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十二章 紅顏招厄

達人殿堂

 
    

  第七十二章 紅顏招厄   麒麟帝都,王城金殿之上。   東方登平正坐在龍位上,一雙眼睛已經瞪的老大,他幾不敢信眼前正在發生 的事情,一個令他都措手不及的事情。   金階下,在他眼前的是一具有著熟悉面龐的痀僂身影,那身影正一動不動的 倒臥在地。年僅15歲的宋凜,青澀的臉上掛滿淚水,他和東方登平同樣不敢相 信眼前發生的一切,他跪在那痀僂的人影旁,抱著,哭著,喊著——撕心裂肺!   「爺爺!爺爺你怎麼了?爺爺!」宋凜哭喊著。   而一旁只有9歲的妹妹宋薇,雖然不明白發生什麼事,但看見爺爺倒在地上 ,又看見哥哥哭的亂七八糟,自己也跟著哥哥,揪著爺爺的衣袖希哩嘩拉的哭了 起來。   東方登平鮮有的慌了心,沒了主意,他趕緊喚來左右:「快、快傳太醫!」 左右得令,沒人膽敢稍有怠慢,他們心裡都知道事情鬧大了,一人急急向殿外奔 去!   可才來到殿門外,卻和剛從仲裁院歸反的柳宿棋撞個正著,那名傳令只是文 身,哪裡撞得過擁有武王層次的柳宿棋?直接便倒栽了一個跟頭,還未待起身, 就聞柳宿棋罵道:「狗奴才,走路不長眼啊?慌慌張張的搞什麼東西!」   那名傳令趕緊爬起身來跪伏稟道:「奴才該死,奴才該死!」   「什麼事慌慌張張?君上呢?在嗎?」柳宿棋問。   「在,在,君上就在殿裡,只是宋太傅突然嘔血昏厥,小人正要去請太醫過 來……」原來那倒臥在地的,正是宋太傅,宋仙侯。   柳宿棋一聽死對頭宋仙侯嘔血昏厥,心裡不由一陣暢快,他拂袖道:「不必 了,昏厥而已,請什麼太醫,隨本太師進殿面聖。」   「這,這……」那傳令不知該不該聽,一時猶豫了起來。   可柳宿棋卻道:「這什麼,任何事有本太師在,走。」說完便逕自朝殿內行 去,那傳令一聽柳宿棋要負責,自然也就放心的隨行而去。   甫進殿,柳宿棋便忍不住喜悅,因為他已經親眼確認了倒在地上的人,的確 就是他的死對頭宋仙侯。   東方登平一見柳宿棋來,一顆忐忑的心終於有了遵循的方向,他趕忙道:「 柳愛卿,我的好愛卿,你可終於來了,趕緊,你趕緊給宋老太傅看看,他剛才又 嘔血昏了過去,怎麼叫也叫不醒。」   柳宿棋瞥了眼宋仙侯,上前稟道:「微臣這就替宋太傅看脈。」說完,行至 宋仙侯身側,從宋薇手中將宋仙侯的手腕接過,不待片刻,便搖了搖頭,起身道 :「稟君上,宋太傅他……」   「他怎麼了?你也趕緊說啊?」東方登平忍不住催促。   「他死了。」   啥?死了?   這個答案驚攝了滿場,東方登平更是被驚得瞠目結舌,半晌說不出一句話。 而宋凜宋薇兩兄妹,一聽到爺爺已死,更是號啕大哭起來!   宋凜難掩逝親之痛,怒指金階上的東方登平破口大罵:「都是你!都是你這 昏君!都是你這渾蛋!是你害死我爺爺,我要殺了你!」說著竟真向東方登平撲 去,可奈何柳宿棋就在一旁,當下便被拿住:「放肆!金殿之上,豈容你無禮, 來呀,把這兩個叛逆拿下!」   事情來的突然,兼又轉變得太快,殿前武士竟也一時亂了手腳,他們遲疑著 要不要上前將柳宿棋口中的「叛逆」拿下,因為這兩個人都只是小孩,而且他們 的爺爺就算是死了,生前的官階也著實不小,再加上宋仙侯之所以會「氣死」的 原因,他們這些殿前武士那是個個心裡有數,人家爺爺屍骨都還未寒,就要趕盡 殺絕麼?那也太過分了一些吧?   連東方登平也傻眼了,他忙道:「慢,柳愛卿,你這是做什麼?何必和一個 孩子計較呢?」說著轉對殿前武士們令道:「沒事沒事,都下去。」   可柳宿棋卻不打算罷休,他上前道:「君上,微臣這麼做,絕非是為了私怨 ,懇請君上信微臣這一次,稍後微臣定有令君上滿意的解釋。」   聽到柳宿棋說稍後會給自己一個解釋,東方登平也不好再阻止,只得點頭擺 手:「唉,罷了罷了,就依柳愛卿吧。」   見東方登平同意,柳宿棋嘴角立馬藏不住笑意的勾了起來,轉頭令道:「來 呀,將這兩個叛逆押入天牢,還有,把宋太傅的屍體抬下去厚葬了。」這回有君 上的旨意,殿前武士即使心中不忍,卻是不敢違逆,登時便一擁而上的將宋家兄 妹押了下去。   待眾人離去後,柳宿棋先是屏退了左右,然後孤身站在金階之下,稟道:「 君上,在微臣解釋之前,想先知道本已回府的宋太傅,何以又上殿來?」   東方登平刮了刮臉,煽笑道:「唉,還不都怪那小魔星。」   「小魔星?」柳宿棋疑問:「君上是指一夜屠城的凌非嗎?」   「可不是。」   「但是此事不是早已定案?」柳宿棋道;「而且就在剛剛,仲裁院五公已經 決議將凌非那小子送往罪島與世隔絕,宋太傅何以又上殿來?難道他想要挑戰仲 裁院的決議?」   「唉……」東方登平嘆了聲氣,苦笑道:「也不全是為了這事啦。」   「不是為了這事?」這回連柳宿棋也懵了,他實在想不出還能有什麼事。   只聽東方登平又道:「是因為本王想納妾……唉,也不知道宋愛卿是怎麼知 道的……」   「等,等等,君上,請恕微臣愚鈍,君上納妾是好事,宋太傅怎麼會……他 沒理由反對啊?」柳宿棋聽的越來越糊塗了:「而且這事和凌非有何干係?」   東方登平被柳宿棋問得不由臉紅起來,好半天都不說話。直到柳宿棋突然想 到凌非的母親管清悅的絕美容貌,又想起曾經在調查報告上看過管清悅曾經是青 龍帝國有名的美女,這才終於明悟過來,不由驚道:「啊!難道君上要納的妾是 ……是凌非之母管清悅?」   果見東方登平不好意思的刮了刮臉,又點點頭,算是印證了柳宿棋的猜想。   我的天啊,柳宿棋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不過他也覺得這事情太過於荒唐了 ,不過一想到東方登平好色的性子,心裡也就釋然了,說道:「原來如此,君上 ,這樣的話,宋家兩兄妹就更不能留了。」   東方登平不解:「柳愛卿,這、這是為何?」   柳宿棋答道:「君上,請恕微臣直言,此番納妾的對象是通緝要犯的母親, 的確有違常倫,宋太傅會堅持反對也不是全無道理……」   「連你也反對嗎?」   「不,正好相反。」柳宿棋解釋道:「君上,此事若成,我們無疑是掌握了 凌非的弱點,這麼一來,諒他的師父也不敢亂來,對我們來說,管清悅一旦成為 君上的女妾,我們就等於多了一張護身符,就算來日凌非想要挾怨報復,也會對 我們有所忌憚,因為他的母親就在君上的宮裡,也等於是在君上的手裡。」   東方登平聽到柳宿棋認同自己納妾的想法,心裡很高興,不過他也有聽不明 白的地方,他道:「我就知道那小子肯定有人撐腰,不過柳愛卿呀,咱們有藏海 劍門和仲裁院,難道還怕他師父不成?你這話,嘿嘿,說的也太聳動了吧?」東 方登平沒有見過極元副體,他完全不知柳宿棋心中的恐懼。   「君上有所不知,凌非那小子的師父修為極高,並且曾經親臨藏海劍門,當 時門內舉門皆震,那種恐怖的威壓,當真,當真是令人膽寒啊……」柳宿棋一回 想起當時的情景,背脊便忍不住感覺到一股惡寒。   原本以為言過其實的東方登平,見到柳宿棋驚恐的表情,又聽他形容的樣子 ,心裡也有些害怕起來,「那……」   看出東方登平的擔憂,柳宿棋直言道:「君上無須擔心,只要我們掌握了管 清悅,不管是凌非還是凌非的師父,相信都不敢亂來,而且,此次凌非被送入罪 島,是七聖之一的銀影武長生前輩的意思,也是為了圍捕凌非他那名神秘師父的 計策,有七聖之一的銀影在我們背後撐腰,君上,麒麟帝國穩若泰山啊。」   「對,對對對,哈哈,既然有七聖出馬,咱們還怕啥來著?哈哈哈!」笑得 片刻,東方登平復又問道:「對了,柳愛卿,那此事又與你堅持關押宋家的兩名 遺孤有何干係?」   柳宿棋道:「稟君上,這兩件事情並無關係,只不過宋太傅死於金殿之上, 又是為了力諫而死,目睹這一切的兩個宋家娃兒,恐怕日後會伺機報復,成為君 上日後的威脅。這就像是一枚潛藏在血管中的鋼針,什麼時候會刺穿心臟雖未可 知,但潛伏的危險卻是存在的,如果不趁此機會斬草除根,君上,夜長夢多啊!」   東方登平聽完柳宿棋的解釋,自己也嚇了一大跳。他完全沒想到這件單純的 事情背後,竟也隱藏著如此之大的危險,嚥了嚥濃稠的唾沫,又想了想,雖然柳 宿棋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宋仙侯向來對麒麟帝國忠心耿耿,雖然很多時候古板的 讓人想要退避三舍,但總的來說,他的忠心是日月可鑑的,如果在這當口下將他 宋家最後的兩名血脈除去,這……實在說不過去啊!可是不將他倆除去,或許會 真如柳宿棋所說的,將來成為威脅到自己的奪命大患,這可怎辦才好?東方登平 頓時沒了主意,他猶豫,也心軟,實在下不了手啊!   看出東方登平的顧忌,柳宿棋微笑稟道:「君上,如果君上下不了手斬殺他 二人,微臣倒有一計可施。」   一聽還有別法,東方登平眼睛立時亮了起來,問道:「快說,快說,只要別 叫我殺那兩小!」   柳宿棋點頭道:「君上,明日五公就將開啟傳往戒城的虛空門,屆時凌非就 會被送往罪島與世隔絕,我們不妨將宋家兩小一併送入,如此君上便不用下旨殺 他二人,也能從此高枕無憂。」   這方法的確符合東方登平的想法,頓時聽得他眉開眼笑,連連點頭:「好好 好,這方法好,柳愛卿呀,你真是本王的智囊啊,哈哈,這事就交給你去辦。」   「微臣領旨。」柳宿棋說完,想了想又道:「君上,微臣還有一事相奏,但 請君上先恕微臣無罪。」   「喔?柳愛卿有什麼話就說,本王不怪,你說。」   「謝君上,那微臣就說了。」柳宿棋道:「君上意欲納妾一事,恐怕並不十 分光彩,所以微臣斗膽,希望君上此番納妾能夠低調行事,避免不必要的流言蜚 語,否則恐成有心人士造亂的理由。」   東方登平本來是想風光迎娶,可一來管清悅死活都不願意,加之此事確也如 柳宿棋說的不甚光彩。想了想,反正,就算管清悅不同意,只要她人在王城中, 哪裡容得她不肯?霸王硬上弓對東方登平來說早已是稀鬆平常的事,不過低調確 實能避免麻煩,這一點,東方登平也是認同的,所以便欣然答應了柳宿棋提出的 要求,只不過可憐了宋家兩兄妹,他們完全不知道自己就要被送往與世隔絕的罪 島,一個完全隔絕在「中神州」之外的地方……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