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8

達人殿堂

 
    

  在學校宣布全面換季時,冬天真的到了。   十一月初的早晨,氣溫只有十六度左右,路上的行人個個都拉緊了外套,雙手放在口袋。   當然我也沒有意外,除了穿上學校指定的外套還另外穿了件薄外套在裡頭,不然在這冷死人的天氣只穿上學校的外套肯定會冷死。   阿!還有在這種冷的要命的早晨裡,大家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與我相同。   對!就是賴床,每當擾人清夢的鬧鐘聲響起,直覺反應絕對是按掉那跳起來的按鈕,繼續睡覺。   這動作在冬天更是不可少。   冷天氣讓人感覺十分慵懶,只想待在教室不想往其他地方移動。   只要有老師要找人出公差,在冬天絕對沒人會想舉手,最後就會變成老師指定。   好死不死的是十次有八次裡面有我,有我當然就少不了阿翔,所以我們倆幾乎算是班上的「公差組」,搞到最後只要一聽到出公差,我與阿翔便會舉手省得麻煩。   出公差的好處就是老師偶爾會請吃糖果餅乾或是請飲料,完成公差後還能偷點閒。   有好處當然就會有壞處,壞處便是中午一覺醒來還很想睡的時候被叫去出公差,整個心情很差之外,男生剛睡醒幾乎都會一柱擎天,有好幾次因為出公差被同學看見,當場被笑慘,事後還會一直被拿出來恥笑一番。   所以現在只要遇到午休睡醒後的公差任務,自己便有套說詞可以拒絕。   「李明偉,你幫我把這拿去給三年十七班的導師。」女老師。   「老師不行,我現在不方便。」   「為什麼不方便?」   「因為……剛睡醒。」我假裝害羞的模樣。   「什麼叫做剛睡醒不方便?」女老師斥責:「叫你現在去就去!」   「可是老師……我正在升旗……」說完,全班哄堂大笑。   女老師靜默幾秒,才淡淡地說出:「好吧,那麼我叫別人。」   「謝老師!」   至於男老師懂得身為男人的難處,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他們就會明瞭。   對了,為了完成余婷萱給的第一件事情,我拼了老命才說服補習班老師替自己加強課業。   我的補習班在小六剛畢業時,那時候是英數一起補,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到了國二便拆夥,變成專補英文的補習班,後來到了國三才又從外面聘請數學老師繼續教數學。   其實有沒有數學對我說沒有差,畢竟剛升上國一就只補英文,所以才跟補習班的老師很要好。   英文老師英文名字叫ROGER,他喜歡我們叫ROGER而不喜歡我們叫他本名。他姓范,名字倒是真的忘了,但他有個綽號是絕對忘不了,他姓范與日本知名AV女優飯島愛同音不同字,所以綽號就叫范島愛。   范島愛把我從一個一開始得在單字旁標記注音的英文白癡,訓練成只要在學校範圍內的考試都能應付的作答機器,說實在的很謝謝他的苦心,不是他有時候會替我課後輔導、課前指導的話,我也不可能有今天這番成就。   他有一位相戀八年的女朋友,在我國三的時候才完成婚禮,但不管有沒有結婚,在大家眼裡他們早就像結了婚的老夫老妻。   偶爾鬥嘴、鬧脾氣,互相不理對方的時候,我們也就成了傳聲筒,兩邊傳來傳去、跑來跑去。之後范島愛總是低聲下氣的主動和解,鴨子第一開始會假裝不理睬范島愛給他下馬威,但幾小時後甚至幾十分鐘後就又會看見倆人甜蜜的在互餵食物。   對了!鴨子是范島愛女朋友的綽號。   范島愛終究只管英文成績,對於余婷萱所要求的把模擬考分數提高,這單靠英文是行不通的,於是我集思廣益號招一群補習班朋友,一起去拜託鴨子教導我們剩下的科目。   一開始鴨子是不同意的,但眼看基測的日子越來越近再加上平常我們一直盧她,後來鴨子才勉為其難的答應。   可是鴨子除了答應也規定了我們幾個人的「注意事項」。   鴨子只能在空閒的時段才能教社會(地理、公民、歷史)、國文、數學,至於自然的話她向我們坦承自己沒辦法勝任,要我們另請高明。   她不額外收費前提是要真的有心學,只要發現有打混摸魚的現象就立刻停止課後輔導。   在規定的時間內得把她所指定的「功課」完成,不能遲交。   她也幫我們訂了講義重頭開始教,只要是重點的地方她會叮嚀我們要做記號,當然時間不多的關係鴨子大多數也都只挑重點講,剩下的則是回家自給複習後不懂再問。   本來十點多就該關門休息的補習班,因為我們常常拖到了十一、二點才關門。   我很慶幸自己到了這間充滿溫暖與人情味的補習班,也非常感謝范島愛與鴨子對大家的用心,要不是鴨子或許我根本不可能完成余婷萱所要求的第一件事情。   沒錯,第二次模擬考的成績比第一次高上四十二分,算是低標過關。   這點也讓余婷萱非常驚訝,猛追問我原因。   「欸!你為什麼會考這麼高?是不是又作弊阿?」余婷萱不相信我是靠實力。也對,畢竟我根本沒跟她說過自己有在課後補習。   「什麼作弊?這是靠實力好不好!欸……」我把模擬考的成績單拿出來放在她眼前:「看一下!看一下!國文高十五分、英文高兩分、社會高十五分、數學高五分、自然也高五分!」   「完完全全靠自己!」我凝視她的眼神。   「真的?」余婷萱問。   「真的。」我說:「掛保證!」   我把手掌往天舉作勢準備對天發誓,卻被她給拉了下來。   「幹嘛?好啦好啦,我相信你!」余婷萱說。   「這樣我們就互不相欠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種失落的感覺……   「繼續保持阿!」余婷萱說:「加油哦。」   本來斷掉的話題,因為突然想到十二月二十五號快到了,於是我又開口。   「喂!」   「蛤?」她眨著眼。   「雖然說那兩件事情是欠妳的,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羞,話到喉嚨卻說不太出口。   「但什麼?說阿。」她見我吞吞吐吐的模樣,便拍一下桌子指著我:「快說!」   「但我還是完成了,是不是……」我吞了口口水後才繼續說下去:「換妳答應我一件事?」   「原來你想說的只有這個?」   「嗯……」我不敢與她四眼相交,低著頭等回答。   余婷萱先是大笑後才說:「你先說說看是什麼事情,假如很簡單的話,可以。」   「就……」開始結巴,「就……十二月二十五號我想約妳出去玩。」   說完,感覺自己的臉熱熱的,依舊不敢抬起頭來。   「哦……可是還有幾個禮拜欸。」她頓了頓,「不然這樣好了,我先答應你,但假如那時候有碰到考試還是模擬考的話就再說囉。」   「嗯。」聽到她這樣說,我抬起頭來猛點頭。   她也對我露出了酒窩的笑容。   「阿!對了!」她說。   我疑惑望著她,心想該不會要拒絕我了吧?   「你為什麼會進步這麼多?到底是誰教你?」   原來是這個問題阿,害心白揪了一下。   「很想知道嗎?」我問。   「想阿。」   「偏不告訴妳勒──」我做了鬼臉。   「白目。那我十二月二十五號那天肯定沒空!」她嘟起嘴,假裝生氣。   來這招……也只能認了,不然到時候真的不去就慘了。   「好啦好啦,我說我說──」   於是我告訴她自己如何進步,除了靠導仔的進度表外還麻煩補習班老師替我課後輔導……   「好好的老師哦,我也想要。」她露出渴望的表情。   「來我補習班補習就可以了阿。」我說,雖然明知道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阿。」她輕鬆回答。   她的話讓我突然驚了一下,為了更確定她所說的是不是真的,我問:「真的假的?要來哦?」   「當然是──假的!」說完,她哈哈大笑。   真白目,害我白高興一場。   只是,原本的玩笑話到後頭竟然成真。   或許……   她也漸漸喜歡上我了?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