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二十二章 晉入先天。

達人殿堂

 
    

  第二十二章 晉入先天   後興四民區。   「奇怪,看這地址應該是這兒沒錯呀,怎麼就是找不著呢?」一個穿著女 警制服的漂亮女孩,拿著一張寫著地址的紙條,一個人走在這相對落後且貧窮 的後興四民區,嘴裡還不停念叨著:「250號……250號……啊,有了! 就是這了。」   叮咚!叮咚!   「來了,來了,找誰呀?」房中一名婦人喊道。「是不是來催租的呀?不 是才說好過兩天的嗎?真是的……」一個體態消瘦,鬢絲如白的中年婦女前來 應門。   這婦人雖然臉容憔悴,穿著也十分樸實簡單,但秀氣的臉龐還是不難看出 曾經也是一名風華絕代的女子,雖是歲月催人老,卻也還風韻猶存。   婦人看了眼門外的女孩。「警察?」   「李媽您好,嗯,是這樣的,我是文才的朋友,不知道那個……他在嗎?」 女警微笑道。   「找文才的?」婦人眉頭微皺,再看了看這女警,身材高挑玲瓏有緻,臉 蛋更是清新可人明眸皓齒,難道是咱文才的對象?怎沒聽文才說過?   這時附近幾個三姑和六婆,都讓這一身女警制服的女孩給吸引,紛紛探頭 來看,個個耳朵拉的老長,那中年婦人看見,趕緊說道:「先進來再說吧。」   女警似乎也感受到周圍的異樣目光,連忙應是。   走入屋中,女警才發現,李文才家真的十分簡單,客廳裡除了必要的東西 外,找不到任何多餘的奢侈品。電視還是早年使用的舊款,那種沒有三維投影 功能的,斑黃的牆壁看的出這間房子的年紀也老大不小了,客廳裡就一張方桌 ,三張圓凳,如果不是因為這房子的結構,光憑這些擺設實在很難想像這是一 個客廳。   那婦人向女警隨便招呼了聲後,便走到廚房,然後拿了杯茶水走出來,遞 給女警,兩人就這麼相對而坐。   「不知道你找文才有什麼事嗎?」婦人問道。   「李媽,我叫葉芯,是這樣的,因為有些事兒想和文才當面說說,所以就 這麼冒昧來打擾了,嗯,不知道他在嗎?」葉芯除了送來那顆光腦外,更是肩 負著打探李文才安危的重責大任,所以她想趕緊確認李文才的狀況。   婦人也是久經人事之人,聽女警這麼說,似有事要私下和文才說,不方便 在這裡講,既然是年輕人講悄悄話,索性也就不追問了。   「文才還沒回來。」婦人回答:「平時也沒見他隔夜不歸的,我也在等他 。」   沒回來?葉芯一想,心裡有種警察的直覺,暗道不好,忙問道:「那伯母 給他打過電話了嗎?」   「妳不知道嗎?」婦人奇怪的看了葉芯一眼,「哎,說來也不怕妳笑話, 就我們家這幾個錢,還用不起那些東西。」然後便是自嘲的搖頭一笑。   這話聽來令人莞爾,葉芯也感覺有些侷促,但隨即便擔心了起來,李文才 沒回來,這事情的發展就可能脫出局裡的掌握,不知道他是心情不好,所以在 外逗留了一夜,還是……   葉芯不敢繼續想下去,他只得把光腦交給李媽,然後便匆匆的趕回局裡, 因為她必須趕緊將這則信息給會報上去,才好讓局裡有個反應的時間。      在說李文才這邊,隨著時間不斷的飛逝,咱李同學可是越等越心急,天曉 得他小子竟不知道十二個時辰是幾個小時,也難怪他心急了。   以死神的角度來看,並沒有小時和時辰之分,所以咱死神很自然的就是以 時辰來等量時間,只是這可苦了咱們李同學,他一心想著離開死神三丈之外十 二個時辰過後,他就會煙消雲散這檔子事,哪裡還能淡定?所以不斷的在那包 覆著死神的巨大無形能量光球外來回徘徊,眼看天都亮了好些時候了,這都過 了幾個小時去了自己也不清楚,但從晚上等到天亮,六個小時是絕對跑不了的 ,可六個小時等於幾個時辰啊?無語了。   只見這直徑有十丈的巨大無形能量光球始終保持著一開始的樣子,而裡頭 的死神卻是渾身閃耀著金色光芒,但依舊是一動不動的盤膝而坐。這到底要再 等多久,李文才心裡完全沒譜,只能在外頭空著急。   一天簡單的過去了。   話說又到了鬼魅活躍的時間,黃昏早過,夜幕低垂,可咱李同學卻一點都 不活躍啊,貌似那啥滴還挺像隻熱鍋上的螞蟻!   雖然不知道十二個時辰具體是多久,可眼看都要過一整天二十四小時了, 李文才心裡邊的忐忑可以想見,他又是探頭又是張望,又是期待又是失落的, 到了最後,乾脆也不看了,直接就頹靡在一旁的樹下,心裡幾乎已經是做好了 慷慨赴義的準備。   便在這個時候,大地突然間微微地顫動起來,地面上的碎石,以肉眼可見 的高度在跳躍著,那麼這個顫動有多可怕?身為魂體的李同學自然是不受影響 了,但若是這裡還有其他人的話,包准要震的他頭暈眼花。   震盪過後,那十丈方圓的光球迅速收縮,最後白光一閃,便消失的無影無 蹤,李文才看到這裡,吊在心裡頭的大石才算是放下了,但礙於之前那光球的 恐怖吞噬力,咱李同學也不敢冒然的踏進十丈方圓之內,深怕自己一個腦瘸, 直接就歸位了。   在光球消失後,死神的身體也緩緩的下沉,直到落在光球所形成的大坑底 ,這才將緊閉的雙眼緩緩張開,眼瞳裡紅芒一閃即逝,接著長吁了口氣,才終 於站了起來。   直到此刻,咱李同學才算是真正的放下了心,「嗖!」的一聲,已經飛到 了死神的身邊,沒辦法啊,怕死是人的天性,雖然咱李同學現在不是人,不過 怕死的本性依舊,對他來說,只有待在死神的身邊,那才是真正安全無慮的。   李文才此時湊近看的仔細,經過了一天的伐骨洗髓,死神現在的樣子大體 上沒什麼巨大的改變,可卻有了很多細部的變化。   比如整個人的氣質就有了天與地的變化,現在的死神看上去,一整個就是 鄙睨天下的超凡氣勢,大是有種天下在握的自信,而那幾不可見,卻真正微微 上揚的嘴角,更是加重了那份笑看蒼生的輕蔑。   如果硬要說最大的改變,那應該就是膚色了,本來就有些營養不良的李文 才,膚色本就比較蒼白,而此刻的死神,卻要比本來的李文才要更加蒼白,不 ,應該說是白皙,一種幾乎可說是白裡透紅,吹彈可破的粉白肌膚,竟是活脫 脫的生在了一個男人的身上,相信任何女孩若是看到了,不羨慕死才怪!   死神看了看文才,又看了眼四下裡的一片狼藉,神念一動,仔細的審視起 自己目前的進境,沒多久,便滿意的笑了一笑。   不得不說,經過這次的伐骨洗髓,李文才這副身軀的肌肉和骨骼強度都有 了很大的強化,反應神經也基本達到了「先天初境」的水平,雖然這和死神原 本的軀體相比,依舊是天差地遠,簡直一個就是天上月,一個就是地上泥,但 一次洗髓伐骨便能讓一個普通人晉入先天初境的境界,也屬難得,更是難見, 所以咱死神哥還是小覷了李文才這副軀體,因為他阿哥也沒想到這軀體內的雜 質竟比想像中少,這讓伐骨洗髓大大的減去了不少阻撓,當真是令人意外。   「大哥,你說的伐骨洗髓,成功了嗎?」李文才好奇的問道。   「嗯,比想像中順利,我現在已經晉入先天初境,只要不斷修煉,假以時 日我的玄功便能完全恢復。」死神道。   「先天初境?大哥,什麼是先天初境啊?」李文才對這陌生的名詞來了興 趣。   「那是劃分我等修練之境界的名稱,凡修練武道,必從後天開始,而後天 武道修練共分九重……」   「大哥,那是不是像打通任督二脈那種啊?」李文才忍不住插嘴。   死神先是疑惑的看了李文才一眼,才又點了點頭,道:「你說的打通任督 二脈,那必須修練到後天七重才能夠打通,否則強行打通的話,稍一不慎便會 致殘,所以境界的修練是很重要的,武道一途,絕沒有捷徑,萬不得馬虎,雖 然仍有祕法能夠催運神效,短時間內大幅提升境界修為,但那畢竟不是自己修 練來的,若碰上了真正的高手,在本質上,就已經是輸了。」   「而『後天九重』巔峰後,只要有足夠的機緣,或者有高強的良師引導, 便能晉入『先天境界』,這先天境界共分九境,每一境界的修煉都必須有超乎 常人的毅力,以及莫大的機緣,才有可能順利的突破,晉入下一個境界,如果 機緣不到,甚至終此一生,也是再難前進半分。」   李文才聽的不是很懂,不過以他簡單的理解力,死神說的這些,絕對是很 酷的事情,而且很多地方,跟一些奇幻小說中提到的,更是有多處相似,所以 就算是不懂,也不會無法理解。   然而李同學轉念一想,聽大哥這麼說來,貌似就算練到「先天九境」,也 要遠遠不及他本來的境界,呃,那大哥原本是什麼境界?這麼牛?   光是瞎猜也不是個事,索性直接問了:「大哥,那你以前是什麼境界啊?」   死神聽李文才這麼一問,眉毛一挑,驕傲兩個字在眼神裡閃過,那嘴角更 是擒起了一絲輕蔑,笑道:「我乃神天境!」   呃,神天境?   「大哥,不好意思,那個神天境跟先天境,要差上多少個檔次啊?」聽到 神天境,李文才就有些懵了,這貌似很牛不成?   死神聞言,笑道:「你個好文才,竟然拿先天境來和我的神天境相比?你 可知先天九境再上去,只是魔天九境,而魔天九境再上去,才到聖天九境,待 突破了聖天九境,才能晉入神天境,到了神天境,便已是武道之極了。」   李文才脖子一縮,伸了伸舌頭,大哥果然牛逼啊!   「大哥,那你現在跟那個徐剛比呢?誰要更強一些啊?」李文才實在好奇。   死神沒有回答,只是輕蔑一笑,「回家吧。」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