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七十九章 女子,迷霧,空間裂隙。

達人殿堂

 
    

  第七十九章    前情:   聽到宋凜只不過是土系天資,又是一段武士,衛遲疆也忍不住濃眉微皺,頓 了頓才又問道:「那宋薇呢?」   感覺到衛遲疆的失望,宋凜的自尊可謂倍受打擊,他的頭更低了,低聲答道 :「薇微也是土……土系,土系五級武者……」   坐在衛遲疆右手邊的司馬泰聞言,不禁在心裡歎了聲氣,他這才明白病無醫 離去前為什麼會那麼樣說了。    ﹍﹍﹍﹍﹍﹍﹍﹍﹍﹍﹍﹍﹍﹍﹍﹍﹍﹍﹍﹍﹍   正文:   經過了一夜的商討,虎真王衛遲疆,最後決定聽取司馬泰的建議,那就是不 管去哪,都把宋薇也帶在身邊,避免讓那些覬覦者有機可乘,而造成無法挽回的 憾事。   畢竟,那些覬覦宋薇的傢伙,可沒那麼容易死心,萬一趁著衛遲疆不在的時 候對宋薇伸出魔爪,恐怕留守的軍眾也抵擋不住,所以雖然隨軍出島打糧同樣有 著不小的危險,但也總比待在屋內來的安全。   是以轉天一早,衛遲疆便帶著宋薇及宋凜,領著過半的軍眾離島打糧,準備 今天所有人的糧食。   六十名虎真軍,連同衛遲疆與宋家兄妹和司馬泰等人,合共六十四人,在紛 紛離島打糧的隊伍中,已可謂是不小的隊伍。   畢竟罪島五樓以下的勢力,虎真軍已是最大的團體,只不過,大,卻不代表 強,因為能住在罪島二樓以上的罪犯,實力畢竟不容小覷,也多是個體戶居多, 他們通常採用的打糧方式除了單體作戰,就是聯合作戰。   實力夠硬的,一個人就足以成功擊殺島外附近的低階魔獸作為食糧;而實力 稍次的,雖然多費點力氣,仍然可以殺死一頭落單的低階魔獸,但那其實很花時 間,也相對危險,所以另一種方式就是協同其他實力相近的人聯合作戰,不僅省 力,也能更安全。   不過這些住在罪島二樓以上的罪犯們,其實很少離島打糧的,他們由於個體 戶居多,所以一頭魔獸,便足以吃上好幾天,甚至一個月之久。當然了,從魔獸 屍體上處理下來的獸肉,都是放在納戒(空間儲物戒指)中,那裡頭是完全真空 的獨立空間,所以肉品放在裡頭並不用擔心腐敗的問題,因此就算是放了個把月 ,那也依然是可以食用的。   看著一伍伍的打糧隊陸續自連接彼岸的雕刻石橋離開罪島,負責壓後的司馬 泰心中有些擔憂,雖然此行有實力達到九段武王的衛遲疆親身壓陣,但出了罪島 ,會發生的事情委實太多了,一股油然升起的不安,令得他在心中暗禱:「希望 這一趟別出什麼亂子才好啊……」     頂層,罪島。   塵封的房裡,是一把琴,亦是一個人。   琴無聲,人亦無語。   窗台前,頭戴紗罩的女子斜倚。流轉的眼波,目光之凝處,是回憶,是過往 ,是心碎,更是絕望。   面紗雖然遮去了她的臉,卻掩不去傾世絕麗的容顏。   房間裡,沉默,就像是這裡唯一的對白。   可在今天,緊閉的門扉再一次被推開。   魏龍生雙手負背,緩步踏來。   第一眼,便見雅緻的房裡,圓桌上,一把雕工精緻,古香繚繞的箏琴,正靜 靜的仰望著滿室的靜哀。   「……我來看妳了,義妹。」聲音裡,魏龍生難掩心緒。   但沉默,卻像是女子從來的回答。   「妳還是不肯和我說話嗎?」魏龍生若有所失。   女子遠眺的目光慢慢收回,濃睫下的眼眸緩緩垂下,她的沉默,就像一把刀 ,一個酷刑,年復一年的折磨著佇立門前的人。   「……不管妳信還是不信,當年的事,絕非妳所想的那樣!」魏龍生強忍心 緒裡的激動:「而且妳明知道,當時我若不那麼做,連妳也會死,所以我沒錯, 我沒有錯!」   女子低黯的眼眸,冷漠地刺痛了魏龍生。   死?   死有何懼?   冷漠無鋒,卻比刀還割人。   魏龍生只覺渾身冰冷。   冰的是他的心。   冷的,也是他的心。   「我一直以為妳總有一天會明白……」   魏龍生沒有再說下去。   他的話未竟,人卻已悄悄的離開。   靜靜的,隨著房門緩緩將所有的往事闔上。   只留下滿屋支離破碎的心──   他的。   也是她的。   「魏龍生……」女子的眼眸停駐在遙遠的天邊:「也許你永遠也不會明白, 我是多麼渴望能夠陪他一起死去……」   朝陽斜掛在雲裡,風正徐,冷漠的面具隨著激盪的心緒片片崩落。   女子婆娑的眼裡,只剩下那張早已逝去的臉。      一個時辰後。   叢密的樹林裡,衛遲疆率領著眾人已經走出了好幾里外,不過這卻是他們 虎真軍在罪島以來,走得最慢的一回。原因無他,只因為宋凜兩兄妹的武功境 界實在太低,在體力有限的情況下,合共六十四人的隊伍也只能且走且停,時 時爭取讓他兄妹倆休憩緩氣的時間。   雖然製作簡單的拉車並不困難,但問題是誰來負責拖拉?況且此行可是打 糧,打糧視同作戰,衛遲疆說什麼也不許。而且他始終都認為,唯有身體力行 的去鍛鍊去冒險,武功的境界才有可能在磨難中提昇,所以依據他的這個理論 基礎,即便有軍眾自願給宋薇拉車,他衛遲疆也是打死了不同意!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開始升起了白霧,宋凜心中有些不安,但走在一旁的 司馬泰卻仍是老神在在,這多少讓宋凜不安的心,起到了安定的作用。   不多時,虎真軍已經走入白茫茫一片的迷霧之中,又過得片刻,宋凜只覺 眼前一亮,原本叢密茂盛的樹林,竟爾變成了一望無際的綠色草原,而且遠處 的草原上,還依稀可見叢叢的魔獸身影!   正驚詫,就聞前軍傳來衛遲疆大聲令道:「插旗!」   令下,就見一班肩扛無數面旗幟的旗手,分站軍伍兩側,待全軍集結後, 始由一人將形狀簡陋的旗幟深深地插入泥土之中,跟著大聲回報,道:「定位 完成!」   所有的動作和流程,就像演練過了無數次那樣熟悉。   這讓一直默默跟隨在身側的宋凜百思不得其解,又過得片刻,終於是耐不 住心中疑竇,開口問道:「泰叔,我實在看不懂,為什麼衛遲叔叔要讓那些人 插旗,難道有什麼作用嗎?」   司馬泰看了看他,笑道:「你說那個啊,那是我們回家的路,沒有了它們 ,咱們的麻煩可就大囉!」   這話讓宋凜更是不懂了,看出宋凜心中的疑惑,司馬泰解釋道:「你才剛 來,所以你不知道。在罪島的周圍,佈滿了可以進入各種不同地區的空間裂隙 。」   「空間裂隙?」   「嗯。」司馬泰點頭,道:「那些空間裂隙可以通往的地方很多,而且從 不固定,也許今天空間裂隙的入口就在這裡,可到了明天,又換去了別地,嗯 ,總之就是不停的在更換。」   「那……那這與插旗有什麼關係?為什麼要插旗?」宋凜疑問。   「這是因為我們看不見時空裂隙,所以如果我們不插旗作下標記,那麼等 到我們打完了糧,恐怕也找不到那個時空裂隙了,到時候我們除了等死以外, 就沒有其他活路可走了。」   宋凜沒想到原來插旗竟是這麼重要的事情,想到一旦忘了插旗標記,便有 可能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他心裡就緊張。   似乎是感覺到宋凜心中的怯意,司馬泰笑了笑,道:「放心吧,空間裂隙 每隔一天,在太陽升起的那一瞬間才會改變它的位置,所以在我們回來以前, 空間裂隙的位置是不會改變的。所以,只要我們有旗子作為標記,回程之時, 便能尋著旗幟重新回到這裡,然後通過空間裂隙,回到最初的那座樹林。」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