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五十一章 傳說中的那個啥 。

達人殿堂

 
    

  第五十一章 傳說中的那個啥

  

  即使死神的屍體就在自己觸手可及的地方,徐韻仍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無

法相信自己日盼夜盼的人,竟然就這麼一聲不響的走了,走的這麼安靜,走的這麼突

然,又是走的這麼的孤單,徐韻心碎了,此時此刻她滿心只有一個念想:他走了,永

遠離開了我,離開這個世界了……

  徐韻難掩悲愴之情,哭倒在死神的胸膛上。她輕輕的,深怕驚擾了哪怕只是他的

靈魂,小心翼翼的感受著死神那逐漸冰涼的體溫,一切的一切,就像是在告訴自己,

這個男人正一步一步的離開自己,遠離自己,徐韻知道,他們之間的距離再也無法拉

近了,因為在今天,在這一刻之後,他們之間只剩下永遠也無法縮短的遙不可及……

  整個會場在經歷了三個小時的清理,終於是把所有罹難者的屍體都集中在了一起

,而會場之外也慢慢的有來自各地,前來認屍的親屬,整個會場此起彼落的哭喊不絕

於耳,但是再多的哭泣,再多的叫喚,也喚不回已經逝去的親人,沒有人想到舉行了

無數屆的極限比武大會,竟會發生這樣大規模的屠殺事件,整座會場就像遭到了轟炸

一般,遍地的狼藉,而這其中遭到破壞最嚴重的便是比武台,因為此時的比武台已經

不復存了,完全就是一堆土礫,更別提還有好幾處的大坑洞,就是讓不知道的人來看

,告訴他這是經歷了一場轟炸,相信也不會有人懷疑……

  此時罹難者的屍體都已經移置會場之外停放,一方面方便軍方清理大會場,一方

面也方便家屬認屍。

  此時李文才已經來到了比武大會的會場上空,他遠遠就感覺到事情不對勁,一個

加速來到近前,這才發現整個會場幾乎四分五裂,哪裡還像個會場?說是一座廢墟還

差不多!

  「我靠,這是咋了?打仗嗎?」李文才咂了咂嘴,他第一次來這個比武大會場,

卻沒想到竟是這麼讓他意外。

  整座會場除了一些尋常百姓外,全都是軍人,這也難怪李文才誤會。他展開神識

,上上下下掃瞄了整座會場,終於在會場之外一處地方找到了死神,那裡正圍繞著許

多人,而且個個都是哭爹喊娘的。

  李文才不明白,皺著眉頭,心說:怎麼這些人是死了爸還是沒了娘?一個個哭的

跟啥似的,就是打輸了也用不著這麼哭吧?

  身形一閃,李文才飛到了人群裡,就停在眾人頭頂一米的地方,他往下看去,差

一點沒摔倒,「我靠,怎麼是一堆屍體!原來真是在哭爹喊娘啊……」

  話才說完,李文才便突然意識到,然後更是親眼看到,一時間的衝擊太大,讓李

文才的舌頭幾乎打結,「呃,呃……大大大……大哥?大哥?大哥啊——我的親大哥

啊,你……你怎地死嘞?這不可能啊!怎麼死了,大哥你別玩我了,這不好玩啊,大

哥,大哥——」

  不管李文才怎麼叫喚,死神的屍體依舊沒有半點反應,這下可真把咱李同學嚇壞

了,心想:完了完了,這下可咋辦?大哥死了,那我怎麼辦?媽怎麼辦?完了,這次

真完了……

  思來想去全沒半點頭緒,李文才就像熱鍋上的螞蟻,焦急的在那飛來轉去,突然

瞥見撲臥在死神身上的那名女孩,「哇靠,正M!還是極品正M!」再定睛一瞧,「

呃,這不是那天在公路上碰見的那個女孩嗎?她怎地也在這?還趴在大哥身上哭的要

死不活滴,這是咋了?」

  李文才眼珠子一轉,心想:靠,她該不會是大哥的馬子吧?大哥也真夠嗆的了,

連這種極品正M都是手到擒來,嘖嘖,可惜大哥死了,妳是註定守寡了。

  不過這種感覺對李文才來說還是挺怪的,這樣的極品正M趴在自己的身上,哭的

跟個淚人兒似的,可嘴裡卻喊著別人的名字,呃,這種感覺還真是挺那啥滴……

  李文才抱著一絲絲的希望,不死心的以神識探查死神的屍體,結果神識剛進入死

神的身體,李文才便是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從死神的身體裡,沿著神識傳了回來,

然後也不等咱李同學反應,直接就將李文才的靈魂吸了進去,呃,貌似,又回到了自

己的身體裡了……

  不及思考,不及反應,李文才回到了自己的身體,這具本就屬於自己的軀體裡,

他內心狂震,一種無法言喻的感覺湧上,他回來了,這意味著他復活了,一切又回到

了最初,就像他從來不曾死過一樣!

  老實說,李文才此時的心裡當真是五味雜陳啊!能夠復活固然很好,因為自己又

可以照顧母親了,不用擔心母親挨餓受凍,可,呃,那啥理想的,貌似還沒開始實現

啊……

  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李文才現在的心情十分的複雜,非常的複雜,他鬱悶,

更是糾結,好不容易可以自由自在,愛看哪個正M洗澡就看哪個正M,愛看誰看誰,

這種只有在某些奇怪的動畫片裡才會發生的奇蹟,就在今天,就是今天,就差那麼一

丁點,自己就能實現了,怎麼這會兒竟然回到自己身體裡了,就是連個招呼都沒打,

說回來就回來,這下李文才的臉可比苦瓜還苦了,悲劇啊,真正的悲劇啊,李文才在

心裡搥著心肝,大喊著:誰能比我慘啊——就不能讓我爽一回嗎嗎嗎嗎嗎——

  李文才真正憋屈啊,心想就是趕火車也沒這麼趕啊,明天再復活不行嗎?先讓本

少爺體會體會那種光明正大看正M洗澡的滋味不行嗎?就不能讓我實現那個偉大的理

想嗎?你鴨的死編劇,偏偏就跟我作對,我是哪對不起你了,上回在公路上人家摸爽

爽,我就只能乾瞪眼,現在你又來,我恨你,我詛咒你,我草你……

  不過儘管我們李同學如何的忿忿不平都已經晚了,畢竟木已成舟,再難回頭。

  如今李文才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裡,重新拿回了控制權,更進一步說,李文才復活

了,憑藉著先天級別的強大靈魂,李文才在睽違了許久後,終於是回到了人間這片美

好的土地上,雖然咱李同學現在還沒有那種心情去體會那種踏實的感覺,不過他是真

正回來了,回到人間了!

  李文才沒有急著睜開雙眼,而是靜靜的感受著從胸膛上傳來的那種軟綿綿,卻又

很有彈性的感覺,李文才忍不住在心裡讚嘆道:啊!沒想到我李文才也能有今天啊,

這種彈性,這種觸感,那兩團溫溫軟軟的,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那個啥嗎?我實在太幸

福啦!

  這種誘惑對一個小處男來說無疑是致命的,所以咱李文才同學完全沉浸在那兩團

有如蒟蒻般的那啥觸感裡頭不願醒來,他現在只想好好體會一下這種人間美事,在這

種美好的時光裡,還有什麼比靜靜的品嘗這種滋味要來的重要嘞?沒有,絕對沒有!

  不過,呃,身為純情小處男滴李文才同學,人生第一次零距離接近女孩,而且還

是一個極品正M的,呃,那啥滴……所以男性特有的性徵有了反應,而且這反應貌似

還挺大的……

  突然豎起的那啥滴,說巧不巧的讓一旁的葉芯看見,「呀」的一聲驚叫,手還不

忘顫抖著指著那挺拔滴啥,徐韻和徐剛聞聲都看向葉芯,見他伸手不停的指啊指的,

很自然的又順著葉芯手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這一看,徐剛臉上的表情頓時變的難以言

喻的複雜,而徐韻原本梨花帶雨的臉上更是佈滿了黑線……

  不得不說,葉芯那一聲尖叫,不止是引來了徐剛和徐韻的注意,就是連一旁前來

認親的親屬們也都紛紛順著葉芯所指的方向看了過去,這不看還好,眾人一看屍體竟

然起了生理反應,這還得了!這不成了乍屍了?

  所以一時間尖叫聲拉起,所有人頓時連退了好幾步,整個屍體暫時停放區霎時空

曠了不少,每個人都退的遠遠的,深怕給染上什麼屍毒,又怕給咬傷了……呃,這都

是電影害的,嗯……

  葉芯剛剛那一叫,連李文才也讓她嚇了一跳,下意識的睜開了雙眼,這眼睛沒睜

開也還罷了,這一張開眼,就是連徐剛和葉芯也連退了好幾步,這都是個什麼事啊?

這裡是哪?這可是屍體暫時停放區耶,那這個是啥?自然就是屍體了,可問題現在這

個公認的屍體不僅有了,呃,正常男人面對正M蒟蒻的反應,現在還張開了眼,誰人

還能淡定?誰人能不震驚?

  貌似還真有一個,那還有誰?就是咱癡情極品正M,徐韻,徐大小姐了。

  徐韻淚眼汪汪的和李文才對視著,她此刻的一顆心幾乎要跳了出來,不是害怕,

而是無法言喻的驚喜,她覺得自己像在作夢,更覺得老天爺給她開了一個玩笑,因為

她原本已經枯死絕望的心,此時此刻竟突然間生氣盎然,充滿了生機朝氣,剛才的所

有陰霾,一瞬間都隨著李文才張開的雙眼而煙消雲散,徐韻太開心了,她激動的又哭

又笑的緊緊摟著李文才的脖子,將頭埋進李文才的胸膛裡……看的出來,她實在太高

興了,呃……

--------------------------------------------------------------------------------------------------------------

來源 : 寂寞哥

document.getElementById('fb_share').onclick = function() { FB.ui({ display: 'popup', method: 'share', href: 'https://eznewlife.com/4340', }, function(response){}); } var form = new FormData($('#form_step4')[0]); form.append('view_type', 'addtemplate'); /*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data-toggle="tooltip"]').tooltip(); });*/ var CSRF_TOKEN = $('meta[name="csrf-token"]').attr('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