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我是死神我怕誰 第六十七章 愛情顧問 。

達人殿堂

 
    

  第六十七章 愛情顧問   死神追出滿福樓,已經不見徐韻身影,心裡莫名一陣焦急襲上心頭,舉目四顧, 終於在遠處的商店街尾人群裡發現徐韻,趕緊追了上去。   可徐韻卻腳下沒停的一路跑到了中央廣場,死神無奈只得開啟幻步急追,果然在 幻步強大的速度領先下,死神一把抓住了徐韻的纖纖玉手。   徐韻先是一驚,然後回頭便是看見那張戴著冷酷面具的熟悉面孔,正不知所措間 ,整個人因為前衝的慣性,突然讓死神向後一拽,頓時失了重心,實實的跌進了死神 懷裡,嚶嚀一聲,立時紅飛雙頰。   「傾城!」   正欲掙開,耳邊卻傳來一聲輕呼,那聲音雖然仍自平靜,可徐韻卻能聽出裡間蘊 含著的無限焦急,當下就像一顆催淚彈般在徐韻眼前炸開,原本還強忍在眼底打轉兒 的淚水,再也忍不住奪框而出,就像受了好多的委屈一樣,竟是怎麼也停不下來了。   徐韻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要哭,但一想到自己思思念念的人,竟然帶著別的女人來 赴自己的約,越想就越是覺得替自己不值,好不值!   「放開我,你放開我!」   徐韻這一喊,直接讓死神呆住了,手一鬆,他怔怔的看著徐韻掙脫出自己懷裡, 然後用一種傷心欲絕的眼神凝視自己,接著就在死神面前毫無預警的離線,登出了。   面對徐韻的突然離線,死神腦中嗡的一聲,心裡一股感覺衝到了心口,可卻又說 不出道不明。   他站在廣場中央,看著不停往來的人們,有種落寞在心底,站了許久,才搖搖頭 ,輕嘆一聲後,慢慢的走回滿福樓。   一進包間,徐剛、葉芯以及輕舞飛揚都走了,只剩下劍摧山和小梓晴。   見死神推門進來,小梓晴便喊道:「大哥哥。」   而劍摧山也趕緊起身道:「大哥……」   「都走了嗎?」死神淡淡的問。   「嗯……徐剛和葉芯說有事,那個輕舞飛揚說無聊……」劍摧山低著頭,回答的 有些避重就輕。   因為事實上徐剛和葉芯會離開,除了輕舞飛揚在這以外,最大的關鍵還在於徐韻 的突然離線,對此,徐剛和葉芯都是對死神頗有微詞,更是對他帶輕舞飛揚來赴約一 事很不諒解。   可劍摧山能這麼直白的說嗎?所以只好輕描淡寫的帶過,他偷眼向死神看去,可 死神戴著面具,現在究竟是什麼表情也看不出來,不過劍摧山能感覺到死神進來時, 身上帶著一股落寞,於是強自笑道:「不過這丫頭很聽話,就是貪吃,哈哈,非要等 你回來才肯走。」   死神走到小梓晴身邊坐下,輕撫她的頭髮,然後抬起頭對著劍摧山說道:「我想 幫她在天下城的商店街買間店鋪,你能代我向徐剛說聲嗎?沒有他這個城主的許可, 系統不讓買。」   劍摧山聞言,爽快的答道:「那有什麼問題,小事一樁,大哥,這事兒雲無給你 辦了,你放心,一有消息馬上通知大哥你。」   死神點點頭,轉而對小梓晴說道:「這些東西你喜歡吃的話,多吃些,我上線已 久,該下線了,至於這些東西的錢妳別擔心,劍摧山會處理。」   小梓晴一聽就樂了,小臉兒嘻嘻的笑著,臉上還沾著奶油,「謝謝大哥哥還有阿 山哥哥。」   「阿山哥哥?」死神忍不住向劍摧山看去。   劍摧山臉上抽了兩下,捎了捎頭,有點不好意思的道:「呃,哈哈……方便招呼 嘛,哈哈……」   三人又說了幾句,死神便是離開了滿福樓,然後就在滿福樓門口登出。   取下光腦的死神,神色黯然的呆坐在床緣不發一語,早早偷窺回來的李文才見氣 氛不對,趕緊飛了過來,「大哥你怎麼了?你看起來很沒精神啊。」   「我沒事。」死神也不看李文才,只是眼神空洞的看著前方。   李文才又轉了兩圈,心道:不對呀,大哥平常不是這樣的,嗯,這裡頭肯定有問 題!然後不死心的勸說道:「大哥,咱們兄弟倆還有啥事不能說的?你這麼久才回來 一次,一回來就苦著張臉,你這叫文才怎麼辦才好?有什麼事過不去的,說出來兄弟 給你出主意啊!」   聞言,死神看著李文才半響後,才道:「你真能解我心中之惑?」   哈呀,我李文才是什麼人?這句話也太小瞧我了!李文才大拍胸脯道:「放心吧 大哥,這世上除了錢以外的事情,還真沒文才不能解決滴,你儘管說,讓文才給你開 解開解。」      見李文才說的如此把握,死神左右一想,姑且一試又何妨?索性便將今天在異界 裡的事情都說了一遍。   李文才聽完,先是咂了咂嘴,暗道:大哥也太猛了,連仙獸巨蛟都敢叫板……   死神問:「你可知為何?」   聽到死神向自己問來,李文才咳了兩聲,然後裝作一副愛情顧問的模樣說道:「 大哥啊,不是我說你,這件事情完全就是你的不對啊!」   「我的不對?本座何錯之有?」   「呃……大哥,我覺得你的問題很大。」李文才想了想,說道:「這件事情其實 很明朗,只要是個人都看的出來……」   李文才說到這裡停了一下,他向死神看了兩眼,怕自己嘴快得罪了死神,不過好 在死神並不以為意,於是李文才才鬆了口氣,繼續說道:「大哥,那叫顏傾城的妞兒 肯定喜歡你,不然她也不會在『福滿樓』外……」   「是『滿福樓』。」死神插口道。   「呃……哈哈,差不多就好啦,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就是心裡惦記著你, 所以才會在滿福樓外面等你,而且她朋友葉芯不也說了嗎?有人想著你,所以她們才 決定大家在滿福樓聚聚……」說到這裡,李文才嘆了口氣,「誰知道大哥你竟然帶了 另外一個叫做輕舞飛揚的女人去赴約,這還不把人氣死啊?」   死神皺著眉頭,想了下,問道:「這氣從何來?」   呃……   李文才雷倒,徹底雷倒了,他沒想到他這位大哥竟然出類拔萃到了這等地步,實 在太有才啦!乾咳兩聲,道:「大哥,你該不會沒談過戀愛吧?」   「戀愛?」死神想了想,記憶中沒有這個名詞,於是如實回答:「沒有。」   李文才聽完直接一個趔趄,心想,果然是萬萬年以前的殺神啊……   死神問:「何謂戀愛?」   「大哥,戀愛的意思,呃……戀愛就是,這個……嗯……呃……就是……就是有 一個女的喜歡你,然後你也喜歡她,這就是戀愛了!」說完,李文才忍不住佩服起自 己的解釋,竟然是如此之貼切啊!   死神點了點頭,又問:「這與今天之事有何關係?」   李文才張著嘴,兩隻眼睛瞪的大大的,他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竟然有人對感情這檔 事這麼遲鈍的,看了半天,才眨了眨眼說道:「呃,因為,因為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 ,如果變成三個人或者四個人、五個人,甚至更多人,那有人就會很不高興,很傷心 ,很生氣,今天顏傾城會這麼生氣和傷心就是因為大哥你把戀愛變成三個人了……」   李文才說完,見死神似乎若有所思,靈機一動問道:「大哥,你喜歡那個顏傾城 嗎?」   乍聞李文才這一問,死神愣住了,他在心裡問著自己,我喜歡她嗎?喜歡?喜歡 是什麼?怎樣才叫做喜歡?   看死神半天沒說話,李文才又問:「大哥,你如果也喜歡顏傾城,那你就不能再 和別的女人糾纏,更不可以還帶著別的女人在顏傾城面前晃來晃去,那會讓你們之間 產生裂痕的。」   死神問:「文才,什麼是喜歡?怎麼樣叫做喜歡?」   呃……李文才差點又要摔倒,這問題貌似曠古絕今了,想了想怎麼說比較好之後 ,才說道:「大哥啊,你沒看見她的時候心裡會想她嗎?」   死神想了想,說道:「會。」   李文才又問:「那她如果和別的男人走到了一塊,你會生氣嗎?」   死神這次想的比較久,才抬頭說道:「走到一塊是什麼意思?」   「呃,走到一塊就是說……她和別的男人牽手啊、擁抱啊,呃,還有親嘴啊…… 這樣你會生氣嗎?」   聽了李文才精闢的解釋後,死神回答的很快:「我會把那個男人殺了。」   李文才一聽,吐了吐舌頭,然後才繼續問道:「那她如果讓人欺負了,你會生氣 嗎?」   「會。」   幾個問題問完,李文才雙手一拍,叫了聲:「這就是啦,大哥,以上這些答案證 明你是喜歡那個顏傾城的,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啦!」   死神眉帶疑惑,問道:「符合這三個條件,就是喜歡嗎?」   李文才道:「八九不離十了,不過大哥,喜歡是一種感覺,你應該能感覺到才對 啊?難道大哥你沒有人類的七情六慾嗎?」   「七情六慾?」死神的目光突然停在窗外的遠方,久久才說道:「我不知道,但 是你剛才說的問題,我確有所感覺……那麼你覺得我現在該怎麼做才好?」   李文才眼珠子轉了轉,笑道:「哈,這還不簡單,大哥,現在這情況簡單說就是 嫂子在生氣,只要你去哄哄她就行啦!」   「哄哄她?怎麼做?」死神問。   「呃,帶她出去走走啊,大哥,你等會兒就打電話給她,然後約她出去四處走走 ,陪她說說話,讓她覺得你心裡是有她的,也願意把時間拿來陪她,這樣她自然就高 興了、就開心啦!」   「電話?」死神疑惑的看著李文才。   這讓咱李文才心中一跳,小心問道:「大哥……你、你不是想說你沒她電話吧?」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