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6。

達人殿堂

 
    

牆上掛得古典時鐘指針指到一點五十分的位置。 飽餐一頓的我躺在沙發上吃餐後水果,悠哉看著電視,空調設到二十四度,冷風吹來十分快意。 而妹妹桐乃從上午起床後就維持焦躁不安的模樣,中午面對美食吃得不多、連喜歡的甜點也只碰幾小口。現在甚至像個在手術房外等待開刀結果的家屬那樣,不停地來回踱步。 「新聞上說林金虎的婚禮是下午六點開始,還有一段時間。」我向桐乃招了招手,「來陪你哥看電視,放輕鬆啦。」 雖說是下午六點開始,剛從窗外看,奧爾迪加大樓下已停滿黑頭車,密密麻麻的黑衣份子忙進忙出,穿梭在會場。 「喂。」桐乃走向沙發,用銳利眼神俯視著我,連忙變換坐姿、振襟危坐。 「怎麼.....說錯什麼了嗎......」 「關於計畫,需要你配合。」桐乃將臉貼近, 「呃......」我稍微挪動上身,退出這讓人心跳加速的範圍,「說吧。」 妹妹又將身子抽離,用手指不知在算什麼,一面來回踱步一面喃喃自語,「仔細想想,真的太危險,還是算了。」她最後說。 「咦!?」 「你還是回家吧!趁現在。」下定決心般往門口一指。 「不要,先說說計畫,我再判斷要不要離開。」 「吵死了,快點走。」桐乃伸手拉我。 「才不。」奮力抵抗,抓著沙發扶手。 「快走,你是不是想死。」 「喂!明明是你找我來,又什麼都不透露就想趕人走,把你哥當白痴嗎?」 「可惡......為了你好還.......你就是白痴白痴白痴大白癡———!」隨著桐乃開始惱火,施在我腕上的力道逐漸增強,另一手也加入戰鬥的行列,揪住我腰際短褲,蠻橫拉扯讓股溝都露了出來。 「痛痛痛,救命———強姦、強姦啊!」用吃奶力氣拉著扶手,抵死不從。 「蛤!你說什麼!?」妹妹毫不留情,使勁一把將我從沙發上拖起,因為施力過猛,我被弄得失去平衡,整個人成懸空狀態,最後摔倒在桐乃身上。 桐乃仍穿著是昨天換上的小背心,只是添了件薄外套。我的手停在她胸口位置,是令人醉心的柔軟觸感。 這代表 ...... 沒、沒穿胸罩!? 又不是在玩H-GAME,這故事演變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被壓在下方的桐乃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生氣,臉頰通紅,彷彿聽見她理智爆裂聲。「不要踢我,拜託......」連忙縮手,按照先前經驗,接下來的劇情是我睪丸會被踢碎。 「你要躺到什麼時候!」膝蓋一頂,我痛得從她身上彈起,滾到一旁。 忽然,桐乃手機急促地嗶嗶作響,不知是鬧鐘還是簡訊鈴聲。 「慘了 ...... 」妹妹驚呼,伸手摸出置於桌上的咪露,「退到我身後。」 完全搞不清楚是怎麼一回事,我躲在桐乃身後,看著她一臉凝重地用鎗口對準門口,像是要有什麼危機將要闖入門。 「喂,柳柳 ......」 「怎麼?」 「你有沒有聞到 ...... 水蜜桃的 ...... 味道?」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