會守住秘密的。」 「我不殺忠誠的人。」從西裝內袋摸出一盒菸,扔向牛二作壓驚用,「兇手在王之間內留下和子彈上相同的氣味。」 吐出幾口白霧後,牛二繼續往下問,「......留下氣味的意思代表兇手除了在外進行狙擊,本身也進入過王之間?」又思考了一會,右手忽然猛力往左手掌心一敲,「對啊!子彈射出時,噴泉水柱正暴發,那等於水柱就是是給殺手的訊號彈,代表老大正在使用王座!所以只要知道王座放哪,再朝王座位置進行穿透射擊.......兇手就是為了得知王座切確位置而事先入內調查的。」 「聰明。王之間前幾天才按老大吩咐進行重新裝潢,只要查出哪些人在這段期間進入王之間探查過,就能找出殺手。」 「名單上只有一組攝影師在裝潢完畢後入內拍過照,另外就是服務生以及施工的工匠等人,獵狗哥能從氣味判斷出誰是殺手?」 「可以,目前知道殺手是女人。」 「這段期間內出入過王之間的女人嘛......只有攝影人馬裡頭有,一個是大奶女模特兒,好像叫蘇舒吧,另一個是名字也不知道的超級正妹,可能要當時在裡面的攝影師才曉得......」牛二越想越亢奮,「幹!我馬上找兄弟去逮住他們。」 「等等,看看這現狀,其他人還能信任嗎?」 牛二噤聲,如果幕後黑手是林金虎,死的只會是貿然行動的自己,「所以......我們該怎麼辦?私下行動嗎?」 「你留在這。」 「什麼意思?」 「沒有老大的三星會,對我來說沒有繼續待的理由。」獵狗從長椅上站起。 「我也要去!跟獵狗哥合作的話,一定能夠成功。我們一起宰了兇手,宰了主使者,就算對方是副會長我他媽也照殺。」牛二牢牢抓住獵狗肩膀。 「有聞到什麼味道?」獵狗轉移話題問。 「嗯?」吸氣,是股類似薄荷味的淡淡香氣。一瞬,牛二察覺身體像被開出大洞那樣,氣力自洞口迅速流失,直至乾涸。 雙腿一軟,身體搖搖欲墜,就要癱倒在地。 強而有力的手掌護住牛二後腦杓,將牛二安置在地。 「我會啃了他們,皮肉不剩。」 牛二耳邊迴盪堅毅邁步聲,雖明白自己意志清晰,卻連開口說話的力氣也擠不出。 叮的一聲,電梯開啟。 那晚,獵狗消失在組織裡,無人明瞭他的去向。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