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5。

達人殿堂

 
    

結束無關緊要的閒談後,桐乃終於想起要開啟行李箱。 首先被取出的是五罐像頭髮定型液用的噴霧罐,罐身沒標明文字,僅用顏色區分,共有黑白二色,數量為黑四白一。接下來為一包透明夾鏈袋,內裝有二份身分證及外宿許可,男女各一、西方人面孔,年齡約三十多歲。 墊在塑膠袋底下,是兩張人皮面具,作工精細,乍看臉孔與身分證照片相同,並附上一盒上妝用道具及變聲器。看來是要桐乃偽裝洋人執行任務。 除此之外就剩下一堆啞鈴。 「幹啊!難怪箱子重的要命,你那公會夥伴腦子有洞啊?」舉起啞鈴,兩手交互運動, 「大概哦。」 「喂,你的反應也太冷淡了吧!?被整都不生氣喔。」 「 反正箱子不是我提的呀。」桐乃笑。 「也是啦,比起一個高中女生公然夾跳蛋,拿幾顆啞鈴也不算什麼。」放下啞鈴,舉沒兩下手就痠得要命。 一拳。 「而且偽裝怎麼是二份,幫我準備的?」我摀著腹部問。才加入半天,砂狐里希辦事效率也太高。 「那小矮子身高不適合這次的偽裝,討論後由你來代替他,畢竟人手不夠。」 「好像很刺激啊 ...... 會很危險嗎?」 桐乃從皮包翻出一本航空城觀光手冊,翻到其中一個章節,「地點是這,手法如上回,一樣採用狙擊。」 那時在警局,兩位警察除了提到黎胖子要使用王座外,還有講到林金虎要舉辦婚禮的事...... 婚禮地點為三星飯店 ——— 雖名三星,實則是五星級超豪華飯店,共由馬修、蓋亞、奧爾迪加三棟大樓組成,三大樓各距一千二百公尺,聳立在航空城內,排成一直線、彼此相望。 手冊上附帶一提,航空城是帝國對於在殖民地C-16區(臺灣)觀光化的重點推進,隨著社會邁向安定,C-16區將轉型為以觀光為主的島嶼,供本土人民前往遊歷。航空城鄰近機場,區內將設有大型體育館、棒足球場、美食走廊、水陸樂園、賭場、四大商圈,以及林林總總娛樂設施。 「聽說三星飯店東星會有插股,你要怎樣在人地盤上搞狙擊啊?」 「哼哼 ,房間已經訂好了,還訂了兩間。」 又再裝神祕。 討論告一段落後,妹妹便說要各自回房準備行李,我負責的部分僅有自己二天份衣物,沒兩下就收拾完畢,剩下就等實際到場後見真章。 ※ 翌日。 出發前,桐乃消耗兩罐黑色噴罐,從家裡開始,一路噴灑到戶外,連我身上也遭殃,說是為了消毒。消毒完後,我們先用正常打扮,搭捷運至航空城邊陲,在一間沒人出入的廁所內實行變裝。 原以為變臉手法只能在電影中看到,像是特務什麼的。實際用在自己臉上時,擬真面皮將實際面孔徹底包覆在內,再搭配有色隱形眼鏡及塗料打底,完妝後,鏡中的我完全變成和身分證上臉孔一模一樣的老外。 「哈哈,挺帥的,連下面也改造成洋鎗大砲好了。」對著鏡子自爽,因喉頭裝上變聲器,說話時也轉為帶有洋腔、中年人磁性的嗓音。 桐乃先為我著妝,隔了幾分鐘才從廁所走出來,她從超漂亮少女變成中年洋少婦,要是事先不知情,根本不知道那人是妹妹,「......要是之前也用這個裝扮走在台北,絕對跟蹤不了你。」我驚嘆。 「嘖。」連嘖舌聲也變得洋腔,「廢話,就是不大會偽裝,組織才弄到這套過來。」 「哦哦,My young sister,打扮這德行讓我很想秀英語。」 「Keep you mouth and eat your shit。」桐乃說。 「oh,Fuck you。」 「Fuck you ,too。」 兩個假老外就這樣你來我往的用英文進行低俗互譙,一路罵到三星飯店外圍。 晴空下,僅有三棟巍峨建築矗立在一望無際的台地上,外圍是遍質樹木、花卉的大花園,搭著接駁車行進,途中還經過人工沙灘及高爾夫球場,要是今天不是陪妹妹執行任務,一定會在這開心地大玩特玩。 駐足於位處三棟最中央的蓋亞大樓,站在底下仰望,更能見證三星飯店的華美程度,建築物高二十五層,外圍由藍色玻璃窗所覆蓋,陽光映在上頭,就像散發迷人光澤的藍寶石,門口是兩大噴水池,水池上蹲坐兩頭象徵帝國的巨大雄獅。 走進飯店,現在只是試營運階段,周圍遊客並不多,大廳一片金灿灿,鍍滿金箔的牆壁、樑柱讓人對於金碧輝煌這詞彙有新的領悟,站在大理石地磚上,桐乃用一口洋腔怪調和接待人員攀談。 穿著歐式風格制服的服務生接過手中行李,帶領我們前往位於第二十層的套房,全透明電梯垂直向上,令人產生飛昇、與天空合為一體的錯覺。從未到過如此高級飯店的我興奮得想大叫,反觀桐乃,不知道是不是戴著面具的關係,一臉冷靜,感受不出有半點雀躍之情。 妹妹事先提到位在二十層的套房在三星飯店內程度只算中下,然而進房後,真不知道這間飯店所謂中下的定義是什麼。 約二十坪的偌大空間內,裝著一看就是頂級的家具擺設不說,牆上掛的油畫還用牌子標駐是名家真跡、客廳就有迷你劇院、冰箱被甜點與昂貴酒水填滿,浴室比我房間還大,浴缸大到能在裡面游泳。 走近一整面落地窗,飽覽航空城風光,「對面就是奧爾迪加大樓嗎?還是馬修大樓?」我指著面前的建築物。 「落地窗能見的是奧爾迪加,馬修大樓在我們房間的正後方。」 「林金虎就是在奧爾迪加舉辦婚禮?」 「是啊。」桐乃對著梳妝台卸下假面皮。 「說過要使用狙擊的對吧?可是我怎麼看也看不出有狙擊點啊,周圍根本沒有其他建築物,除非混入奧爾迪加內部才有辦法射擊。」戴著面具非常悶熱,我也伸手撥下面皮。 「笨死了。」 「不是嗎?那......」思考了一會,「該不會要從這間房間出手?」 「意思差不多囉。」 「奧爾迪加離這一千二百公尺遠耶!你是要用胸前的木蘭飛彈射擊嗎?」 「白癡喔,當然是用咪露。」 咪露只是把裝飾著花紋貼紙和水鑽、有效射程了不起幾百公尺的娘砲手鎗。看桐乃對小混混開鎗時也感受不到有什麼特別的威力,敲了窗戶一下,「欸欸欸,玻璃厚成這樣,這該不會是防彈玻璃吧?如果對面房間也裝著這東東,是要怎樣打穿呀?」 「明天不就知道了。」卸下偽裝的桐乃滿頭大汗,「沖澡去,你自己慢慢想,腦力激盪一下吧。」 「才不要咧,聽說頂樓有網球場,我要去參觀。」拉開門,就要走出去。 摘下變聲器的桐乃突然用原本的甜美嗓聲吼我,「智障啊!快關門。」 「幹小?」關上門。不會要我陪她沖澡吧....... 「怎麼那麼蠢啊?腦袋是放在家裡冰箱沒帶出來是不是?要是豬會劃卡的話,高中指考會不會考比你高?」桐乃手插腰,對著我痛罵,「要出去一定要戴假臉,恢復真面目時千萬別離開房間,被攝影機拍到你就死定了,算了算了,待在房間就好,不准踏出半步。」 意思是我被軟禁了。 「沒事的話研究一下這把鎗,給你防身用。」妹妹從行李箱找出把小型手鎗,朝我拋過後便拿著衣服走進浴室,「敢亂跑出去我就射殺你。」在浴室內也不忘叮嚀。 也是黑色系,個頭較咪露來得迷你。 鎗哪有什麼好研究,老子國中二年級受阿明調教,早就用雙手猛玩過了,在過去那段荒唐歲月中,蓮蓬頭水柱、香蕉挖洞之類的不說,連在彈夾上塗萬精油的玩法都試過。不過仔細想想,拿著真鎗還有種真成為殺手(助理)的真實感。 用鎗管對著奧爾迪加大樓比劃,假裝自己正準備擊發子彈,子彈飛過一千二百公尺距離,擊殺林金虎。 真是不切實際的妄想。 又想到阿明說過砂狐里希的成員都會使用炫技,所以桐乃大概就是用我不知道的方法,使用咪露擊發出威力超大的子彈,黎胖子也是那樣死的吧...... 算了算了,有時間想這種事,不如趁著妹妹洗澡,來體驗一下迷你劇院帶給感官的衝擊。 原本打算找電影來看,但,頻道不管怎麼轉都徘徊在蓬萊仙山之類的色情頻道,這就是男人出外旅行的公式、也是國、高中生畢業旅行一定要發生的浪漫。 超大螢幕配合三D功能,就算電視是靜音狀態,人性的交戰場面,還是震撼到讓封印於褲襠內的九尾完全覺醒。 看得正爽,浴室的水聲忽爾停下。妹妹走出前,手指反射性地轉台至動物星球,不留下半點痕跡。 「呼,沖完澡超舒服。」桐乃紮著馬尾,身穿小可愛背心,非但露出內衣肩帶,胸前兩顆的北回歸線以北更是清晰可見,搭上超短睡褲,真的懷疑她居心叵測。 「啊哈哈,那我也去沖吧。」我猛然站起。 「充是海○體充血的充嗎?」桐乃鄙夷的問。 「蛤?」連跳○都不知道的清純女孩口中竟然說出海○體這種禁忌字眼!?我這才意識到肚臍下方約二十公分處目前是頂天立地狀態,「啊哈哈哈哈!怎麼會這樣......」乾笑。 「叫研究鎗你研究到哪去?妹妹沖澡令你很興奮嗎?低級、噁心、超變態。」 就某種層面來說也能和研究鎗扯上關係,「不是啦!我是剛剛轉電視看才......」不小心說溜嘴。 妹妹盯著電視瞧,目光從鄙夷變成非常鄙夷,「原來你看這個會興奮。」 轉頭,動物星球節目正在播放青蛙赤裸交疊的畫面 ...... 「不、不是這樣的!」 「難怪你老是左手戴著青蛙布偶,原來是要幫自己......幫自己.......那個。」桐乃講到一半,自己也感到害羞,「以後就叫你獸獸先生好了。」 幹啊! 這次真的跳到黃泉裡也洗不清了。 ※ 晚餐是服務生先遞到門口、再由獸獸先生戴上人類面皮後取得。 飽餐過後,妹妹一面看著用超大螢幕播放的崔俊熙演場會特輯,一面抬起腳,替腳趾甲抹上粉紅色。黑色蕾絲內褲都從短褲與大腿的縫隙跑出,讓人眼神不知該往哪擺。 「PPK微型手鎗,彈夾容量七發,後座力不大,瞄準目標後兩手持鎗開火就好。」桐乃忽然解釋起我面前那把鎗。 「呃,我真的會用到鎗嗎?」伸了懶腰,眼神又不經意看見小褲褲。 「總之小心就是。」桐乃扯掉紮好的馬尾,甩了甩頭,模樣超誘人,「早點睡吧。」 「才九點不到耶!而且這房間怎麼才一張雙人床啊?而且還會旋轉 ......」最後一句說得小聲。 「原來跟妹妹一起睡你會起邪念啊?我以為你只是單純戀獸的變態而已。」 「喂!我們都長大了好嗎?又不是小時候 ...... 這樣不好,我睡沙發吧。」 桐乃低下頭,羞赧地說,「可是、可是我原本不打算讓你睡沙發 ......」 就這麼想和哥哥大人一起擁抱入眠嗎,真拿你這孩子沒辦法呀。 「......詹姆斯應該睡地板才對。」 「真的把我當狗啦!」想到妹妹昨天好像說過訂了兩間房的事情,「不是還有另外一間房間嗎?為什麼不讓我去睡那邊?」 「嘖,那間不能住。」 「訂爽的喔?」 「明天你就知道。」 「又再賣關子,好啦好啦!睡覺。」 盥洗過後,房間只留下一盞夜燈。 妹妹躺在雙人床上,我則趴在一旁沙發上。 「不敢睡過來是對自制力沒把握?真是變態。」桐乃拍著隔壁枕頭。 「去你的,那我過去睡啊!」 「還真的要過來啊?果然是妹控,唉唉,妹控什麼的最噁心了。」 「都你的毛,不然把我手腳綁起來不會。」 「還主動要求綑綁,M嗎?」 「白目,懶得理你。」把臉埋在沙發座墊內。 幾分鐘後。 「喂,獸獸先生,睡了嗎?」 「還醒著。」 「哦。」 又幾分鐘。 「喂,M屬性妹控,睡了嗎?」 「還醒著。」 「哦。」 再幾分鐘。 「喂,詹姆士,睡了嗎?」 「叫魂喔!」 「嘖。」 「在緊張嗎?關於明天的事。」我問。 「沒有。」 「沒有才怪。」 「快睡覺,從剛才就一直吵個沒完。」 「別搶我台詞!」我罵,從沙發上起身,坐在桐乃床沿。 「放心,有什麼危險的話......」摸著妹妹的頭,「我會保護你。」 「笨蛋 ...... 弱得要死還敢說大話。」桐乃咕噥,這次沒拍開我的手。 「別看你哥這樣,保護重要的人的時候,老子可是能發揮百分之五百的實力。」 「知道了、知道了,快滾回去睡。」 「嗯,晚安。」 轉身要走,桐乃拉住我衣擺。 「那個...... 」她別過頭,看不見妹妹此刻的表情,「......一起加油吧,哥哥。」 最後二字說得很細很輕。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