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9

達人殿堂

 
    

  我很討厭冬天,尤其是剛起床的時候。   不管是早上醒來還是午休醒來都是,可能是因為自己的身材屬於瘦小型,對於剛睡醒的那寒意十分討厭。   但不管在怎樣討厭,冬天依舊會到。   啊──   還有寒流來襲時更讓人感到厭煩,低氣溫讓手腳顯得更加冰冷,連洗澡都變成一項挑戰。   我敢打賭一定有人在那時候不會洗澡,因為那個人……   就、是、我。   當然,那也僅限於放假沒出門或沒流汗才敢這樣做,而且這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長大後的自己根本沒辦法忍受。   對了,還有就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跟我有相同的困擾?   那就是──   被女同學借外套。   「欸,你的外套借我。」有天正要午休時,余婷萱戳著我的背。   「啊?為什麼要借我的外套?」我問。   畢竟午休時我喜歡把頭塞進去外套裡面睡,在加上最近天氣冷的要命,不這樣睡的話肯定睡不著。   「因為我沒有枕頭。」她嘟起嘴巴,拉著我的制服。   「妳把外套當枕頭不就好了?」其實我很想睡,但看她嘟嘴的樣子又有些不捨。   借她等於我中午不用睡;不借她又跟良心過意不去……   「這樣我會冷啊!借我啦──」她換拉著我的手臂,左右擺動。   看她苦苦哀求的份上,只好借她了。   在我把外套拿給她後,她說了聲謝謝便把我的外套折成枕頭的形狀,放在桌上。   「妳不會偷偷流口水吧?」我問。   「會啊──我還會打呼呢,怎樣?」她鼓起嘴巴,「好啦,不說了,晚安。」   「啊……不對,是午安。」她要趴下去之前又抬起頭來糾正自己剛剛的口誤。   「午安。」我揮揮手,轉過身子看著眼前的薄外套,嘆了口氣。   那口氣並不是因為外套借給余婷萱,而是為什麼自己沒有帶件更厚的外套來學校。   可想而知那天的午休的確失眠了,雖然門窗都已經關上,但還是能感受到窗外的冷風從隙縫吹來。   蓋上薄外套的意識也被無情的寒風給冷醒,整個午休只剩自己不斷的顫抖。   原本以為外套只是借一天而以,但卻沒有自己想得如此簡單。   之後余婷萱不管是中午還是早上,只要她覺得冷了就會向我借外套,然後有時候就穿著我的外套到處跑,把自己的外套放在座位上。   其實我不懂她為什麼不穿自己的外套,反而一直向我借。   或許……是因為我的外套比較保暖?但這哪有可能?班上這麼多人不借,偏偏只借我的?   借到後來,不只余婷萱會向我借,連熊也跑來把薄外套給借走。   熊借的原因與余婷萱類似,總而言之就是自己會冷。   「余婷萱都能借了,為什麼我不能借?」一開始我並不打算借她,但當她說完了這句話後,薄外套就出現在她身上了。   被借外套的唯一好處就是當外套還回來時,上面總是沾滿了香味。   我很好奇余婷萱穿過的外套,上頭殘留那味道到底是什麼?聞起來不像是熊寶貝或是其他洗衣精的味道。   淡淡地、香香地,很獨特。   我想應該是她本身的味道吧……   因為那味道在熊穿過的薄外套是聞不到的。   那年冬天我多了一個綽號,不知道該喜還是該憂。   「假勇戰士之為愛走天涯」其中的愛是指余婷萱。   不知道哪時候班上開始繪聲繪影的傳出這小道消息,有人說是我喜歡余婷萱也有人說是余婷萱喜歡我,但就是沒有人來問過我除了阿翔。   這消息剛出來沒多久,阿翔便跑過來問我是不是真的。   「你喜歡余婷萱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   我用微笑代替想講的話,阿翔則是滿臉疑問。   「欸!靠,是不是兄弟啦?這種事情也要瞞著我?況且我都跟你坦白過了!」阿翔不解我微笑的意思,氣呼呼地問。   「或許是吧……」阿翔是最好的兄弟,所以也不打算隱瞞他。   我倚靠在欄杆旁,望著天空。   不想給阿翔看見我臉紅的樣子。   「唉唷,恭喜你囉。」阿翔的笑容似乎藏了個秘密。   「賊笑個什麼勁啊?還有恭喜個屁?」他肯定有事情瞞著我沒說。   「哈哈哈──總之就是恭喜囉!」   我想他不想跟我說的事情,肯定與余婷萱有關。   只是……到底是什麼事呢?   先不管阿翔到底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因為消息漸漸在班上傳開來後,發生了另外一件事情。   那是有天下午的打掃時間,我正準備用抹布把窗戶擦拭乾淨時,阿明叫住我。   「阿圳,能不能跟我去倒垃圾?我有話問你。」他提著垃圾袋站在窗戶旁。   「可是……」   「不要可是了,走啦!」他拉著我的手臂,往垃圾場移動。   我隨便叫了個同學,請他幫我擦一下窗戶。   一路上,我們倆都沒有說話,並肩往垃圾場走去。   奇怪,阿明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嗎?怎麼出來了又不說?現在是……?   正當我心裡產生許多疑問時,阿明開口了。   「圳欸,我問你一件事情,可以老實回答嗎?」他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我。   「有什麼事情就說阿,幹嘛這麼見外?又不是不熟,對不對。」我跟著停下腳步。   室外的溫度與室內的溫度相差甚多,我雙手不斷搓揉著,好讓自己感到溫暖些。   「嗯……那我問了哦。」他支支吾吾的開口,「你……是不是……喜歡……余婷萱?」   聽到這問題,我突然愣住。   「最近班上開始在傳你跟余婷萱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問。   這……   「是真的嗎?是不是真的?」他情緒開始激動。   說實在的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有耳聞阿明喜歡余婷萱,所以這問題到底該說真話還是假話呢?   「你應該知道我喜歡余婷萱吧?」他說。   我點頭。   「那麼你竟然知道了……我想你應該不會喜歡她吧?」   我依舊點著頭。   我不知道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只是不想因為這件事情破壞我跟他的友情。   我想這就是義氣吧?   接著一路上阿明便開始分享他是如何喜歡上余婷萱,我也只好裝做感興趣的樣子聽他說。   看著阿明臉上充滿笑容,我想他真的很喜歡余婷萱,那麼是不是該壓抑自己對余婷萱的情感,好讓阿明順利成功?   快到教室時,阿明突然問:「你會幫我追余婷萱吧?」   我傻笑。   會?不會?不知道。   「幫我追的話,每天我都請你吃點心!」他說。   點心?   「嗯,我會幫你。」我會這麼說根本不是為了點心,而是為了那或許不存在的義氣。   「謝謝你,阿圳。你真是我最好的兄弟。」他說,伴隨著爽朗的笑聲。   我猜阿明想說的應該是「李明偉真是一個最白癡的兄弟」才對。   或許……   我其實沒有那麼喜歡余婷萱。   或許……   阿明比我更喜歡余婷萱。   或許……   答應阿明的請求是一個最蠢的決定。   或許……   沒有或許。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