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四十六章 這不是遊戲,是玩命

達人殿堂

 
    

  第四十六章 這不是遊戲,是玩命!   望著遠遠而來的依人身影,死神心裡有些茫然、有些猶豫,心底有一種感覺 正在蔓延,可他卻不明白那是什麼,像要抓住了,卻又從手中溜走。   「雲無,他就是你說的高手?」   一個蒼老卻渾厚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將死神從沉沉的思緒中拉了回來,順著 聲音,死神將目光停留在一個身型矮小枯瘦的老人身上。從老人灰白色的頭髮以 及臉上的歲月痕跡,這老人的年紀至少也要超過六十歲,可老人雖然臉上有著皺 紋,卻是紅光滿面,神采奕奕,兩眼之中更是炯炯有神,全然沒有老年人身上那 種萎靡的氣息。   謝雲無聽到問話,趕緊躬身應道:「是,師父,這位大哥就是我跟您提過的 ,在《異界》裡的那個超級高手。」   經過謝雲無的確認,老人深邃如潭的目光落在死神身上,而死神一慣淡然的 眼神也同時迎了上去,兩人對視了數秒,那老人忽然長聲一笑:「哈哈哈,果然 不凡,年輕人,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們天下會館?以你的條件,再加上老夫的親傳 ,定能讓你成為整個華夏國同輩之中的第一人!」   面對老人的問話,死神卻是眉頭一皺,「你的意思,是要我拜你為師?」   看到死神皺眉,老人呵呵一笑,單手負於背後,一手捻著下巴上的一小撮鬍 鬚道:「年輕人,拜入我嚴華的門下,你不會吃虧的。」   「對啊,非人大哥,我師父是好幾屆的武魁,他的武功是當今華夏國第一, 而且我師父不是隨便收徒的,到現在也只有我跟徐剛兩個徒弟,不過就是要委屈 您一下,如果拜在我師父們下,大哥你就變成我師弟了,哈哈!」謝雲無聽到自 己的師父有意收非人大哥為徒,心中甚是大喜,趕緊一個勁的幫腔。   當不當誰的師弟,是不是誰的師弟,於死神來說沒有任何意義,問題只在於 ,要收人為徒,能力必定要在對方之上吧?而眼前貌似,呃……   「如果你能打敗我,拜你為師亦無妨。」死神直接把話窕明的講。   謝雲無聽到死神這麼說,原本還在臉上的笑容頓時就僵住了,他不知道死神 竟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心說這下慘了……   「好大的口氣。」華嚴臉上一陣鐵青,先是冷哼一聲,然後忽然笑道:「年 輕人夠狂,好,自古名駒難馴,老夫就先看看是什麼本事讓你如此狂妄,隨我來 吧。」   說完,嚴華轉身就走,死神也起身跟了上去。   「大哥,我陪你去。」謝雲無道。   嚴華停下腳步,轉過身道:「你還想去哪?比賽就要開始了,你給我好好的 去底下呆著。」   「是……師父。」謝雲無不敢違逆,只得打消了跟上去旁觀的念頭,屁癲屁 癲的下了貴賓席,往參賽者休憩區去。   見謝雲無離去,嚴華道:「年輕人,跟我到練習室,咱們比畫比畫。」說完 ,領著死神就朝會場觀眾席底下而去。   比武會場的觀眾席下方都是縷空構造的,在這裡頭有許多供參賽者練習的練 習室,這些練習室的設備都是國內首區一指的,而最受武者們喜愛的便是重力室 。 在重力室之內,由於內中的重力要大於地球重力數倍,因此舉手投足都會變得異 常艱難,但身體卻也是在無形中得到了鍛鍊。   嚴華帶著死神來到了編號501的重力室。門外有一個控制重力的控制盤, 嚴華先是看了看重力控制盤上面,電腦詢問需要幾倍重力的信息,然後回頭看了 死神一眼,見死神臉上表情仍舊一派淡然,心說:先挫挫你的銳氣。接著再將目 光落在重力控制盤上,直接設定了8倍重力!   不得不說,如果沒經過特殊訓練的人,能夠在3倍重力下持續活動1個小時 便已經算是驚為天人了。如果是8倍重力,那不止需要經過特殊訓練,而且還必 須是長期的訓練,並且武功達到了一定的高度才有可能承受8倍的重力。   若是一個平常人,一個沒有接受過相應訓練的人,突然要他在1倍甚至3倍 重力下活動,或許還可以,但要想在8倍重力下進行活動,甚至是與人對練,那 就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毅力驚人,身體也無法負荷,就算身體之外的筋肉 能夠強忍,身體之內的五臟六腑卻是無法承受,所以沒有修練過「氣」到某一個 層次的人,就算身體在強健,也是無法在8倍重力下鍛鍊的,因為要在8倍重力 下鍛鍊,就必須先以「氣」護住五臟六腑,使之不受重力壓迫影響,如此積年累 月下去,對「氣」的掌握便能有更深的體悟。   嚴華當然不會真與死神動手,以他天下會館首席武座的身分,再加上他多屆 武魁的名頭,還有他這一大把的年紀,怎麼會真的去和一個年輕小夥子動真格, 之所以帶死神來重力室,無非就是想藉由重力室裡的重力,讓死神不戰而敗,讓 死神知道與自己的差距有多大。   8倍重力設定好之後,要在大門關閉後30秒才會正式啟動重力。見嚴華走 進重力室,死神不懂重力室是什麼,但依然跟了進去。   電腦感應兩人都進入室內之後,大門隨即關閉,然後倒計讀秒聲便響起。   「年輕人,再過30秒,這裡頭的重力便會上升,有什麼本事,等一下儘管 使出來,讓老夫好好瞧瞧。」   死神依舊不語,只是饒有興趣的看著這間重力室,重力室內的牆壁都是經過 特殊強化,不僅絕對隔音,就是一般的炸藥也是炸不開的。   片刻30秒已到,重力室內的重力瞬間上升到8倍,嚴華早已暗自運氣護住 五臟六腑,他臉上帶著笑容,就等死神因為承受不住8倍的重力而屈膝跪下,然 後自己也順理成章的收之為徒。   可是隨著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嚴華臉上的笑容卻是越見僵化,一雙眼睛也 是越張越大,他吃驚的看著死神臉上那依舊淡然的表情,心裡無限震驚,心道: 這怎麼可能?沒有受過重力訓練的人,怎麼可能抗的住8倍重力!   震驚,完全的震驚!嚴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事實就擺在眼前,這個年 輕人依舊站著筆直,臉上表情也完全沒有任何痛苦,甚至還顯得很是泰然自若, 嚴華心想,難道這小子受過訓練?是了,雲無說過,這小子是《異界》第一高手 ,如果沒有一些底子,也不可能讓雲無對他如此臣服。   「原來你不願拜我為師,是因為你已有師父。老夫想知道,你師承何人?哪 門哪派的?能告訴我嗎?」嚴華問。   死神聞言直接說道:「我無師無門。」   「胡說八道,無師無門怎麼可能還站的住!」嚴華聽到死神說無師無門,他 自然是不信的,認為死神不想告訴自己,所以一氣之下,有些嘴快了。   「哦?為何站不住?」死神抬眼問道。   「呃……」嚴華頓了一下,然後問道:「你當真無師無門?」   「嗯。」   嚴華聞言大喜,心想這小子無師無門都能有這般修為,如果自己能將他收在 門下,那自己這武魁之名也有衣缽傳人了。   「好,那便依照約定,只要你敗,就得拜老夫為師。」嚴華道。   死神點點頭,道:「你可以出手了。」   讓一個晚輩對自己說「你可以出手了」這樣一句話,嚴華臉上也是抽了兩下 ,心說:等你拜在老夫門下,再看老夫怎麼治你!   再說徐剛這邊。   徐剛領著兩女終於走出擁擠的人潮,來到了貴賓席,可卻沒看見謝雲無也沒 看見非人,心下正奇,突然看見底下天下會館休憩區,謝雲無正跑了上來。   徐韻一路上不斷做著心理準備,想像和非人見面後該怎麼應對,結果一上貴 賓席,別說非人,就是謝雲無也沒看見,心裡一陣的失落,舉目向四周望了望, 會場裡滿滿的人,卻沒有一個是自己心裡那個人。   葉芯看出徐韻臉上的失落,在一旁安慰道:「別想太多,也許他等會就來了 。」   說話間,謝雲無已經跑上了貴賓席,還沒等其他人開口,葉芯便先問道:「 喂,不是讓你去接非人的嗎?」   「我接了啊。」謝雲無一臉無辜。   「在哪?」葉芯雙手一攤。   「呃,師父帶走了。」   「師父帶走?」這回連徐剛也有些懵了,「怎麼跟師父扯上了,這又關師父 什麼事?」   徐韻在一邊聽見非人已經到了,只是讓嚴華武座帶走,提起的一顆心也終於 能夠放下。   「師父說要收非人大哥當徒弟啊,然後就把他帶走了。」   眾人聽到是嚴華武座想收非人為徒,自然也不好再說什麼,於是等徐韻和葉 芯落座後,徐剛便和謝雲無下了貴賓席,到底下的天下會館休憩區等待。   待徐剛和謝雲無走後,葉芯才湊到了徐韻耳邊小聲說道:「好啦,他已經來 了,這下妳放心了吧?」   徐韻聞言小臉頓時就紅了,趕忙解釋道:「我……我又沒有擔心。」   「還說沒擔心,你呀,就是嘴硬,剛剛明明就把擔心兩個字寫在臉上,這回 又說沒擔心了。」葉芯調笑道。   讓葉芯這麼一說,徐韻臉上更是一片緋紅,小嘴張了張,想再說什麼,卻又 不知道怎麼說,最後索性低頭不語。   葉芯看見徐韻的反應,嬌笑一聲,「好了好了,不逗你了,反正你的非人大 哥等一下就會回來了,我們先看比賽吧!」說完將目光投往賽場中央的比武台。   此時第一場比武已經開始,華北武聯會派出的劍術代表,已經連挫了數個門 派的代表。   以淘汰賽方式進行的極限比武大會,只要被擊敗,就換下一個上場,而勝利 的人,就能一直迎戰下去,所以華北武聯會這一次派出的劍術代表,可說是出盡 了風頭,各會所的代表紛紛敗在劍下,或者更貼切的說,是死在劍下!   所謂「極限比武」的意思,便是在這比鬥中所用的都是真刀真槍,所以一場 比賽下來,造成殘疾甚至死亡的例子很多,而且這是被國家及大會所允許的,所 以就是殺了人,也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不過,所謂的不受懲罰還是有其條件的。若是惡意殺人或造成殘疾,在場的 裁判都是武術高手,自然能分辨出是否為惡意,如果是惡意殺人,國家是不允許 的,畢竟參賽的都是國家的精英,少了哪一個都是國家的損失,所以就是有所私 怨者,也不敢冒然利用極限比武大賽來殺人,因為要做到不被看出,還是有很大 難度的,畢竟在比武台旁有十二名武術裁判緊緊盯著每一招、每一式、每一個動 作,在四面更有從各個角度錄像的高解析監視器,所以想要在比武台上作手腳, 基本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就算如此,從比賽開始到現在,每一個上場的代表全部都戰死,算一算已 經戰死了九位,而現場的裁判顯然都沒有發現任何惡意的情況,因為違規的哨音 並沒有響起,這詭異的一幕雖是讓在場的五萬多名觀眾心裡都產生了疑問,可就 算一個裁判眼花了,漏看了,難道十二名裁判都看漏了?這幾乎不可能,所以比 賽還繼續進行下去,而下一位出場的代表,也是第十輪戰最後一個出場的會所代 表,正是天下會館的代表。   第十輪戰代表天下會館出戰的是叫做俞華的20歲年輕人,他正準備上場, 便讓謝雲無攔了下來,「這場我來,你回去。」   俞華正要說什麼,謝雲無卻先說道:「華北武聯會這次派出來的人不簡單, 你不是他的對手,我不希望你去送死,回去!」   這時徐剛也跑了過來,「雲無你幹什麼?」   「沒幹什麼。」謝雲無道:「俞華師弟不是那人的對手,你讓他上去,不是 讓他去死?你沒看見那人已經殺了九個人了嗎?」   「那也不能壞了規矩啊,要換人也得等師父回來再說……」徐剛急忙道。   「等師父回來,俞華師弟還有命嗎?」謝雲無兩眼灼灼的盯著徐剛。   徐剛被謝雲無這麼一說,本想阻攔的心也有些動搖了。他看了看俞華,又看 了看謝雲無,以剛才觀戰時所獲得的情報來看,俞華明顯不是華北武聯會那名代 表的對手,如果上場,結果就是像謝雲無所說的,是去送死。   但謝雲無是自己師弟,更是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雖然徐剛深知謝雲無 的劍法不弱,但對方連斬九人,在氣勢上正如日中天,謝雲無現在上去,難保不 會有什麼閃失,想到這裡,徐剛也是猶豫難決,但不管怎麼說,現在一定要有一 個人代表天下會館出戰,否則天下會館就會失去這屆比賽的資格。   可難道就眼睜睜看自己兄弟上去打那沒把握的仗?那可不是竹刀竹劍,全都 是冷冰冰的真刀真槍啊,這可不是遊戲,是玩命啊!只要稍有一個閃失,自己這 個師弟、這個兄弟,很可能就會沒了。   身為隊長,徐剛想阻止,可一來謝雲無說的沒錯,讓俞華上場,就等於是把 俞華推上斷頭台,剛剛戰死的那九名其他會所的代表之中,也不乏有實力在俞華 之上的,可還是戰死,那俞華上去的結果難道還會有好?二來大會也沒有規定不 能換人,所謂的參賽順序都只是各大會所自行決議的一種策略性戰術,所以就算 讓謝雲無替代俞華上場,也不會違反大會規定,可謝雲無能戰勝華北武聯會那名 代表嗎?   不等徐剛同意,謝雲無已經提起了自己的配劍,說了句:「我去會會他。」   待徐剛回過神,謝雲無已經走出休憩區,跟著大會廣播便同時響起:「天下 會館迎戰代表,謝雲無!」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