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大進】我的妹妹哪有可能是殺手 2-12。

達人殿堂

 
    

回到別墅內做簡單沖洗、換上乾爽衣服後,我們前往位在附近的彩奈家用餐。 彩奈擁有四分之一帝國血統。和爸媽結識的原因以及年齡都不明,她常年在外經商,二年前選擇定居在台灣隱蔽的山上,在父母過世那段時間給予我們兄妹很大的幫助。 才走到外圍,遠遠就見到彩奈站在門前燈光下對我們揮手,她一襲黑色長髮,因為混血的關係五官十分立體。左眼瞳孔為棕色,右眼則為寶藍,膚色也偏向白種人,和桐乃是不同類型的美女。 「哇!桐乃怎麼越來越漂亮啊?這樣人家都看不到你的車尾燈了。」彩奈一見到桐乃就熱情的招呼,她最讓人感到匪夷所思的地方,在於面容一點都沒有因歲月而產生變化。我十二歲時見到的彩奈和二十二歲見到的,除了髮型、打扮外,可以說完全相同。 兩人聊得熱絡,過了一會才意識到我的存在。 「哇!柳柳你怎麼越來......嗯......怎麼還是老樣子。」 「喂,一段時間不見,也好歹說點場面話。」我抗議。 「場面話是什麼?奈奈傻傻的什麼都不懂。」裝可愛是彩奈的專門科,她在我心目中是和桐乃相同的地方是,兩人都是一開口就氣質破功型的。 晚餐是彩奈親手燒的家常菜,因為有請幫傭跑腿添購生活用品的關係,她在山上生活倒也愜意。 一面用餐,我們一面閒話家常。 「柳柳快畢業了吧?以後要做什麼工作?」這問題是網路票選,大學生過年時最討厭被親戚問的問題前三名。也順便勾起內心忐忑,桐乃才說要幫我舉行工作面試...... 「哈哈......我也不知......」乾笑。哪能說這兩年目標是要當殺手助理。 「他說過要考公職人員。」桐乃接話。 「有嗎?」腳被踢了一下,仔細想想之前為了試探她對於帝國的觀感,好像真的說過這種話。 「和柳柳的感覺挺搭的,可以安安穩穩過完一輩子的工作。不過公職不好考喔,但只要努力再笨的人也有機會。」 呃,一點也沒有被鼓勵,反而是被損的感覺。 「其實錄取低是因為摻了太多這種根本陪考的白痴進去。」賤嘴妹妹不會放過這種羞辱哥哥的機會,開始和彩奈合力批評我的智商,感覺就像同時對上兩個桐乃一樣,待他們罵的過癮後,話題又轉移到時尚、美髮等等男生根本沒興趣的相關物。 百般無聊的狀況下,思緒飄至待會那場殺手助理面試上。不知桐乃是不是因為看到哥哥消沉的樣子,才明白當初下了錯誤決定,太過草率讓一個毫無實力的弱者加入,為了亡羊補牢,才籌劃這場真正的面試會。 到底她會出什麼問題考驗我 ...... 「桐乃現在有男朋友了嗎?」彩奈問。 「才沒有——」妹妹語尾那可愛的波浪型語調,聽了真叫人難以適應,差點把正在喝的蔬菜湯咳了出來。 「那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騙人,眼神閃爍喔。」坐在對桌的彩奈盯著鄰座桐乃不放,桐乃坐立難安的扭動身體。 「好啦,有,喜歡......崔俊熙。」 「這什麼國小生式回答!」彩奈口中說出我內心的吶喊,偷偷用姆指給她比了個讚。拿明星當喜歡對象的煙幕彈真是超級遜。比我在國小畢冊的“愛人”那欄上偷偷寫女生名字,然後又用立可白塗掉還遜。 「哪會啊......」桐乃竟然羞怯地像隻小兔子一樣。 「現實的那種,例如班上同學。」瑀姐使用誘導式審問。 「我不喜歡同年紀的啦!要比我大。」啊啊,桐乃已經出現中招跡象,她回答內容讓我間接聯想到那名在妄想中很有戲的禿頭大叔。 「哦?大幾歲呢?所以是誰?」 對手步步進逼,妹妹已退無可退。總覺得桐乃眼神正偷瞄我,是要哥哥出手幫忙轉移話題嗎? 「啊哈哈!彩奈姐怎麼不問我有沒有喜歡的女生呢?」我開口。 「蛤?一定要問嗎?」那厭煩的表情是怎麼一回事!? 「問一下嘛,好歹我也是人生父母養的......」 「不用問就很明顯啊,你一看就是戀妹狂啊,奈奈一直擔心你對桐乃出手......逼她跟你一起玩緣之空*那種遊戲。」 感覺自己就像是戰機被導彈追擊時放出的熱能彈,一講話就有效地地遭受砲擊。最後桐乃趁這段空檔後順利把話題扯開,沒聽到答案我也覺得頗可惜,但又不忍見她被逼問的可憐樣子 。 最後,吃完飯後她們變成在房間挑衣服挑得開心,因身高相近,桐乃收過不少彩奈送的衣物。原本是想說可能會按照往例被留下來過夜,沒想到彩奈卻說反常地說自己今晚有事,要我們先回去。 有點在意的是,回去路上瞥見桐乃手中裝衣服的提袋內有個神秘鐵盒。 ※ 回到別墅後桐乃也沒和我多說什麼,就這樣不安地看著不知重播幾百次的電影,直到十一點多終於抵不住睡意。 「沒事的話我去睡囉。」 「等一等。」桐乃喚住我,她將方才瞥見的那個鐵盒置於桌上,「本來想說算了,但.....這樣下去不行,還是來面試吧。」 「唔,怎麼個面試法?」 「首先......有電話本嗎?」 「別墅哪來的電話本,而且......你想幹嘛!?」不好的預感,水中刑求後換電話本攻勢,我看接下來就是泡頭髮奶茶給我喝了。 桐乃從背包拿出一張白紙和筆,「那先來填基本資料,寫上你的手機號碼和名字。」 「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嘴上雖是咕噥卻還是照寫。 「然後再寫上我的電話號碼和名字.......」桐乃接過,換她在紙上留下資料,「然後這張紙就是電話簿了,把它墊在你胸口測驗你的耐痛度,這樣被抓去拷問的時候才.......」而且為什麼妹妹手中會有鐵槌...... 「白痴啊!會死人!」我驚慌倒退數步。 「唉唉,從第一個面試關卡就耍不配合,你這爛草莓真的有得到工作的決心嗎?」 「.....我怕今晚被你虐待完只能去夜市趴著上班吧,背景音樂還放阿吉仔的歌。」 「算了算了,弄殘你也不好,看你的德行就算去賣刮刮樂也會找錯錢。直接進入主題吧。」 「早該這樣。」我咕噥。桐乃打開桌上鐵盒,裡面另有塑膠盒,塑膠盒內裝有二顆像藥丸那樣的膠囊,各是紅色與藍色, 「這是?藍色那顆是威哥嗎?」 「其中一顆是有兵器用藥之稱的“AKB48”。」桐乃無視我的低級問題。 那不是偶像團體嗎 ...... 我內心疑惑,繼續聽她往下說:「據說是日本人為了反抗帝國,開發出這種人類食用後會開發特殊能力的藥物, 用來提供刺客使用,但不知為何流落出去。會和偶像團體同名的原因有人說是開發小組很喜歡AKB48......」 「所以說有四十八顆囉?」 「不只吧,那團體根本百人以上好不好。」 「也是啦,那該不會每顆都有搭配的名字吧?什麼渡邊麻友、前田敦子之類,那如果我吃的是中西里菜* ...... 那我會被開發出拍AV的特殊能力嗎?」 「你這混蛋到底要不要認真聽我解說!?」桐乃用力拍了桌子。 「好啦好啦不打岔,那麼所謂的能力是怎麼回事?」 「身體的自我恢復速度和體術上會有一定的增長,並因每人體質不同,會得到各式各樣的異能。我『旋彈』就是這樣得到的,獵狗則便是讓人麻痺的能力和強力嗅覺。總之是服用後會變強的藥。」 「聽起來好棒啊!」這種打針或吃藥的外掛手法,最適合我這種弱小又想一步登天的人。感覺吞下藥丸後就會變成武俠小說內那種,摔下山崖後被某個前輩灌輸百年內力的幸運男主角。 「至於當你回答不及格時吃的便是另外一顆了,那是強力安眠藥,若你服下後我便會消失,不再出現在你眼前。」 「喂,我們明明約好要——」 「這是爸媽的安排。他們早和我說過,若是你發現我是殺手,一定會選擇加入。 爸爸寫下了幾個問題讓我問你,再由回答的結果判斷該給你服下什麼顏色的藥。」桐乃從鐵盒內抽出一張小卡,卡上寫的應該就是所謂“問題”了。 原來聰明的老爸早算準這一切,還為了弱小的長子準備了足以瞬間強化的主角威能。 「直接給我吃變強的藥不行嗎?」 「你這個人怎麼老是想投機取巧,不把爸媽的話當作一回事嘛!」 桐乃的氣勢讓我沒辦法再繼續耍賴,「呃,那問吧?我會謹慎回答。」 「可是無論你怎麼回答,我都會想讓你吃下其中一種顏色的藥,所以還是算了。」小卡被桐乃收回口袋,「百分之五十的機率,乾脆讓命運來決定......」 「你是說要我自己挑一個顏色吃嗎?」 她點頭。 「太草率了吧!?」 「你少廢話,想變強的話就選。」 所以說我現在失去妹妹和變強的機率各半,但我從小手氣一向很背,不耍點小聰明很可能就抽到安眠藥了。 伸手摸向藍色藥丸,看了看桐乃的反應。她眼睛也不眨一下,臉上毫無表情,完全無從判斷。 「沒提示嗎?」 「別想從我身上找到答案。」 「可以兩個都不選嗎 ......」 「不行!」 紅色藥丸給人的感覺就是象徵危險,直覺要我選擇藍色來吃。當觸碰到包裝時,突然想起這不是電影橋段嗎? 以前和老爸一起看過那部充滿哲學思想的電影,內容是講男主角活在虛擬世界中,有人擺了紅藍二色藥丸在他面前,告訴主角:當吃了紅色便成看就真實世界,若吃藍色則停留在美好的夢境中。 老爸根本照抄這段。眼前藍色藥丸代表讓我繼續活在平凡的生活,紅色則代表要去見識現實世界的殘酷。 這下知道答案了。毫不遲疑地抓起紅色藥丸,或著水吞下。 來源 :廖大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