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五十七章 死神之力可以回天 。

達人殿堂

 
    

  第五十七章 死神之力可以回天     就在雙方陣前喊話結束的同時,全場的氣氛降到了最低,不管是李文才還是耀眼獼人 一干人,全都是屏氣凝神,準備大幹一場!   李文才心中冷笑,覺得眼前這些貨全都他媽的不堪一擊,什麼《異界》最兇,什麼《 異界》最狠的頭銜,全都是浮雲,李文才根本沒放在眼裡,他一甩手中長劍,霎時金色光 芒大作,正欲搶先出手之際,心裡卻突然忘了該用什麼招式,呃,這招叫啥來著……   猶豫間,眼前的所有一切都開始崩塌,恍若凋謝的花瓣,瓣瓣剝離墜落,李文才眼瞳 陡然一縮,咋了?這是咋了?《異界》壞了嗎?當機了嗎?他不敢置信的楞視著眼前崩陷 的景物和人物,除了自己,眼前的城樓,數萬名的觀眾,以及耀眼獼人所率領而來的一千 六百幫眾,沒有一個例外,全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塊塊的有如分子解離般消散,最後竟 是連自己腳下的土壤也為之塌陷,突然腳下一空,李文才低頭看去,整片土壤已經完全崩 塌,變成一大片完全黑暗的深淵,李文才只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便墜了下去!   他幾乎是鬼呼狼嗥般驚叫著,雙手更是胡亂的揮舞著想要抓住什麼來止住向下墜落的 勢頭,可眼前的一切早已全部崩解,只剩下了無盡的黑暗,不管李文才如何伸手去抓,除 了空氣以外,他什麼也抓不到。   李文才絕望了,他心裡剛想完了,眼前卻是突然一亮,原本下墜的身體,卻像彈簧般 猛地向上彈射而去,直接穿破屋頂,飛到了半空!   驚魂未定的李文才喘著粗氣,幾秒鐘後,眼睛適應了光亮,終於是能夠看清楚眼前的 景物,可不看還好,這一看差點沒讓咱李同學摔倒,「我草,我怎麼在這?」   李文才一看大驚,幾乎快要失神,因為他竟然又回到了後興四民區,而且更準確的說 ,是250號的屋頂上……   原來當死神在極限比武會場晉入魔天三境的同時,在家中修煉三超神功,身負死神之 氣的李文才同受感應,也跟著突破到先天之境。巨龍般的磅礡先天之氣從李文才靈海內破 浪而起,瞬間產生的劇痛讓得李文才完全陷入了昏迷,更是做了好長好爽的一個夢。   如今終於從夢中醒來,李文才一驚之下衝出了屋頂,過了良久,還一臉茫然的李文才 這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在作夢,忍不住飄在屋頂上傻愣傻愣的笑了起來,「呵呵,哈哈,美 女們,我——又——來——啦——」   再說極限比武會場。   駕著七彩雲霓的文殊廣法天尊師徒三人,意欲擒拿死神回歸萬聖天宮,他的二弟子玄 天正要發難,卻是讓文殊廣法天尊攔了下,因為他施展慧眼神通掃視死神後發現,死神竟 然已經突破到了魔天三境,遠遠還要比自己高出兩個檔次,文殊廣法天尊雖然潛心修煉不 遺餘力,千百年來不曾懈怠,但礙於天資受限,在八百年前達到魔天初境後便再無寸進。   所以再看擁有魔天三境的死神寄體時,眼神裡卻是多了一分畏怯之意,再看到魯莽成 性的弟子玄天就要上前出手,於是趕緊將他攔下,因為文殊廣法天尊悉知每一境界間的差 距是何等巨大,比如初境和二境間的實力之差,絕對不是多了一倍的意思,而是足足超越 了何止十倍的差距,就是十個魔天初境的高手,也休想無死無傷的擊殺一名魔天二境的強 者,更遑論是活捉,那種難度直接就是上升了好幾個檔次,更別提是要活捉一名魔天三境 的超級強者,簡直是新天方夜譚了!   躊躇之後,文殊廣法天尊無奈下只好駕著七彩雲霓離去,畢竟要他一個魔天初境外加 兩個先天層次的弟子來執行活捉死神的任務,根本就是讓他們去送死,當初接受任務時, 明明說明了死神只達到了先天九境顛峰,以他文殊廣法天尊魔天初境的實力,加上兩名先 天弟子,要完成活捉死神的這項任務完全就是輕而易舉,誰知聞名不如見面,死神哪裡是 先天九境顛峰,他根本就是實打實的魔天三境顛峰啊,所以文殊廣法天尊立時萌生退意, 這種送死的事情,只有傻子才去幹。   望著終於消失在雲端的文殊廣法天尊師徒三人,死神轉而來到謝雲無的屍體旁,他扶 起謝雲無的屍身,發現謝雲無的靈魂已經不在,死神舉目四望,沒看見謝雲無的靈魂,他 輕輕放下謝雲無的屍體,又走到了張天所在的那個大坑旁向下望去,只見張天捲縮著焦黑 的屍體仍自一動不動的側臥在坑底,除了張天以外,這坑底再無其他東西,死神心中那股 鬱悶的感覺又再次升起,他實在難以相信謝雲無就這麼死了,可就算死了,為什麼他的靈 魂卻不在這裡,到底去了哪裡?   就在死神尋思的同時,一個閃爍著幽藍之色的光點悄悄的從張天的嘴裡飄出,死神眼 瞳微微一縮,俯身飛掠而下,直接將那光點抓在手中,他攤開手掌一看,竟然是謝雲無的 靈魂,但是此魂已經陷入了沉眠,捲屈在一個藍色光球裡,死神知道這是靈魂的自保機制 ,凡人的靈魂如果受創,陷入虛弱狀態時,便會以這種樣貌來保持自己的最後一點靈識, 只不過陷入沉眠的靈魂就算回歸肉身,最多也只能維持生命的繼續,而不能轉醒,就如同 植物人般,靈魂與外界的一切聯繫都會中斷。   但是死神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謝雲無死去,而且是死在自己面前,斷無可能 !所以死神決定為他重新塑靈,藉由自己強大的魔天之氣讓謝雲無重生。   死神帶著謝雲無虛弱的靈魂重新回到謝雲無的屍體旁,他催動魔天之氣,緩緩將謝雲 無的靈魂送回到肉身之中,並且以魔天之氣為其穩固靈識,使之不消不散,最後又輸以一 點魔天之氣,為謝雲無的靈魂強化,使之從虛弱中復原甦醒,整個過程並沒有花費太多時 間,以死神如今魔天三境的強橫實力,僅僅一個多小時便完成了一切工作,讓得謝雲無起 死回生,原本蒼白無色的臉上重新有了紅潤色澤,體溫也逐漸回穩,受到張天重創而粉碎 的內臟更是讓死神以強大的魔天之氣重塑了,至此謝雲無終於是死而復生,只是靈識受創 嚴重,雖已得到死神的穩固強化,但一時半刻裡還是沒能轉醒。   死神忙活了一個多小時,雖然和張天的打鬥並沒有耗損他多少真氣,但為了救活謝雲 無,也著實是大費功夫,死神站起身子,又環顧了四周,沒想到張天此魔,竟是如此殘毒 ,連這些觀眾也不放過,想到此,死神突然看見倒臥在一角的嚴華老人,趕忙飛身過去將 他攙起,見他面色枯萎,顯是受了嚴重的內傷,好在嚴華已臻先天初境,才得以保住最後 一口氣而不斷。   死神對嚴華本就沒有什麼不好的印象,否則當初也不會助他突破,所以此時見嚴華命 懸一線,當下便毫不猶豫的運功替他療傷。   相比之謝雲無來說,嚴華的傷勢輕了許多,雖然放在任何一個普通人身上都能讓人死 上幾回,但先天武者的身體畢竟強悍不可與凡人相比,所以在死神悉心照料運功調療後, 嚴華終於是悠悠轉醒。   一張開眼,便見到死神,嚴華雖然覺得喉嚨有些乾渴,但還是強要說道:「是,是你 救了我?」   死神不語,只是點頭。   嚴華心裡感激,但隨即想起謝雲無,激動的起身抓住死神臂膀:「那雲無呢?你,你 看見他了嗎?他有沒有事?啊?」   死神先是對嚴華突來之舉有些不適,但隨即便從嚴華緊抓自己雙臂的雙手感覺到嚴華 心中的那份焦急,所以也沒將嚴華此舉放在心上,點頭道:「他沒事,你不必擔心。」   說完,死神攙起嚴華走到謝雲無身邊,直到此時親眼見到呼吸平穩的謝雲無,嚴華才 總算放下了心,轉身對死神作揖道:「恩公神通,如此大恩,嚴華沒齒難忘,今天若不是 恩公出手相助,嚴華只怕這輩子就只是後天九境顛峰了。」   聽到嚴華叫自己恩公,死神正要說什麼,卻見嚴華又說道:「以恩公如此年紀,斷無 可能達到如此境界,所以請恕嚴華斗膽,恩公想必是借體重生的高人前輩,只是卻不知恩 公是哪一位前輩高人,又怎麼會借體重生,因為這種事情從來只是民間裡的傳說,從未有 人真正見過。」   死神沒想到嚴華竟能猜到自己是奪舍穿越而來,以他死神的性格,也不喜歡說謊,索 性將事情坦白,不過也沒忘了在最後叮囑嚴華,不得將此事傳於他人,嚴華自知此事如若 傳開,必定造成嘩然,更甚至會震動到許多國家高層,甚至是讓這些權力都要重新洗牌, 所以就算死神不叮囑,他也絕不會將此事外傳出去。   在會場發生屠殺後,軍方便火急火燎的趕赴會場,終於是在此時趕到,嚴華見軍方人 員魚貫而入,也趕忙迎了上去,一名領頭的軍官見會場仍有生還者,而且還是天下會館的 首席武座嚴華老人,趕緊恭敬的向之行禮,嚴華微笑點頭:「你們的指揮官是誰?」   領頭的軍官中氣十足的答道:「報告,是胡司令!」   原來是老胡,那就好辦了,嚴華道:「帶我去見他。」   那名領頭的軍官雖然不知道嚴華為什麼找胡司令,但嚴華可是天下第一的武者,更是 直屬國家部門的天下會館首席武座,怎麼樣也不敢違逆其意思,所以很快的領著嚴華走出 會場,來到一處軍帳外,然後轉身對嚴華恭敬的說道:「嚴華師傅,您且在這裡稍後,我 進去給您通報一聲。」   嚴華點頭「嗯」了一聲。   此時胡司令正坐在軍帳中看著屏幕上傳來的各個搜索影像,突然一聲「報告」傳來, 他抬起頭向帳外看去,一名軍官說道:「報告司令,天下會館首席武座嚴華師傅說想見您 。」   「嚴華?」胡司令一聽到是嚴華,臉上頓時露出喜色,「快帶他進來。」   那軍官得令,立即反回軍帳之外,然後恭請嚴華入帳。   嚴華一走進軍帳內,胡司令便熱情的招呼過來:「哈哈,你個老小子,不是說不參加 比武大賽了嗎,怎麼在這?」   嚴華聞言也是一笑,「老胡,咱且不說這些,我今天算是死裡逃生了。」   「死裡逃生?哈哈,誰有那麼大本事讓你這個天下第一死裡逃生?」胡司令顯然不信 ,更是覺得嚴華在說笑。   「這些咱們以後再說,我今天有件事要你幫忙。」嚴華道。   胡司令一聽,知道事情不純,否則嚴華豈是輕易求助於人的,於是壓低聲音問道:「 咱兄弟說什麼幫不幫的,啥事,你只管說。」   聽見自己的老朋友胡司令這麼說,嚴華心中也是一暖,當即笑道:「我想你引薦一個 人給軍部領導。」   「引薦給軍部上頭那些人?」胡司令有些懵了,忙問:「啥人啊?至於驚動到上面那 些太歲爺嗎?」   「非驚動不可,此人攸關我華夏國的未來,老胡,這忙只能讓你幫了,你不會拒絕兄 弟吧?」嚴華盯著胡司令問。   胡司令斟酌了半天,知道嚴華絕對不會沒事找事,他既然要自己替他引見一個人給軍 部上頭那些領導,那這人肯定來頭不小,既然如此,那還有什麼好躊躇的?於是便將此事 應了下來。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