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二十一章 伐骨洗髓。

達人殿堂

 
    

  第二十一章 伐骨洗髓   樹林裡一處相對隱蔽的樹叢後方,死神凝神盤膝而坐,並對李文才慎重 的囑咐,「待會我將釋放魂力,為這副身驅洗髓伐骨、貫通全身經脈,會花 點時間,所以在這段時間裡,十丈之內必然要受我魂力波及,所以絕不能讓 任何人靠近,否則修為在『先天三境』以下者,進之必死,你且聽清了麼? 」   李文才雖是聽的一臉茫然,不過大致上的意思還是明白的,總之就是別 讓人靠近就對了,免得殃及無辜……想到這裡,李文才突然像是發覺了什麼 ,「呃,那個大哥,我是想說……記得你說過我不能離開你三丈之外,否則 就會煙消雲散的,對吧?」   「正是。」死神微微點頭。   「呃……那,大哥你剛才說的任何人都不能靠近你十丈之內,也,也包 括我嗎?」李文才指著自己鼻子,小心翼翼的問。   「當然。」死神白眼一翻,聽到這個問題,突然覺得這個文才怎麼如此 之愚鈍,這樣都聽不明白,看來假以時日必要好好的指點於他才行!   呃……這回李文才的嘴巴直接就成了一個O型,貌似已經可以放進一顆 滷蛋了,心裡大是埋呔,大哥啊,我的親哥哥啊,你這不是要我去死嗎?你 怎不乾脆些直說了吧,也犯不著兜這麼一大圈啊……   真正欲哭無淚,真正進退兩難,賴在這裡不走,聽說啥先天三境以下的 進者必死,我算啥鳥?可是我要走出十丈之外,那還不等著煙消雲散?前後 想了幾遍都沒結果,李文才徹底無語了……   不過轉念一想,記得大哥說過,就算離開他三丈之外,只要十二個時辰 內回到他身邊,那就會沒事的,這麼說來,我至少可以先躲個十二時辰,只 等大哥功成,那我也不會有事啊!哎,我真是個笨蛋!      李文才自顧自的浮想連篇,臉上表情更是千變萬化,看的一旁盤膝而坐 的死神也皺起了眉頭,心想,文才這小子定又再想些什麼不著調的事了。   不過咱死神哥這次是真誤會了,短短的幾秒鐘,咱們李同學可是在心裡 鬥爭了不下一百次啊一百次,哪裡是什麼不著調的事兒,那對咱李同學來說 ,可是生死攸關的大事啊!   死神也懶的再搭理咱李同學,只說了聲:「你去吧。」   霎時魂力湧動,一股巨力生生的將李文才震醒,並且將他推出十丈之外 ,同一時間裡,四周無風氣自動,強橫的氣流把死神十丈內的樹木捲的劈啪 作響,一眨眼便有好幾根一個正常人大腿粗細的樹木被應聲折斷,就在李文 才看的目瞪口呆之際,從死神眉間處,竟是白光乍閃,一瞬間將整個樹林照 的猶如白晝,刺眼的白光讓十丈外的李文才也是難以忍受,只能以手遮眼, 盡量減少這光亮的衝擊。   乍現的白光只持續了十多秒,便又瞬間消失,但白光消失後,死神周身 方圓十丈之內的一切草木碎石,竟是全數消失,就是連死神座下的土壤,也 都全部消失了,這一幕,看的李文才那是張目結舌、目瞪口呆。   現在的死神,竟是懸浮在半空之中,不,死神根本就沒有移動過,而是 以死神為中心,貌似撐起了一個直徑足有十丈之大的無形光球,而這個光球 把這十丈之內,除了死神以外的一切東西都吞噬掉了,連同死神原本盤膝而 坐的土壤也被其吞噬,所以此刻裡的死神,真真切切的就是懸浮在半空之中 ,如此景象,哪能不駭人?   李文才飄在十丈外咂了咂嘴,心裡升起了一種逃過一劫的想法,大哥果 然是縱橫神州,無敵天下的人啊……呃不,是神……   時間分秒的過去,死神十丈內的一切彷彿都靜止了般,李文才焦急的在 外飄來盪去,他倒是不擔心死神的安危,別的不說,就看這十丈內的恐怖度 ,就是再來一支軍團,一準也要葬在這裡!   所以他現在真正擔心的是他自己,要知道,咱李同學只能在死神三丈之 外存活十二個時辰,哪裡會不著急,可現在究竟是過去了多久,完全不知道 哇,只是仰頭看了看天,還是黑的,看來只過去了幾個小時,可是咱李同學 還是急啊!因為現在貌似有個相對比較重要的問題擺在眼前,那就是,呃, 誰能告訴我,十二個時辰是幾個小時啊?   李文才徹底無語了。   再說陳天生回到家後,先是請了醫生來給陳天養治療,好在並無大礙, 所以在一番診治後,醫生也在晚間離去。接著兩兄弟討論了一晚今天發生的 事情,決定還是告訴父親陳開山,讓他來擺平,但是今晚陳開山有重要的會 議需要連夜招開,所以他們決定等明天父親回來,再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袒白 。   所以一直到了次日陳開山回家後,陳家兩兄弟才避重就輕的坦白了此事 ,不過卻把打死李文才這件事情說成了對方自己不慎意外而死,更把事情的 原委說成了李文才先來挑釁他們,這說詞一反,李文才這個受害者立時便成 了自作孽了。   一早,陳家別墅大廳內,兩老對面而坐,而一旁還站著兩個年輕人。   其中一位留著小鬍子的中年人,食指不斷的敲擊著桌面,發出有節奏的 叩叩聲,而另一位中年人一身軍裝,但相對要年輕些,他眼簾低垂,只是緊 閉著雙唇,一言不發。另外還有兩名年輕人,則是低著頭,互使眼色。   倏地,敲擊桌面的聲音嘎止。   那留著小鬍子的中年人率先打破沉默。「這事你怎麼看?」   「不難。」那穿著軍裝的中年人稍一沉吟,便忽地抬眼一笑。「我們所 擔心的是這件事情萬一曝了光,於我陳家的名聲並不好,但經過我的查證, 那小子只有一個母親,平常也沒跟什麼親戚來往……」   那穿著軍服的中年人說到這裡停了一下,饒有深意的看了眼小鬍子中年 人,就像是在暗示著什麼。   小鬍子中年人似是心領神會,驀地一笑,「你的意思是……」   「呵呵,如果沒有人發現那小子死了,那麼也就等於沒這件事,自然也 就不會有人傳揚出去,大哥,您說是吧?」   「哈哈,還是老弟你心眼兒多,這一招死無對證當真是乾淨俐落。」小 鬍子中年人先是讚道,跟著又轉頭對一旁的兩個年輕人斥喝,「你們兩個惹 禍精,還不快謝謝你二叔!」   「謝謝二叔。」兩個年輕人甚是恭敬。   「哈哈,大哥你也別惱了,年輕人嘛,犯點小錯在所難免,況且對方也 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不過就是一個社會裡可有可無的蛆蟲,等我們處理 掉那人,這事也就完了,大哥你就別那麼氣了。」   「唉,好吧,這事就交給你辦了,不過記得,別弄出太大個動靜,我有 點累了,你們叔姪去聊吧。」說完,小鬍子中年人便走上了樓。   大廳裡頓時就剩下了三人,過了片刻,那兩個年輕人才長吁了口氣,這 兩人自然就是陳天生以及陳天養了。   而那小鬍子中年人正是陳家兄弟的父親,開盛集團的總裁,陳開山。   此時見父親上樓,兩人才真正放鬆起來。   「這次真要謝謝二叔您了。」陳天生站起來恭身一笑。   穿著軍裝的中年人深深的看了眼陳天生,然後點了根菸,吞吐了一口白 煙,「你們兩個也甭在我面前做戲了,二叔我還不了解你們?說什麼人家先 來招惹你們,我看根本就是你們先去招惹人家吧!」   「二叔,怎麼會呢,真是那小子先來挑釁我們的……」陳天生還想辯解 。   「得,這些話你們留著給你父親說去,總之這事兒二叔給你們擺平,不 過別怪二叔沒提醒你們,雖然我們陳家在國家裡也算是一大勢力,但我們畢 竟不是唯一的勢力,你們兩個兔崽子可別肆無忌憚的到處惹禍,哪天要是惹 到了什麼大神,就是二叔也保不了你們,聽明白了沒?」   「是是,姪兒知道。」   「嗯,我回去了,這事自然有人給你們辦去,你倆就不用擔心了。」說 完,將煙一熄,便起身走了出去,然後在兩個衛兵的簇擁下搭上了一輛軍車 離去。   陳天生及陳天養兩兄弟,一直等到他們二叔離去後,才相視一笑,然後 陳天養拿出了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沒多久便接通了:「喂,老張啊,對 ,那還有誰?趕緊給少爺我找幾個漂亮小妞過來,還用說,當然得要年輕的 ,別他※像上回那樣跟頭母豬似的,嘿嘿,得,就這樣吧。」電話掛斷,兄 弟倆暢聲大笑。   陳天生忍不住調侃,「天養啊,沒想你小子還真懂得享受嘛,哈哈!」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