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7。

達人殿堂

 
    

「水蜜桃的味道?」像隻鸚鵡一樣重複桐乃的話,口中咀嚼著疑問。 「嗯。」鎗口牢牢盯視前方看不見的敵人身影,原本那輕鬆氣氛像是水滴蒸發那樣消失無蹤。 嚥下,「我在吃水果啊,怎樣?」一緊張就不由自主地想吃點什麼緩和情緒。 「......」 就這樣僵持近十分鐘,直到桐乃手機第二次響起她才垂下執鎗的手,這次鈴聲則換成較柔和的和弦。 「 .......你可以去死了!」她轉頭罵。 「幹嘛罵我?不能吃東西喔?喵的你規矩很多耶,大俠戰鬥前也會吃漢堡包啊。」 「你不是大俠,吃香蕉!」一支皮還沒剝的香蕉粗暴地塞入我口中。 「唔、唔唔唔。」 隔了一會,口中香蕉只剩蕉皮,「你那個鈴聲第一次響是代表有危機接近嗎?」 「對。」 「滿厲害的嘛,是有人給你打暗號?」 「哼,因為偵測到有變態戀妹狂,趁著跌倒趁機撫摸妹妹的胸部。」 「喂,你自己拉我的好嗎?而且還故意不穿胸罩,是不是在誘惑我犯罪、想仙人跳。」 毫無道理的一拳襲來。 像被霸凌的弱小學生那樣縮在角落,「我、我要告老師、要換房間啦,把另外一間房間的鑰匙給我。」 「懶得理你。」桐乃走到衣櫃旁,拉開刻滿藝術圖騰的把手,「把眼睛閉起來,偷看就打開窗戶把你扔下去。」她別過身。 下意識明白妹妹想幹嘛,我趕緊照做。隱約感覺得到桐乃撩起上衣,接著把胸罩穿上,發出內衣扣上的啪喀聲。 「可以了。你好好待在這就好,哪都別想亂跑。」 睜眼,「唷,所以說不趕我走囉?那快說說計畫吧。」 「嘖,現在你走也來不及了,變成留在這計畫才能順利進行。」桐乃拿起另一把PPK手鎗,對我勾勾手指,「過來,這下不教你用鎗不行。」 「很難嗎?呆子都會吧。」我奪過妹妹手中PPK,單手舉起,「眼神鎖定目標,接著扣下板機,華麗地奪走敵人生命。」 「呆子,鄰居家幼稚園小朋友拿水鎗都拿得比你好。」桐乃抓住我左手,「用兩隻手,你以為你這呆子用單手能承受後座力嗎?」 「這樣?」我擺了個姿勢。 「不對,左手要這樣輔助右手......然後......」桐乃身體貼了過來,表情認真地仔細解說,此刻的模樣特別溫柔、迷人。 「懂了?」 「懂了懂了。」看著落地窗反射的帥氣身影,架式頗有一回事,「今晚我一定會用鎗?」 「嗯,必須由你來擊發。」 「由我來射殺林金虎!?從這?」 「對,從這裡。」 「一千二百公尺遠外加防彈玻璃耶,這把小鎗是給外星人改造過喔?而且那麼遠,眼睛哪看得清楚,還有,我一發都沒開過耶,我這處男連十二公尺外的目標都射不准吧......」手指著窗外那棟奧爾迪加大樓,我反應激烈,桐乃腦子沒燒壞的話應該不可能把這種重大責任放在菜鳥殺手助理身上。 「錯了,是一千二百公尺外加防彈玻璃再加上六道牆。你以為林金虎是傻蛋,知道黎胖子被暗殺,還會大喇喇睡在可供狙擊的房間?」 「那搞屁啊,你乾脆叫我射元氣彈過去好了,你跪著求所有人類把手舉起來,將力量分給我。」我擺出悟空集氣的姿勢。 桐乃像是胸有成竹那樣微笑。 仔細想想...... 「該不會 ...... 你要教我那種 ...... 炫技吧?」講得婉轉,妹妹應該聽得懂意思。 妹妹走到沙發坐下,喝了一口柳橙汁。 「我的能力,是旋彈。」 「旋彈?那是什麼東東?」 她指著面前咪露,「簡言之,就是讓原本不怎麼樣的子彈威力暴增。」 如果桐乃所言不假,那麼困擾我的回家hotel的九道牆之謎,便是這種能力造成,「果然是 ...... 特異功能嗎?你要把特異功能過給我!?」如果我得到特異功能就能去泡妞了,不要說搓出黑桃大老二,要搓出歐西里斯的天空龍也不是問題啊! 「智障。」 「啊不然咧?那我要怎樣才能幹掉林金虎?」 「問哦,你覺得我有能耐殺了一千二百公尺外的目標嗎?」 桐乃之前是在四百公尺外殺人,她子彈的殺傷距離或許沒有那麼強,看電視節目介紹,在殺傷範圍外的子彈是沒有威力的,被擊中跟被蚊子叮沒兩樣。 「光拿距離來說的話,使用狙擊鎗我相信就能辦到。但是要用咪露打中還隔了六道牆外的目標,連狙擊鎗都不可能了,就算你能力是旋彈還什麼大懶彈,還是不大認為殺得掉耶。」 「哼哼,我也從沒打算要將子彈打到奧爾迪加去。」桐乃像是同意我的說法那樣,要我在她身旁坐下,開始說明今晚行動計畫。 聽完,頭皮發麻。 果真是要助理配合才能辦到的事,內容相當危險啊 ...... ※ 晚間九點,林金虎婚禮已經進行到好一段時間。 房間已佈置完全,桐乃和我也換裝完畢,剩下的只是戴上假面皮。 面對豐盛晚餐只吃了幾小口,持鎗右手微微顫抖,像個在手術房外等待開刀結果的家屬那樣不停地來回踱步。 「很緊張嗎?」桐乃問。 「廢話,低能喔,你不緊張喔?我緊張到快壞掉了啦。」 原以為桐乃會回嘴,她此刻卻什麼也沒說,只是走向我。 「幹、幹嘛......」以為妹妹又要揍人。 桐乃突然卻摟著我,雙手在我背上交錯,頭輕輕靠在我胸口。 「心跳,好快。」 被妹妹、不,超級漂亮的妹妹這樣一搞,哪個男生不會心跳加速啊!? 「喂喂喂,你幹什麼,這樣下去我要叫了喔!」 「噓,別說話......」 維持這樣令人害羞的姿勢,桐乃身上的甜美香氣包覆著我,推測酒精成分應該是42%吧,不然不我會像喝醉那樣通紅了臉、頭暈目眩。 「柳柳。」 「幹、幹嘛.......」該不會被發現我那已經硬到極點的殘酷事實。 「你......不能死喔,敢死的話我就殺了你。」 這是什麼矛盾用語,可以讓人死了又死、死了又死嘛!? 「不會啦,最多傷殘、變成植物人,你要按時替我澆水、帶我去曬太陽行光合作用。」 「笨蛋。」她鬆開手。 「你自己才要小心才對,別擔心你哥,他可是超酷炫的殺手助理。」 「嘖。」桐乃晃了晃手中咪露,「那本小姐就是集華麗與實力於一身的殺手。」 我們相視而笑。 晚間九點三十分,計畫正式展開。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