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11。

達人殿堂

 
    

隔天開始桐乃便提早恢復上課,似乎也從砂狐公會那取得住院通知。 往後幾天,我們之間不再提起殺手的事情,應該說是根本沒機會提,因為當我問話時,桐乃的回答只剩下「嗯」跟「喔」,兄妹關係回覆到二年前的惡劣狀況。 這段期間我仍是一個人默默煩惱,尋找強化自己的方法。每天持之以恆的啞鈴運動及伏地挺身能讓我厲害多少?或許不多吧,但至少要比昨天的自己更強。 結束傍晚的射擊練習,分數比昨日進步點,對於開鎗時的後座力也較能掌握。身體似乎記憶住連續擊發的手感,彈夾打完後至少有命中人型靶頭部一發。雖然移動標靶還是打得相當差勁就是。 到家,桐乃坐在沙發前,電視正撥著崔俊熙的MV。 「我回來了。」 「......」桐乃專心吃著冰淇淋,果然把哥哥當作空氣。 經過她房門口,意外看見地上放著行李袋,馬上聯想到她之前想幹的傻事,「喂!桐乃!你不會又要離家出走吧 ......」 還是不理我。 抓起搖控器讓電視內的崔俊熙閉上狗嘴,「說話!」我質問。 「不是不當助理了嗎?管人家那麼多?」 「什麼時候說我不當了!」 「哼,感覺上就是。」桐乃起身走向廚房,我追在後頭辯解。 她手往最高的櫥櫃一指,「少廢話,幫我拿裡面的餅乾。」 「喔。」墊腳,手往上抬,手臂的酸痛讓我不禁哎出聲。 桐乃猛然往我上臂一掐,「痛嗎?」 「痛痛痛痛痛痛痛!放開、放開!」 「智障,以為不停操練,你那一折就斷的雞翅膀就會變壯?」她這才鬆手。 「你、你怎麼知道!?」 「不想給我知道的話,運動時就不要大呼小叫,喘氣聲那麼大,鄰居聽到還以為你在.....打.....打那個。」 「不准說這種色情的話!」放大聲音掩飾心虛,因為真的有打..... 「唉唉,就算你渾身肌肉,變成柳畊宏也是一樣弱啦。總之,要練的話,適度休息非常重要。」桐乃難得給正面建議,語重心長的說。 我有適度休息沒錯,一個禮拜大約兩發而已。 「怎樣,用這種痠痛的手,打靶成績一定沒起色對不對?」 「你怎麼又知道我去打靶了!?」 「會員卡就放在櫃子上,哎呀哎呀,還是說故意要表現給我看認真努力的模樣?心機真重。」雖然桐乃講的雞歪對白會讓人很想將她過肩摔,不過至少肯和我交談就好。 「懶得跟你說。」被拆穿鍛鍊計畫的我十分難為情。 「待會去準備一下行李。」 「幹麻?」難道又要出任務?我疑惑。 「明天假日你沒安排活動吧?啊,我問這什麼爛問題,你根本沒女生可以約嘛。」桐乃自問自答,十分得意。 「說這麼多是想約我?」 「真佩服有人能恬不知恥地說出這種自戀滿分的噁爛話。我是想去看看爸媽,你非去不可。」 ※ 除了鄰近市區的公寓外,爸媽名下還有一棟別墅。別墅三面環山,四周風景秀麗,每逢連假若無到外地旅遊,全家便會到那度過悠閒的假期。 帶著輕便行李,我駕駛著老爸留下的愛車福斯行駛在山間小路上,身穿休閒洋裝、只上一點淡妝的妹妹就坐在身旁。 「有點想吐。」桐乃臉色不大好看。 「我開慢點,再忍一下吧。」將車窗開出縫隙,讓戶外的自然風進入。 「可能不是坐車的關係 ...... 」 「吃壞肚子了嗎?」中餐是到餐廳用餐,而且桐乃點的焗烤我也有吃到,應該不至於。 「大概是看到你的臉......」 「......懶得理你,路途還有一半,別吐在車上啊。」 「不然來聊天幫我轉移注意力。」桐乃提議。 「聊什麼?先說不聊色喔。」 「要聊色也不會跟你聊,盡你所能開個有趣點的話題。」桐乃看著窗外風景。 「談談電影好了,我比較擅長。有部恐怖片叫下水道美人魚,聽過嗎?」 桐乃搖頭。 「就是講一個畫家撿到一隻腐爛的美人魚,身上都是爛蛆、臭得要死......畫家看到就:『嘔—— 』吐了出來。」模仿嘔吐的聲音。 「你故意的啊!」一拳襲來,方向盤險些沒抓穩。 「哈,那問喔。」停頓了一下,「不是和我冷戰嗎?怎麼又突然和好了。」 「......你有什麼不滿嗎?以為我喜歡跟你說話?」 「前幾天發脾氣的事,對不起。」 「嘖,不聊了、不聊了,說這種話我更反胃。」桐乃戴起耳機,不再搭理我。 經過漫長山路,美輪美奐的別墅終於出現在眼前,三層樓木製歐風建築,左鄰樹林、右靠小溪、後方是一片花園。 車停在大門前小石子路上。 踏入戶外,大自然的芬芳氣息令人神清氣爽。陽光照在妹妹臉上,她瞇起眼的樣子,像隻既可愛又高貴的貓咪。 「呼,太陽真大。」用手輕撥起後頸長髮,指尖順著滑向髮梢,香氣馬上飄了過來。桐乃戴上籐編遮陽帽,大波浪帽沿上的淡藍邊帶與身上白色洋裝相呼應,那模樣完全是名氣質優雅淑女.....當然這是建立在她乖乖閉嘴的前提下。 「熱死了!快把行李搬進去。」桐乃解開掛在大門上的鎖,一開口就把哥哥當僕人使喚。 屋內幾乎可用一塵不染來形容,就算沒人住,住附近的彩奈姐還是會遣人來打掃。 「跟彩奈姐打過招呼了嗎?」我問。彩奈是爸媽的老朋友,在我很小時便看過她,算是看著我和桐乃長大的長輩。 「當然。好熱哦,詹姆斯快去開冷氣啦!然後冰水順便拿來。」妹妹已經趴倒在沙發上,搖晃著雙足。 「別發懶了,應該趁天黑前先去祭拜爸媽。」 「吵死了,休息一下啦。」 「那我自己先去。」抱起提袋假裝要走。 「卑鄙小人,是想先去告狀吧。」穿上鞋,桐乃連忙跟上。 打開別墅後門,林蔭的颯爽涼風拂面而過,耳邊響起稀落蟲鳴聲。前方不遠處的花田便是爸媽安息之處。 兩座墓碑立在面前。碑上頭刻著「躺著也比你高」的是老爸、「嗯哼別這樣!我老公在旁邊看」的是老媽。這是依據他們生前的設定所設置的,好在妹妹沒遺傳到那種不正經的個性。 桐乃放下手中花束,閉上眼,低頭私語的她一會微笑、一會蹙起眉頭,不知道在講些什麼。 爸媽若知道桐乃現在是個很厲害的殺手,會很得意嗎?又會對弱小的長子說些什麼?我亦偷偷報告自己最近發生的事。 告訴他們,我是個殺手助理,毫無力量的殺手助理。 ※ 「你跟爸媽說了什麼?」桐乃問。 「說了你幫我換衣服,偷看哥哥裸體的事。」 「無聊。」 「不然你說了些什麼?」反問。 「說你是戀獸癖、想侵犯我。」 「如果可以按雅虎新聞的心情選項,你猜我會按啥?」 「無聊。」 一面進行閒談,我們往小溪的方向走去。溪水清澈見底,因不受汙染的關係,能看到魚、蝦等水生動物在其中游動。 「去泡泡水吧。」撩起裙襬,桐乃脫鞋將腳浸在水裡,「—— 好冰。」她興奮地喊著。小時候常到這玩,當時還有另一名玩伴,我就常在溪邊這樣看她們嬉戲,然後被拉進去一起玩。 「過來啊。」妹妹對岸上的我揮手。 「不要,你會潑我,企圖太明顯了。」 桐乃摸向肩上掛的背包,「唉,最近詹姆斯真的越來越叛逆了,是不是不拿棍子出來就不會乖乖聽話?」舉鎗。 她竟然把咪露藏在身上......天底下哪有持鎗威脅哥哥下水的妹妹啊。 逼不得已,只好捲起褲管奉陪,「唔唔,水真的好冰,話說誰出來玩還會帶鎗啊?」 「你難道不想親眼見識一下『旋彈』的威力?」 所謂旋彈,只有聽桐乃從嘴裡說過,還真的挺好奇擊發時的威力是怎麼樣,是為了表演才特地帶鎗出來的嗎? 「.....有點想。」 「求我,說桐乃大人,求求你展現高超的技巧給我這個鄉下來的土包子開開眼界。」妹妹得意地賊笑,這種污辱人的台詞也只有她想得出來。 「算了,還寧願求你給我看內褲咧。」 帶水花的踢擊襲向我小腿。 「今天就大發慈悲讓你見識見識。看到前面那顆岩石了吧?目測距離約一百五十公尺。」 鎗口指向豎立在溪中的巨石。 「唔.....看到了。」 「眼睛別眨。」因為要撩起裙襬的關係,桐乃只用單臂持鎗。扣下板機後雖準確命終目標,然而石面僅僅擦出火花,文風不動。 「就這樣?哪裡特別?」 「蓄力前就是這種普通子彈,但是.....」再揚手,鎗口定格,臂上浮起青色血管。鎗響一瞬,風壓頓時逼面,訝異之餘眼光掃向前方。 轟隆聲大作,巨岩四散,於空中化作數十石塊,落入水面發出噗通作響。 「好 ..... 強。」讚嘆道,真的要親眼見證才能體會桐乃的驚人實力。 「哼哼,這還不是全力。」桐乃發出另人不舒服的的臭屁「哼哼」聲,但能夠用手鎗使出砲擊般的恐怖威力,實在有囂張的本錢。 「砂狐的都會這招?」 「每個人的能力不同。怎樣,想學嗎?」 「想!」 「說:『求求高高在上的桐乃公主大人,將華麗的炫技傳授給我這種低等奴僕』。」 這是什麼羞恥的台詞 ...... 但是為了變強,我可以忍:「求求......高高在上的桐乃公主大人,將炫技......」 「華麗的,不要漏字。」還糾正我。 「將華麗的炫技,傳授給我這種低等.....奴僕......」 「哈哈哈!」桐乃吐出舌頭,「才不教你咧—— 」 「混蛋!信不信我把你推到水裡。」 話才說完,桐乃上身一個失穩,看她模樣就要跌跤。反射性迎上前要護住妹妹,沒想到非但撲空,還被一腳拌倒,整個人以狗吃屎的姿勢摔進溪中。 桐乃在旁笑得非常開懷。 「啊——腳好痛,好像抽筋了。」我哀號。 「裝死?」 「痛、痛死了,救命。」用無助淚眼像妹妹求援。 「嘖,真沒用。」把咪露安置在一旁石塊上,伸出掛著藍色髮圈的右手。這時,出其不意的一扯令桐乃失去重心,接著摔進水裡。 「蠢死了!哈哈。」發出得逞大笑。 濕透地白色洋裝,映出藏在裡面的粉紅吊橋身影,桐乃咬牙切齒地瞪著我,水花立即還擊,潑在臉上是懷念的兒時記憶。 ※ 夕陽西沉,佈下一片波光粼粼。 從水裡向上看,暗黃色的球體彷彿在掙扎移動。 掙扎 ...... 對,拼命掙扎 因為頭被桐乃用拷問式手法壓進水底。 「噗哈!要溺死你哥嗎!?」抬出水面大口喘氣。 「這是讓你先練習以後被刑求時的待遇,有空再拿電話本墊在胸口揍你。哼,上岸了,我感冒你就死定。」桐乃鬆手後,稍微擰了一下濕漉頭髮,扭動著身體直呼好冷好冷。 真是集可愛與殘暴於一身的生物啊,回家要趕快把電話本收起來。 富含水分的二人並肩走在石子路上。 「柳柳。」 「嗯?」 「你真的想要變強?」 「當然。」果斷回答。 「為什麼?」 嗯 ......在武俠小說中,主角一定會回答沒有力量的正義是空談,所以需要力量。但我並不追求正義。要的是那些平時無聊的吵吵鬧鬧、只要再同一空間裡便能安心的存在。 恬淡的幸福對於此刻的我來說,就像僅用手指捏住的風箏線。隨著風勢漸強,就要從我無力地手中溜走。別過頭,身後是二道沿途滴下的痕跡,若不再並肩而行,我的人生將失去意義。 「沒為什麼。」選擇不回答。 「這樣啊,今天晚上我要辦一場正式面試。」 「蛤?」 「你的殺手助理試用期到了,用這場面談決定你的去留。」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