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四十章 徐韻的選擇 。

達人殿堂

 
    

  第四十章 徐韻的選擇   黑暗學院之外。   十幾團合共百多號人,都目睹死神帶著一個仙音,一個騎士,一個遊俠就進 入深淵難度的黑暗學院,眾人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哥們找死嗎?就是七海之王又 怎麼?帶三個人就想挑深淵副本,未免太自大了,竟然還有兩個傻B自己湊上去 ,難道現在流行送菜?   「你看那哥們是不是真的這麼生猛,就他們四個竟然想挑了深淵級別的黑暗 學院,要賭賭嗎?」   在大家議論時,一名弓箭手直接開啟了賭盤,就賭七海之王等四人能不能闖 過深淵難度的黑暗學院副本!   「好,怎麼賭?我就賭他不能闖過。」   「我也賭不能。」   賭盤一開,馬上就吸引人潮,在場百多號的玩家都想來賭上一把。   「別急,咱賭1金,賭七海之王不能闖過深淵級別黑暗學院的人站左邊,賭 他能闖過的人,就跟我ㄧ起站在右邊,咱們就來等,闖過了深淵副本會有世界公 告,賴不掉,如果沒闖過,自然會直接被傳送到我們面前。」   這時站在一角的順我者生也起了興趣,側頭問道:「半藏,這賭局你怎麼看 ?那小子真能以四人之力就闖過深淵副本嗎?」   半藏沉吟了一會才說道:「七成的機會可以闖過。」   「七成?」逆我者亡在旁啐道:「你也太瞧得起他吧?我看是有人想借著提 高那小子身價來說明自己不是那麼沒用吧!」   逆我者亡話中意思很明顯,就是還念著當初讓死神一劍決殺當場的恥辱,並 且還是算在半藏頭上,所以此時聽到半藏對死神的評價這麼高,心頭那股無名火 自然就升起了!   半藏雖然心知,但畢竟奉命聽隨這兩人,所以也只能吞下心中惡氣,當作沒 聽到。      副本通道內。   死神一行人已經又連續闖過了五場的戰鬥,而這五次的戰鬥都很幸運沒把死 神傳走,眾人雖然有死神在前殺敵,身上盡都沒傷,可心裡卻是捏了不下好幾把 冷汗,每一次有人消失,心裏就得揪一下,心怕死神被傳走,那就真不妙了!   在行出一段距離後,死神四人終於是通過了黑暗的通道,來到了一處明亮的 圓形廣場,突然由暗轉明,讓眾人的眼睛紛紛感到一陣刺痛,一時間還無法張開 ,只有死神的死神之眼不受影響。   圓形廣場是用土磚砌成,地上是厚厚一層黃沙,讓人有一種突然來到羅馬競 技場的錯覺,不過這裡明顯要比真的羅馬競技場要小上許多,倒像是一座縮版的 羅馬競技場。   才進入競技場,後方通道的鐵欄立刻就放了下來,砰的一聲,把西方不勝嚇 一跳,連忙問道:「該不是打首領吧?」   話才說完,本來長劍斜擺,姿勢很帥的站在最前頭的死神竟是忽然消失!然 後地面猛然晃動,一個至少有三米高的石頭巨人從天而降,笨重的身軀狠狠的砸 在地面,激起了大片黃沙。   眼前乍現的一幕景象,直接讓徐韻三人大驚失色,連退了好幾步。   不得不說,西方不勝雖然膽子小,更是懼怕眼前這個足有三米高的首領級怪 物,但是他心中對於騎士的那份信念和驕傲,並沒有讓他在這個關鍵時刻裡退縮 ,所以也免強算是一條漢子!   西方不勝一個箭步,把徐韻護在了身後,左手一面高一米,寬半米的木製方 盾橫在胸前,緊握粗鐵劍的右手微微在顫抖,額上的冷汗已經悄悄淌下,背上也 早是一片沁涼,可嘀裡還在逞強,「顏傾城妳後退些,我……我和我弟一定會保 護妳!」   「你小心啊。」情勢如此危急,徐韻在後頭看了也很是擔心。   這時響徹蒼穹已經拔出腰間的粗鐵劍,迅的和兄長西方不勝成犄角之勢,準 備隨時夾擊這個石人BOSS!      此時石人BOSS揮舞著手中金鋼所製的狼牙棒,震天怒吼,吼聲攝人心脾 ,讓人恐懼,徐韻三人都忍不住全身狂顫,而西方不勝更是心中叫苦,太卑鄙啦 !竟然在這關頭把七海之王給傳走!   石人BOSS停止怒吼之後,低頭一瞥徐韻三人,跟著從鼻子裡哼了一聲, 「就你們三隻螻蟻,也敢來打擾我的睡眠?真正是活膩了!」說完,狼牙棒狠狠 的往地上就是一砸,砰的一聲,地面竟是讓他這一棒砸的碎裂,徐韻三人更是被 嚇的腿都發軟了。   「咋辦?是不是飛回城?」西方不勝慌忙問道。   這話自然是問徐韻的,可徐韻現在自己也沒了底啊,哪裡知道該咋辦?死神 被傳走,自己三人又沒把握擊敗這隻石人BOSS,直接捏碎回城卷是基本辦法 ,可徐韻卻沒那麼做,因為她不知道自己三人若都飛回城的話,被困在黑暗古堡 騎士那裡的死神又會如何?萬一是直接被殺死,那自己豈不是為了貪生而犧牲了 別人!這種事徐韻做不出來!   「不,我們不回城,我們要堅持下去!」   聽到徐韻的回答,西方不勝愣了一下,而響徹蒼穹也是轉頭看了過去。   徐韻這個答覆真的是讓人心裡邊很糾結,因為西方不勝今天好不容易才衝到 13級,他還真是不想就這麼死在這裡,因為死了會掉1級。可一個女孩子家都 能說出堅持下去這種話,難道自己一個男孩子還退縮不成?更何況今天自己之所 以會在這裡,完全就是自己要求加入的,是自己要來的,可沒人逼自己來!更別 說當自己兄弟倆被傳送走的時候,七海之王那哥們可沒有一次放棄過自己,難道 現在換了人家被傳走,自己卻要轉頭就走?   想到這裡,西方不勝也是銀牙一咬,「麻的,幹就幹,大不了就他媽掉1級 而已,我西方不勝也不是好挑的!來啊,不就是一顆比較大的石頭嗎!」或許是 壯膽,西方不勝這話喊的是鏗鏘有力!      「就是這樣,只要有信心,我們會戰勝的!」徐韻聞言也是一笑,心想這西 方不勝也是個有趣的人。   聽見大哥西方不勝發下豪語,響徹蒼穹自然也是完全支持,所以一時間整個 競技場劍拔弩張,煞有隨時暴起的態勢!   「三隻螻蟻也妄想戰勝我,哈哈哈哈,你們確定不是來這裡說笑話給我聽的 嗎?哈哈哈!」   石人BOSS讓徐韻的話逗的狂笑不止,因為在他以辨識術探查徐韻三人後 ,基本便已經認定徐韻三人等於三隻螞蟻的這個事實,所以根本就沒將他們放在 眼裡,後在聽得徐韻說要戰勝自己時,便忍不住狂笑了。   「很好笑嗎?等會讓你笑不出來!」徐韻小小的下巴微揚,輕哼一聲。   「哈哈哈!何止好笑,簡直是太好笑了,就你們那點微末的實力,要怎麼戰 勝我?不過我倒是很好奇,你這丫頭是哪來的自信?」   「我的自信哪來不用你管,你只需要知道,最後贏的人肯定是我們!」徐韻 雖然嘀上逞強,可心裡卻是非常擔憂,因為那石人BOSS說的一點也沒錯,現 在除了奇蹟發生,否則自己三人戰死在這裡的機率實在太高了。   「哼,嘴巴倒是很硬,就不知身體如何!」      話才說完,石人BOSS猛然邁開笨重的步子就往西方不勝衝過去!   西方不勝雖然心知敵我雙方實力懸殊不能硬撼,但背後是顏傾城,如果閃開 ,必定要害其重創,所以只得硬著頭皮,開啟騎士防衛技能「無畏」硬扛,而徐 韻也在慌忙中趕緊對全員補上一個「仙音續命」!   只是眾人沒想到石人首領衝擊而來的重力加速度實在太過猛烈,雖然西方不 勝有「無畏」的加乘,已經增加了100點防禦,卻還是讓石人首領撞掉了28 0點HP,還好徐韻早有預防,已經在石人BOSS衝過來時,就先預丟一個補 血術在西方不勝身上,並且在「仙音續命」每兩秒恢復100點HP的效果下, 雖然有驚,卻還無險。   西方不勝本來是讓那280點傷害嚇的臉色發白,但隨即發動而來的「仙音 續命」卻是讓他淡定了不少。   信心大振後,立即朝石人BOSS發出嘲諷,然後喊了聲:「弟,快趁現在 !」   聞言,響徹蒼穹心領神會,掄起長劍就往石人BOSS身上招呼!   響徹蒼穹學的遊俠技能是三連斬,雖然只能打單體,但是冷卻時間短是它的 優勢,此時三連斬合併普攻連續施展,雖然每次的傷害都在20點HP左右,可 大家心裡都很相信,只要西方不勝能夠挺住,就是慢慢磨也能把這大塊頭磨死!   因此徐韻不時在後方給予補血術支援,而西方不勝除了自己喝藥水外,也沒 忘了持續的嘲諷將這隻石人BOSS牢牢拉住。   這樣的情勢一直持續了好半會兒,幾乎讓徐韻三人都以為能就這麼將這個石 人BOSS磨死時,情況卻開始不穩定了,那石人BOSS可能是被打煩了,竟 突然放出技能!舉起金鋼狼牙棒就是一頓猛砸,每一次的傷害更是直接上升到了 350點,這一輪猛攻就是連續5棒,直接就把西方不勝砸成了豬頭,HP直線 下墜,直接就剩下120點,好在有徐韻在後方不停給予補血術支援,西方不勝 才免強吊住一口氣。   趁石人BOSS發完技能後的硬直時間,西方不勝趕緊喝下一瓶補血量在1 000點的大紅,這是他當初花了3000銀向人買來作為不備之需的,本來還 嫌它有些站空間,誰想這時竟是救了他。   一口氣喝下大紅的西方不勝,血量也再次回到了1000多,再加上徐韻的 仙音續命以及補血術,西方不勝合共1800多的HP再次獲得補滿。   見血量全滿,西方不勝不敢鬆懈,趕忙繼續施放嘲諷,好讓響徹蒼穹能夠全 心攻擊。只不過這石人BOSS血量有20萬,以響徹蒼穹每次造成20多點傷 害來計算的話,這得打到牛年馬月啊?   就是三人合作無間,稍稍能挺住石人BOSS的攻擊好了,眾人身上所帶的 補給品能撐到那時候嗎?以現在這情況,打持久戰無疑就是自尋死路,如果說石 人BOSS還保持在一開始那樣只會普攻的話,徐韻三人倒還有些底氣,至少以 石人BOSS普攻的傷害和攻擊頻率,徐韻和西方不勝基本還能挺住,西方不勝 的紅水可以省下不少,而徐韻帶來的藍水也不用怎麼喝,如此循環下去,肯定能 像徐韻所說的,磨死這大塊頭!   可事實是這樣嗎?所謂天不從人願差不多便是指這種時候了吧。石人BOS S開始了技能攻擊,而且每次的攻擊頻率和傷害都是又急又高,這讓徐韻的補血 開始有些跟不上了,西方不勝的總血量也快不夠人家打了,這還不打緊,西方不 勝所施放的「無畏」技能是有時效性的,並不是一個可以常態性存在的技能,只 要「無畏」效果時間結束,那麼西方不勝直接就會減少100點防禦,這豈不是 雪上加霜?有「無畏」就快挺不住了,那沒有「無畏」的時候勒?   想到這裡,三個人的心都是一沉,更別說指望死神回來救大家,因為若依照 徐韻所推敲的遊戲規則,這石人BOSS如果沒死,系統是不會把死神給傳送回 來,但眼下又沒有更好的辦法,所以三人也只能硬抗,這就是一種情或說一種義 吧?人家當初沒丟下自己,現在換了自己,只要還有點人格有點尊嚴的,就不會 丟下別人!   戰鬥繼續持續,石人BOSS手執金鋼狼牙棒不斷向西方不勝揮舞,巨大的 狼牙棒轟擊在木製盾牌上,那兇猛的力道由盾牌傳至西方不勝手中,將他震的整 條手臂又痛又麻,血量也是不停的下降,即使有徐韻在後方補血,本身裝備就不 好的西方不勝也是險象環生,不停的在生死邊緣徘迴。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