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TP-10。

達人殿堂

 
    

入夜後,台北街頭仍是悶熱異常。 仰望這裡的天空,不見任何星斗,皎潔明月也變得不起眼。 曾有人對年幼時的他說過,都市就像囚籠,裡頭鎖住不知凡幾的靈魂。人們不停勞動、庸庸碌碌攢著錢、對著緩緩增長的存摺數字微笑,產生與夢想更貼近的錯覺。 真是錯覺嗎?他反問。 那人倒了杯酒,繼續往下說。 隨著歲月增長,正一步一步與夢想背道而馳。總是在下班後安慰著自己,再忍耐一下,很快就能夠轉換跑道、很快就能去做真正想做的事。事實上根本沒有跨出改變那步的勇氣。 又或者該說,夢想,不過是造出的虛幻月亮,在晦暗人生中,施予一絲繼續苟活的渺小希望。 ——嘆息。 月讀命替那些人嘆息、也為自己嘆息。 拿那名跟蹤在後的中年人來說,那人可能會想,棲身黑道不過是暫時,總有一天會離開,或許是等到房貸繳完那天、或許是等到孩子念完大學那天、或許是等到錢存到足以養老那天,好多個或許。總之,先給了自己一個理由,然後繼續待下去。 人不會知道生命的列車何時到達終點站,如同那人不會知道自己將在今晚死去。 最後,終其一生,如此而已。 ※ 自計程車招呼站上車。 司機穿著整齊制服,禮貌接過月讀命手中皮箱,「請問要收到後車廂嗎?」聲音宏亮、中氣十足。 「謝謝,放我身旁就好。」坐入後座,車內整潔,可以說是一塵不染。 從冷氣孔飄出薰衣草的香味,「看你穿著大外套是不是會冷?空調要關掉嗎?」 「無礙。」 風衣是為了遮蔽掛在側身,那兩挺以MP7A1微型衝鋒鎗為基底做改造的“囂月”。 「先生想去哪?」司機有條不紊地調整後照鏡,繫上安全帶,最後發動引擎。 「靜謐、不受塵囂滋擾,能專心賞月的地方。」月讀命遞上身分證件,「請放心,我不是誘拐司機到郊外,然後洗劫財物的匪類。」 「我可沒這麼想,看先生的氣質就知道不是壞人。」開啟導航系統,「附近有座山,一般民眾很少會去,風景不錯,我有時候會帶我老婆小孩去那看夜景。」 「就依你。」 迴轉方向盤,計程車開在通往市郊的道路上,漸漸遠離林立高樓。 「聽歌?」司機問。 「隨意。」 車內響起鋼琴聲,表面輕快的聲調中隱含傷感。 手指隨著節奏輕彈,這首曲子他曾下番苦心練習過,「蕭邦B小調圓舞曲?」 「厲害。我喜歡看客人的類型選擇音樂。」 「這是蕭邦十九歲時到巴黎因思鄉寫下的作品,你覺得我想念家鄉了?」 「旅客思念家鄉很正常啊。」計程車已駛入山的入口,路變得蜿蜒起來。 「我覺得你的氣質大不像司機。」 「偶爾會有人這樣說啦,但我真的就是司機,背後也沒有什麼感傷的故事,什麼原本是大學教授,因為和女學生搞婚外情被開除之類,嘿嘿。」 「當司機是你的志願、夢想?還是區就現實後的選擇?」 抬頭,自車頂天窗可見皓月懸天。 「只是不知道要做什麼而已,誤打誤撞就當司機啦,然後一當就是幾十年。志願、夢想?這個世界上要是每個人都從事自己的夢想,以後誰來開計程車啊!?夢想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啦,我小時候想當太空人,現在只想每天和家人團聚在飯桌前,講著無聊的小事,大家過得幸福就好。」 「值得反覆思量的發言,謝謝。」 「那你的職業是?夢想是?」司機反問。 月讀命想了一會才開口:「我是殺手。如果說“夢想”是人們造出的虛幻月亮,用在晦暗的人生中,施予一絲繼續苟活的渺小希望。那麼,我則活在毫無光亮的世界裡,摸黑走到至今。」 「......如果先生你說的是真的,我大概猜得出後面那三台車為什麼一直緊跟不放了。」司機撇了一眼後視鏡,語調仍保持鎮定。 「不好意思,讓你載到這種不速之客。」月讀命見窗外已無人煙,「這裡讓我下車吧,免得連累你。」 司機踩下煞車,「要報警嗎?」 食指輕抵嘴唇,「噓,別讓警笛聲破壞這的恬靜。」 ※ 夜風徐徐。 踩著柔軟草皮,從這往下眺望,城市化作無數微小光點。 三台車停在身後,整齊劃一打開車門。稍微算了一下,十二個人,手中或刀或鎗,先前跟蹤在後的中年人亦身列其中。 「真是窮追不捨。」月讀命瞇起細長、眼尾略微上揚的雙眼。 「我們老闆請你去喝杯茶。」貌似帶隊的人說。 「若我拒絕?」 「沒有人可以拒絕東星會。」武士刀示威般揮動。 「矛盾。如果憑這樣的陣容能帶走我,那麼林金虎還要月讀命何用?若明白你們沒這本事,那麼又何苦派人來白白葬送前程?令人費解不是?料想,遣你們來的應該是可薇才對,要是林金虎親自下令,來得絕非是此等陣容。」月讀命不疾不徐分析。 對方不為所動,回應的是鎗枝解除保險的響聲。 「請我殺人代價昂貴,但有一種狀況本人破例免費動手。」負手於身後,雙腕交叉輕扣隱於風衣內的囂月,「人,往往缺乏跨出改變那步的勇氣。最後機會,現在離開者,保你周全。」 睜眼,琥珀色的瞳孔內已非往常優雅。 「留活的。」帶隊者下令。 天頂,浮雲蔽月。 陰影籠罩現場的那刻—— 衣袍翻飛, 囂月動鳴。 ※ 獨坐在石塊上,取出皮箱內的紅酒,為手中高腳杯添了三分滿。 輕晃,暗紅液體在杯中流轉,成了一個小小漩渦。 他在等,等另一位酒友現身。 雲朵悄然飄動,明月重返人間。亮光驅散了遮蔽在地的陰影,草皮上倒臥著十二具遍佈彈孔的屍身。他們面容錯愕,至死,也不明白子彈究竟從何處飛出。 「終於......等到你了。」 月讀命揚起右手。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飲下。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