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二章 全島驚駭

達人殿堂

 
    

  第八十二章 全島驚駭   前情:   試問在罪島裡,還有誰的話比罪島之主魏龍生還要有約束力?他說二,難 道還有人敢說一嗎?也許有,就像不負平生那種層次的人,但衛遲疆他們更相 信那些人絕對不會較真,畢竟魏龍生能被稱作罪島最強的男人,必定不會徒有 虛名。更進一步說,為了一個小女娃和魏龍生叫板,實在不值,真的不值!   所以有了魏龍生那句話,衛遲疆總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了,他和司馬泰相視 一眼,都明白對方心中的想法,不由得笑了起來,只有一旁的宋凜臉色發白, 還在剛才的驚魂未定中尚未恢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魏龍生離開之後,很快便前往診療室想一查究竟。可無奈房門緊閉,在彷 彿有聖武神神力加持下,罪島上的一磚一瓦,可謂擁有舉世無匹的強悍防禦力 ,無論魏龍生如何加大手勁,診療室的房門除了片片蛛網龜裂的痕跡,卻仍舊 是破之不開,最後只得作罷離去。   當然,這個結果魏龍生自己並不意外,因為曾經他便早已嘗試過要以人力 強行破開懺罪之門,結果也是一場徒勞。但看在罪眾們眼裡,那又是另番心情 了。畢竟魏龍生已經是全島最強的人,連他也束手無策的話,那便是絕望的意 思,誰也甭再花費心思去想那能夠幫助境界提升的地品丹了。   就這樣,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所有人從眼巴巴望著癡等,到最後完全絕望 的眼神,診療室的門扉始終就沒有再開啟過。這讓原本還奢望奇蹟出現的人都 是搖頭長嘆,心說看來兩位神醫是真死了,沒戲了。   至於死因,自然沒人知道,也沒有人想得通,更沒有人能確定,即使魏龍 生也不行。   直到一百天過去了,始終深鎖的診療室,忽然傳出兩聲驚天動地的哀嚎!   那聲音直接轟動了罪島上下所有的人,每個人都像見了鬼一樣的望向診療 室,誰也不知道發生啥事,或者說,誰也不敢相信關門大吉的診療室,竟然在 歷經一百天的沉寂後,覆又重新開張了?   如果不這樣解釋的話,那麼一早便歇業的診療室,又哪裡會傳出如此可怕 的響動?   其實那兩聲殺豬般的嚎叫,不是別人,正是那兩位大神醫!   這事其實要追溯到他們方醒之刻,本來正要起身去探那病床上的凌非死活 ,誰想眼珠兒才瞟過,兩人就嚇得楞神。因為整間房間所有的藥材、魔晶還有 各種品級的丹藥,全部都消失了,他倆急急忙忙的跑到靠內的藥鼎打開來一看 ,一口氣險些把自己給噎死,藥鼎內煉製與儲存的大量地品丹,竟也不翼而飛!   直到這時,兩人再也沉不住氣了,放聲嚎叫起來,我的爹呀娘的,連死的 心都有了,那口鼎裡的地品丹,可是他倆的命根子啊,這下全沒了,不叫上兩 聲,豈不憋死?   一時間診療室外擠滿了圍觀好事的人,接著就聽房裡一人尖叫道:「他馬 的,我的藥啊……奶奶的,那小子把咱們的藥都吸光了啦!」   這話沒頭沒尾,誰也沒聽明白,跟著房內又一人大笑道:「哇哈哈哈,師 弟,咱們這回走運啦!哇哈哈哈哈!」   這話又讓房外的圍觀罪眾聽得一頭霧水,一個個皺著眉頭面面相覷,啥藥 ?啥走運?啥冬瓜?   然後就聽到起先說話的那個人怪叫一聲道:「我呔,誰是你師弟!你是我 師弟還差不多!」   直到這時,所有人總算是明白了過來,高興的彼此擁抱和歡呼,因為他們 已經從那些對話中確定了說話的主兒正是病無醫和患無救,立馬推開診療室的 大門,一股腦兒地衝了進去,沒法,能煉製地品丹的人活了過來,他們實在樂 歪了!   誰知道一進門,所有人又都傻眼了。   整間診療室簡直可以用家徒四壁來形容,原本擺滿丹藥的整面牆櫃,全被 掃在了地上,低頭去看,每一瓶每一罐都是空的,這是咋了?   只見病無醫和患無救圍在一張病床邊不住的嘰哩瓜拉討論,也不搭理眾人 ,這讓大夥好奇心起,紛紛圍過去想看究竟。   結果一看,也沒咋啊,病床上就是個娃,除了五官端正清秀,皮膚略有些 死白之外,也沒啥了不起,怎麼就教他倆位討論個沒完?   頓時所有人心裡都是一個想法:怎麼了?發生啥事了?房間裡怎麼空空如 也?連同他們之前煩請神醫煉製地品丹所繳交的魔晶和材料也沒看見一顆半株 ,這裡到底發生了啥事?   這時,原本沉睡的凌非眼皮子微微一抖,昏厥多日,總算是給他轉醒了。   他緩緩的將眼睛張開,立馬就見一狗票不知道誰是誰的傢伙圍在自己身邊 猛瞧,尤其那兩名藥師打扮的人,看自己的眼神更像要流出水來,也不知道是 哭還是笑,不過凌非並不喜歡這種感覺,這讓他很不自在。   正欲起身,劇烈的痛楚卻猛然傳遍全身!那感覺就像要裂開每一吋肌膚一 樣的讓人痛徹心扉!   凌非心下大駭,立馬凝神內觀,這才發現氣海之中,不知何時竟已聚滿了 真元(能量),而且不止氣海內真元翻湧,就連全身經脈裡,也都充盈著幾欲 爆開的狂亂真元,最後滿溢的真元實在無處容納,有一部份更直接讓死神本元 給接收和吸納,無怪他甫一動身,便覺全身彷彿要炸裂似的痛苦難當!   凌非知道不能放任體內這些狂亂又源源不絕的真元在身體裡到處亂竄,那 樣簡直與自殺無異!   今天若不是凌非乃死神轉世,體內有死神本元在不斷吸納超出可容量的狂 亂真元,只怕換了別人,老早便讓不斷膨脹的真元給撐爆了身子,來個死無全 屍了!   但儘管有死神本元在基於保護宿體的先決機制下,吸收了暴亂的真元,這 副軀體也不能一直處在這種極限壓抑的狀態下,否則一旦氣海或經脈讓狂亂的 真元給撐爆撐裂了,那這個身體也就不能再用了,否則受損的氣海和經脈,對 武功的進境有絕對的影響,身為死神的凌非,是不可能接受這種軀體的。   但是已經融於氣海與經脈中的真元,若以死神之力強行汲取出來,勢必會 對兩者造成無法預估的傷害,所以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這副軀體進行洗髓 伐骨,讓它從一介凡軀,跳飛為先天之軀,如此方能使氣海有更大的容量來容 納那些真元,進而解化眼前的危機!   更進一步說,唯有洗髓伐骨,才能承載死神本元之力,讓凌非能夠最大限 度的利用這個軀體發揮出死神之力!   但是先天之軀也不過是第一道門檻,要想承載全部的死神之力,恐怕還不 夠,但是凌非很清楚,這種事情不能急,因為在境界尚未穩固之前,若連續洗 髓伐骨,非旦無法獲得想要的結果,反而會對身體造成無法挽回的傷害,所以 他眼下當務之急,是先讓自己晉入先天之軀,待日後境界穩固了,再讓身體進 行下一次的洗髓伐骨,使這副宿體晉入更高的領域和境界。   他扶著床榻,強抑體內激竄的真元,艱難的說道:「你們,趕快離開…… 離的越遠越好……」因為他準備洗髓伐骨了,凌非雖然不識這些人,但他乃善 體死神,天性敦厚良善,他並不想傷及無辜,因為他很清楚洗髓伐骨過程中將 產生的防護罩,有多麼恐怖的破壞和防護力,在範圍以內的人畜,恐怕將會無 一倖免!   患無救不懂凌非要他們離開的意思,瞪著小眼兒怪叫道:「為啥我要離開 ?你小子可是我救活的!」   「我呸!」一旁的病無醫聽了,大罵道:「讓你離開就離開,哪那麼多廢 話啊你!」這一罵,不只患無救愣眼,連圍觀的罪眾也傻了,這是演得哪齣? 怎麼向來桀傲不遜的病無醫,竟會這麼聽這娃兒的話?   其實他們不知道,自從一百天前,患無救給他證明了凌非用毛孔呼吸的這 檔子事時,他老便把師父說過的話和凌非的情況連結在了一塊,完全就把凌非 當成是聖武神轉世!   那還能不聽話嗎?   「我呔!」患無救不樂意了,反擊道:「我說你小子是吃了他的口水嗎? 怎麼盡幫他說話!他叫你離開你就離開?這麼沒原則?」   病無醫罵道:「你白痴啊!你知道他誰不?」   突然被這麼一問,患無救也被問懵了,反問道:「難不成是你兒子?」   「我呸!」病無醫用力的把患無救扯到了一邊,氣急敗壞地小聲在他耳邊罵 道:「你丫的自己說過的話都忘了嗎?他可是聖武神轉世啊,蠢蛋!」   「聖、聖聖聖……」患無救一聽,連舌頭都打結了。   「聖武神。」病無醫幫他說。   「對、對對,他是聖武神?你你、你怎麼知道?」患無救的心砰砰亂跳,因 為罪島是聖武神所建,如果眼前這孩子是聖武神轉世,那他們離開罪島就不是不 可能的事了!   病無醫在他耳邊低聲道:「你自己不也說了,師父說過武功超凡入聖的人, 才能利用毛孔呼吸,而且萬古以降,只有聖武神一人辦到。」說著一指凌非道: 「那他不就是了嗎?」   患無救這回聽懂了,大喜道:「喊哎呦我的媽呀!聖武神啊,我的親爹啊, 咱們這可真走運啦!」   「可不就是!」病無醫也是眉開眼笑。   兩人簡單取得了共識之後,立馬按照凌非的吩咐,將房裡看熱鬧的傢伙全都 攆了出去,然後轉頭,必恭必敬的請示凌非,道:「這……這樣夠不夠遠呀?」   凌非瞅了一眼,不知道這兩人在幹啥,不過他可不想再耽誤洗髓伐骨的時間 ,是以辛苦的支起身子,道:「再遠些,最好十丈之內都不要有人……還有你們 ,你們也出去,別,別待在這裡,很危險……」   兩人相視一眼,雖然心裡不大明白凌非的用意,不過他倆可不敢違逆,也連 忙稱是,躬身退了出去,直到退至十丈開外,才拉長脖子往房裡看。   凌非散出神識,知道十丈之內已無旁人,這才安心的盤腿入定。心念瞬動間 ,已經進入了洗髓伐骨的狀態,頓時一股浩瀚的靈魂威壓向著四面八方漣漪漫開 ,整座罪島幾乎同受影響。   洗髓伐骨所產生的死神靈魂威壓,放射狀般在罪島裡蔓延,一波接著一波, 漸歇性的衝撞著亙古以來,號稱絕對禁牢的罪島結構。霎時間,整座罪島宛若 陷入了十級強震一般山動地搖!   沒有外出打糧,而身在罪島中的罪眾與諸方強者,第一時間裡都紛紛感受到 這股宛如浩瀚星河一般的強大靈魂波動!一個個丟下手邊的事,全都飛身來到靈 魂波動的中心點——診療室外!   眾強者中,有許多已經鮮少露面的人,很多都是罪眾們叫不出名字,甚至從 來也沒見過的,可那些人卻都是罪島中的元老級人物,他們平時很少出現,即使 要外出打糧、打魔晶,也都是從自家窗台直接飛出,根本就不經過一樓大廳,所 以眾人沒有見過也是正常。   這群高手中,自然少不了罪島之主魏龍生,更少不了好事的神祕高手不負平 生,當然,有魏龍生的地方,自然也看得見有邪姬之稱的絕艷女子童華衣。   除了這三名罪島頂層的高手以外,罪眾們還發現了其他許多沒見過的生面孔 ,而這其中,又屬一名身背寶劍的白面劍客,以及另一名腰懸寶刀的冷面刀客讓 人最是印象深刻,因為他倆渾身所散發出來的邪惡氣息,實在教人不寒而慄,想 忽略都沒辦法!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