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真的要分手嗎?

兩性與生活

 
    

下次再遇到幸福,妳不會輕易放掉,因為這一趟,走的又長又遠,是如此的痛苦又必須堅強。 收到他的結婚喜帖,妳有點感傷。 妳逞強地跟我說妳很好,可十幾年的姊妹了,那種不甘願的表情,逃不出我的眼光。 妳說,乾脆通通都走光好了,還叫我順便替妳最近分手的同居男友介紹新女友。 我說,我才沒這麼傻,要得罪自己的好朋友。 妳說,妳真的不在乎,現在身邊的這個人很好。 親愛的,妳真的好嗎? 其實以我對她的了解,她才不好。 她最愛的,就是這個最近要舉行海島婚禮的男友。 海島婚禮是她的夢想,小時候他們總開玩笑說,要辦一個婚禮是先穿著白紗在教堂宣誓,之後到晚餐時,就先拆掉外面的長白紗,變成短紗,光著腳丫在踩綠草地上跟親朋好友吃自助餐,到了晚上長輩回去休息時,就把紗裙脫掉,變成泳裝,在海邊營火烤肉喝酒。 那是你們二十出頭的可愛夢想,可是在二十三歲時,妳膩了,妳覺得世界被關住了,十八九歲認識的人,難道就要在一起一輩子嗎? 雖然他很好,對妳溫柔、幽默、可愛,他曾經是妳的Soulmate,妳也喜歡他的吻,可是妳也覺得悶,外面的世界一定更廣大。 然後你們因為工作的地方分隔兩地。 雖然也不是很遠,坐飛機也才一個小時路程,生活沒有時差,隨時都可以找到對方,但就是有點悶,妳開始嘗試著跟別人約會,但因為內心的罪惡感,始終沒有超越朋友以外的防線,甚至因為約會,找回對對方的愛。 「可那樣是不對的。」妳說:「如果愛是要靠著外力找回刺激跟回憶,那樣還是愛嗎?」 於是妳離開了,充滿理想的離開了。 妳覺得妳可以遇到更棒的對象,妳覺得妳的工作可以更寬廣。 可是那幾年妳不好。 工作始終升不上去,遇到了幾個浮誇的傢伙,不小心當了次第三者,幾次投入戀愛都只是受傷,還有幾次是被劈腿收場。 雖然妳沒說,但我知道妳有偷偷地去找對方,可是他走了,他變了,他有新的幸福人生。 曾經有次妳喝醉了,問我說,是不是再也沒有幸福了?因為妳的任性把幸福花掉了。可是,誰會知道,幸福會這麼的早到,誰會知道,外面的世界是這個模樣。 這幾年妳比較堅強了,工作開始受到肯定,也找到了生活的目標,雖然遇到的男人還是沒有他好,但也算有些小小美好時光。 妳總笑說,最壞的都過去了,下一個應該會更好吧! 我相信妳會幸福,但我想此刻妳真的會有小小感傷,妳當年那任性的分手,是啊,在沒遇到痛苦之前,誰會知道幸福以什麼樣的模樣來到。 當沒遇到磨難之前,我們總以為平凡是最無聊的浪漫,怎知道會這麼重要。 我相信,下次再遇到幸福,妳不會輕易放掉,因為這一趟,走的又長又遠,是如此的痛苦又必須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