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六十二章 一路向北 。

達人殿堂

 
    

  第六十二章 一路向北   對男女之事知之甚微的死神,對輕舞飛揚提出的方法完全沒有任何不妥之感,只是 微一思忖,便是說道:「也好。」接著低喝一聲,便縱身躍上馬背,輕輕落在輕舞飛揚 身後。   也不待她反應,直接就抓過輕舞飛揚手中韁繩,肌膚的接觸,讓輕舞飛揚渾身一震 ,可想起靈獸認主,就是要共乘,也得先經過焰火馬的認可才行,急道:「靈獸都是認 主的,牠還沒認可之前你不可以上來呀!」   可這些話就是說了也已遲了,死神突然躍上馬背,早已驚動了焰火馬,靈獸焰火馬 怎肯讓主人以外的人騎在自己背上?長鳴一聲便是長立而起,接著就是一陣狂跳猛甩, 無論如何也要將死神攆下。   焰火馬此舉,讓死神劍眉一皺,甚是不悅,他沉聲喝道:「豈有此理,一隻畜牲也 敢居高!」當下右手向後一勒馬韁,焰火馬頓時雙蹄離地、長立嘶鳴!   此舉來的突然,輕舞飛揚全無準備,直接就讓焰火馬給甩了出去,「呀」的一聲尖 叫,死神眼疾手快,直接一個下腰、伸出左手將輕舞飛揚給拽了回來、更是拽進了懷裡 ,不待喘息,焰火馬的行為已經讓死神怒從心來,只見他雙腳一扣,口中冷喝一聲,一 股來自現世裡的死神威壓驟然劃破虛空,竟是突破空間的束縛、從天降下!   瞬間城外數十人同感一道無垠壓力自頭頂壓下,紛紛站立不住、接連跪倒!而原本 仍自瘋狂的焰火馬也感覺到這股無匹威壓,登時便安靜了下來變得溫馴無比。   無端降下的莫明威壓,突然溫馴聽話的焰火馬,眼前發生的一切又急又快,直讓眾 人都是又驚又疑,紛紛相互對望,剛才是咋了?   沒人可以解釋的現象,就在剛剛那一瞬發生、然後結束。就連焰火馬的主人,輕舞 飛揚也是驚異莫名,但此時除了訝異之外,更多的,呃……卻是讓人臉紅心跳的男性胸 膛啊!   死神在剛才情急之下,一把將輕舞飛揚攬在了懷中,直到此刻也仍沒鬆手,是以讓 得輕舞飛揚雙頰發燙,一顆心六神無主的怦怦亂跳,她不敢抬頭去看死神,但卻是像個 小鳥依人般輕偎在死神懷裡。   對於輕舞飛揚的舉動,死神除了略覺莫名以外,並沒有其他想法,眼見焰火馬已經 馴服,旋即低頭向著懷裡的輕舞飛揚問道:「怎麼走?」   死神這毫無感情、不冷不熱的問話,聽在輕舞飛揚耳裡煞有不解風情之意,忍不住 抬頭白了死神一眼,心說這人是木頭嗎?這麼大煞風景的話也能說!   可心裡埋怨,嘴上還是沒忘回答道:「一直向北行八百里左右就會到了。」   死神點了點頭,輕叱一聲,便是縱馬而去。   後頭十六名隨扈見焰火馬疾馳遠去,一時竟是不知所措,這些人也不是不通世俗之 輩,所以一個個的你看我啊我看你的,心裡想的都是到底是該跟上去當個五百瓦的電燈 泡呢?還是收一收迴轉自家主城回報?   正在兩難之際,輕舞飛揚的聲音卻是從不遠處傳來:「你們都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   眾人抬頭看去,才發現原來焰火馬正停在不遠處,只見死神白衣隨風翻飛,好不瀟 灑,眾人又是對望一眼,心裡不得不承認,眼前這男子確實是英雄蓋世、英姿超凡。   命令下達後,輕舞飛揚扯了扯死神衣角,然後輕柔的說道:「我們走吧。」      死神微微點頭,然後便駕著焰火馬一路向北直奔,沿途又是翻山又是涉水,更是路 過了不少魔獸刷新區。   當兩人來到天下城北方500里處,在穿過一處密林後,眼前竟是猶如人間仙境般 的美景,一道傾瀉而下的瀑布在一汪水面上濺起波濤白花,四周鳥語花香,風景秀麗、 山高水明,輕舞飛揚忍不住驚呼道:「哇,這裡好漂亮呀!」   死神也在此同時一勒手中韁繩,那焰火馬嘶鳴一聲便停了下來。在看四周幽靜清美 的風景以及那道有如接連天地的瀑布,死神也是覺得心中一片寧靜安祥。   輕舞飛揚笑道:「我們下去看看好嗎?」   死神雖然覺得此地景色怡人,可此行目的卻決計不在此,於是反問道:「我們不是 要抓白色史萊姆?」   輕舞飛揚聞言,月眉微蹙,眨著她那水汪汪的眼眸,然後拉著死神的衣袖,裝出一 副楚楚可憐的模樣哀求著說道:「就一下子,就一下下,好不好嘛……」   死神雖然對男女之間的事情不了解,甚至也沒有人類的諸多情感,但在人間待久了 ,與人相處久了,還是難免要沾染了人類獨有的微妙情感,所以讓輕舞飛揚這麼一哀求 ,縱是鐵打的心也要軟化,於是只得點頭道:「好吧,此地風景也確實別於其他地方, 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一下吧。」   輕舞飛揚一聽死神答應了,開心的在死神臉頰上輕啜了一口,弄的咱死神哥又是錯 愕、又是惶惶無措,然後也不管死神仍自僵在馬背上,自己卻是先跳下馬,輕快的在水 邊跳著,然後在一塊傍水而臥的岩石邊跳了上去,拍了拍石面,輕舞飛揚坐在岩石上將 兩隻白皙如玉的腳沉在水裡,就這麼在水裡晃呀晃的,還不時向著兀自在馬背上發楞的 死神揮手。   直到這時,死神才算是回過了神,心裡有種感覺在激盪,卻又說不上來,這時看見 輕舞飛揚坐在岩石上裸露著白皙纖嫩的雙腿在水面上踢呀踢的,心中竟似有股邪火莫明 竄起,可在死神強大的意志力與定力下,那股邪火還是硬生生給壓了下去,稍微調整了 紊亂的心緒,此時見輕舞飛揚向自己這裡揮手還做了一個鬼臉,死神的臉上才終於是掛 起了笑容。   看著輕舞飛揚在水邊嬉鬧了一會兒,死神開始向四周觀察起,心說此處靈氣繁盛, 從天倒瀉而下的瀑布以及底下的一湖深潭,都是平時難以得見的景色,若再輔以四周一 片盛茂濃密的樹林,此地就恍如一處與世隔絕的世外桃源,若能在此修練,對境界的精 進肯定有催化之效。   一念至此,心中也不禁嚮往了起來,可惜這裡只是一處《異界》,若能在人間找到 相仿的地方,那該多好!   死神專注的看著四周美麗的景色,突然「撲通」一聲傳入耳裡,轉頭向聲源處看去 ,那裡除了幾塊傍水而依的岩石外,就只剩下一平無波的潭水,並無什麼奇異之處。   心想可能是有魚兒躍出水面又落下的動響,死神也不以為意,正待將目光別過時, 心中忽地一跳,急忙轉頭再看一次潭邊水面,潭水依舊平靜無波,岩石上也偶而有雀鳥 停留,一切還是和剛才一樣,可是……可是輕舞飛揚人呢?   這一驚非同小可,死神立即一拉韁繩,驅馬來到潭邊,那個剛才輕舞飛揚所坐的岩 石旁。   岩石上頭除了還餘留一灘水漬外,就再也沒有輕舞飛揚的任何痕跡,死神頓時有些 著急,他舉目向四下張望,這裡的景色依舊秀麗,完全沒有任何怪異之處,可輕舞飛揚 卻不見了,死神現在可說是急上了心,他駕著焰火馬在潭邊來回轉了兩圈,還是不見輕 舞飛揚蹤影,心裡更是大急,開始忍不住的往壞處想:難道給掉進了潭裡?   想到此處,死神趕緊走到輕舞飛揚所坐的那塊岩石,他低頭向潭中深處望去,潭中 越是深處,潭水越是濃黑無比,若是常人,絕對看不出五丈之外,可死神之眼豈是凡人 可以一比,眼力直接就是穿水而入,看到潭底,竟發現有兩道綠光從潭底閃現,那綠光 猶如兩顆巨大的眼瞳般,蟄伏在漆黑冰冷的深潭之中窺視回望。   死神頓時心中一緊,自語道:「難道這深潭之中尚有巨物,那輕舞飛揚……」   不及細想,潭水猛然沖天而起,一條露出半截身體的龐然巨物騰水而出,閃爍著綠 光的大眼凝視著死神,焰火馬見到如此巨獸,立時便不安了起來,不停的來回踱步,死 神索性跳下馬背,仔細打量著這頭身驅碩長如蟒的巨獸,本以為是頭蟄伏在深潭之中的 龍獸,因為此獸露出水面的七、八米胸前明顯生有兩爪,可以想見水面之下的身軀也定 還有另外兩爪,可再細一看,此獸渾身光滑無麟,如馬臉般的頭頂上也沒有長角,死神 微一思忖便大至猜到,此潭中巨獸不是別的,正是尚未化龍昇天的——蛟!   那巨蛟見死神目光凜凜,臉上毫無懼色,心中惱怒,覺得死神不把自己看在眼裡, 當下仰天怒吼一聲,頓時震的這一片天地都是吼聲轟隆,然後一道低沉的聲音自那巨蛟 嘴裡發出:「卑微的人類,竟敢打擾我的清修,真正該死啊……」   呃,不得不說,這句台詞的開頭可是咱死神哥萬萬年以前的台詞,沒想今天卻是讓 一條四腳蛇給原封不動的還了回來。死神一聽,原本已經因為輕舞飛揚的失蹤而怒上心 來,此時聽了這丫的這番話,更是惱火,一聲「放肆」冷冷說道:「九天金龍尚且不敢 在本座面前仰首,憑你這條尚未化龍的四腳蛇也敢在此大放厥詞,以為本座不敢殺你嗎 ?」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