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十五章 真相(中)

達人殿堂

 
    

  第七十五章 真相(中)   宋凜的話讓男子很詫異,他不知道箇中糾葛,是以問道:「你說他害死你爺 爺?」他實在難以想像。   此時的宋凜怒火甫起,氣憤的情緒迅速膨脹,很快便將事情的始末,簡單地 對眼前的中年男子述說了一遍。   男子聽完,眉頭不覺間已經皺起,他歎了一口氣,試圖開解道:「聽你這麼 說,其實這娃兒也是受害者,你實在不應該把氣出在他身上的。」   「為什麼不能?」宋凜憤恨地說:「要不是他在邊境之城殺了那麼多人,爺 爺怎麼可能會和這件事沾上?要不是他娘被那狗昏君看上,我爺爺怎麼會帶病上 朝力諫?要不是他,我和薇薇怎麼會被送來這裡!這全部的全部,都要怪他和他 娘,我宋凜永遠也不會原諒他!永遠!」   男子默然。   這時,躲在宋凜身後的宋薇,看見哥哥幾近失控的憤怒模樣,心裡不由害怕 了起來,紅著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揪緊宋凜的衣角,囁嚅道:「哥哥……」   「你嚇到你妹妹了。」男子皺眉提醒。   宋凜這才回神,趕緊蹲下來安撫快要哭出來的宋薇。   「宋凜,聽大叔一句,這件事雖然是由那叫凌非的孩子而起,但是你仔細看 看,他才幾歲?你說他殺了很多人,我相信能把事情鬧得這麼大,肯定死亡的人 數不會太少,但你得想想,把這種事情放在這孩子身上,你認為可能嗎?你難道 不會覺得太過於荒唐了?」男子的一席話,讓氣憤難平的宋凜一時語塞。   的確,凌非才多大年紀?頂多就和妹妹宋薇年紀差不多,如何能殺得了那麼 多人?但是爺爺……   「依我看,這其中肯定是有蹊蹺的。」男子語重心長地說道:「我和老疆雖 然出身綠林,雖然為了報仇,甚至也算不得什麼好人,但也還懂得冤有頭債有主 的道理,那個東方登平才是真正害死你爺爺的兇手,要恨要怨,那也得是那個昏 君,這個娃兒看起來也就和你妹妹差不多年紀,碰到這種事情已經夠可憐了,你 妹妹還有你這個哥哥疼她、保護她,可是他呢?孤伶伶一個人,相比之下,你不 覺得你們比他幸福多了嗎?」男子力圖勸說,但他也知道這種事情很難三言兩語 就叫人放下,見宋凜沉默不語,索性也不再多說,逕自走過去將始終毫無聲息, 兼又衣衫濫縷的凌非抱起。   可才剛剛接觸到,男子便感到一絲異樣,心疑道:「奇怪,這孩子的身體怎 麼那麼冰?」   但眼看夕陽逐漸西墜,天邊紅雲片染如浪,也沒了心思多想,趕緊囑咐道: 「太陽要下山了,我們趕緊進去,晚了就糟了!」說完便領著宋凜兩兄妹走進罪 島大門,於此同時,後方的樹林裡,也陸續有著不少隊伍從遠方歸來,讓原本已 經人去樓空的廣場,覆又喧嘩了片刻,才又歸於寧靜。   ……   甫進罪島,九歲的宋薇立即便引來了四面八方,心思各異的目光,一股股的 團體紛紛靠了上來。   沒辦法,誰讓她是這裡少有的「女性」,對這裡的「某些人」來說,宋薇的 出現,簡直就是久旱逢甘霖,誰管她才幾歲?重要的是她是個女的!   從四周圍那一間一間,層層疊疊,如螺旋般盤旋而上,不知究竟共有幾樓的 房舍裡、廊道上,道道湧來的詭異目光,天真爛漫的宋薇根本毫無感覺,反而像 是看見許多新奇東西般兩眼發亮的四處打量。   但身為哥哥的十五歲少年宋凜,他的感覺可就沒有那麼單純了。   雖然他還是童子之身,更可說未經人事,但對於男女之間的情情愛愛也是時 有耳聞,或多或少還是懂得一些的,是以此時見到八方遙射而來的眼神,宋凜幾 乎可以感覺到那些眼神裡所充斥著的貪婪與不善。   可是在經歷過稍早之前的「垃圾」一事後,宋凜已經深刻體認到自己在這罪 島中的渺小,他甚至可以感覺到罪島裡頭,那一股股來自四面的強烈氣息!   那種可怖的氣息,遠遠不是自己所能抵禦和反抗的,因此現在的他只能忍耐 ,或者說,只能冀望眼前這名自稱司馬泰的中年大叔可以成為自己和妹妹,在這 罪島裡的避風港。   同樣感覺到周圍異樣目光的司馬泰,立即板起臉來,朗聲道:「諸位,這幾 個孩子已經記在我『虎真軍』帳下,還請給個薄面,莫要為難。」   話才剛說完,一名腦滿腸肥的胖子便攔在了司馬泰等人面前,裂嘴道:「嘿 嘿,人才剛剛到,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嗎?虎真軍什麼時候當起了這裡的當家? 我怎麼不知道?」   話裡句間的挑釁意味濃厚,司馬泰的臉色頓時變得極為難看,沉聲道:「朱 方達,你別太過分了!」   「過分?」肥得像顆大肉球的朱方達咧笑道:「司馬泰,想獨吞的人才是真 正過分吧?」   「嘴巴放乾淨點,誰想獨吞了?」司馬泰也不客氣了。   「三個你都要,不是想獨吞是什麼?」朱方達抹了把嘴邊的口水,「不然, 你把那小妮子給我,我們就算扯平了,怎麼樣?」   這回司馬泰還沒出聲,宋凜卻先急了!   「你這死肥豬,休想打我妹妹的主意!」   被罵肥豬,朱方達也不為意,他大概已經習慣這種稱呼吧?   「妹妹?原來小妮子是你妹妹啊?真是抱歉啊小夥子,不過這件事,恐怕由 不得你勒,嘿嘿!」說著就要往宋薇方向走去。   司馬泰見情勢漸峻,搶在朱方達身前,厲聲道:「朱方達!你想與我們虎真 軍為敵是嗎?這幾個孩子是我虎真軍第一個發現,我們有權優先……」   話還未完,就聽左廂一名執扇輕搖,書生裝扮的白面男子冷冷地道:「虎真 軍怎麼著?你以為這裡還是『出籠山』?未免可笑了!」   這時又一人說道:「就是啊,司馬泰你算老幾啊?虎真軍換人當家啦?什麼 時候你說了算?衛遲疆怎麼不自己出來講?讓你一個小跟班在這裡放大屁給我們 聞,嘿,會不會太瞧不起人啦?」說話的是一形態猥瑣的痲臉男子。   一時間大廳裡喧嘩四起,諒是惱火,司馬泰也不敢在這當口裡和各家較真勁 ,否則事情要是鬧大,恐怕後果難以估算。   就在他進退維谷之際,一道怪裡怪氣的聲音自縷空的中庭上方傳了下來:「 樓下造反啦?吵什麼吵?」   話聲甫畢,兩條人影倏然閃落,眾人定睛看去,來者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立時便教眾人認出了身份,原本喧嘩吵雜的大廳頓時一片無聲。   司馬泰深知兩人來歷,不敢有絲毫怠慢,趕緊上前作揖,恭聲道:「虎真軍 帳下司馬泰,見過兩位前輩。」   宋凜此際正火,加上他本就看不起這裡的人,所以縱使看見司馬泰對來人的 恭敬,他也不想理會,逕自牽著宋薇冷眼旁看。   那兩名怪人,一個叫病無醫,一個叫患無救,是罪島裡唯二的兩名醫生,他 倆性格古怪,要想得到他們的醫治,不僅需付出不斐的代價,也還要看他二人的 心情,雖然讓人頭疼,卻也是這裡的別無選擇,所以眾人對這兩人還是挺敬畏的 ,畢竟得罪了他們倆,以後若想上門求治,恐怕困難度不只是倍增而已。   對於司馬泰的恭敬,兩人似早已習慣,瞥了眼宋凜兩兄妹,又看了眼司馬泰 手捧的凌非,接著便逕自走到司馬泰身前,然而卻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直直的 盯著他手裡的凌非,上下左右看了半天。   病無醫忽然開口對司馬泰道:「你抱著個死人幹嘛?」   啊?   病無醫一語驚四座,司馬泰不敢置信的去看自己懷裡的凌非,然後抬頭驚 問:「他……他死了?」   其實同樣受驚不輕的不只司馬泰一人,身旁的宋凜也是睜大了雙眼!   須知自從在麒麟帝城的天牢中,他兄妹倆便與凌非同囚一室,直到被一齊送 來罪島,這沿路上,從來也沒聽人說過凌非已死的事情,難道是所有人都沒有察 覺?還是眼前這個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看走了眼?   司馬泰聞言急忙一按凌非頸脖,卻驚訝的發現懷裡的凌非早就沒了脈搏,這 意味著什麼?   再探凌非鼻息,竟也完全感覺不到任何氣息,難怪,難怪剛才抱起凌非的時 候會覺得他身體異常冰涼,可是,仲裁院怎麼會把一個死人送來罪島?難道都沒 有人發現他死了嗎?   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這時一旁矮矮胖胖的患無救,卻突然伸手搭在凌非腕上,掐掐捏捏的同時, 圓圓的臉上,表情變了又變。病無醫見了,心裡邊好奇,也去搭凌非另外一隻手 腕。   過得片刻,病無醫額頭上的兩條灰白色的長壽眉抖了抖,道:「奇怪……」   這時患無救也摸著只剩三根毛的頭頂說:「怪奇……」   這兩人的行止向來怪異,眾人也早就習以為常,可現在卻是讓司馬泰也摸不 著頭緒了。   一樓大廳裡,站在自己房舍前觀望的罪犯們更被激起了好奇,一個個伸長了 脖子,拉長著耳朵只想一窺究竟。   「你怎麼看?」病無醫扭頭問向患無救。   「有病!」患無救說的斬釘截鐵。   有病?   司馬泰忍不住問:「前輩,這孩子他……」   「呔!不是說了有病嗎?你聾啦?」患無救沒好氣地說,繼續陷入沉思中。   司馬泰完全懵了,一時不知道如何反應。   宋凜忍不住好奇,問道:「你們剛才不是說他死了嗎?」   這一問,身形圓胖的患無救不樂了,立馬叉腰駁斥道:「你哪隻眼睛看見 我說他死了?哪隻?不……不對,你哪隻耳多聽見了?」   宋凜指著病無醫道:「他剛才不是問司馬泰大叔為什麼抱著死人?那意思 不就是說那小子死了嗎?」   「呔!」患無救道:「你自己都說是他講的了,干老子屁事啊?我偏說他 病了!怎樣?」   「你!」宋凜被堵得無言以對。   「什麼病了?你懂個屁啊!」病無醫反擊道:「沒呼吸,沒心跳,沒脈搏 ,一整個就是個死人,簡直死到不能再死,哪裡是病了?我看是你有病!」   「你才有病!誰說死了就不能再病了?我就說他病了!」患無救堅持。   「你沒救了……」病無醫搖頭。   「你才沒醫了!」患無救不干示弱。   罪島裡的兩大神醫你一言我一句,誰也不讓誰。   這時患無救忽然說道:「停!我懶的跟你吵。」   「呸,你美啊?是我懶的跟你吵!」病無醫回斥。想了想,又道:「怎樣 ?有沒有膽子較量一下?」   「呵,笑話,我會怕你這郎中?」患無救冷笑:「怎麼比?」   「大話別說太快,我告訴你,回頭我就證明他死了,讓你從頭到腳知道我 才是這裡的第一神醫!」病無醫撂下了話。   「好啊,那我就證明他病了,而且病得不輕,讓你從裡到外佩服我,知道 誰才是師兄!」患無救回敬。   「哈,哈,哈!笑死人,我明明就是師兄,還用你來證明?」   「呔!」患無救罵道:「放屁!師父明明是先抱起我,所以我是師兄,你 就認命吧你,師弟!」   「放屁的人是你!」病無醫斥道:「當時你才幾歲?最好你會知道師父先 抱起誰,有沒有腦子啊你?」   「怎麼?我記憶力好,偏偏就是記得,你羨幕忌妒恨啊?」   「呸!我會羨幕你?你燒還沒退嗎?」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發燒了?」   「看,還說記憶力好,連自己燒還沒退都不知道,可憐喔……」   「你明明就是忌妒我記憶力好!」   「我忌妒你?你美啊?你見過師兄會羨幕師弟的嗎?有沒有點常識啊?」   「你……」   兩人越吵越烈,簡直沒完沒了,而且討論的範圍越來越廣,司馬泰終於忍 不住出聲問道:「呃……兩,兩位前輩……」   「幹嘛?」   原本還吵得不可開交的兩人,卻是異口同聲的回道。   司馬泰不由一怔,隨即托起凌非,道:「呃,這孩子……」   「孩子?喔對!這娃兒給我!」語聲剛落,司馬泰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手 中的凌非已經不在自己懷裡,而是跑到了患無救手中,只聽他又道:「病無醫, 你不是要證明嗎?走啊,看是你遜還是我強!」   「等一下就讓你後悔!」   病無醫說完,兩人就要轉身離開,司馬泰趕緊踏前急問:「前輩,那這兩個 孩子該怎麼辦?」   這時的患無救,已經抱著凌非拔空而去。   病無醫聽司馬泰問來,原要飛縱的身子頓了頓,回頭瞥了眼桀傲不遜的宋凜 ,還有後頭眨著水汪汪大眼睛的宋薇,道:「兩個廢物,你愛就拿去吧!」   話畢,人已高高縱起,眨眼便消失在縷空的中庭上空,不知去向。   司馬泰聞言欣喜,立即打了一個四方揖,旋即朗聲說道:「諸位,相信病無 醫前輩的話,諸位都聽見了。前輩已經將這兩個孩子許給了我『虎真軍』,還望 諸位莫要再為難,日後若有什麼需要援手處,我虎真軍也必當鼎力相助,那麼, 司馬泰還有事,這就少陪了,告辭。」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