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六十章 悄然撥動的心弦 。

達人殿堂

 
    

  第六十章 悄然撥動的心弦   死神本想直接在天下城的商店街幫小梓晴買下一間店面,讓她能在這裡安心的 當個商人,可來到商店街要購買時,才發現購買店面需要先取得城主認可才行。這 天下城的城主自然是徐韻的大哥徐剛,也就是拳傾天下,死神打開好友名單想聯繫 一下,卻發現不止徐剛不在線上,就連徐韻和葉芯也都不在線上,只好暫且將此事 按下,待得徐剛上線後再與他商議。   死神蹲下身對小梓晴說道:「我還有事,等店面的事情有了著落,我便會給妳 發短信。」   知道死神準備離去,小梓晴也沒哭也沒鬧,眨著大眼睛嘻嘻一笑,然後對死神 乖巧的點了點頭。   看見小梓晴如此懂事,死神也是微微一笑,伸手在小梓晴的頭髮上揉了揉,然 後便是起身向著城外而去。   才踏出城門,便看見那名嬌蠻的女子兀自駕著紅馬站在城外,可身邊的隨扈卻 是一個也沒有,死神心裡納悶,抬眼向她望去,而這時女子也正好向死神這裡看來 ,兩人四目相交的一瞬,沒有紅飛雙頰的事情發生,反倒是女子冷哼一聲將臉別開 ,死神也不以為忤,心想小梓晴人在天下城內,諒這女子也不敢亂來,於是邁出步 子,便是朝著十萬大山的方向逕自走去。   才走出不遠,卻是聽到後頭傳來幾名男子調笑的聲音,死神於是停下腳步,接 著便聽到那美艷女子厲聲道:「無恥狂徒,本小姐也是你們能招惹的人嗎?瞎了你 的狗眼,全給我閃一邊去,別站在我面前礙眼!」   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笑道:「老四你看看,美女說話就是不一樣,不僅人美身 材辣,說話更是帶勁,哈哈哈!」   那名被稱作老四的男子先是嘿嘿一笑,然後陰陽怪氣的在先前那名男子耳邊低 聲道:「三哥,這女的性子太烈,而且看她裝扮還有她座下那匹紅馬,怕是真有點 什麼,我看咱還是別招惹她的好,萬一出了啥事,耽誤了兄弟們集會的時間,大哥 那頭不好交代啊……」   「呿,能出啥事,就你這點老鼠膽怎麼和人出來混?看你三哥的!」那被喚作 三哥的男子轉頭對女子笑道:「美女,你那套唬唬別人還行,可對你哥哥我可是一 點用也沒有哇,怎麼樣,考慮的如何勒?要不要當我老婆啊?」   女子寒著臉不發一語,因為她正在等待,等待回城整裝的隨扈回來,她的本意 其實就是要在這天下城外截堵小梓晴,可誰知道讓隨扈們回城取劍,竟會碰上這等 倒楣事,心裡可說是又氣又急,氣的是那十六名隨扈回城換個武器也要這麼久,急 的是恨不能馬上將眼前這個無恥之徒剁個十塊八塊。   見女子不語,那老三也不以為意,繼續說道:「當我的老婆有啥不好?要錢, 哥哥我有的是錢,要人,哥哥我一揮手就能招來百人,像我這麼優秀的男人,那是 打著燈籠都找不著的啊,你說是吧,老四。」   「呵呵,那是,以三哥的條件,論武功,除了大哥和二哥外,怕是沒人能出其 右,論人品,更是人中之龍鳳。」老四在一旁附和道。   女子鐵青著臉,再也耐不住性子,幾乎要咬碎銀牙般的叱道:「厚顏無恥!」 然後便是抓起腰間火鞭「啪」的一聲抽了過去。   那老三見火鞭襲來,輕挑的眼神忽地一變,銳利的目光一閃即逝,臉上依舊是 談笑自若,微將身側,便避開女子那迅如火蛇的鞭擊。   突然暴起卻又一擊若空,使得女子臉上神情更是難看,心說今天是咋了?一個 也抽不到,剛剛讓那「不詳男」一把手將火鞭拽了去,現在又讓眼前這「無恥男」 避開了攻擊,是本小姐變弱了,還是大家全變強了?   死神靜靜的立於不遠處觀看,本不想插手此事,可在剛才見了那老三身法,以 及雙目中只得一瞬的銳利鋒芒,本欲離開的步子硬是躊躇了起來,心想:雖然此女 霸道蠻橫,但眼下卻是孤身一人,倘若我就此離去,無疑是陷她於絕地之中……   那老三待要再說什麼,死神卻已邁出步子,一身白衣向著女子翩翩行來。那老 三也不枉自詡人中龍鳳,雖然背對死神,卻似心有所感,他眉毛一挑,轉身看去, 見死神衣袂飄飄,白衫如雪,臉上的表情全讓一張冷酷的白色面具所遮掩,腳下所 踏出的每一步都蘊含著大家之氣,足見來人絕非易與,那老三頓時一個抖擻,如鷹 隼般的目光再次閃現,他全神貫注著死神的每一個動作,心想此人是友則為強援, 是敵定為大患!   死神的來到,不止老三和老四詫異,坐在馬匹上的女子更是滿臉驚疑,心想: 這個「不詳男」這時候過來幹什麼?來看我笑話的嗎?   她可不會以為死神這個「前一秒的敵人」會來替自己解圍,所以完全而且直接 的就把死神當作了那老三、老四的同夥人,心說:難道這「不詳男」就是他們口中 所說的「老大」!   我草!這誤會、這頭銜、這高帽,貌似真他媽大了,死神一心相助,誰想人家 不領情倒還罷了,還直接將這頂大帽子扣了上去,這下「不詳男」直接升級成了「 無恥男的老大」了,呃……   對於女子驚疑中卻帶不屑的目光,死神並不以為意,轉頭對那老三說道:「爾 等身懷不俗武藝,非但不思仗義行俠,竟以為托,行此下作之事,就不怕辱没了師 門?」   死神這文謅謅的一席之乎則也,直讓老三和老四聽的目瞪口呆,心裡全是一個 想法:這人是咋了?拍戲嗎?至於這麼說話嗎我草!   兩人對望了一眼,忍不住捧腹大笑,那老三更是指著死神鼻子說道:「我說哥 們,你這話也太雷人了,你是哪個劇團的?給哥幾個介紹介紹,有空給你捧捧場子 啊,哇哈哈哈!」   見此二人毫無悔意,死神心嘆世道頹靡,武之精神經歷了萬萬年的世代更替後 ,竟是淪喪至此,幾乎蕩然無存!嘆息之餘,死神微微抬眼,目中利芒閃過,一股 由殺氣所凝,似若有形,實卻無形的劍氣般目光頓時向那老三疾射而去!   那老三似有感應,急忙向後凌空翻了兩轉,又向側奔移了近十米,這才停下身 子,目光驚駭凝重的瞅著死神。   那女子和老四全看傻了眼,完全不知道那老三為啥突然來這麼一手絕活,表演 嗎?老四雖然心裡納悶,更是覺得他三哥此舉滑稽,可怎麼說也是自己的三哥,那 是萬萬不敢笑出聲來的,只得強忍無限笑意,憋在嘴裡,掖在心裡,可那美艷嬌蠻 的女子才不管這些勒,直接就是笑的花枝亂顫。   而且由於這老三剛才那一手動靜實在過大,不免要引來過往的玩家側目,甚至 駐足停看。可這些老三都不在意,因為剛才從死神眼裡激射而出的無形劍氣,實在 太過駭人,老三完全可以感覺到那股殺氣之濃烈,絕對是畢生所未見,所以只一照 面,便直接引動了武者面對危機時的反射神經,他現在的內心可說狂震不已,心中 一股莫名的顫慄升騰而起,怎麼也壓不下去。   正納悶此人是誰時,死神卻是一拂白袖,負手而立說道:「爾等且去吧,我已 滿手血腥,不欲再造殺孽,今日便給爾等一條生路,倘若仍不知迷途反改、再行卑 劣齷齪之事,那爾等項上人頭,縱是異界又或現世,天涯海角我也必定取之。」   死神這話說的淡然平靜,聲音不大卻是擲地有聲,聽的在場圍觀的玩家,一個 個嘴巴張的和河馬一樣大,更別提心裡有多震撼,每個人心中都在想,這哥們說話 也太嗆了吧?若說異界追殺也還罷了,只要有點勢力的人,幾乎都能做到,可貌似 這哥們不止要在異界追殺人,就連現實世界裡也要千里追魂,這可是一般人能做到 的嗎?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人肯定大有來頭哇!   這話就是聽在一旁美艷女子耳裡,也是震撼莫名,心說此人是誰?說話這般猖 狂?就是我也不敢撂下這種要在現實世界裡追殺人的話呀……   越想心裡便越亂,放眼整個華夏國,誰人有這種能耐?自己已經是金字塔頂端 的人,都沒敢這麼放話,難道會是哪個太子?   雖然死神戴著面具,但他說話時的眼神依然可以透過面具上的兩個窟窿清楚看 見,女子心裏激盪,心說那該是多麼堅毅的眼神啊?完全沒有半點虛假,這樣的男 人,如果只是仗著背後有靠山,那也還罷了,可這人的眼神……像嗎?   一股莫名的感覺在女子心海裡悄然盪開,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撥動了,她揪 著一顆怦然亂跳的心,目不轉睛的瞅著死神那深邃如潭的堅毅雙眸望的出神。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