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四十七章 臨時換人 。

達人殿堂

 
    

  第四十七章 臨時換人   重力室中。   嚴華雖然知道死神能夠抵抗8倍重力,但還是不敢冒然出手,深怕一個不小 心,這個超級天才就要給自己打死,所以稍一想,決定先小試一招就好。   此時兩人相距十步有餘,嚴華說道:「年輕人,你留心了。」   說完,嚴華向前輕跨一步,竟是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走出在死神近 前一步的位置,跟著右掌向死神胸口拍去!   本來就沒打算下重手,所以嚴華這一掌委實極輕,可誰知這一掌才接觸到死 神胸口的瞬間,竟突然爆出一股巨力反震回來,不及細想,直接把嚴華震的「啊 」一聲倒飛出去!   嚴華心下大驚,可畢竟也是多屆武魁,在半空中兩個翻轉,落地又連連退了 三、四步,終於是把爆退的身子穩住。   此時嚴華心裡說不出的憋屈,身形雖是穩住了,可卻是被震的氣海翻騰,差 點走岔了氣,連忙運功穩住翻騰的真氣,片刻後,才長舒了一口氣。   壓下心中的驚異,嚴華乾笑道:「看來真是老夫眼拙,小看你了。」   「如此你還要我拜師嗎?」死神問。   「呵呵,剛剛是老夫一時大意,現在要來真的了,你且看好……」嚴華化掌 凝指,沉聲道:「留神了!」   話音剛落,嚴華就像砲彈一般直接衝向死神,速度之快,恐怕對一般人而言 就只是一眨眼的瞬間。   近身之後,嚴華出指如風,迅的朝死神周身各大穴位點去,但意在制敵,不 在殺人,所以嚴華還是有所分寸,避開了那些真正要命的大穴。   可沒想到這每一指點過去,就像點在了鐵板之上,指力完全無法貫入!   雖然如此,剛才那股反震之力卻沒有出現,這讓嚴華完全摸不著頭緒,怎麼 回事?   一個走神,腹部竟是劇痛傳來,不及思考,人已經被踹了出去,這次完全沒 能反應,直接被踹趴在地。   嚴華抱著腹部狼狽站起,「小子你,你很好,你不錯……」   「你還要我拜師嗎?」死神又問。   強忍疼痛,嚴華僵硬的笑道:「那是當然,像你這樣的奇才,如果能在老夫 門下好好的加以修練,來日成就必定遠超於我。」   「但你實力遠不如我,如何當我師父?」死神淡淡的說道,可聽在嚴華耳裡 ,卻是讓得他臉色一陣鐵青。   「哼,年輕人,老夫是不想傷你,否則你剛剛都不知道死了幾回去了,難道 你看不出老夫都在讓著你嗎?」   死神點了點頭,接著又輕描淡寫,平靜以極的說道:「你若要我拜師,還是 不要讓我的好。」   死神這一句話,看似不冷不熱,卻是讓嚴華氣的牙癢癢。   這能不氣嗎?臉上無光啊!      「好好好,你小子等會要是受了傷可別說老夫以大欺小!」   「你放心吧,完全沒有『以大欺小』,出手便是。」死神微微笑道。      要論年齡,這以大欺小,應該要由死神來說比較恰當,怎麼說人家也是萬萬 年以前的人物,可嚴華哪裡會知道這種荒謬至極的事情。   聽到死神這話,直接氣的脹紅了脖子,大大哼了一聲,「好,老夫就先整治 整治你這目空一切的小子!」說罷,嚴華擺出了架式,看的出來這回是動真格了 ,「老夫這次不再留手,你可別怨,當心了!」   「無需留手,盡力施為便是。」死神依舊一派輕鬆淡然。   大叱一聲,嚴華身形極快,已經攻向死神,用的正是八卦遊龍掌!   八卦遊龍掌,掌掌連環,掌出如電,遊走死神周身,連綿拍出!每一掌之中 更是蘊含著嚴華渾厚的內力,讓這套八卦遊龍掌不僅快如電掣,更是重如雷霆!   死神見狀,知道嚴華這次是真動手了,含笑凝指,正面迎擊!死神氣凝指尖 ,迎著嚴華的每一掌點去,指掌交接,爆出點點氣芒,兩人身形閃動,在這重力 室之內打的昏天暗地。   嚴華越打越是起勁,越打越是瘋狂,因為手上反震的力道直震的他真氣翻湧 ,更是震的他熱血沸騰,至從他達到後天第九境之後,雖仍無法突破至先天,可 卻已經能一窺那突破之門,可說只差臨門一腳便能突破至先天初境,所以當他達 到這樣人類望之莫及的高度後,他便已經沒有了對手。   可現在卻突然出現一個年輕小夥子,不僅讓他擊之不倒,更讓他轟之不退, 這要他如何還按耐的住潛藏已久的武者之心?要知道,能找到一名對手,是每一 位顛峰武者夢寐以求的事情,而這樣的心願已經擱淺在嚴華心底多少個年頭了?   如今他如願了,你說他能輕易罷手嗎?   所以嚴華越打越是認真,最後完全就是使盡了全力在和死神做近身肉搏,平 時看似痀僂的老頭,真動起手來,卻是矯健異常,悍猛無匹,也難怪他能拿下武 魁之名!   可他如今面對的卻不是一個尋常的小夥子,而是萬萬年以前縱橫天地,唯我 獨尊的死神!縱然死神還沒恢復到萬萬年以前的實力,那也還是有著「先天第九 境」的超凡實力。   雖然嚴華的「後天第九境」已經是凡人中的最強者,但畢竟後天仍是凡人, 只要一天不突破至先天,那就永遠只能是一個凡人,只有突破後天,達到先天境 界,才算是修練之路的真正開始,所以兩相一比,可謂高下立判。   以嚴華如今的實力,就是全力施為,也無法撼動死神分毫,但死神卻在交手 之中,感應到嚴華已經達到後天九境顛峰,就差一步便能突破,可似乎嚴華並沒 有找到突破的法門,所以死神決定幫他一把,因此死神凝指點出的每一擊,都是 將先天之力藉由指力透入嚴華掌中,隨著嚴華的經脈而入壇中氣海,助他衝破後 天九境的門檻!   死神的這番用心,嚴華自然是不知道,因為如今的嚴華已經完全沉浸在戰鬥 的熱血之中,渾然沒有發現自己已經突破在即!   時間分分秒秒的過去,嚴華慢慢的收斂了心神,他驚疑的發現眼前的年輕人 竟是如此深不可測,竟然引得自己毫無保留的全力攻擊,而且在自己全力攻擊下 ,竟然還能從容應對,實力完全不在自己之下,甚至遠遠高過自己太多太多,這 樣的發現讓嚴華心中震驚不已,心道:這世上竟有這樣年輕的高手!   正當嚴華震驚之際,突然腦中轟的一聲,就像一道驚雷突然無預警的打在了 自己的腦門上,瞬間攻勢停止,全身真氣爆湧,一股力量浩瀚如海潮般從丹田中 噴薄而出,然後全數湧入了自己的經脈之中,這種感覺讓嚴華感到無比的暢快, 就好像突然從禁錮中獲得了自由一樣,一種在天空翱翔的感覺讓嚴華如身在雲端 ,無限舒暢。   死神見狀,心知嚴華已經開始突破,可但凡先天者,必是已經打通任督二脈 ,否則突破至先天時所噴湧而出的真氣,會因為沒有任督二脈的疏通,最後爆體 而亡!   而嚴華的任督二脈顯然是還沒有打通,因此死神二話不說,直接變指為掌, 向著嚴華身上的任脈和督脈拍了上去,先天之力瞬間灌注於上,因為時間有限, 如果太慢打通任督二脈,恐怕嚴華性命不保,所以死神直接用最霸道的方法來幫 助嚴華衝擊任督二脈。   以死神先天第九境的力量,過不多時,嚴華體內的任督兩脈已經讓死神以無 比悍猛的先天力量直接衝破脈關,打通了二脈!   任督二脈一打通,嚴華體內爆湧的的先天之力像是終於找到了疏通的管道, 全數湧進了此兩脈中,然後全身經脈也因為任督這兩條先天二脈的打通,終於是 連貫了全身。   突然獲得突破,而且是突破到了先天境界,雖然只是初境,但這對嚴華來說 ,卻是作夢都不敢奢望的事情,心中無限狂喜,忍不住縱聲長嘯,嘯聲渾厚而悠 長,加之嘯聲之中凝聚著先天之力,那陣陣漣漪般的音波,竟是硬生生將重力室 那厚厚的合金鋼板所鑄的門扉連同牆壁,整個衝擊到變形!   那扇合金門,更是直接讓這音波震的翻飛了出去!   由於重力室便在賽場周圍,所以這扇噴飛而出的合金門,直接就飛向了比武 台,然後就在現場五萬多名觀眾及軍方高層的眼前,「砰」的一聲,砸在了比武 台上,而且深深的崁入了半米高的比武台基座裡!   此景讓所有在場,不管是觀眾也好,還是台上那名華北武聯會的代表,甚至 是正準備上台的謝雲無,全都傻了眼,這是怎麼回事?   全場鴉雀無聲,五萬多人沒有一個人說話,連大氣都沒人出一聲,所有人都 是屏息觀望,心裡更是驚異莫名。而且能搞出這麼大動靜的人,難道還會是普通 人?別說是普通人,就是現場在座的有數高手,哪個人敢說自己能做到一樣的事 情?那深深崁在比武台基座上的那扇合金門,他的重量多少還別說,就是他能從 外圍的練習室噴飛到中央的比武台,這需要有多少的推動力才能辦到?   此時比武台周圍12名裁判,連同華北武聯會代表和謝雲無,以及一干休憩 區內的各會所代表和在場的五萬多名觀眾,全都紛紛把目光投射在那間,沒有了 門的練習室。      就在萬人等待中,一個痀僂的身影從那門內走了出來,他乾咳了幾聲,「沒 事,沒事,不好意思,打擾到各位了,你們繼續,繼續。」說到這裡,突然又意 識到什麼,趕忙邊走向比武台,邊說道:「咳,那個,門我這就帶走,這就帶走 。」   然後就是一個翻身,跳上了比武台,接著抬腳一踢,直接把那扇門踹飛了出 去,而且不偏不倚就這麼射向那間重力室,現場五萬多人都為眼前這老頭的這一 腳感到驚嘆,要知道那扇合金門,不知道有多重,但絕對不是一個人扛的起來的 ,可這老頭竟是一腳將它從崁入基座的裂縫中踹出,更是踹飛!這是何等層次的 實力?放眼在座各家菁英、武座,又有誰能與之一較的?   「那不是天下會館的嚴華師父嗎?」   此時終於有人認出那渾身衣衫襤褸的痀僂老人,竟是天下會館的首席武座— —嚴華老人!   此話一出,現場一片嘩然!   所有人心中都是道:以前就聽說嚴華師父武功精湛,更是多屆的華夏武魁, 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樣的能為,放眼華夏,誰能再出其右?沒有,絕對 沒有!   為什麼大家能這麼肯定,因為現場不止一般人對嚴華剛剛那輕描淡寫的一腳 震驚,就是在賽場中央的那些菁英,那些各會所的長老級人物,又有哪個不震驚 ?即便是嚴華此舉強制中止了比賽的進行,但是在場卻沒有半個人敢站起來和他 叫板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剛剛大會進行到需要天下會館派出一名代表迎戰華北武聯 會的代表,而廣播雖然已經廣播了謝雲無為代表,但大會並沒有規定不能臨時換 人上場,而此時謝雲無也還沒上比武台,而是天下會館的首席武座嚴華老人先上 了比武台,這對大會而言,等於是嚴華代表天下會館迎戰的意思,所以在全場尚 在驚愕不已時,廣播再次響起,「天下會館臨時換人,迎戰代表是,嚴華老人! 」   廣播一說完,嚴華直接就是一個趔趄,差點要摔倒。台下的謝雲無和徐剛、 俞華更是一臉錯愕,所有人都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面對眼前詭異的情形,貴賓席上的葉芯也是覺得好笑,「韻兒,你看嚴華那 老頭現在的表情,真是太滑稽了,哈哈!」   徐韻聞言只是點頭,可目光卻一直停在嚴華走出的那間重力室。葉芯見徐韻 不笑,自己討了沒趣,索性也不笑了,說道:「奇怪,嚴華那老頭都出來了,怎 麼沒看見你的非人大哥?」   便在這時,嚴華老人突然大喊一聲:「不行,不行,我現在沒空比賽,我還 得去收徒,沒空陪你們玩!」說完就要往台下走去。   可就在此時,那扇合金門竟又從重力室內噴射而出,直直射向比武台上的嚴 華老人。   在場五萬多名觀眾看到這一幕,直接炸了鍋!那合金門竟然又從裡頭飛出來 ,而且飛出來的速度更是快過了嚴華老人將之踢進的速度,那這意味著什麼?是 不是說那練習室內還有另外一個高手?   這種想法一但產生,就很難再壓下去,幾乎是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那 一塊合金門,從練習室內直直射出,然後飛向嚴華老人!   嚴華見翻飛而來的合金門,舉掌大喝一聲,先天真氣貫注於掌,直接對著合 金門迎了上去,「轟隆」一聲巨響暴起,整個比武會場五萬多人的耳朵都是「翁 」的一聲,全都耳鳴了。   接著便是看見嚴華老人一掌轟碎了合金門,可自己卻倒飛了出去,至少飛出 了十多米之遠,不過比武台有五十米平方大,所以嚴華也沒落到比武台下,只是 在比武台上隻手拄地翻了兩圈,然後重新站穩了腳。   事情發展到這裡,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現場五萬多人,沒一個人知道 現在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貌似有一個比嚴華老人更生猛的人在那練習室,然後 把那塊合金門踹了出來,接著把嚴華老人砸飛,但究竟是為什麼,眾人卻是不知 道,只得在心裡一陣胡猜。   便在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悠遠而綿長的從練習室內傳了出來,聲音雖不大 ,卻是讓每個人都聽的清楚。   「拜師一事,以後再也休提了。」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