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五章 超聖之戰

達人殿堂

 
    

  第八十五章 超聖之戰   前情:   以一敵二,亦能掌退定罪雙使超出一步之外的人,今日以前,從來沒有!但 如今這個無法撼動的神話卻被打破,定罪雙使的不敗傳說首度面臨了考驗:一個 來自異界,來自另一時空的死亡考驗!   目睹眼前奇景,在場眾人無不驚駭,眼神中除了畏懼,便只有無盡的寄望和 崇拜。人人紛道:此人是誰?   沒有人識得,更沒有人記得,罪島中,曾幾何時有這一號人物?他從何而來 ?又身藏何處?為什麼從來沒有見過?所有人都傻眼了,魏龍生怔怔的看著眼前 突來的變化,他心中雖充滿無數疑惑,但眼下觀來,這渾身都被黑氣籠罩的人, 顯然和定罪雙使是敵對關係,如果能聯合此人,相信要擊殺定罪雙使破除禁錮便 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正文:   罪島雖然龐大,但是任由三個超聖近神的傢伙在裡頭肆無忌憚的大動干戈也 是吃不消。百千罪眾固然想一睹這場超聖之戰的不世風采,可畢竟還是生命更要 緊一些,所以一大群人再顧不得觀戰,紛紛跟隨兩位神醫退到了一樓大廳遠離戰 圈,就怕一個不慎,連小命也給搭了進。是以眼下還留在左近的,便只剩下了以 魏龍生為首的頂層高手。      隨著時間不斷推移,激烈的戰鬥從早晨戰至響午。   沉默間,雙方各展長技,定罪雙使根基深厚,雄渾掌力不容小覷。兩人一者 攻,一者守;攻者雄沉狠霸,守者宛若天塹,交替之間,掌勢綿密,一襲掌,便 是崩山裂地之威;一輪腿,更是山河皆毀!   疾,快過眨眼!   沉,宛若深淵!   面對無窮無盡,無心無我的連綿攻勢,極元副體冷哼一聲,不退反進。黑氣 籠罩的颯颯凜姿掌風連環,激烈的戰鬥,勾起他亙古久遠的記憶,激起那段輪戰 眾神的熱血豪情!   戰鬥中,「定使」身法詭譎,忽隱忽現,飄邈之間,已由左側襲入,一掌轟 來,雷霆之威震撼了在場眾人,就連實力已臻九段武聖巔峰的魏龍生也不由心悸。   誰知極元副體傲眼斜睨渾不在意,輕喝一聲,象徵毀滅的左手倏然抬起。挾 伴不可一世的雄威舉臂接掌——   磅!   兩股絕世無匹的超聖之力互相激盪,迸出強烈氣流漩渦席捲方圓!   「不差!」極元副體微笑一讚。   兩人掌對掌,內元互擊,「定使」眉頭略皺,察覺了異狀,眼神中盡是不解 ,沉聲問道:「你是何人?」   「吾乃……」話未竟,忽感背後壓力逼近,極元副體驀然輕笑:「死神!」   轟—轟——   兩聲驚爆,換得兩聲低嚎。忽來的強大氣波驟然而生,不僅化解了後方偷襲 而至的「罪使」攻勢,更將「定罪」兩人盪退數丈,撞破牆垣跌入六樓房舍中。 此情此景,看在魏龍生等人眼裡,直如作夢一般教人難以置信。   再看極元副體,神色淡然,傲然依舊。不僅毫髮無傷,周身更旋繞著一道淡 藍色地波紋光圈,但眨眼間,光圈卻又消失不見。原來那光圈不是別的,正是能 夠化萬象於無形的不敗之招——萬滅!   房舍中,初嚐「萬滅」之威的定罪雙使,可謂相顧驚駭。心知眼前之人非同 凡俗,卻又不知其來歷,但儘管如此,聖武神立下的天條法規也不能因此而妥協 。簡單取得了共識之後,兩人決定傾盡全力也要拿下眼前這個破壞罪島,更不受 繫元鎖約束的莫名之人!   兩人飛身竄出房外,口中同喝:「陰陽變,水火同源!」   說話同時,兩人背脊對靠,雙手連心,氣一沉,猛喝一聲拔空疾旋,化作水 火,霎時火光燦耀奪目,水氣凝點成珠,天地靈氣頓時自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將兩 人綣作一起。不多時,定罪雙使便在眾目睽睽之下合二為一,化作光華從天而降 ,宛若神臨!   在一樓大廳裡仰頸瞻望,目睹了這一切的所有罪眾,個個目瞪口呆、瞠目結 舌。只因他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定罪雙使竟能合為一體?這已經完全超出了聖 魔大陸裡的武功範疇了。便連頂層實力絕強的魏龍生與不負平生等五人,也都看 傻了眼,他們雖然境界超凡,但也從未聽說過有這種一人雙化,或者雙體合一的 武功,可是眼前卻又生生的上演著那超越理解的驚世之功,這如何不教人倍受震 撼?   魏龍生在心裡不由低喃:「這就是神之武學嗎……」   面對突來之變,極元副體傲然而視,在他心中,似是早有所料,此二人恐怕 便是聖武神殘存的靈識所化。若以眾神世界的武學來說明,那麼他二人便是一掌 陰,一執陽的「靈識分身」。因為,唯有陰陽相輔,才能汲天地之力,化萬變乾 坤來驅動分身,更使分身以己之志,歷萬年而不衰。否則儘管是神,若只憑兩道 普通的殘存靈識,在失去本體的情況下,恐怕依舊逃不過被宇宙法則消滅的命運 。   而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卻正是陰陽合一之後的靈識分身,或者該說,聖 武神的分身!   金光散去,定罪雙使也隨之消失,替而代之的,是出現在眾人眼前的一名陌 生的男子。瞅眼看去,男子白髮無冠,青衫無華,一瀑長髮直逸過腰無風自揚, 神俊的臉龐帶著從容的笑,他,是承載創世之神聖武神部分記憶的人。   男子雙手攤開從天而降,甫現身,神之威壓便暴旋而出,頓時使得島內氣流 紊亂異常,瞧得底下眾人不由驚怕、連連後退。   他語調不順地道:「罪島,是我,用來絕禁極惡之地。這,是我訂下的規矩 ,亦,是不能被打破的天條,而你,死神,正在破壞這個平衡……」   「哦?」極元副體的五官被黑色氣流團團籠罩,誰也看不出他的喜怒。他雙 手緩負於後,神態傲然地說:「眾神果然皆是一丘之貉,連說出來的話,都同樣 令人厭惡。」說話間,磅礡的死神威壓陣陣漣漪擴散,煞有與對方一較之意。   沒料到死神會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聖武神的靈識分身顯得有些錯愕,頓了頓 ,才語調不順地問:「什麼,意思?」   靈識分身不同於死神的「身外化身」,它們向來不易言詞,若非此二人的本 體是一代創世之神,恐怕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是以此刻堅持話下,自是難以暢 順的了。   極元副體淡然一笑,搖頭道:「沒什麼意思,我只是很想知道,單憑兩道聖 武神的殘存靈識,究竟有多少資格站在本座面前自誇。」說著,極元副體將象徵 終結的右手向前伸出,「要戰便來吧,速戰速決,莫要壞我大事。」   極端的挑釁與輕蔑,即使只是聖武神的兩道殘存靈識,也同樣是劍眉怒揚, 用著不順暢的語調,怒道:「定法無章,罪罰無常,天威之下,萬惡盡喪!」   說完身形一疾,翻掌便朝極元副體怒轟而去,強橫掌力崩雲而下,勁摧虛空 !極元副體見對方舉掌襲來,嘴角微勾不避不閃,身形一拔,竟爾飛身迎上,兩 道絕世身影轉眼便在半空之中交會對撼!   砰轟!   雙掌對擊,雄渾勁力頓時如浪層疊,四周房舍牆垣盡數崩碎塌陷!   遠在一樓大廳圍觀的眾人見此,一個個連忙凝聚護身罡氣護住全身,就怕一 個走運,就要被散落的碎石砸的頭破血流。實力稍弱者,根本不敢繼續待在廳裡 ,逕直向島外退了出去,避免遭受氣勁波及,受那池魚之殃。   童華衣面露驚恐地看著膠著在半空中的兩道身影,宏大的勁力不斷向外四泄 ,誰也不讓誰。她早已被合二為一的定罪雙使嚇得不輕,現在又看到另外一個實 力同樣超聖的傢伙,忍不住揪心問道:「我們……我們該怎麼辦?」她畢竟是女 子,此時面臨了重大的威脅和變故,確是有些心慌無措了。   魏龍生沉默著沒有說話,他心裡清楚,儘管自己已是九段武聖巔峰的強者, 但眼前的戰鬥卻遠遠地超乎了他所能干預的範疇。是以此時此刻,他只能將希望 寄存在全身皆被黑氣籠罩的極元副體身上,希望能借他之手來殺滅定罪雙使,解 開禁錮大夥多年的繫元鎖。      不過這當中自然也有不小的顧忌,畢竟他對極元副體的來歷並不清楚,雖然 若能僥倖解除禁錮便能獲得自由,但能殺滅定罪雙使的人,其實力自也超絕,如 果他殺興正濃,怕到時連自己這夥人也都難逃一死,那豈不是殺了虎,引了狼?   再說於半空中膠著比拼內力的極元副體,目光淡漠地緩緩說道:「你知道嗎 ?很久很久以前,所有像你一樣站在我面前的人,都倒下了。」   聖武神的靈識分身聞言,心頭不由一凜,不知為何,他竟突覺一股前所未見 的壓力朝自己撲面罩下,驚愕間他不敢遲疑,掌下立刻鼓勁再摧,頓時一波波的 勁力向著對掌之人交疊襲去,兩人之間登時產生了更加巨大而攝人的氣勁風暴, 同時他語調艱澀地道:「聖武神,不會倒下!」


廣告
來源 :寂寞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