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骨頭】【校園愛情】關於那女孩的回憶。Part.10

達人殿堂

 
    

  「弟,你弄好了沒?我這裡差不多了。」哥捧著大箱子站在門口,思緒也被這段話給拉了回來。   眼前的雜物散亂一地,看來還得一段時間才行。   「在一段時間吧,怎麼了嗎?」我把畢業紀念冊往旁邊放,假裝整理眼前成堆的雜物。   「沒有拉,是想說等等整理好,一起出去外面吃個飯。」哥把箱子放下,走了進來,「欸,剛剛從你的畢業紀念冊掉出來的。」哥彎腰把一張紙拿給我。   「好阿,剛好順便慶祝。」我舉起雙手歡呼。   「那你要快點哦,我那邊弄好看怎樣在過來幫你。」哥說完,便把箱子搬起走回房間。   這張泛黃的紙觸動了腦海裡深處回憶。   這……   我小心翼翼把紙給攤開,上頭絕大部分的筆跡模糊,但還是能知道是誰寫給我的。往右下角一看,一個短髮大眼女孩的塗鴉,雖說已經看不太清楚,可是這塗鴉只有在國中的時候見過,而畫這塗鴉的女孩正是余婷萱。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封信?還有為什麼這封信會被夾在畢業紀念冊?   靠著少部分能分辨的字,紙的內容漸漸能懂。   當我想起為什麼會有這封信與為什麼它會被夾在畢業紀念冊時,鼻頭有些酸意。   默念了幾次對不起後,帶著悲傷的心情進入回憶。   ※   其實要幫阿明追余婷萱,我也很痛苦。   甚至為了這件事情與阿翔起了衝突。   「你為什麼要幫他?」阿翔揪起我的領口。   「你幹嘛?放手!」我用右手嘗試把他的手給撥開。   「你為什麼要……」阿翔話還沒說完,肚子便被我揍一拳,痛的鬆開手。   「幹……現在是?」他一手護著肚子,一手握緊拳頭。      「要打?」   「不,我沒那個意思。」我搖頭,「你先冷靜下來,好嗎?」   「好。那你是不是也該說?」   「沒什麼好說的,總歸一句話就是我不想因為余婷萱來破壞兄弟之間的感情。」我說,內心卻充滿著矛盾。   幫與不幫,受到傷害的都是我。   幫他苦到自己;不幫會失去一段友情。   「所以你甘願讓給阿明?要知道,愛情跟友情需要分開,假如阿明為了這件是與你反目成仇,這種朋友也不必交了。」阿翔看起來很憤怒,雙手握拳替我抱不平。   「不然……我去幫你跟阿明說?」這是阿翔最後的決定。   但我還是搖頭拒絕了他的好意,因為自己答應的事情就該做到。   「翔欸,謝謝啦。」我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就交我自己處理就好了,還有千萬別跟陳心亞說這件事情喔。」   為什麼會特別叮嚀阿翔?還不是因為他最近跟陳心亞走很近,大家也開始在口耳相傳的猜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但阿翔告訴我他們並沒有在一起,只是陳心亞知道阿翔喜歡她,但阿翔沒有親口告白,所以還處於曖昧階段。   聽阿翔這麼說,我想應該處得不錯就是了。   「好拉,知道。」阿翔沒好氣的回答。   至於要怎麼幫阿明呢……?   那就得從阿明拜託我後的第三天開始說起……這天,也快接近聖誕節了。   早晨,余婷萱依然戳著我的背跟我借外套。   「欸,外套。」   我早已習慣這動作,老練的把外套折好,右手往後擺放在她桌上。   「謝謝。」她每次接到外套後總會向我道謝。   「不客氣。」我也說慣了。   其實這次借余婷萱的外套並不是自己的,而是阿明的。早在一大早剛進學校時,就與阿明換過外套,這點也是他提議的。   因為阿明知道余婷萱都會跟我借外套,所以才想說把自己的外套跟我交換,好讓余婷萱借到他自己的外套。   直到第三節下課,余婷萱才發現異樣。   「欸,你的外套怎麼有股香味?」她現在總是叫我欸,連我綽號都不叫了。   「哦……昨天剛拿去洗,應該是洗衣精的味道吧。」我胡亂掰個理由搪塞。   「不對阿,昨天剛洗好的外套怎會這麼快乾?」余婷萱露出疑惑的表情,「而且這也不像洗衣精的味道啊!」她靠近外套又聞了一次。   「這……這……」我實在想不出來有什麼理由可以說,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阿明的外套上會有這股味道,失策阿失策。   余婷萱把外套翻來翻去,仔細的聞了聞。   突然,她叫了我名字。   「李明偉,你最好給我說清楚。」她手指著外套上的名字,上頭清清楚楚繡著林群明三個字,「為什麼是他的?」余婷萱看起來有點生氣,畢竟她說話的口氣明顯不一樣。   ……我愣了幾秒,才吞吞吐吐的說:「因為……我沒穿……外套來……學校。」   「那為什麼要拿他的借我?」她把外套丟過來給我。   「余……」正當我要開口說些什麼,她立刻打斷我的話。   「還你,我不需要了。」說完,她站了起來,氣沖沖的往教室門口走去。   我不懂余婷萱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只不過是一件外套就跟我生氣,為免也太奇怪了吧?更何況我跟阿明的外套都一樣阿,大小也差不多,最大的差別就只差在阿明的外套有股香味,我沒有而已。實在不懂為什麼會因為一件外套而生氣?那我該去跟阿明拿回來嗎……?   正當我在想該不該把自己外套拿回來的時候,阿明出現在我眼前。   「喏,給你。」阿明手上拿著我的外套。   「你也看到了吧……」我把他的外套還給他。   「是阿,剛剛看到了。」阿明無奈的笑了一下。   突然,我腦海閃過一個念頭。   「不如就等中午的打掃時間,到時候你跟我換工作,我倒垃圾你幫我擦玻璃。」我把外套攤開在桌上,然後一折一折慢慢折好。   「為什麼?」阿明問。   「因為我跟她的打掃工作離不到五步,我所擦的玻璃就在她的旁邊阿,你就可以藉機會跟她聊天,看能不能有進一步的發展。」   「好,就這麼辦!」阿明說:「走吧,福利社請你吃東西。」   「嗯。」   從福利社回到教室,余婷萱已經坐在座位上了。   「要不要吃?」我把手中的餅乾拿在她眼前。   她抬頭瞪了我一下。   「欸,幹嘛這樣?不就只是外套。」我轉身把餅乾放進抽屜,拿起桌子上的外套給余婷萱。   她連理都不理,繼續低著頭忙她自己的事情。   「喂!好拉,我為了剛剛的事情道歉,對不起,可不可以不要在生氣了?」我盡可能的扮鬼臉就只為了她開心。   這些動作也沒辦法讓她抬起頭來,該怎麼辦呢?   忽然,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竟伸手摸她的頭,嘴裡一直說著「對不起,不要生氣了。」   余婷萱好像也被我這突如其來的動作給嚇到,往後縮了一下,當她抬起頭來看我的時候,我雙手捏著自己的臉頰,嘟起嘴巴,用著口齒不清的聲音說:「對不起啦,不要生氣了。」   她看見我的動作,會心一笑;而我看見她笑,也跟著笑了出來。   「原諒我啦──」我雙手合十,苦苦哀求。   她伸出手捏著我的臉頰,說:「好,這次我就原諒你,不要有下次。」   我微笑,手比著OK。   我也不太清楚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既然要幫助阿明為何還要求余婷萱的原諒?是不是心中還存著不甘心?還是……有其他的原因?   我想,或許是不想失去余婷萱這位「朋友」,而做出的自然反應吧?   那假如不是的話,會是什麼?我反問我自己,但沒得到正確答案。   然後很慘的是中午的打掃計畫也宣告失敗,余婷萱一看到阿明出現在我的工作崗位上,便隨手擦個幾下就閃人,連阿明想要搭理她的機會都沒有;而更慘的是,這次我花了兩節課的時間才說服余婷萱之外,還欠她一個禮拜的早餐。   幹!真衰。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突然,腦海想到一個超屌的計畫。   那就利用她來達成目的吧。   對不起了,洪雪真。   我想這次應該會成功……                           待續…… ------------------------------------------------------------------------------------------ 來源 :懶骨頭推薦 :懶骨頭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