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屍變 第五章 快 。

達人殿堂

 
    

  第五章 快

  梁奎從胖子臉上的表情已經大致猜到背後窗外的情況,他全身緊繃著不敢有絲毫的

移動,深怕一個不小心造成什麼響動那就不好了。可心想繼續這麼呆著也不是事,萬一

被發現,自己三個人在屋子裡那還不甕中捉鱉?於是梁奎決定離開李家,說什麼也要出

去搏一搏,好過在這屋子裡給人堵死,他給胖子打了個手勢,示意胖子趁現在溜出去。

  梁奎和胖子每回進山打獵時,為了避免驚動獵物,都是用著各種手勢暗號,所以梁

奎這一示意,胖子哪裡會不懂,可胖子卻是對著梁奎一個勁的猛搖頭,這讓梁奎也有些

來火了,他皺著眉又給胖子打了一個手勢,那意思是:叫你去就去,磨磨蹭蹭的,還是

不是爺兒們啊?

  梁奎這手勢每次用每次有效,胖子最是經不起別人激他,可梁奎沒想到這回竟然不

管用了,咋了?胖子先是瞪圓了眼,像是要奮起了般,可沒過兩秒,好像想起了什麼,

就像洩了氣的汽球,剛才那股狠勁全沒了,他一手捂著小翠的嘴巴,另一隻手對著梁奎

比來比去,然後又指了指窗外,接著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然後吐出舌頭,裝了一副吊死

鬼的模樣,梁奎和胖子日夜相處了二十年,哪裡會不明白胖子的意思,那意思很明顯就

是窗戶外邊有很恐怖的東西,出去會死。

  看了胖子給自己打的手勢,梁奎心裡也是有些發怵,見胖子死活不肯出去,難道還

真有鬼不成?但梁奎向來都認為鬼怪之說都是穿鑿附會,這世上根本就沒有鬼,那些山

精鬼怪的傳奇故事,全是人給編出來的,胖子信,他梁奎可不信!

  不過四下裡一片死寂,只有窗戶外邊的屋外不時傳來陣陣詭異的低吼,在這種氣氛

的宣染下,饒是梁奎膽大包天,心裡也是有些拔涼拔涼地,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

極緩的速度慢慢的轉過身,貓著腰從窗戶底下慢慢摸上邊去看,沒看之前倒還有些想像

的空間,以梁奎的性子,那肯定是往好處想的,可誰想現在這麼一瞧,讓他直接倒抽了

一口涼氣,趕緊緩緩的又縮回窗戶底下,心裡委實震驚,更是惶恐,心跳從原來的80

直接飆到了140,他沒想到這世上竟真有這種東西,以前只聽老一輩的人說過,但當

時根本不拿它當一回事,就只當一個故事來聽,而聽聽也就忘了,誰想那東西今天竟然

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

  梁奎強自壓下心中的驚恐,他抬起頭又給胖子打了一個手勢,那意思是:不出去在

這裡是等死,你走不走?

  胖子看了手勢,心裡也是一陣糾結,他也知道梁奎說的沒錯,再這麼呆下去,萬一

屋外那些東西衝了進來,那還真的只能和對方死嗑了,而且活命的機會幾乎渺茫,但是

一想起外頭那些東西,胖子心裡還是發虛啊!你讓胖子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沒一個不字,

可一和鬼怪扯上邊,那他就沒輒了,誰讓他胖爺怕鬼勒?

  見胖子苦著臉躊躇了半天也沒回應,梁奎又給胖子打了幾個催促的手勢,然後胖子

才硬著頭皮對梁奎一個點頭,不過他怕被窗外的東西發現,也不敢起身,只一個勁的拽

著小翠向廚房外爬去。

  不過話說回頭,小翠讓胖子拽著,竟然也沒反抗,只是眼巴巴的盯著胖子瞧,梁奎

在後邊看著覺得怪,但也沒多想,只是將油燈別在了腰間,然後放慢動作也跟在胖子身

後向廚房外爬去。

  可才爬出幾步路,梁奎便覺得手上一陣黏濕,他摸了摸地板,濕濕黏黏的也不知道

是什麼,將手湊到鼻子邊聞,差點沒把胃裡的東西全嘔出來,手上那濕黏的東西竟有股

惡臭,還帶著點血腥味,梁奎心裡覺得奇怪,這廚房地板上什麼時候有這一灘東西,除

了自己手臂上的刀傷外,胖子並沒有受傷,難道是自己的血漬?可味道不像啊……

  雖然想看仔細,可無奈油燈已經讓自己吹滅,廚房內雖然有月光透入,但要看清楚

地板上的東西是什麼,那還真的挺有難度地,再看胖子已經快要爬出廚房,梁奎也只好

暫時把這問題擱下,趕緊跟了上去。

  三人一前一後爬到了前廳,那扇去了半邊的屋門兀自吱呀吱呀的隨風擺動,發出一

陣一陣的叫聲,聽的實在讓人心裡難受。胖子拽著小翠沿著牆邊一路爬到了還餘半邊的

門後,然後從門後邊向著門縫往外看,瞧了半天,屋外有月光的映照,雖然不至於完全

的黑暗,卻也是灰濛濛一片,胖子啥也沒看見,只得回過頭來向梁奎打了個手勢,那意

思是:外邊啥也沒有,要出去嗎?

  梁奎先是想了想,但總覺得心裡不踏實,於是加快速度爬到胖子旁邊,一手扳著半

邊的門當作掩體,然後也學胖子從門縫向外看去,可瞧了老半天也沒看出什麼,心想:

難道那些恐怖的東西現在都在屋後?既然如此,那麼前門現在必定是安全的!

  梁奎是個懂得把握機會的人,更何況現在是生死攸關的時候,任何的猶豫都可能會

要命,既然現在那恐怖的東西還在屋後,那麼此時不跑更待何時?於是拍拍胖子的肩頭

,打了一個「跟上」的手勢,然後一馬當先,先是探出半顆頭向屋外又看了兩眼,確定

正門外沒有任何異狀後,才貓著腰,躡手躡腳的走出了屋外,而胖子也在這時候一手捂

著小翠的嘴,一邊拽著她跟著梁奎走出來。

  整個村子十分的安靜,原本還有一些零星的蟲鳴聲和那嚇人的低吼聲,現在也全沒

了,整個村子靜的可怕,這種不協調感讓梁奎心裡直犯嘀咕。

  屋外山風不時吹過,秋天裡特多的落葉在地上刮著滾著,借著天上的月光,四周的

景物還是能看出個大概,梁奎本來已經拿定了方向,打算直接向西而行,沿著河流一路

走到那條暗河的入口,可突然想到身上應急的東西實在不多,幾乎可以說隨時都有告罄

的危機,雖然想去村長家借點,但是小翠現在這模樣,帶著她總是不方便,更何況現在

那恐怖的東西就在李家屋後,自己和胖子隨時都有可能要面臨一場生死搏鬥,帶著小翠

,就像帶著一個不定時炸彈在身邊,別說護著她,就連她會不會給自己扯後腿都難以保

證。

  梁奎不是感情用事的人,在他眼裡,除了胖子以外的人,他都不會太過於在乎,更

何況是現在這種生死存亡的時候,那就更不可能在乎了,但是以他對胖子的了解,那胖

子肯定喜歡人家,如果現在要胖子擱下小翠不管,他肯定死活不願,指不定還得和自己

鬧一場彆扭,可是以剛剛小翠在李家所表現出來的樣子來看,那已經是接近失控,如果

說硬要帶著她走,指不定啥時就給自己捅了簍子,到時候別說小翠性命不保,就是連他

和胖子的命都得一起搭進去,但是看胖子那性子是不可能拋下小翠的,於是梁奎只好暫

時打消去村長家的念頭,心想只要先找個安全的地方捱過今晚,等明兒一早天光亮的時

候,自己再折返回村取些必須品。

  打定主意後,梁奎給胖子打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三人貓手貓腳的,很快的竄進了

林子裡,擔心火光會引來那些東西,梁奎不敢點亮油燈,但是樹林裡的能見度比村子裡

更差,三人摸黑走出一小段距離後,梁奎心想:黑燈瞎火的,這麼走下去不是辦法,若

是運氣差點的話,在這樹林裡碰上那恐怖的東西就真完了。於是低聲對胖子說:「胖子

,別走了,這林子裡太黑,這麼走下去很危險,我看這林裡樹高,咱們上樹去安全些,

你趕緊先上去。」

  胖子一聽要爬樹,心裡大是叫苦,誰讓他屬重量級人物,爬樹對他來說實在是一種

挑戰,更是一種折磨,但是胖子也知道,現在不是討價還價的時候,就是不想爬也得爬

,可問題是懷裡還拽著一個小翠,怎麼爬?於是問:「那小翠咋辦?」

  「等你上去了,我在背著她上去還不行嗎?」

  都這時候了胖子還惦記著剛才在李家幾乎要害死自己倆的小翠,梁奎心裡也是有點

火氣,雖然小翠是眼下唯一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人,但小翠在李家失控的表現,再加上

梁奎已經親眼目睹了那種恐怖的東西出現在眼前,那麼村子裡所發生的事情也就不用再

多做解釋梁奎也能夠猜到八九,雖然不知道起因為何,但就是知道又如何?那也不是自

己和胖子兩人能夠去解決的。梁奎只知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活下去,而不是去探討問題的

根源,既然已經親眼見到那些傳說中的東西,那村裡的人肯定是遭到那些東西的攻擊,

姑且不論死活,單是以村子和小翠的情況來分析,也必是凶多吉少,所以自己和胖子在

這深山老林裡,可說是十分危險,畢竟原本能夠成為一股力量的村民都失蹤了,能夠倚

仗的力量只剩下彼此,如果還要分散力量去照顧小翠這樣一個幾近失控的人,站在理性

的角度上說,那是很不智而且很危險的行為,可無奈胖子偏偏喜歡小翠,梁奎只好答應

胖子,等他上了樹,自己再揹著小翠爬上去。

  胖子聽梁奎這麼說,自然便沒了異議,立馬捲起袖子,雙手抓住了米缸粗的樹幹奮

力的往上爬去,而梁奎則代替了胖子,一手捂著小翠的嘴巴,深怕她又再度失控亂叫替

自己和胖子引來危險,然後站在黑壓壓的樹下警惕著四周。梁奎心裡的打算是萬一走出

了什麼岔子,就要丟下小翠自己爬上樹去,畢竟危急的時候,誰還顧的上誰?能不能保

命那都是不能確定的,更何況還得揹著一個失控的小翠,那還不把命搭上才怪!

  過了好陣子,胖子終於是爬到了六米多高的樹杈上,他抱著樹杈,向著底下的梁奎

喲喝喊道:「梁哥,我上來了,你趕緊揹著小翠也爬上來啊!」

  胖子話聲剛起,還沒說完,梁奎便聽到那駭人的吼叫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接著就是

一陣急促的奔跑聲由遠而近向著自己的方向快速接近!

  梁奎臉上一陣抽搐,他幾乎要讓胖子這惹禍精給氣死,但眼下不是生氣的時候,梁

奎正想扔下小翠自己上樹,忽地從樹梢上又聽胖子急道:「梁哥你快揹小翠上來啊,他

們來了,快啊!」

  讓胖子這一說,本來要鬆手的梁奎又重新拉緊了小翠,可無論梁奎怎麼說,小翠就

只是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梁奎,除此之外一點反應也沒有,這要讓梁奎如何揹他上樹?

小翠若不自己抱住梁奎,難道要梁奎一手提著她,一手爬樹嗎?那也太不現實了。

  眼下情況危急十萬,已經不容梁奎思考了,那吼叫聲越來越清晰,奔跑的響動更是

越來越大,梁奎幾乎能感覺到那黑壓壓一片的樹林裡,有無數對血紅的眼睛像是鎖定著

獵物般,從四面八方的注視著自己。如果不是從小就接受梁老爺子那種鋼鐵般意志的教

育和訓練,在這麼強大的內心和外在的巨大雙重壓力下,梁奎肯定要像小翠那樣崩潰,

可就因為他是梁奎,所以心裡雖然恐懼,卻也還不至於整個人崩潰迷失,但現在小翠完

全沒有反應,心知危險迫在眉睫的梁奎心裡急的活像熱鍋上的螞蟻,這可怎麼辦才好?

--------------------------------------------------------------------------------------------------------------

來源 : 寂寞哥

document.getElementById('fb_share').onclick = function() { FB.ui({ display: 'popup', method: 'share', href: 'https://eznewlife.com/4233', }, function(response){}); } var form = new FormData($('#form_step4')[0]); form.append('view_type', 'addtemplate'); /*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data-toggle="tooltip"]').tooltip(); });*/ var CSRF_TOKEN = $('meta[name="csrf-token"]').attr('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