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5

達人殿堂

 
    

  那年冬天來得特別早,感覺暑假才過完沒多久,天氣就漸漸冷了起來。   然後只記得與余婷萱的賭注是我輸了。   四題錯了一題,而那題竟然是她先前忘記圈起來的,早知道就不要告訴她了,但也只能怪自己大意,忘記題目隱藏的陷阱,想起來還真是不甘心。   「欸,錯一題。」那是天氣還沒這麼冷的某天早上,當我提著早餐進去教室,正準備大快朵頤時,余婷萱搖了我的椅子。   「蛤?」早上精神不是很好,對她的話產生許多疑惑。   什麼錯一題?她是沒吃早餐肚子餓了嗎?   「妳是肚子餓了嗎?」我把身體轉了回來,從塑膠袋拿出裝了雞塊的袋子後問她:「這裡有雞塊,要不要吃?」   「白癡,什麼雞塊?什麼肚子餓啦?是這個!這個!」她把我的手給撥開,然後從抽屜把一張考卷拿了出來。   「幹麻給我考卷?老師昨天有發嗎?」伸手過去拿,卻被她的手給擋住。   「發什麼啦!這是之前你教我的阿!忘記了哦?」她捏著我的臉,喊:「快醒醒阿──」   痛痛痛痛痛,好痛。   「會痛欸,放開啦。」我沒好氣說道。   「那你想起來了沒?」她問。   被她這麼一捏,什麼事情都想起來,甚至連精神都被她給捏醒了。   「有、有、有!想起來了。」說完,她才鬆開手。   「吶,拿去看,錯一題!」   「喔……然後呢?」試圖裝傻。   「然後你就欠我一件『事情』,怎麼?想裝死阿?沒那麼簡單!」看她頭抬得老高,驕傲的很,應該是不會忘記。   男子漢就該敢做敢當。   於是……我看著她,一字一句緩緩說出:「那、妳、肚、子、會、不、會、餓?我、快、餓、扁、了。能、先、讓、我、吃、早、餐、嗎?」   本來幾秒能說完的句子,硬是被我拖了十幾秒。   她咧開嘴笑道:「白目。好啦好啦快去吃,欠我的一件事情要記得阿。」   記得,當然會記得── §         §         §   不知道為什麼,從小到大我的異性緣通常都比同性緣來得更好,所以周遭朋友男女比例幾乎是三比一。   現在當然也沒有例外,除了阿翔與新認識的阿明外,便沒有特別能稱得上兄弟的同性朋友出現。   倒是身旁的異性朋友增加了好幾位。   陳心亞、余婷萱算是剛開學沒多久就認識的,後續還多了幾位滿不錯的異性朋友,其中有一位讓我印象滿深刻的。   她本名叫洪雪真,但大家幾乎都叫她熊,反而她的本名比較少叫,甚至連考卷上她也只寫一個熊字,當然僅限於小考。   這女孩很特別,她長得並不高大,身材也不胖,但為什麼會被稱為熊呢?說真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大家這樣叫著叫著,也就習慣了。   熊的皮膚比一般人還要白,雖說沒到白裡透紅那麼誇張,但說是班上最白的話也不為過。她身高只有一百五十初,配上那看似沒神的單眼皮,整個模樣看起來既無辜又可愛,實在很想捏她一把。   但為什麼我的腦海裡對她的比較有印象呢?   或許是她幫我取了一個既特別又奇怪的綽號吧……   那是有天午休剛起床,睡眼惺忪的時候,她突然出現在我眼前。   「欸。」她蹲在講臺上,與我的四目相交。   我揉著眼睛沒說話,畢竟剛睡醒有點不太想理人。   「欸。」她又欸了一次。   我打了一個哈欠後,說:「蛤?」   「告訴你哦,我發現一件事情。」她頭突然往前傾,與我的距離大約只剩兩個拳頭寬。   當然,我被這舉動嚇了一跳,下意識往後躲了一下。   「發現什麼事?」我問。   她眼睛眨阿眨,眼珠子由下往上打量我一番。   「嗯……」她看似滿意的點著頭。   這些舉動也讓我開始有點搞不懂她到底在做什麼。   突然,她伸出右手食指指著我說:「你──」   「我──?」又下意識往後躲了一次。   「對!你、好、像、外、星、人。」   什麼?我像外星人?   「蛤!什麼東西?」滿臉疑問看著她。   「你像外星人阿。」她說。   「為什麼我像外星人?」我問。   「因為你高高瘦瘦的阿。」   媽阿,這是什麼屁理由……   太瞎了吧。   「為什麼高高瘦瘦就得是外星人?」   「那為什麼高高瘦瘦的人就不能是外星人?」她無理的反駁。   「這樣班上很多高高瘦瘦的人阿,所以他們也是外星人?」我說。   照她奇怪邏輯的話,我所說的也應該成立才對吧?   「他們不是阿,只有你是。」她把手指伸回去,改用手掌托住下巴。   不得不說,她這個動作有些迷人就是了。   「為什麼他們不是只有我是阿?」其實我不是不喜歡外星人這稱號,只是覺得有些莫名其妙,全班這麼多人,為什麼只有我是外星人?   「我不管,反正你就是阿。」   靠么,大絕招出來了!   「不行這樣阿,總得給點理由吧?不然我也可以說妳是女外星人阿。」我承認自己開始在胡言亂語了。   「理由哦……」她用大拇指抵著下嘴唇,說:「我想想哦……」   哈哈哈,在思考了,應該快獲勝了,乘勝追擊!   「不用想了啦,反正我不當外星人,別人或許會想當阿,我可以讓給其他人哦。」我有點得意洋洋說道。   她並沒有理我。   幾十秒後,她突然高喊:「阿!想到了。」   「嗯?」   「因為你比較可愛。」   我比較可愛?什麼東西阿!根本胡扯!   但在我要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她突然一把捏住我的左臉頰,說:「好軟哦──」   阿──我被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到愣住。   過了幾秒才回過神,撇過頭說:「什麼東西阿?什麼叫我比較可愛,為什麼比較可愛就得當外星人?沒有別人可以嗎?」   聲音有點大聲,本以為她會被我嚇到,但她並沒有。   「你很囉嗦欸,反正理由我也說了,從今以後你就是外星人。」   「我……」   話都還沒說完,她又捏了我的右臉頰重複說:「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外星人。」   唉,我在心裡嘆了口氣。   實在拗不過她。   「好好好好好,我是外星人可以放手了沒?」終究還是妥協了。   她鬆開手高喊著:「Yeah!Yeah!Yeah──」   「那麼這位熊小姐,妳是不是該回去座位了?沒聽到上課鐘聲響了嗎?」我猜她應該是高興過頭,似乎忘了上課鐘聲已經響完了。   「哦。」她頓了頓,本來已經轉身準備離開的身體又轉了回來,說:「欸。」   「嗯?」   「外──星──人──」她說。   「什麼?」我回。   「沒事。」她露出微笑,轉頭回去自己的座位。   真是奇怪的一個人……   但是她剛剛認真起來的模樣確實很可愛……   沒神的單眼皮加上無辜的表情,還有那假裝生氣鼓起雙頰的動作……   當我腦海裡還是想著剛剛所發生的事時,椅子突然震動了一下。   「李──明──偉──」說話的不是別人,正是坐在我身後的余婷萱。   「阿?怎麼了?」我轉頭回應。   「很開心齁?外星人哦?」她這表情有些奇怪,看起來並不開心但卻也沒有到很不開心的地步。   慘了,我連話都開始說不清楚,總之她這表情好像有點……生氣?   「哈哈哈,妳有聽到哦?」我大笑。   「廢話!這麼大聲哪有可能聽不到!」   「哈哈哈,真抱歉吵到妳睡覺。」我搞不懂她幹麻這麼大聲。   「你也知道吵到我睡覺哦,白目嘛你。」   「好齁,下次會小聲一點。」   「還有下次哦?」她的右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為什麼不能有下次?」我問。   奇怪,她是不是吃錯藥了阿?還是她有起床氣?   「沒事。」說完,她突然用力捏了我一下肩膀。   被這麼一捏當然叫了好幾聲痛、痛、痛。   我充滿疑問的看著她,然後問:「幹麻捏我啦?」   她看著我,嘟著嘴說:「沒事了,轉回去啦。」   到底是招惹到她什麼事情?也只不過是剛剛說話或許有點大聲吵到她睡覺,但她口氣也不用這樣吧?而且還突然捏了我一下,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到底怎樣了?妳怪怪的欸,假如是剛剛吵到妳睡覺的話,我道歉嘛,還是等等我請妳吃餅乾?算是賠罪。」我說,但她沒有理會,只是頭低低的看著等等準備要上的課本。   我敲了敲她的桌子,說:「欸──不然餅乾加飲料嘛。」   她把頭抬起說:「不需要。」   說完,她把頭埋進自己的手臂裡。   留下一臉充滿疑問的我。   她今天是沒吃藥還是吃錯藥?這點在那時候並沒有得到答案。   而這答案也得等到那天來臨時,才會知曉。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