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短篇小說】曖昧。

達人殿堂

 
    
(賞文前,聽個音樂吧) 夕陽餘暉下,一對矮小的身影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嘴裡都含著剛剛買來的叭噗。 男孩雖舔著叭噗,但另一隻手也沒有閒著,緊緊牽著女孩的小手,頭還不時往旁邊望去,靜靜地、羞澀地凝望著女孩。 「小語,我們長大後結婚好不好?」男孩把叭噗拿在手上,低頭小聲說道,殊不知他臉頰早已因害羞而紅得像顆蘋果。 小孩子的天真無邪,在此刻表露無遺。 小語先是一陣嘻笑,才把被牽著的手舉高,望著天上的雲朵說:「當然可以阿,誰叫我最喜歡阿軒了。」 阿軒從椅子躍起,興奮得在小語面前手足舞蹈,嘴巴直嚷著:「小語要嫁給我了、小語要嫁給我了……」 雙頰泛紅的小語,則是舔著叭噗,一臉害臊的樣子看著眼前這位興高采烈的男孩。 這年,他們剛從幼稚園畢業,準備邁入人生另一個階段。 但誰都沒辦法保證,男孩給的承諾、女孩給的答覆會不會成真。 度過了一個美好又充實的暑假後,時間來到了小學開學的日子。 沒有意外,阿軒與小語上了同一間小學,也恰巧被分在同一個班級。 一年四班。 「等等下課陪我去福利社哦。」小語拿著鉛筆戳著阿軒的背。 阿軒稍微把頭往後轉,微笑看著小語、靦腆的點點頭後,就迅速把頭轉正,深怕講臺上的導師發現而被打手心。 就這樣,他們六年來一直維持了青梅竹馬的關係,但很快的,幾年過去了,懵懂無知的男孩與女孩也變得較懂事,並且邁入了人生另一個里程碑──國中。 這次他們就沒那麼幸運,雖說讀的是同一間學校,班級卻隔了一層樓。 也因為這個原因,讓阿軒與小語在學校漸漸沒有交集,卻也讓他們都認識了屬於自己的朋友。 可是他們也沒有因此而漸行漸遠,每天放學回家,沒有出去玩或是沒有碰考試,阿軒跟小語就會在即時通上說今天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哪個老師出的功課與考試是多麼機車、誰跟誰談戀愛或是誰又喜歡誰了……等等諸如此類的小事。 阿軒卻非常珍惜與小語聊天的時間,或許是在那段時間裡,阿軒心底總會有一種甜滋滋的感覺。 沒談過戀愛的他,對這方面也僅有想像,所以總是默默守護著,用著自己的方式去喜歡小語。 小語似乎沒有發現阿軒變得不一樣了,只是有時候會搞不清楚為什麼阿軒會突然生氣,卻不知道他是在為了自己跟別的男生太熱絡而生悶氣。 時間飛逝,距離畢業旅行只剩下不到三天。 「妳畢業旅行要用的東西都整理好了沒?要不要一起去買?」放學後,阿軒與小語走在回家的路上,硬要說的話,是阿軒提起勇氣約小語一起走回家。 隨著日子一天一天的過,阿軒慢慢地越來越清楚自己心裡想的是什麼、要的是什麼。 他想的是小語展露笑容的時候、要的也只是小語那一點點對於自己的關心。 不知道怎麼搞得,最近小語總是不怎麼理會阿軒,說不上是討厭但阿軒能感覺到小語有事情瞞著自己不說。 「準備好了。」小語說完,腳步踏得比原本還快,走在前頭。 阿軒不明白為什麼小語會有如此舉動,以往的她總會笑笑的回答,並且不會以斷句來當作結尾,而是會拋出問句讓阿軒接下去。 例如:「準備好了阿,你呢?不會還沒準備吧?」,就算沒有問句讓阿軒回,至少說話口氣也會像這樣「準備好了阿,不要跟我說你都沒準備哦。」,還會附上一個招牌笑容呢。 阿軒望著小語的背影,沒有多說話,只有微微點著自己的頭,雖然小語看不見,但也因為這樣,阿軒眼角的淚珠才不會被發現。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小語變成這樣?阿軒不知道。 還是不小心做錯了什麼事?阿軒不清楚。 難道是小語發現了自己的心意了?阿軒不明白。 就這樣,無情的背影直到經過小語家門口才消失,連聲再見也沒說,回應阿軒的只有冰冷冷的關門聲。 或許…… 「自己不能喜歡她。」阿軒走在路上,思考著。 答案則是在畢業旅行當天才揭曉。 一大清早,阿軒把整理好的後背包再進行最後一次確認,無誤後才背起出門,但才剛離開庭院往正要往學校的方向走時,突然發現小語家門口站了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個就算化成灰也會認出來的身影。 阿凱──阿軒上國中後第一個認識的朋友,也是肝膽相照的死黨,如今卻佇立在小語家門口,莫非…… 阿軒腦海裡突然出現許多畫面,但就算在多的畫面也比不上眼前這一幕來得更加真實。 小語右肩上背著一個粉紅色的包包,左手提著一個袋子,步出家門後,一見到阿凱,她踮起腳尖、雙手環繞著阿凱的脖子,嘴唇慢慢地靠近、越靠越近。 當碰上時,阿軒整個腦袋頓時一片空白,甚至出現了許多聲音環繞在他耳邊「小語不會喜歡你的。」、「你沒有機會了,放棄吧。」…… 這空白的思緒與聲音並沒有占據許多時間,當阿軒看見雙唇分離時,連忙躲進旁邊住家的庭院裡,避免讓小語發現自己的存在。 倚靠在牆邊的阿軒,擦拭著眼淚,捂著嘴巴,就怕自己克制不了放聲大哭。 慢慢地,阿軒靠著牆滑落至地板,埋頭痛哭,因為小語跟阿凱早已離去。 今年的畢業旅行確實是個難忘的旅行,至少對阿軒來說是如此。 轉眼間,已屆國三畢業之際,經過了基本學力測驗的大考後,整個三年級生都像是鬆了口氣似的,開始大玩特玩,除了還在準備拼第二次的學生以外。 這段期間,阿軒還是與小語保持了一種「朋友」的關係,但卻不像以前那麼要好。 阿軒很清楚知道目前自己處在什麼樣的一個位置,所以他盡可能的扮演好自己該扮演的角色,絕不越線,這也是他給自己的最後底限,假如連這點點權利小語都不肯給的話,阿軒會選擇祝福她與阿凱。 日子一天天逼近,離畢業典禮只剩下幾天,阿軒輾轉得知了一則消息。 對阿軒來說是好消息卻又是壞消息,但他能確定的是,這消息對小語來說肯定是個壞消息,天大的壞消息。 阿凱劈腿!阿凱劈腿了!阿凱這王八蛋劈腿了! 對,這消息千真萬確傳到了阿軒耳裡。 但阿軒又能做些什麼呢?他不知道。 「去揍阿凱?這樣小語會開心嗎?應該不會吧……」這是阿軒腦海裡迸出的第一個想法,但隨即就被自己另外一個信念給推翻。 「那現在能幹麻……?去找小語?不好吧?她可能要一個人靜一靜,假如她不想自己靜一靜呢?我想應該也會有人陪她吧。」左右為難的阿軒就這樣一直忍、一直忍,忍到了放學。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阿軒撥了通電話給小語,嘟了老半天始終轉進語音信箱,正當苦無對策時,電腦螢幕右下角緩緩出現了一排字,立即吸引了阿軒的注目。 「小語,上線囉。」 阿軒急忙拉開椅子、握緊滑鼠,點擊了畫面右下角的笑臉兩下,小語名字旁多了一排字。 「糟、煩,為什麼是我?難道我真的這麼不好嗎?幹!」 沒錯,從來不罵髒話的小語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了。 「嗨,心情有好一點了嗎?」阿軒小心翼翼的鍵入這幾個字。 幾秒後,小語沒有回覆。 幾分鐘後,依然沒有回覆。 阿軒不死心又鍵入了幾個字送出。 「不管怎樣可以給我個回覆嗎?我真的很擔心也很想關心妳,拜託。」 又過了不知道幾分鐘,視窗始終沒有傳來另一段文字。 但這時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伸手一拿才發現是小語打來的。 「喂、喂、怎樣了?要不要緊阿?」按下通話鍵,阿軒著急地說。 手機那頭傳來微弱的哭聲。 不管阿軒對著手機說些什麼,始終沒辦法得到除了哭聲外的任何回應。, 心急如焚的阿軒,把手機緊緊靠住耳朵,便匆忙的往小語家前去。奔跑的過程中,手機依然傳來稀疏的哭聲。 越來越大聲。 直到阿軒氣喘吁吁的站在小語家門前,正準備按電鈴時,大門正緩緩推開。 站在阿軒面前的正是哭的稀哩嘩啦的小語。 「那個……」話還沒說完,阿軒頓時感受到一股熱能往自己身體襲來,纖細白皙的雙手瞬間環抱住腰間,頭緊緊依靠在那寬大溫暖的胸膛上。 接著就只剩那低吟的哭泣聲在耳邊環繞。 阿軒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動作」顯得不知所措,把原本想對小語說的話、安慰的話,通通吞了回去。 閉上眼,靜靜地聽著她宣洩情緒的哭聲、輕輕地拍打背部試圖用行動來安慰。 不知過了多久,埋首於胸膛的小語抬起頭來。 淚水依稀還在眼裡打轉,淚水汪汪的模樣更讓阿軒感到心疼。 「對不起……」語氣還帶著大哭後所殘留下來的哭腔。 「也謝謝你……」 當阿軒正準備張開嘴巴說話時,突如其來的一個動作,讓所有想對她說的話頓時卡在喉嚨。 她奮力地踮起腳尖,把唇緊緊貼在阿軒的唇上。 緊緊吻著。 此刻倆人似乎都忘了不愉快的事情、忘了時間,只相互擁抱著,任由舌尖與舌尖在嘴裡互相來回碰撞,享受著屬於倆人的短暫時光。 對於第一次面對這麼猛烈的親吻方式,阿軒的技術顯得不夠純熟,囤積在嘴裡的口水終於在最後一次翻滾不慎流了出來。 阿軒趕緊往後退了一步把頭撇了過去,用右手手臂當作衛生紙擦拭著不小心流出的口水。 然後轉了回來。 「嗯……謝謝你。」小語的聲音很柔很小聲,頭雖沒朝著阿軒,但臉頰泛起的蘋果紅還依稀可見。 「……」阿軒語塞,害羞地把視線從她身上移到了地板。 氣氛頓時尷尬了起來。 阿軒緊張地想說些什麼,可是腦筋一片空白的他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似乎忘了件很重要的事情,只因為突如其來的一個動作。 似乎有件事情還沒有做,只因為一時的親熱沖昏了頭。 「那就先這樣……」 小語頓了一下,雙手搓揉著。 「掰掰。」 說完,轉身,離開。 一時間,阿軒也來不及反應,就這樣看著那扇門關起,沒有離開的他仍然站在原地,一個人喜孜孜的想著剛剛所發生的事情。 那天後,他們的關係漸漸好轉,兩小無猜的感情裡,偷偷加進了一種名為曖昧的調味劑。 「我們在一起吧!」 考完基測後,阿軒鼓起勇氣告白。畢竟曖昧久了,任誰都會有這種衝動。 「那個……我還沒準備好……」 「面對下一段感情。」 這是小語的回答,耐人尋味,雖沒有正面回擊卻也從旁巧妙側擊。 或許她只是想享受著這種曖昧不明的感覺。 或許她只是想利用阿軒對自己的感情,從中獲得一些只屬於自己的「虛榮心」。 也或許她根本就不喜歡阿軒,是因為還沒有找到下一個對象,所以想從他身上獲得一些「被追求」的感覺。 他們依舊維持著「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關係上了高中。 因為基測成績的不同,阿軒上了公立高中,小語則是上了公立高職。 倆人依舊保持這段關係。 早上一起在公車站牌等公車,這是阿軒堅持不坐校車的原因。 阿軒手上總是提著兩份早餐,因為他知道她有賴床的習慣,所以都會提早出門買早餐,提前站在公車站牌等她。 每天通電話也變成了習慣,不管多忙、多累,阿軒一定都會打給小語,而聊天的內容不外乎就是普通的閒話家常加上一些些曖昧的話語,一聊總是要好幾十分鐘才會依依不捨的掛斷。 隨著日子越來越長,也與班上同學都有些基本的認識,也因此班上有幾位女同學對他有好感,但阿軒真的非常喜歡小語,於是拒絕了這幾位女孩子的追求。 阿軒總是在期待,期待小語能趕快接受自己的感情,而不是繼續這種曖昧情感。 事與願違,幾個月過後,阿軒感受到了小語的改變,這改變對阿軒來說卻是一種極大打擊。 因為他發現,小語又開始漸行漸遠,慢慢疏遠與自己的關係。 早上不在一起等公車,阿軒一開始不知道原因是怎樣,到後來才發現會有人專門接她上下課。 這點阿軒也曾質問過小語到底跟他是什麼關係。 「朋友阿,就只是朋友,不然會是什麼?」 「真的只是朋友?很單純的那種?還是像……」 「像什麼?是要說像跟你這樣嗎?拜託!不是每個人都是你!我也沒這麼隨便!」 「那為什麼……為什麼不能在一起……」 「就說我還沒準備好阿……」 這些回答令阿軒無法再多說什麼,只能選擇相信。 通電話變成了傳簡訊,再變成即時通對話,最後音訊全無。 阿軒知道,自己或許被騙了,其實他們根本不是什麼狗屁普通朋友,他們…… 他們…… 應、該、彼、此、喜、歡。 阿軒知道,只是不願意承認,畢竟承認了就等於輸了。 所以他想要求證,想要親眼看見,甚至好想好想跟小語恢復到以前的關係,就算不在一起也無所謂了! 這天,阿軒找了個身體不適的理由請假在家休息,目的當然是想要提早去等。 躺在床上,腦海不斷浮出「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這麼糟」的藉口安慰自己。 標準的自慰心態。 「或許可能是快期中考了……」 「聽說高職好像很多專題報告的樣子……」 「她只是想試探我吧……」 「或許……」 「聽說……」 「可能……」 想著想著,眼皮越來越重 醒來。 外頭正下著大雨,睡眼惺忪的瞧著掛在牆上的時鐘,長針指著十,短針則指著四。 登時,阿軒從床上彈起,簡單洗個臉、刷個牙,隨手抓了把雨傘往外衝。 站在國中那時所站的地方,難免感嘆了起來。 「希望不會發生一模一樣的事情。」阿軒暗自祈禱。 時間一分一秒的消逝,距離小語到家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阿軒莫名緊張了起來。 望著手上的錶,時間已是五點二十八分,小語還沒到家,大雨依然在下。 黑色的傘在雨中忽高忽低,任由雨滴陣陣拍打在傘上,這聲音提醒著自己還存在。 只要一聽到不同聲音,便會探出頭看,但從第一次到最後一次始終都沒有看到想等的人,眼神透露出失望,而傘在雨中漸漸維持了低的位置。 一秒、兩秒…… 時間悄悄地走過。 一分、兩分…… 時間阿、時間,能不能等一下? 一小時、兩小時…… 時間不等人。 遠處又傳來了引擎聲,這次阿軒不抱著任何希望探頭。 是機車,小黃影正朝這邊騎了過來。 隨便瞧了瞧,便把頭轉了回來。 無奈的看著錶上的時間,深深嘆了口氣。 七點零五分。 等等!阿軒突然站了起來,再次把頭往外探,就沒再把頭轉回來,眼神也變得炯炯有神,凝望著前方。 隨著目光的方向,能看見原本從遠處騎來的機車已經停了下來。 位置是小語家門口。 一高一矮的人影都套著黃色雨衣,有點分不清楚那矮小的人影是不是小語…… 雖然心裡早有一個底,卻仍然不願承認,寧可相信著那微乎其微的機率。 但當矮小身影把頭上戴的安全帽脫下時…… 阿軒崩潰了,徹徹底底崩潰了。 藏在安全帽底下的那頭長髮是阿軒看了好幾年的頭髮,雖然頭髮已溼的塌了下來,但阿軒卻有十足把握可以確定那人影正是小語本人。 太熟悉……太熟悉了! 鼻頭有股酸意,視線有些模糊。 下一秒,小語把安全帽遞向那個不熟悉的陌生人時,眼角失守,兩行熱淚直流而下。 小語輕輕地踮起腳尖,深深地吻著那陌生人。 這幕,讓阿軒的心瞬間像是被千刀萬剮,十分痛心。 難道這就是自己等了許久的結果……? 應該是吧…… 難道自己就像傻子一樣,被玩弄、被欺騙……? 應該是吧…… 曖昧?還沒準備好?那這又算什麼? 許多問題許多想法瞬間衝出,但卻找不到肯定的答案。 大雨依舊。 不一樣的是,黑色的傘倒在雨中隨著風任意擺動。 END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