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十八章 拳速零點四秒 。

達人殿堂

 
    

  第十八章 拳速零點四秒   冷月冰,樹影寒,這是一個看似寧靜祥和的夜,然而誰能想到這一幅如畫一 般的風景下,此刻裡竟是上演著一場充滿血腥的殺戮……   濃密的樹蔭遮蔽了月光,同時也遮蔽了人們的視線。獨自在黑暗中行走的為 首男子,全然不知道死亡已經悄悄的向他接近,這裡除了蟲鳴,就只是一片安靜 到讓人想要躊躇的樹林而已,但如果他仔細聆聽的話,便會發覺在這些蟲鳴的背 後,似乎還參雜著一種細微的風切聲。   而如果有人看見,那麼他會看到一把森冷的飛刀,一把破開虛空的飛刀,正 自切開黑暗,化作一道攝人寒光,無聲地穿梭在這片林子裡,然後無情的收割著 生命——就像一把死神的鐮刀。   「麻的,那群蠢貨都到哪去了,連我的電話也敢不接……」   那飛車黨裡為首的男子,手裡拿著電話正撥打著,因為他開始發現,弟兄們 全都莫名的消失了,沒有半點聲音,沒有半點音訊,不管打給誰,得到的結果都 是沒有回應,這到底說明什麼?   然而,這些說明什麼並不重要,因為重要的是,此刻裡一柄鋒利的飛刀已經 劃過虛空、穿過寂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著他的左側飆飛而來!   嚓!   「噗呃……呃……」   啪噠!微微顫抖的手,再也握不住通訊器,只是一鬆,便任由它落到地面。   劇痛從脖子傳來,為首的年輕男子伸手摸向脖子,觸感是那麼樣地鋒銳而且 冰涼,這是什麼……   意識逐漸模糊,腦子裡只剩下混亂,除了疑問,還是疑問。   我……怎麼會……   砰!   不及細想,這個追擊而來的最後一人,就在親手拔出脖子上那把匕首後,頹 然跪倒,殷紅的血色花朵瞬間從破口處綻放,然後,灑下一地的悔恨與不甘……   他不敢置信,甚至無法理解,那一雙逐漸失焦的眼瞳仍在迷惘,儘管死亡就 在眼前,他仍不知道那些失聯的同伴怎麼了,更不知道這把突如其來的匕首是怎 麼出現的,他甚至在嚥下最後一口氣時,臉上的表情仍然只有迷茫,仍然充滿了 不甘,可惜他永遠也沒有機會知道,永遠也不可能明白,因為從這一秒鐘開始, 他,將在這片始終寧靜的林子裡,永遠長眠。      「大哥,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要不然警察如果來了可就不妙了。」李文才 在一旁提醒道。因為他知道,就算這些人是社會的敗類、人渣,但華夏國是講法 律的,就算是那些人先來招惹自己,那也是不能殺人的,況且,如果說只是殺了 一個,那也還能說是為了自保,是屬於法律所能理解並認同的正當防衛,但,呃 ,貌似現在不是死了一個或兩個,而是整整的幾十個啊!   為了自保,所以把幾十個人都宰了?呃,相信只要警察和法官腦子沒浸水的 話,應該都是不會信的,你信嗎?我是不信……   「警察?」死神疑惑道。   「呃,大哥,警察就是……」本來李文才是想告訴死神,警察就像是以前的 衙衛,或者說捕頭,反正就是當差的,但是轉念一想,這死神存在的年代,貌似 還比那要更久遠。思忖一番後,才繼續說道:「大哥,警察就是維持正義,保衛 人民安全的一種人,也是一種職業,他們的職責就是抓壞人……」   「哦?所以你的意思是……他們要來抓我?因為我是壞人?」死神眉毛一挑 ,兩道銳利的目光向李同學射來,害得咱們李同學渾身上下起了一身子疙瘩。   連忙道:「呃呃,不、不是,大哥怎麼會是壞人呢,哈哈,哈哈……只是, 那個,呃,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大哥你有所不知,現在這個時代是講求人權的, 是不能隨便殺人的,就是持有熱武器那都是唯一死刑,因為熱武器殺傷力以及破 壞面積太廣了,隨便一下就能死個幾十幾百人的,所以,呃,大哥你今天殺了這 幾十個人的,就算是我們有理,那也是很難說清的,而且俗話不是說嗎?多一事 不如少一事,我們也犯不著在這裡等警察來是吧?」   「嗯……」微一沉吟,對於李文才的解說,死神雖然不是完全明白,但也大 致了解他的意思了,所以微微點了點頭,說道:「好,那你說我們要去哪?」   「大哥,那當然是回我們家啦!」李文才道。   死神表情怪異,若有所思的看了李文才一眼,隔了半响,才說道:「好,我 們回家。」   很快的,死神揹著徐韻又重新回到了公路上,但是他卻沒有絲毫想前進的意 思,只是輕輕將徐韻放在一旁,然後雙手負於背後,定定的站在那,迎風而立。   其實呢,呃,這原本是很帥的姿勢,只是現在死神這身樣子,就說是剛從泥 巴裡爬出來滴也不會有人懷疑,貌似那腳上的鞋子,呃,還少了一隻,大概是落 在樹林裡的某處吧……   所以現在嚴格來說,咱死神還是挺帥的,只不過是帥在骨子裡,這外表嘛… …就是衣服破了點,鞋子掉了一隻,臉上全是泥巴和著血,還真是連帥這個字的 邊,那都是半點也夠不著滴。   「大哥,怎麼不走了?」李文才問道。   就在李文才開口詢問的同時,公路前方隱隱有光亮晃動,跟著,竟是大批的 機動車隊風塵僕僕而來,就是大略一看,少說也有百輛之多,而且其中竟還混雜 著中型以及大型動力車,光是這等仗勢,就讓咱們李同學看的下巴都合不攏了。   心想:「這是咋了?不是要再打一次吧,我暈了……」   李文才邊想著,邊看一眼身旁的死神,卻見死神依舊是那不可一世的帥氣姿 勢,眼神裡也仍舊是那份淡然,不覺得心裡又更加的佩服了,看看咱大哥就是不 一樣,面對這麼大的場面,眉頭都沒跳一下,這等氣勢,敢問天下誰有?實在太 帥了,哈哈,哈哈哈……      浩浩蕩蕩的百來輛機動車隊就這麼安靜的停在死神面前,雙方相距最多也不 過十公尺,雖然這些機動車最少有百輛之多,可明顯跟之前那飛車黨有所不同, 不僅沒有多餘的吵雜聲,而且還有明顯的紀律,死神可以感覺到,這絕對不是普 通的車隊,當然,死神也不擔心,因為若照徐韻當時求救的時間來算,相信這些 人應該就是徐韻的大哥所帶來的吧!   果然如死神所想,這百來輛的車隊,確實是徐韻的大哥徐剛所帶來的,目的 只有一個,那就是救回自己的寶貝妹妹!   只見車隊突然從中分開兩邊,然後一個身型魁梧的高大男子從中間走了出來 ,這人的身高起碼有一米八,甚至一米九之多,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威 猛!   那人龍形虎步般,一聲不吭的走到了死神面前,俯視著比自己矮小許多的死 神,又看了眼一旁躺臥在地上的徐韻,兩條濃郁的眉毛向上略微一挑,嘴巴微動 ,道:「就是你抓走我妹妹的吧?」粗曠而豪邁的聲音不大,卻擲地有聲。   李文才一聽,心裡就是一跳,有種不好的感覺從心底升起。   就是淡定如死神,也是略為有些錯愕。   不待死神回答,一股撲面生疼的拳壓已到!   瞬間將死神轟的連飛帶滾了出去,一直彈飛到十幾公尺外,才停了下來。   此時的死神只感覺到五臟六腑都要移位了,而最糟糕的是,那一拳竟生生的 打斷了自己的三根肋骨……   死神使勁的撐起身體,重重的咳了幾聲,鮮血不斷的從嘴裡湧出,看的身旁 的李文才冷汗直流,大罵那人不分青紅皂白的亂打人!   剛剛那拳,如果以當今之世來說,絕對可稱的上是一流的,但在死神之眼面 前,任何物理攻擊都是無效的!   可是,呃,那怎麼咱們的死神竟然還讓人一拳轟飛,那也太那啥了吧?   不得不再強調一次,這件事的始作俑者是誰?還不是咱們的李同學!誰讓他 那副破身體,完全就跟不上死神的意念啊!   死神之眼怎麼著?再強、再猛有個鳥用?就算看清了對方的每個動作,但身 體卻跟不上大腦給的指令,那還有啥搞頭?你讓咱死神哥能怎麼辦?貌似他才是 最鬱悶的那個人吧!   英雄救美,這英雄沒當成,反背了個大黑鍋,還外加爆打一頓,晚飯都還沒 吃,貌似那啥滴就已經飽了……      「這只是給你的一點教訓,如果你再敢碰我妹妹一根頭髮,我一定會殺了你 !」說完,那人抱起徐韻,轉身就走,才走出了一步,卻又側過頭來,冷冷的說 道:「對了,我叫徐剛,天下會館的首席武座就是我師父,有什麼不滿的話,要 尋仇儘管來,不過在這之前,奉勸你最好先斟酌一下,有把握躲過拳速零點四秒 的話,再來找我吧!」   說完,他抱著徐韻進了一輛大型動力車之後,這一百來輛的車隊就這麼慢慢 的駛離在公路的盡頭。   「大、大哥,大哥你沒事吧?」李文才急切的道。   「咳……」死神沒有回答,只是搖搖頭,然後勉強的支起不停顫抖的身軀, 然後才說道:「回家吧。」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