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沒有過渡。

兩性與生活

 
    

和一位留德的老師談起老師在德國的留學生活。 老師:「在德國,因為學制還有一些適應的問題,有些人一待就會待上十年才拿到博士學位。」 我說:「哇!那好久哦。」對於才二十歲的我而言,十年,不就是生命的一半嗎? 老師笑了笑:「你為什麼會覺得那很『久』呢?」 我說:「等拿到學位回國教書或工作,都已經三、四十歲了呢!」 老師:「就算他不去德國,有一天,他還是會變成『三、四十歲』,不是嗎?」 「是的。」我答道。 老師:「你想透了我這個問題的涵義了嗎?」 我不解的看著老師。「生命沒有過渡、不能等待,在德國的那十年,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啊!」老師語重心長的說。「啊!我了解了!」 那一段談話,對我的影響很大,提供了我一個很重要的生活哲學與價值觀。前一陣子工作很忙,學弟問我:「你要忙到什麼時候呢?」 「我應該要忙到什麼時候?或者說到什麼時候我才該不忙呢?」我反問。 「忙碌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重點應在於,我喜不喜歡這樣的『忙碌』。如果我喜歡,我的忙碌就應該持續下去,不是嗎?」我補充著。 對我而言,忙碌不是生命的「過渡階段」,而是我最珍貴的生命的一部分。很多人常會抱怨:「工作太忙,等這陣子忙完後,我一定要如何如何...」於是一個本屬於生命一部分的珍貴片段,就被定義成一種過渡與等待。 「等著吧!挨著吧!我得咬著牙渡過這個過渡時期!」當這樣的想法浮現,我們的生命就因此遺落了一部分。 「生命沒有過渡、不能等待。」這時,老師的話就會清晰的浮現在我的耳邊。所以,我總是很努力的讓自己喜歡自己每一個生命階段,每一個生命過程,因為那些過程的本身就是生命,不能重來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