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適合上床的對象。

兩性與生活

 
    

只要懂得愛人的人,都會在愛情裡受傷的。那些為了保護自己,在曖昧堆圈打滾,明明只想肉體共歡,卻裝做一臉無辜。 我的酒保朋友阿光最近很困擾,因為他老是被別人覺得他戀愛不認真。他希望我能替他們平反一下。畢竟我曾寫了篇〈哪些可愛男人不能碰〉,就曾經直指跟酒保交往要三思,結果這流彈似乎打到了一些純情酒保……。 不過時代似乎真的再變遷,以前被眾多女性公認為最「好吞好吐不黏牙」只求簡單度春宵的夜店從業人員,現在也往往會付出真心,可是因為刻板印象換到絕情。 嗯,我想,只適合上床的對象,這幾年或許悄悄洗了牌。就像小三都已經進化成清純無辜萌度滿點,看起來無害與狐狸精一點關係都沒有,那些看似什麼都不懂得「寵物系男孩」,也許才是最灑脫,完全不會想太多。 有了這想法的當晚,我跟我的前資深酒保勞倫斯朋友約了喝酒,已經轉載餐飲業的他說起了當年他還是酒保時的風光史可是女孩們從吧台頭排到尾,在錢櫃還叫錢櫃MTV(有這東西?)的那個年代,彷彿是個不成文的默契,我們之間,也許就是今夜發生,共歡一晚,然後誰也不欠誰。 物換星移,勞倫斯也從在夜店裡選妃的帥氣的酒保,變成戀愛要三思而行的白領主管。而當年與他求一夜之歡的女子們,有些人也成了兩個孩子的媽,或者繼續在夜店沈淪,耽溺在酒精中,卻不在尋求一夜的愛情。 而酒保們,似乎也變了,我們周遭開始有些人尋求愛情。 有些人為了怕女友覺得自己不專情,會在第一時間在Facebook公開彼此的交往關係,希望對方不要想太多;有些人,屢次表明真心,最後發現對方只是想玩玩而已;有些人甚至變成守護天使;也有些人,被身邊的好女孩感動,決定要定下來……。 也許,當酒保變成和以前不同,不是不愛念書的男孩打工的工作,變成某些年輕男孩心中的夢幻產業,變成可能是跟時尚接軌的行業時,他們也開始,對愛情夢幻了起來。 但也許,是我們一直錯看了,所謂「身分」的制式。 還是,其實以前我們的世界比較單純? 夜店出身的就是愛玩很壞;喜歡運動的陽光男孩就是單純善良;穿著性感洋裝的夜店女孩,相信歡場無真愛;萌系女孩,期待的就是老公的出現。 「不過喔,酒保開始講真愛也麻煩啊……,」聽完我的論點後,勞倫斯補充說:「以前的酒保,不過就是只求今晚,現在的酒保,當他們付出真愛之後,想走的時候,或許比起以前的一夜共歡更傷……。」 不過,在愛情裡,誰不會受傷呢? 只要懂得愛人的人,都會在愛情裡受傷的。那些為了保護自己,在曖昧堆圈打滾,明明只想肉體共歡,卻裝做一臉無辜,用獲得愛情建立信心的,才是糟蹋愛情的劊子手。 愛情因為是個始終看不清真相的理想,所以它是拿來歌頌珍惜的;雖然它有時候比很多事情都還現實,卻不是拿來當你人生光榮的戰利品;請把愛情跟性交分清楚吧!我們可以接受「純上床」,但不接受「假交往」。 這樣的人,連當只適合上床的對象,都不及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