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屍變 第三章 鬼 。

達人殿堂

 
    

  第三章 鬼   梁奎思忖著,腦子裡轉了百八個可能,但除了鬼,他還真找不到其他可以解釋的。 就不管是不是鬼,也肯定不會是賊!至少在這一點上面,梁奎是很有把握的,因為沒有 人可以在他這一刀之下還能行動的這麼迅速。   當然梁奎也不是沒有想過,如果對方也是個練家子的話,那倒有幾分可能,畢竟老 傢伙們也說過,有些賊子是有點底子的,沒有三兩三怎敢上梁山?但是剛才交手的感覺 ,對方的攻擊明顯就是野路子,完全就是沒有章法的瞎撲亂抓,光從這一點就已經能排 除這個可能了,所以鬼,是他認為最接近答案的一個答案了。   「梁哥,梁哥?」胖子推了推梁奎,「發什麼愣啊?」   讓胖子這麼一推,梁奎視線猛的從沉思中抽了回來,「沒,我在想你剛剛說的。」   「我剛剛說的?」胖子搔了搔頭,「我剛沒說話啊?」   「就是你說的賊啊!」梁奎差點沒摔倒,誰讓他是自己兄弟,沒輒啊!   「喔喔喔,我說啥呢,原來梁哥說的是這個啊,哈哈。」胖子有些不好意思了,他 以為自己這次又猜中了,那傢伙肯定就是個賊了吧?哈,哈哈!   胖子這回可樂了,他心裡想著,只要別是鬼就好,但轉念一想,不對啊!就算沒有 鬼,那也不能總摸黑著走啊!這對於擅長射擊的胖子來說,可是致命的環境啊,要知道 射擊首先就得能看的見,現在霧氣又濃天色又黑的,別說開槍了,就是讓賊子從背後摸 了去都渾然不知,於是提出了先找個油燈看路的想法,誰知道才說而已,就讓梁奎劈頭 蓋臉的臭了一頓……   「你小子也知道沒燈不行啊?要不是你嘴饞,硬要採那什麼鬼果子解饞,油燈也不 會讓你給掉到了山溝裡……」不想不氣,越想那是越火,但怎麼說都兄弟了二十年,胖 子貪吃的性子他哪有不知道的道理,所以嚴格說來,這事兒自己也多少有點責任在,又 看到胖子一臉的陪笑,無奈啊!只得歎了口氣說道:「算了,誰讓我跟你是兄弟,真他 娘的,遲早讓你個死胖子害死,走,找油燈去。」說完便一把將胖子拉了起來,他知道 在這種環境中,胖子沒他可是寸步難行的。   誰人挨罵還能禁的住聲?但胖子自知理虧,也不好意思發作,只得訕笑道:「呵呵 ,梁哥別氣了,咱找油燈,找油燈去。」   哥倆就這麼在濃霧中摸索前進,至於從哪裡找油燈,那自然是從最近的地方找起, 所以理所當然的便是李大嬸家了。   梁奎在前胖子跟後,兩人就這麼沿著土牆來到了李家門口,但才一看,梁奎立時就 警惕了起來!   因為屋子竟然沒門?不,仔細一瞧是有門的,只不過不知道讓什麼東西給砸掉了大 半邊,那風一吹就吱呀吱的發出令人割心的聲音,這感覺實在不是很好啊,要平常也就 罷了,以現在這樣的情況,再搭配上這種討人厭的聲音,那還不叫聲色具備的驚悚?   梁奎也不多作停留,他可不會讓這種聲音嚇住!很快一個閃身,連門都不用開就進 到了屋內,低聲囑咐道:「小心點,別碰出了聲音。」   顯然梁奎對之前從屋內竄出的人影還是頗為忌憚的,雖然他不知道那人影和他在竹 林裡砍中的人有什麼關係,但那人影既然是從李家出來的,那麼這裡就決計不會是什麼 善地,且可能還隱藏著什麼危險存在,這讓向來警慎的梁奎在凝神注意四周的同時,也 不忘提醒身後的胖子,他可不想因為弄出了什麼聲音而引出個什麼東西來……畢竟只有 梁奎自己最是清楚,竹林裡那個人絕對不是什麼賊子,這裡頭肯定還有文章!   才叮囑完,梁奎耳里就傳來「光噹」一聲……鬱悶啊!這胖子真是讓人無語,不是 錯的他胖爺就不做!TMD!   梁奎一轉頭就想發作,但看到胖子搖頭晃腦的兩手在胸前一攤,十足無辜的模樣讓 梁奎又心軟了,唉,還是那句,誰讓他們是兄弟呢?   罷了,梁奎翻了個白眼,才想別過頭繼續搜索時,眼角順勢往地板上一帶,看了眼 那個讓胖子不慎踢到的東西,突然心裡咯噔了一下,沒這麼巧吧?竟然就是油燈?什麼 時候大家開始習慣把油燈擱在地板上勒?   這時胖子也發現了,一把將油燈撿了起來遞到了梁奎手裡,同時裂嘴一笑,臉上全 是得色,就好像在說:「看吧!這都能找著,胖爺我簡直神了!」   梁奎忍不住就想翻白眼,接過油燈立馬就從懷裡掏出一盒火材,從裡頭取了一根火 材棒子,「嗤」的一聲,火材棒在盒上刮出了團小火光,立時讓原本黑暗的屋內有了光 亮,雖然微弱,卻是這片黑暗裡唯一的燈塔,胖子對黑暗的恐懼也在這一瞬間減輕了不 少。   不過很快那一點亮光就消失了,只剩下一縷清煙散在了空氣中,胖子原本還嘻嘻笑 的臉頓時就僵了,他看著梁奎,才發現梁奎也正看著他,咋了?   梁奎心念電轉,馬上就發現了問題……   沒油!   TMD!梁奎在心裡狠狠的刮了自己一下,掉在地上的油燈,那油肯定一早就漏光 了,竟然連這都沒想到,不是蠢還能是什麼?就是蠢啊!白白浪費了一根火材棒子,要 知道這東西雖然不貴,但也都是村長按戶每月配給的,誰讓這些小東西是往城裡來的, 每個月村長都會派人進城拿些生活上必須的物品,就像以前他爹媽一樣,都是村長安排 每月進城辦貨的人員之ㄧ,而這火材盒就是其中一種。      找到問題點的梁奎對著胖子打了幾個手勢,胖子很快會意了,兩人決定先到一般擺 放燈油的廚房裡取些燈油來添上,於是又是一陣摸索,房子不大,也就二十來坪的地, 所以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廚房。   才剛跨進廚房,就聽到「鏘」的一聲脆響!梁奎轉頭看了眼胖子,還沒發難,胖子 便不停的擺手了,那像是在說「這回不是我啊!」   當然不是胖子,雖然胖子是粗手粗腳的,但梁奎可沒犯耳背,那聲響絕對不是從胖 子的方向發出的,他看胖子,也只是要胖子提高警惕,只是胖子自己有了前面的教訓, 才會急著撇清,但這聲音打哪來的?梁奎向著一片昏暗的廚房裡望去,顯然那聲響是打 廚房裡來的。   難道是老鼠?梁奎最先想到這個可能,因為老鼠最是喜歡在廚房裡偷吃,而且在這 種時候裡,任何的風吹草動,都由不得梁奎不去放大、不去慎重它。因為你不知道危險 會從哪裡偷襲你,防不勝防啊!如果自己都不去重視,那把命搭上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 已,這一點梁奎非常清楚,所以他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可能危害到他們兄弟倆的蛛絲 馬跡,哪怕只是一點點的可能,那也是不能忽視的。   因為生存,絕對不是遊戲。   循著剛剛那聲輕響的方向慢慢走近,但是在那裡並沒有什麼不該出現的東西,兩人 相視了一眼,臉上都露出了笑意,就是老鼠吧!要知道剛剛兩人可是繃足了神經,每一 步都像是要做一個艱難的決定一樣,直到終於來到了廚房的最裡邊後,才終於像洩了氣 的氣球般長吁了口氣,緊張的神經一下得到了紓解,心裡也輕鬆了不少,但是剛剛那聲 音……真的只是老鼠嗎?梁奎實在忍不住要這麼想,因為那聲音更像是金屬敲擊著什麼 所發出的聲音,雖然只是輕輕的一聲,但梁奎的五感何其強悍?他心裡越發覺得不對, 但轉身從角落看向整個廚房,這裡確實沒別的什麼古怪的東西,就是連老鼠的吱叫聲也 沒有,除了……   雖然只是一下,但一股危險的涼意已經沁透了梁奎的背脊。      除了背後那口大米缸……   難道!   瞬間梁奎將那聲脆響與背後的米缸重合在了一起,如果說有什麼人拿著把刀躲在米 缸裡,然後那刀又說巧不巧的在米缸上碰了一下,那聲音好像就是……   「鏘」!   胖子不知道梁奎在想什麼,但接下來胖子愣住了,他甚至忘了說話也忘了反應,因 為一個黑影飛的從米缸裡竄出,胖子只覺眼前白光一閃,啥也沒看清楚,事情來的太突 然,一句「危險」硬生生卡在喉嚨裡沒能喊出!   完了!   毫無預警,米缸上的木蓋「光噹」一聲轟的翻起,聽見聲響,梁奎急忙轉頭,可還 沒來得及看,一把帶著銀芒的刀子已經閃電般向梁奎的脖子斬了過去!   幾乎是一個眨眼的瞬間,因為根本沒有時間讓梁奎去想,哪怕只有千分之ㄧ秒,憑 藉著對危險的本能反應,梁奎急忙向後一仰,以毫釐之差躲過那致命一刀!   攻擊落空,對方又吼又叫的又是一刀橫劈了來,根本沒讓梁奎有任何喘息的機會, 身子還沒站穩又得面臨一次攻擊,梁奎只得狼狽的往旁邊奮力一翻,強行閃過這一刀, 並且與對方拉出了距離,但手臂上還是給劃出一道口子,險在那刀子只是輕輕劃過,傷 口並不深,但流點血是避不了的。   在適應了黑暗後,這一瞬間也夠讓梁奎看清眼前的一切了,那藉著窗外透進的一點 月光,雖然看不清臉,但那輪廓還是看的出來,這人一頭散亂的長髮,手裡還拿著把菜 刀,再加上他每每攻擊時的尖銳嘶叫,那模樣說多恐怖就多恐怖,但梁奎也不是吃素的 ,剛剛的狼狽純粹是事情來得突然,現在既然讓他站穩了腳,是誰練趴誰還不知道!   對方就像一個殺紅眼的瘋子般,見梁奎翻到另一頭,揮舞著菜刀就要向梁奎追去, 但他似乎忘了自己正在米缸裡,身體一個往前便整個連人帶缸的撲倒在地,梁奎見機不 可失,那人還沒來得及爬起,就讓梁奎一把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胖子快!趕緊找油把燈點了!」   「喔喔好,找油,我找油……」聽見梁奎催促,胖子才整個回過了神,剛剛那一連 串的事變,幾乎讓胖子失去了判斷,這並不是胖子膽弱,而是那人竄出米缸時的一頭飛 亂的長髮,那對胖子而言就是個活生生的鬼啊,對一個怕鬼的人來說,沒當場嚇暈過去 已經算走運了。   地上那人拼了命的想掙脫,但以梁奎的手勁,想在他梁哥手底下翻身的,恐怕全村 子還找不出一個來,所以儘管那人如何掙扎,還是被梁奎死死的壓在了地板上。   不多時,胖子找到了燈油,趕緊添進油燈裡,然後撿起梁奎扔在地上的火材盒,很 快就點燃了油燈。火光一閃,原本黑濛濛的四周一下亮了起來,黑暗給人帶來的不安與 恐懼也讓油燈裡閃閃舞動的火光給燒了精光。   胖子有燈膽邊生,一把朝梁奎湊了過去,提著油燈往地上那人一照,一頭散髮蓋臉 ,啥也看不出來,不過這景象還是讓兩人不由自主地嚥了嚥口水。   此時兩人經過剛才那一嚇,早已沁出了一背冷汗,好在正值秋分,雖然是在屋裡激 烈扭打渾身是汗,卻也沒感覺太熱,反而窗外偶而還會吹入徐徐的涼風,讓人感到絲絲 冷意。   梁奎生性膽大,而且他也從來不信鬼,左手伸出就往那蓋臉的頭髮撥去。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