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8。

達人殿堂

 
    

晚間十點整。 按照手機通話指示,推開窗,高樓外大作的狂風吹得我一身寒。 伸出拿著PPK的右手,再擺出桐乃教的架勢,鎗口鎖定奧爾迪加大樓位置,扣下板機,連續擊發子彈。因為裝上滅音器,再搭上高樓外大作的狂風,近乎聽不到鎗響。 子彈並沒有如我先前幻想中那樣化作足以摧毀一切的旋勁,沿路撕毀所有阻擋,最後完美轟在林金虎胸口。鎗火僅僅消失在夜空,像是投入深水的小石塊,半點反應也沒有。 肩膀是後座力褪去後留下的餘味,我簡單做了繞臂運動舒緩筋骨。 第一步已經完成。 現在扮演的角色大概是魚鉤上的餌食,靜靜等待嗜血鯊魚被吸引後來吃。按照桐乃計畫,幾分鐘後,會有一名兇狠殺手朝我這直撲而來。 桐乃之所以要訂兩間房,是因為她此刻正躲在對2004號房,持鎗對準我所在房間的位置,待對方一現身後便開火射殺。 這次了不起只隔了五十公尺不到的距離,對擁有旋彈能力的桐乃來說應該是小菜一碟。 面前架設桐乃事先準備的監控設備,鏡頭對準房間大門,這間房間有任何動靜在另一邊的妹妹皆能掌握。這樣的計劃應該算是非常完備,萬無一失,剩下的就是等獵物上門。 有些在意的是,下半身盡是桐乃身上獨有的香氣。 記得中學時有次放學路上,將制服外套借給喊冷的桐乃穿,等她回家還我時,外套上便沾上那種甜甜體味。把屬於妹妹的氣味穿上身,是種很微妙的感覺。 就和現在一樣。 桐乃離去前,拿出先前在行李箱見過的黑色噴罐,朝著自己仔細噴灑。她接著交代,要我先對著自己下半身使用黑色噴罐,說作為暫時除去味道用,等到味道被消除徹底,再使用白色噴罐噴灑覆蓋。 妹妹的香氣就是由白色噴罐而來。 桐乃說明,這次的目標根本不是林金虎,而是名懂得捕捉氣味的異能殺手。既然對方依賴嗅覺行事,就反過來使用味道來欺騙他。 我之所以要對著窗外開鎗,求的也僅是子彈擊發後產生的煙硝味。 ※ 十點二十分。 以面前沙發為掩護,我縮在房間一角靜待,都過了快二十分鐘,算算時間那傢伙也太慢現身,該不會是沒騙到他吧? 入夜後氣溫驟降,原本設定的空調溫度吹起來有些冷,尤其躲的地方又正鄰出風孔,冷風拂面更感到難受。 正打算起身調整空調溫度,忽察有股暗香自出風孔傳出。 雙腿一軟,全身氣力在傾刻間被莫名力量全然吞食。癱軟在地的我意識雖十分清醒,但不管怎樣對身體下達命令都起不了作用。 鼻腔殘留的薄荷餘味正轉化為恐懼。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