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章 歇業原因

達人殿堂

 
    

  第八十章 歇業原因   前情:   宋凜沒想到原來插旗竟是這麼重要的事情,想到一旦忘了插旗標記,便有 可能死在莫名其妙的地方,他心裡就緊張。   似乎是感覺到宋凜心中的怯意,司馬泰笑了笑,道:「放心吧,空間裂隙 每隔一天,在太陽升起的那一瞬間才會改變它的位置,所以在我們回來以前, 空間裂隙的位置是不會改變的。所以,只要我們有旗子作為標記,回程之時, 便能尋著旗幟重新回到這裡,然後通過空間裂隙,回到最初的那座樹林。」 ﹍﹍﹍﹍﹍﹍﹍﹍﹍﹍﹍﹍﹍﹍﹍﹍﹍﹍﹍﹍﹍   正文:   兩人說話間,衛遲疆已經將一切安排停當,他帶著宋薇邁步走來,宋薇見 著宋凜,立馬跑上去拉著宋凜,告訴他自己發現的許多新奇事物。   衛遲疆則說道:「阿泰,等一下這兩個小鬼就有勞你多照看了。」   司馬泰笑道:「有我看著,你放心吧。」   「嗯。」衛遲疆點點頭,伸手撫了撫宋薇的小腦袋,溫言道:「別亂跑。」   說完,便是轉身,準備回到前軍帶領部眾打糧。   司馬泰突然喚道:「喂,可別鬧出太大動靜,我瞧前面應是刺角犀,他們受 驚後容易暴動,你可得謹慎些,他們最少也得七、八星,別太躁進了。」   衛遲疆笑道:「行了,我知道怎麼做。」他可不是第一次打糧的新手,而且 刺角犀以前也打過幾回,只要小心些,並不是難以擊殺的目標,是以衛遲疆信心 滿滿,招呼著眾人便是向前而去。   宋凜這是第一回參與打糧,心裡難免忐忑,不過好在這次只需觀摩,並不用 真的披甲上陣,著實讓他心裡鬆了一口氣。   看著在另一頭佈陣的大夥,宋凜問道:「泰叔,真的沒問題嗎?」   司馬泰盯著遠處,點頭道:「放心吧,老疆可是九段武王,那些刺角犀估計 不超過八星,綽綽有餘了,咱們就安心在這看吧。」   「嗯……」雖然司馬泰和衛遲疆都說的十分把握,但宋凜還是不放心,他對 妹妹宋薇有責任,絕不能讓妹妹受到什麼傷害,所以他在回答的同時,眼睛卻不 由得瞟向身後那片插著旗幟的虛無。   又過得片刻,宋凜忽然察覺司馬泰的目光並不是在法陣上,也不是在那群刺 角犀身上,而是另一個方向!   這讓宋凜不由升起了疑惑,他尋著司馬泰的目光望去,在那裡,除了聳立在 極遠處的一座高塔外,什麼也沒有,就是一片無垠的草原而已。   於是宋凜問道:「泰叔,那座塔是幹嘛的?」   司馬泰聽問,怔了怔,半晌才收回目光,低頭對身邊的宋凜解釋道:「那是 迦納魔眼,是非常可怕的東西。」   「迦納魔眼?」宋凜有些懵了,明明是一座塔不是?怎麼說是眼?   「嗯。」司馬泰點頭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那到底叫什麼,又是個什麼東西 ,但是每當它發出光芒後,都會有一種不斷喊著『迦納』的野人出現,並攻擊在 那地方的所有武家,也因為如此,大家便稱它叫迦納魔眼了。你可得記牢了,只 要發現迦納魔眼發出光芒,不管你正在做什麼,都得立刻退出空間裂隙,絕對不 能有半分的耽擱和猶豫,否則,一旦遭遇迦納野人,那便是生死難斷了。」   「這麼可怕?」宋凜聽著玄了,問道:「迦納野人比衛遲叔叔還厲害?」   「呵,這倒沒有。」司馬泰微笑解釋:「但他們比魔獸聰明並且行動迅速, 不僅擅長群體圍攻,還會使用簡單的武器協助攻擊,而且傳聞迦納野人是由迦納 魔眼所指揮的一種族群,只要迦納魔眼看得到的地方,我們的藏匿處就無所遁形 ,因此非到萬不得以,能避就避,千萬別和他們對著幹。」   聽完司馬泰的解說,宋凜點頭如搗蒜,心道:「我又不犯神經,白痴才和他 們對幹!」      再說衛遲疆這頭。   雖然以衛遲疆九段武王的實力,要獨立殺死一頭八星刺角犀並非不能,但刺 角犀是群居魔獸,而且一旦受到驚嚇,便會群起暴動,這對虎真軍非但不是好事 ,反而是致命的結果。所以,佈陣就成了必須做的前置工作了。   衛遲疆安排了幾名武帥層級的軍眾,在他指定的地點佈下了能夠防止逃脫的 法陣,然後讓其餘五十餘名軍眾在法陣外圍守著,這是他們一直以來,最有效率 的「圍毆打法」,不僅安全,又能節省時間。   待眾人就定位後,衛遲疆提起手中鋼刀,壓低身子,在半個人高的草原裡快 速移動,就在接近最靠外圍的一頭刺角犀時,他握刀向前猛然一斬,一道火紅的 刀氣破開前方高築的長草,縱飛而去!   火紅刀氣割開蔓草,轉眼便斬在了一隻身長七米,高三米的刺角犀身上,刺 角犀吃了疼,低吼一聲,便是向著衛遲疆發足狂奔直衝而來!   「來的好!」衛遲疆咧笑一聲,同時轉身飛跳,將刺角犀引到佈在遠處的法 陣之中,接著大聲令道:「起陣!」   幾名武帥聞令,立即催動印訣,法陣旋即開啟,困住了那頭八星刺角犀!   眼見法陣已起,衛遲疆立即揮刀覆又殺入,高喊道:「今天吃大肉,隨我殺 進去,殺啊!」   霎時間,五十餘名虎真軍眾,在吆喝聲中舉刀殺入,陣中頓時刀光血影,亂 肉揚飛,不多時,一頭八星刺角犀,便只剩下了一塊塊散落在地的肉渣!   衛遲疆很滿意今天的結果,他很快吩咐眾人把刺角犀的肉塊收集好,自己則 向司馬泰走來,笑道:「今天運氣很好,又能飽餐一頓了哈哈!」   司馬泰也微笑道:「嗯,今天我們的運氣真的不錯,能來到這個地方就是好 運,否則要是誤入了環境惡劣的地方,恐怕就不能這麼順利了。」   衛遲疆呵呵笑道:「不錯,看來是兩個小鬼給咱們帶來了好運,哈哈!要不 ,趁著今天運高,多打幾頭?」   這個提議固然不錯,但刺角犀是群居魔獸,萬一沒有引好,帶來的危險可是 致命的,而且迦納魔眼的威脅仍在,天曉得他什麼時候會發作?是以司馬泰立即 反對道:「別了吧,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剛才的騷動已經夠大的了,估計其他刺 角犀已經有了戒心,要是出了差錯,咱們可都別想回去。還有,迦納魔眼什麼時 候開啟不知道,我們還是趁早回了吧!」   衛遲疆刮了刮臉,一想也是,煽笑道:「你不說,我倒忘了,哈哈,好吧, 今天就到這。」說著轉身招手道:「兄弟們,收拾收拾,咱們回島!」      罪島,頂層。   魏龍生雙手負在背後,一個人獨自站在面西的樓台前,這裡,是罪島的至高 點,幾乎可以眺望罪島以西的所有景物。只不過魏龍生極目所望的,卻不是眼前 ,而是早已成過往的雲煙……   「又吃閉門羹啦?」嬌媚的女聲忽地在身後響起,是邪姬童華衣。   魏龍生沒有回頭,只是定定的望著遠方,他不需要回頭。   「我早就說過,那瘋婆娘沒救了。」童華衣一身華服端立在後,艷紅的唇 角微勾,似笑非笑的模樣,看不出喜怒,但言語中的敵意卻很明白。   魏龍生收回目光,他微微側首,道:「注意妳的用詞。」   童華衣柳眉微蹙,魏龍生也不看她,這讓童華衣大是不快,她蓮步輕移與 他並肩,微微揚起尖俏的下頷,同樣望著遠方,冷笑道:「怎麼,心疼了?」   魏龍生沒有回答,只是默然。   「你也不用生氣,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值而已。」童華衣輕歎,道:「費了那 麼大把勁把人救活了,不感激也罷了,反倒怪起人來,她可真有良心。」   魏龍生沒有反駁,或許是不置可否,他心裡也很糾結,過得片刻,才神色黯 然地說:「那是我的事,不用妳管。」   「哼。」童華衣輕哼一聲,擰腰轉身,瞅了魏龍生一眼,道:「我沒想管, 只是看不慣!」說完,羅裙款擺,行了幾步,方又停下,道:「照這麼下去,我 倒是有些懷疑了。」   魏龍生聞言,劍眉一挑,側首問道:「妳想說什麼?」     「呵呵呵……」童華衣掩嘴嬌笑,道:「沒什麼,只是在想,還要不要指望 她替咱們找出定罪雙使而已。」說完,又是一陣媚笑。笑聲中,朵朵紅花憑空綻 放,無數花瓣捲地而起,童華衣綽約曼妙的影姿,便這麼消失在繽落的花影裡頭。   魏龍生沉默著,然負在腰後的手,卻已緊握。   的確,童華衣雖然言詞刻薄,卻不是沒有道理。   當初為了使義妹復生,魏龍生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而大家之所以願意伸出 援手,也是由於魏龍生告訴大家,他義妹的極度弦音能夠逼出定罪雙使,進而使 大家將其二人擊殺,終結那繫元鎖的禁錮!   可由於當時罪島中沒有人精通醫術,雖然有心救其義妹,卻是苦無良法。直 到後來病無醫和患無救兩位神醫來到,眾人才得以其二人精湛的醫術中,推敲出 萬無一失的復生之法。   但由於假死的時間太久,中間面臨了無數困難,等到終於克服的時候,也是 最近的事情了。   可是沒想到人活了,卻一副恨死魏龍生的模樣,連句話都不和他說,這等於 是將眾人等待千年之久的希望破滅了。   只要魏龍生的義妹不願意和他說話,不願意合作,那這場「越獄計畫」便等 於是胎死腹中,完全沒有進行下去的可能。   縱使住在罪島上層的人,個個都曾是聖魔大陸裡叱吒風雲的人物,但面對宛 如鬼魅般的定罪雙使,就像對著空氣揮拳一樣的讓人憋屈。   定罪雙使來得突然,兼又走的飛快,明明看見他倆消失在罪島裡頭,卻是花 費了千年也找他不到。所以在魏龍生說出「極度弦音」能讓定罪雙使現形的方法 後,罪島上層的高手們才又重新燃起了能夠離開這鬼地方的希望。   可在全島唯一能夠彈奏出極度弦音的女子復生之後,情勢卻儼然不是大家一 開始所想的那樣,這又豈止是一桶冷水那樣簡單?   魏龍生站在樓台前神色黯淡,對他而言,他的義妹不願諒解他,遠比不能找 出定罪雙使、不能離開罪島還要令他難過。   突然,天空上飄下一片枯黃的葉子。   魏龍生嘆了一聲,道:「你愛偷聽別人說話的個性,什麼時候才會改?不負 平生。」他的話才說完,一條青影便自外牆之外飄然落下,接著洒然飛入。   魏龍生轉身,定定的看著身後,那個叫做不負平生的青衣男子。   不負平生把背靠牆,一邊笑道:「誰愛偷聽你們打情罵俏了?我只是路過而 已,你怎麼可以冤枉你的好朋友呢?」   魏龍生搖了搖頭,道:「我現在沒心情和你抬槓,說吧,找我什麼事?」   不負平生也不急著答話,拿起一只葫蘆,便是對口而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 他在喝酒,殊不知罪島哪來的酒讓他喝,那裡頭裝的不過是普通的水罷了。   他喝了幾口後,這才大讚:「好酒!」然後才微笑說道:「我是特地來告訴 你一件事的。」   「喔?」魏龍生問:「什麼事讓你親自跑來?」   不負平生又飲了一口「酒」,說道:「我看你這幾天忙著安撫兩位大美女, 肯定不知道罪島又來了三個人吧?」   魏龍生的確不知,不負平生接著說問:「來了三個小鬼頭,怎麼樣?夠稀奇 了吧?呵呵。」   「的確很稀奇。」魏龍生說道。   見魏龍生沒再問下去,不負平生索性自個說了,道:「唉,知道你現在全部 的精神都在你那冰山美人身上,呵呵,我就直接說了吧。來了三個小鬼的確不重 要,重要的是,我聽說其中一名讓那兩個怪醫帶了回去。」   這話引起了魏龍生的興趣了,他眉毛一挑,定定的看著不負平生,就等他繼 續給自己說下去。   不負平生又飲了一口酒,笑了笑,道:「其實那兩個怪東西要帶誰回去,我 也沒興趣,不過奇怪的是,自從他們倆把那小鬼帶回去之後,診療室便是大門深 鎖,從未開啟,而且……並不是沒開張這麼簡單,而是連外頭的人想推也推不開 ,你應該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魏龍生的臉頓時沉了下去,他身為島主,哪裡會不知道推不開門的意義?   他會有如此反應,其實要歸咎於罪島的奇怪法則,那就是:當房間裡的「所 有人」都處在睡眠狀態,或者死亡的情況下,那扇門便打不開,除非裡頭有人醒 著,房門才能夠從外部直接推開。   這也是為什麼虎真軍要派人在門外守衛的原因。   因為虎真軍的房裡有上百人,要讓上百人同時處在睡眠狀態,可謂十分困難 ,所以若不派人在門外站崗,那夜晚睡覺的時候,就很容易被有心結仇怨的勢力 偷襲,甚至消滅,因為只要房間中有一個人醒著,那房門就能夠任人隨意開啟, 這是很危險的事情,所以才有了負責守衛的機制。   相對那些「單人房」就沒了這種潛在危險,因為房裡只有自己一個,只要自 己睡著了,那麼房門就無法從外部打開,等於確保了睡眠中不會受到外來的傷害 ,因此會派人站崗守衛的,多半是較為龐大的勢力和集團,單人個體戶是沒有的。   所以診療室的房門打不開,那便意味著兩名神醫都睡了,而且睡到現在都還 沒醒,而他們帶進去的孩子也同樣在睡,這樣房門才會讓前來求診的人始終無法 打開。   可是什麼原因會讓兩位神醫睡那麼久還不醒?魏龍生更擔心的是裡頭的人不 是睡著了,而是死了!   魏龍生沉著臉問:「你是想說他們死了?」   不負平生笑道:「我可沒這麼說,但不排除。」他又飲了口酒,接著說:「 那兩人雖然有時候不太牢靠,不過他們是罪島唯二會煉製地品丹藥的人,萬一他 們真的死在裡頭,我認為你可得清查清查,是誰下的毒手,這件事,影響不只是 你我,而是所有人,呵呵,事情我已經告訴你了,接下來就沒我的事了,你繼續 在這看風景吧,我走了。」說完,呦呼一聲,竟是從樓台前一躍而下,轉眼不知 去向。 --------------------------------------------------------------------------------------------------------------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