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誠勿愛。

兩性與生活

 
    

上個周末,我吃了一頓白食。 故事很簡單,就是某位男士想追求A,但A看來似乎興致缺缺,幸好老天幫忙,男士和A的好友B恰好有點公事上的合作,於是藉由談案子的名義,將A和B都約了出來——但重點是,名為談案子、實為替男士和A製造機會,B小姐大概覺得夾個她太無趣,於是,又把我捆了出門。 那麼,男士為求表現,自然管接管送管付帳,我就這麼吃了一頓免費的中飯、再加一頓免費的下午茶。 事後,我跟B私下八卦,她突然問我:「妳覺得那男生怎麼樣?」 我答:「不是就要追A嗎?」 B說:「很明顯噢?」 我答:「對阿,都表現到這麼有『誠意』了!」 我跟B嘻嘻哈哈地開著男女主角玩笑,B究竟有沒有要幫著敲邊鼓的意思,我不知道,但其實我跟A、以及那位男士完全不熟,真要說有什麼感覺,其實只是感嘆——誠意誠意,到底什麼叫誠意? 這樣唯心論的兩個字,卻最是需要唯物論的證明。 類似的白食,我們都吃過,尤其是你的姊妹淘裡,如果有那種長相姣好、個性開朗、交際手腕又不差的,這種免錢的飯攤、唱歌攤、酒攤,妳永遠吃不完。 另一個朋友Gina就是箇中好手,在她的全盛時期,她打電話來約唱歌吃飯,第一句開口說的話是「今天這攤免錢or要自己出」,基本上,免錢的攤多,多到我不是不曾暗暗感嘆正妹的人生特別受優待,偶爾要各自付帳,原因都只有一個,那就是:那個男人已經不是追求者,而是男朋友。 我曾經以為,這就是現實,男人都只有在得到妳之前,才會無止盡的獻殷勤。 可是不,其實不是那樣的,當妳真正愛一個人,妳會心疼他、妳會維護他、甚至偏袒他。我遇過理所當然覺得我男友應該開車送她回家的女性朋友,看著自家男人送完一輪,回家已是凌晨三點,隔天還得上班,都要替他生氣;也遇過自以為義氣其實有點白目的女性朋友,不停用話揶揄我男友,說他既沒給我買包也沒給我買鑽,老實招認,我不是不曾艷羨那種會開張附卡給女友的男人,可是我是這樣珍惜這段關係,珍惜到平常也不敢稍露不滿,我自己都捨不得責備他,而妳卻當著眾人臉面弄得他下不了台,這樣到底算是幫我、還是害我? 就像那個歷史上最有誠意的三顧茅廬,在戀愛中根本不適用。 男人開口約妳,當妳覺得他可有可無,妳的理智才有餘裕研究他夠不夠誠意,當妳已經愛上他,就算明知道他只是無聊,臨時找妳打發時間,妳還是會克制不住的飛奔而去。 現實最諷刺,誠意從來不靠星座分、也不靠紫薇分,而靠「愛」來分。 我們總嚷嚷著非誠勿愛,非誠勿擾,非誠勿來。 可是誰最有誠意? 哀,不是妳愛的那一個,不是妳身邊的那一個,而是那個他愛你、但你卻不愛他的男人,永遠,都最有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