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六十一章 輕舞飛揚 。

達人殿堂

 
    

  第六十一章 輕舞飛揚   那老三兄弟倆聽到死神這十足威脅的話,臉上都是忍不住抽了兩下,那老四武功遠 低於他三哥,所以對死神的強悍完全無所感應,可他為人向來機靈,端看自己這一向自 負的三哥如此不顧顏面、逃也似的激烈反應,他心裡便是猜到了幾分,所以縱是死神說 的如何狂,那也是半句也不敢回頂,趁著大家將注意力都落在死神和老三身上時,那老 四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滴老早閃去了好遠。   剛才那一翻一滾的,直讓那老三有些狼狽,一嘴巴的牙齒幾乎要讓自己咬碎,心中 大罵道:你ㄚ的有點本事了不起啊,至於這麼狂嗎?啥天涯海角取我性命,我呸,就你 個貨也想取我性命,發夢吧你!   這些話自然都得往肚裡去,在死神強大的威壓下,那是一句也不敢吐露出來滴。這 老三也不傻,知道自己不是死神對手,也不要強耍狠,只不過臉面雖丟,但場面話還是 得說上幾句的,他整了整身上穿的遊俠套衫,說道:「既然閣下對這潑辣的女人有興趣 ,哥幾個讓給你還不行嗎?至於講生說死的嗎?」本來還想說「我爸是後興市的市長。 」搬出家世嚇嚇對方,可一想,萬一哪天這貨哪條經斷了殺到家裡來,那我不杯具了? 於是只得將這後半句話給嚥了回去。   那美艷卻又嬌蠻的女子一聽「潑辣」兩字,立馬不依了,罵了聲:「你說誰潑辣! 」便是拽起火鞭就要發難。可手才舉一半,卻見死神正瞅著自己看,女子想起自己現在 這模樣貌似不大好看,只得抿著嘴,咬了咬朱潤欲滴的下唇,把舉起的手又放了下去, 然後才寒著臉對那ID叫做「影剎」的老三說道:「就你們這些無恥之徒也妄想要人以 禮相待?做你的白日夢!」   那老三摸了摸鼻子輕笑一聲,「影某還有要事在身,就不打擾兩位了。」說完,便 是對遠處的老四一揮手,兩人就這麼一溜煙的消失在人群裡頭。   說時遲,那時好快,就在影剎兩兄弟前腳剛離開,那美艷女子的一十六名騎士隨扈 便是從人群中快馬奔來,顯見十六人是剛從城外傳送點才抵達便直奔城門。   那十六名騎士隨扈遠遠見到死神就站在本家小姐旁,心裡一個咯噔,以為死神又來 尋他們家小姐晦氣,所以當下便催馬快駕而來,一時間城門外塵沙飛揚,十六名隨扈同 時跳下馬背,二話不說就將死神團圍了起來!   乍變突生,死神也是劍眉微挑,可仍自負手而立,澹然自若。然而這一下卻是讓那 美艷無雙的女子急上了心,趕緊喊道:「你們……你們這是幹什麼?讓開,全都讓開!」   女子這一喊,不僅那十六名隨扈個個面面相覷、一頭霧水,就是咱死神哥也是忍不 住抬頭看了眼坐在馬背上的女子。   女子直到此時才驚覺自己剛才失態了,也不知是否想到了羞處,精緻的臉蛋霎時紅 飛雙頰,拉住馬韁的手也是忍不住交疊緊握起來,這時女子發現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在自 己身上,樣子就更是侷促萬分,過了良久,才低著頭、紅著臉,細若蚊聲的說道:「哎 ……謝……謝謝你呀。」   這句道謝的話雖然說的小聲,但對就在咫尺的死神來說,那還是聽的十分清楚的。 不得不說,死神非常訝異的看著這名叫做「輕舞飛揚」的美麗女子,他雖是出手相助, 但也沒想過這不久前還蠻橫霸道的女子竟然會說出「謝謝你」這種話,是以死神是真有 些詫異,呃,或者說很詫異……   饒是淡定如死神,也是不免要愣神個幾秒,這才說道:「舉手之勞何足掛齒。」然 後便要邁步而去。   女子見狀趕緊喊道:「哎!」   這一聲輕呼,叫的那叫一個銷魂啊我草!就是淡定如寂寞,也是差點從椅子上摔下 ,那就更別提一旁圍觀的幾十名玩家以及十六名隨扈了,全都是一個趔趄,尤其是那十 六名隨扈,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是古怪的很,心裡都在想:咱家小姐今天吃錯藥了嗎? 怎麼突然轉性了,說話還帶嗲的……   死神才踏出一步,便又停下腳步,微微回頭望去,只見那名喚輕舞飛揚的女子又囁 嚅了半响,然後才忽地一揚小巧削尖的下巴說道:「我……我不和那小不點爭那白色史 萊姆了。」   這話一出,一旁十六名隨扈的嘴巴頓時不自覺的忘了闔上,死神那張掩藏在面具下 的俊俏容顏也是忍不住一動,他看著輕舞飛揚那對美麗的眼眸,知道此女說的乃是實話 ,心裡對這女孩的印象也頓時好了不少,於是淺淺一笑,說道:「妳能放下私欲不仗勢 強取,足見妳良知尚在、樸風猶存,如此甚好,還望妳能將此心長存,善待每一個良善 之人。」   將話擱下,死神便欲離去,誰想輕舞飛揚又是輕聲喊道:「等、你等等嘛……」   「姑娘還有何賜教?」死神聞言又停了下來,轉身問道。   「你……你這人說話非得這麼咬文嚼字嗎?」輕舞飛揚忍不住怪嗔道。又看了看四 周圍觀好事的玩家以及自己身側的十六名隨扈,臉上的表情有些羞意,可骨子裡那份嬌 氣仍是根深蒂固,索性也不顧他人眼光,一咬牙直當的說道:「我雖然不和那小不點爭 那白色史萊姆,可那白色史萊姆當初我也有瞧見呀,所以不管怎麼說也有我的一份,現 在我不和她爭了,可你……你要帶我再去抓一隻,那樣……那樣才公平嘛……」輕舞飛 揚說到後來,原本的理直氣壯全沒了,只剩下了恍若未聞的細語低喃。   呃……死神聽完竟是有些不知所措,沒想到這女孩會提出這……這種要求……   死神想了想,雖然輕舞飛揚這麼說還是有那麼些強詞奪理,但也還尚在接受範圍, 而且自己眼下除了練級也沒有什麼急事待辦,況且對那異界中的寵物系統,他阿哥也是 難掩好奇之心,於是前後思忖一番後,便點頭答應道:「好。」   女子聞言頓時心花怒放、展顏而笑,「吶,這可是你說的哦,你可不許耍賴。」   耍賴?這話實在讓咱死神哥有些無語,皺眉道:「我向來言必行,行必果,只是哪 裡才有白色史萊姆我卻是真正不知。」   目的已經達到,死神知不知道哪裡有白色史萊姆根本不重要,輕舞飛揚那是一點也 沒放在心上,她一挺腰桿,堅挺圓潤的雙峰頓時就是上下一陣顫動,精緻的臉蛋上俏皮 的笑說:「沒關係,我知道哪裡有!」說完便是驅馬調頭道:「走,我們抓去!」   話才剛說完,便見死神由後邁步跟上,輕舞飛揚頭頂上倏地一坨大汗落下,她有些 不敢置信的小心問道:「你……你沒有坐騎嗎?」   突然讓輕舞飛揚這麼一問,死神先是一頓,然後才難得露出有些窘迫的笑容,尷尬 說道:「……沒有。」      輕舞飛揚聞言輕呼一聲:「那怎麼行!」然後伸手撫了撫馬兒頸上的紅色鬃毛,「 我的小紅可是一星靈獸,奔跑的速度最基本也有160公里,你是怎麼也不可能跟上的 。」   這話雖然不中聽,但卻也是實話,就算死神身體數值過人,又是全敏捷的遊俠,再 搭配上常駐「幻步」,那也達不到時速160公里的移動速度啊!所以聽到輕舞飛揚這 麼說,死神也只能沉默以對,他確實跟不上這匹全身火紅,髮毛如焰的靈獸速度。   輕舞飛揚見死神沉默,心裡暗罵自己竟一時口快,怎麼就忘了男人都是愛面子的, 這麼大庭廣眾的說這些話,他一定覺得很難堪,情急之下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話來補救 ,於是抿了抿嘴,歉然道:「對……對不起嘛,我不知道你沒有坐騎,呃不,我是說沒 有坐騎也沒關係,呃、不不不,我的意思是……」   這話都是怎麼說的?輕舞飛揚幾乎恨死自己了,怎麼哪壺不開就提哪壺,越說越錯 ,越描那是越黑,一時間也是手足無措了起來。可咱死神哥哪裡會介意這種事情,對他 來說,有坐騎固然是新鮮又有趣,但就是沒有,那也是絲毫沒有關係的,所以在聽到輕 舞飛揚如此說話,覺得這女子真是有趣,忍不住便笑了起來,說道:「無妨,妳就放慢 速度,而我加快腳步,相信如此便能跟上了。」   死神這話算是心裡話,也是真話,可聽在輕舞飛揚耳裡,卻變成了替她剛才的失態 解了圍,心中暗道:如此善解人意的男子,他情願自己讓人笑話,也不讓我難堪,真是 ……   想到深處,輕舞飛揚那張精緻白皙的臉龐又是一陣暈紅襲上,支支嗚嗚的低聲道: 「那、那不然我們共乘小紅,這樣……這樣就不用這麼麻煩了……」   呃……輕舞飛揚這幾句話雖然說的極小聲,但旁邊圍觀的人可個個都是拉長了耳朵 在聽,誰想這小妮子竟然提出了這麼……這麼……這麼大膽又不合邏輯的方法!全場數 十位圍觀玩家加上十六位隨扈,人數合共最少在七十名以上的玩家,頓時一個趔趄全數 摔倒,心裡除了對死神的無限欣羨外,更是不忘大罵道:我草!你這女人是怎麼回事啊 ,就是心花開了至於這樣嗎?什麼叫「共乘就不用那麼麻煩了」?」妳丫的旁邊十六名 隨扈的坐騎都是裝飾、都是紙糊的嗎?就是隨便抓一個過來代步那也行啊!可……可妳 ……妳咋就沒想到勒?這、這還有王法嗎?這還有天理嗎?這……這是要打擊死人嗎? 長的帥就了不起嗎?說話酷一點就咋樣嗎?我們也是人啊,妳丫的當我們全都裝飾用的 啊我草!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