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四十八章 力拼 。

達人殿堂

 
    

  第四十八章 力拼   嚴華聞言,待要說什麼,一旁的裁判卻是先朗聲道:「嚴華老人,你代表天 下會館迎戰,若是離開比武台,便視同天下會館棄權。」   「你……」嚴華瞪圓了眼,氣的直吹鬍子,「我何時說要代表天下會館了, 我只是上來撿門的,你們剛剛也都看到了不是?」   「我們只看到你上台了。」   那裁判說完,向四周使了個眼色,其他裁判見狀,也紛紛說道:「沒錯,你 既然上台,就是代表天下會館,如果你不戰而退,就等於是天下會館放棄比賽! 」   「好好好,你們幾個,華北武聯會給了你們多少錢?這麼替它們謀劃。」   裁判們置若未聞,嚴華也不再與他們廢話,直接轉身面對華北武聯會那名手 執長劍的代表,冷聲道:「小子,趕緊打一打,別耽誤老夫的時間。」   華北武聯會代表叫做張天,看上去很年輕,最多不會超過30歲。面對號稱 華夏武魁的嚴華,臉上毫無懼色,反而是掛起一抹冷笑,「既然前輩還有事,晚 輩自當快快結束這場比鬥,請前輩賜招吧。」   嚴華聞言,冷哼一聲,心說:又來一個囂張的小子,等會看你還怎麼囂張!   台下的裁判見兩人已經準備好,朗聲道:「第一場,第十輪戰,天下會館代 表,嚴華,迎戰華北武聯會張天,開始!」   嚴華雙手負於背後,目光緊盯二十步外的張天,身形看似痀僂,卻是毫無破 綻。面對嚴華這等高手,張天不敢冒然進攻,加上嚴華方才踢飛合金門的那一腳 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更是讓張天有所忌憚。   可原本應該要快速結束這場戰鬥的嚴華,此時卻是發現對面持劍而立的張天 ,竟也讓自己找不到破綻!   嚴華心裡泛起了嘀咕,這麼年輕的人,不可能有這樣的修為,難道又冒出一 個……想到這裡,嚴華忍不住瞥了一眼重力室。   便在此時,張天眼神一凜,如此稍縱即逝的機會,如何能放過?身形一晃, 已經走出在嚴華五步之內,寒芒一閃,長劍橫削咽喉!   眼看利劍封喉,全場觀眾都忍不住驚呼出聲,因為在他們心中,嚴華始終是 不可戰勝的武魁,若是這一劍就把嚴華殺了,那不管是對觀眾還是對軍方,那都 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嚴華沒想到張天速度竟是如此之快,趕緊仰頭,以吋許之間閃過那致命一劍 ,接著順勢後翻,左腳一勾,擊中張天下巴,直接把張天踢的倒栽一個跟頭。   嚴華雙腳落地,負手而立,等著張天倒地,然後裁判宣佈自己勝利。可沒想 到嚴華自信滿滿的一腳,竟然沒把張天踢暈過去!   只見張天長劍往地上一拄,整個人借力騰空翻轉一圈,穩穩落地。   嚴華壓下心中的不解和驚愕,笑道:「小子有兩下子。」   「哪裡,是前輩手下留情了。」張天撫了撫有些紅腫的下巴,也跟著笑道。   剛剛那一腳自然不是嚴華的十成功力,但嚴華自信要踢暈在座的任何一位代 表,那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因為剛才那一腳,嚴華所使出的力道完全不亞於踢 飛合金板那一腳!   但是看到對面的張天竟然只是下巴有點紅腫,而且意識還十分清楚,這怎麼 可能?雖然嚴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在重力室內突然打著打著就突破了,可嚴華卻 很清楚,自己現在的實力已臻先天初境,別說整個華夏,就是放眼整個世界,能 有幾個對手?   所謂先天境界是什麼?   後天之所以為後天,那就是因為人還是人,永遠只是人,所以後天就算修煉 到後天第九境顛峰,充其量也還是一個人,那只說明了這個人達到了人類的最巔 峰,人類可以蹴及的最頂點,儘管如此,那也還是個人。   可先天不一樣,所謂先天,正是超脫了後天境界的束縛,突破了人類的最極 限,超越了人類的最巔峰,在突破了這個界限之後,也正意味著超越了人類的存 在,臨駕在全人類之上,就如傳聞中的仙人一般,是一個昇華後的存在,不僅容 貌在不間斷的修煉下,能達到青春不老,甚至返老還童的境界,更是直接延長了 先天者的生命。所以一個先天者對人類而言,已經是如仙人一樣的存在,再也不 能用人類的標準去測度。      那麼一個先天者和後天者的戰鬥,還能有什麼懸念?勝負基本就是板上釘釘 的事兒,可眼前這個張天,不僅沒有因為那一腳而昏厥,甚至也沒受到什麼大傷 害,這根本就是違反了常理,更是違反了天地間那條無形的規則。   嚴華心中暗驚,忍不住思忖道:「難道這小子也是先天?不可能,這怎麼可 能!」   嚴華臉上瞬息萬變的表情,讓張天忍不住笑道:「不用想了,我和你一樣, 甚至……比你要強一些。」   這話一出,嚴華整顆心都提了上來,對方竟然連自己在想什麼都知道,而且 還大言不慚的說比自己強?   忍不住罵道:「放你媽狗屁,就是讓你在練上一百年也休想超越老子!」   「呵呵,那我們就手底下見真章吧……前輩。」   張天冷笑一聲,長劍一挺,身形已經化作無數殘影,分著從各個角度攻向嚴 華!   看到這八面劍光,嚴華已經相信對手的修為絕對超過了後天顛峰,因為要能 快到留下殘像,在速度上來說,即便是以前後天九境巔峰的自己,也是無法辦到 ,所以眼前這個張天,絕對不是在嚇唬人,而是個實打實的先天者!   面對從四面八方襲來的劍芒,嚴華收斂心神,提動體內先天真氣,雙掌化圓 ,腳挪陰陽,正是攻守兼備的太極拳!   太極拳首重以靜制動,後發先至,正是以不變應萬變,以慢打快的拳法。   太極化圓,陰陽合一,借彼之力,打彼之力,乃是華夏諸多拳法中,最能體 現四兩撥千斤精髓的武功,此時八面劍鋒已至,看似殘影,卻都是具備殺傷力的 真氣凝體,嚴華雙掌一去一返,在周身形成一堵肉眼可見的太極天罡!   太極罡氣乍現,全場譁然!   如果說張天的劍舞殘像讓在場觀眾目眩神怡,那麼嚴華此時凝聚先天真氣, 搭配太極拳所化出的太極天罡,就是把現場所有人的驚嘆變成了震驚!   肉眼可見的護身罡氣?除了在電影中看過之外,大會這麼多屆以來卻是從未 見過!如此武功,已經超越了人們可以承受的範圍,所以每個人都是讓這一幕驚 的目瞪口呆,兩隻眼睛幾乎都要掉了出來。   兩方先天之氣相碰之下,爆出徹天巨響,「轟隆」一聲,只見八道劍芒全數 讓嚴華的太極罡氣擋了下來,這一下也讓得張天有些訝異!   只是一個走神,嚴華再展太極之威,一個返手纏了上去,直接把張天手裡的 長劍擰成了麻花狀的廢鐵,跟著一去一推,借力使力,肩頭一進,直接往張天胸 口撞去,直撞的張天氣血翻湧,待要還手掙脫,卻又讓嚴華反向逆施拖了回去, 接著又是一記推手,朝張天胸口轟了上去,這次直接把張天震飛出去,「砰」一 聲,倒射了二十幾米之遠!   張天的身子狠狠砸落在地面,他拄劍而起,卻是「哇」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 ,趕忙凝指朝自己穴脈點了兩下,止住了傷勢,同時護住了心脈。   擦去嘴角上的血沫,張天笑道:「不愧是多屆的武魁,看來我真是大意了。 」   說完,張天扔掉了已經變成麻花狀的長劍,擺起了一個連嚴華都不曾見過的 武功架式。   這實在是讓嚴華大感吃驚,因為以嚴華對華夏各家武學的通曉,斷不可能有 他所不知道,所沒見過的武功路子,否則他如何能奪下多屆的武魁之名?可此時 眼前的張天卻是擺出一個自己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架勢,這是哪門哪派的武功 ?以張天這等先天實力,不可能只是擺擺樣子,而且看這架式,以嚴華對武學的 了解,後著的變化不僅狠棘,更是千變萬化。   只見張天目光一凜,大喝一聲,先天真氣充貫全身,一顆由真氣所凝化而成 的能量球在張天掌中成形,並且隨著不斷的吸納四面八方的游離靈氣,霎時整個 會場的空氣都是一滯,在場五萬多人全都同時感到胸口一悶,呼吸頓時困難了起 來。   休憩區的各會所代表,心裡全是震驚,都是一個想法:肉眼可見的能量球? 這是什麼武功?   站在比武台上的嚴華更是驚愕,因為到此為止,他已經能夠確定張天所施展 的武功,絕對不是華夏的武功,那又會是哪裡來的武功?   在所有人都震驚異常時,只有華北武聯會的會長羅通依舊是滿面笑容,足見 他對張天能有這等修為並不訝異。   嚴華心知張天此招定非易與,以張天先天者的修為,此招絕對不能等閒視之 ,於是低喝一聲,一手支天,一手合地,霎時白雲捲動,天地靈氣盡聚雙掌,跟 著雙掌劃圈,正是採天地陰陽之氣,化絕對防禦之招的真武太極圓!   真武太極圓在嚴華身前形成了一個太極形狀的圓形罡氣,不停旋轉縈繞,四 周氣流紛紛被吸納進太極圓裡頭,盡化虛無!   張天見狀並不吃驚,反而是輕嗤一聲,此時他掌中的能量球已經充滿了恐怖 的能量,就算是不具感知力的後天武者,也能感覺到張天手中的能量球的可怕!   張天冷笑一聲,跟著身子暴起,引著充滿恐怖氣息的能量球衝向嚴華,霎時 身後帶起了狂風呼嘯,水泥造的比武台竟承受不住張天渾身所充盈著的恐怖能量 ,紛紛應聲碎裂,化做飛石向兩側噴飛!   面對張天掌中那顆挾帶雷霆之勢的能量球,沉如嚴華,也是心中一跳,趕緊 催動真氣,雙掌合著真武太極圓迎了上去!   兩股巨力一碰,霎時勁流四射,無匹的力量如漩渦般橫掃整個比武台!水泥 打造的比武台無法承受,直接讓這兩股巨力震垮,形成了一個圓形的窟窿,而嚴 華和張天正站在這巨大的圓形窟窿中央。   嚴華的真武太極圓硬撼張天的不明武功,不僅摧毀了整個比武台,連同整個 會場,四面八方的觀眾也同時遭受到波及,兩招硬拼所撞出的氣勁在會場中四處 亂竄!   休憩區的各會所代表,凡是讓四竄的氣勁擊中者,修為較淺者,直接斃命, 修為較深者,也要重傷吐血,而在觀賽台觀賽的一般觀眾,那是完全沒有半點修 為的真正凡人,凡是被擊中者,立時便是爆體而亡!   整個大會頓時陷入一片哀鴻,滿目瘡痍!   驚愕,惶恐,如海潮般的恐懼一瞬間壓垮了所有人心中的那份淡定,腦中除 了逃命以外,已經沒有了半點觀賽的興致和想法。   所以一時間整個會場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瘋狂的往出口湧去,頓時會場 一片混亂,在貴賓席上的各部領導和高級將領們更是在隨從的護衛下,急急撤離 ,只是一會兒的工夫,整個貴賓席只剩下了傻愣在椅子上的葉芯和徐韻。   比武台中央的嚴華和張天的比拼依舊持續著,真武太極圓是號稱絕對防禦的 華夏武功,現在搭配上嚴華的先天真氣,更是氣派輝弘。可面對張天那詭異而恐 怖的能量球,竟讓嚴華開始感到不支!   在張天掌中那挾帶恐怖能量的能量球不斷衝擊下,真武太極圓非但無法將之 化為虛無,更是在那不停急速旋轉的能量球面前,幾乎隱隱有被撕裂的感覺。   此時嚴華的功力已經催至極限,但無論如何運使真武太極圓,張天掌中那顆 恐怖的能量球就是無法化消,反而是自己的真武太極圓一點一滴的逐漸讓對方撕 開、撕裂。   眼看真武太極圓就要支持不住,嚴華無意間瞥了一眼貴賓席,看見早已人去 樓空的席上,竟然還坐著兩個人,一個是徐韻,一個是葉芯,心下大驚,急喊道 :「徐剛、雲無,快上去貴賓席救人!」   一個分神,張天又是更進一步,悍猛的力量從真武太極圓上傳至雙掌,嚴華 忍不住噴出一口鮮血,趕緊右腳向地上用力一頓,踩碎了地板,才止住了連連後 退的身子!   「呵呵呵,我看前輩還是先擔心你自己吧。」張天冷笑道。   原本讓這一幕驚到失神的徐剛和謝雲無,聽見師父嚴華的喊聲,立時回過了 神,轉頭看向貴賓席,沒看還好,一看直接沁出了一身冷汗,眼下兩位高手全力 比拼下,勁流四竄,徐韻和葉芯竟然還在貴賓席上!   當下兩人拔腿就往貴賓席上奔去,只怕稍一慢了,悲劇就要釀成!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