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哥】殺出傳說 第八十七章 鐘琴琴終

達人殿堂

 
    

  第八十七章 鐘琴琴終   前情:   雙招已齊,武神分身微笑朗道:「死神,好好體驗,武神之怒吧!」說完, 雙臂倏落,齊掌轟出,一水一火的兩顆巨大的能量氣彈急墜而下,勁風所及,罪 島牆面頓成片碎!   底下眾人見狀,無不驚駭,各自運起全身功力,準備抵禦那崩落而來的恐怖 氣勁! ﹍﹍﹍﹍﹍﹍﹍﹍﹍﹍﹍﹍﹍﹍﹍﹍﹍﹍﹍﹍﹍﹍   正文:   倏落的水火之招碎空而下,直徑超過十米的能量氣彈教人心懼。   面對撲面急落的武神秘式,極元副體提動元功不敢大意。   雙招貼面轟下,極元副體眼神一凜,「萬滅」驟開!   巨大壓力當頭罩下,瞬擊在「萬滅」形成的水藍色氣罩上,頓時激起水火勁 浪,向那八方席捲吹開,萬丈星華耀眼璀璨,照亮整個罪島內部!   驚天之威首撼死神,逼使懸停在空中的極元副體,身子一下沉了丈許,同時 心中大愕萬滅竟無法將武神秘式化消!   沉重的壓力吋吋下逼,極元副體有「萬滅」相護,暫不致受傷。但身在空中 實在無法久支,仍舊不停的慢慢往地面落去,心道:「如果讓它逼入地面產生爆 炸,那後果……可惡,得儘快找出破綻才行!」念此,死神之眼瞬開!   可惜武神秘式詭異非常,死神之眼卻一時無法看出破招之法,不得以,只得 揚起雙臂,摧動元功奮力與抗!   底下千百名罪眾早便嚇得面色慘白、滿身抖顫。那兩發巨大的氣彈要是砸下 來,只怕大廳裡所有的人都得提早歸位,黃泉相伴。   果然,好的不靈壞的靈,眾人的擔心是對的。   上空被黑氣籠罩的身影不停地被壓向地面,眼看不刻就要與地表來一個完全 接觸了,哪個罪眾還敢停留?一個個抱頭鼠竄,沒命狂奔!   千百號人同時湧向罪島大門,立刻便在大門前擠做一堆。   在生死之刻,誰還管你是誰?魏龍生負傷在身不利行走,好在兩位神醫還沒 泯滅人性的在關鍵時刻裡將他拋下,連拖帶拽的死拖活拉終於帶他一同「擠出」 了罪島。   方抵廣場,就聽後方傳來一聲震天驚響,爆炸聲衝破雲霄,震得人人耳膜生 痛,靈魂劇顫。眾人不由回頭驚看,卻見巍峨聳立於湖面上的罪島,竟爾龜裂崩 塌,狠狠的向旁傾斜了至少六十度,整座島身也一口氣去了半截,底下五層全給 坍成了碎石瓦礫,只留下上半截歪歪斜斜的堅持著。   由於情景太過震撼,每個人臉上都掛滿了驚怖,誰也不敢相信囚禁他們這麼 多年、那個聖武神所創造的罪島就這麼完了?天啊……這實在太不真實、也太過 虛幻了。   隨罪島崩陷,四面湖水從廣場上橫七八豎的裂縫中溢出。   目睹這一切的魏龍生呆了半晌,才忽而醒覺道:「鐘琴!」隨即轉頭去抓患 無救肥肥的胳膊,急道:「鐘琴,鐘琴還在裡頭,她還在裡頭!」   患無救被握疼了,趕緊掰開魏龍生的大手,吹著鬍子呼呼道:「那也沒法呀 ,罪島都整成這副模樣了,裡頭的人還能怎麼著?要還活著,那也是奇蹟了。」   魏龍生瞪眼啞言。   病無醫俯身提醒:「放心吧,童華衣那娘皮子的實力也不比你差多少,有她 在,相信鐘琴那瘋婆子不會有事的,而且那瘋婆子可也不簡單,你就別在這裡瞎 操心了唄。」   這話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魏龍生怔了怔,心裡不由升起一股愧意,低頭 歎道:「是了,華衣也在裡頭……」他從不給她任何好臉色,可她卻始終緊緊跟 著,甚至強顏歡笑。如今危難當頭,沒想到能夠仰賴的人卻依舊是她。   且說罪島之內。   為了心裡那個人,童華衣不顧危險也要飛身去尋她最不想見的人。   好不容易,總算避開武神分身,她站在門房前,那扇終年緊閉的門半掩著, 就像這裡的其他房間一樣,罪島的一切似乎都失常了。   望著半掩的門扉,童華衣躊躇了。   她知道,這個房裡住著一個姓鐘的女人,魏龍生雖然喚她義妹,甚至那真的 就是他的義妹,但那重要嗎?不,那一點兒也不重要。因為女人的直覺告訴她, 魏龍生是愛那女人的。否則,任他堂堂戒城之主,本是負責司管開啟懺罪之門的 聖魔之鑰的守護人,如何甘為一個女人自困罪島千年無悔?如果不愛,怎能?   童華衣越想,心頭的妒火便越盛,她握緊了雙拳,卻只能在心中悲憤。只要 那姓鐘的女人還活著,魏龍生愛的人就永遠不會是她童華衣,永遠。   想過了,也氣過了,童華衣除了將心頭的憤恨藏起,什麼也無法改變,雖然 她曾想過殺死那姓鐘的女人,想過了百次,甚至千次,但她也明白愛不能勉強, 她相信就算那姓鐘的女人真的死了,魏龍生也不會忘記她,甚至會永遠的活在失 去她的悲慟中……   童華衣不想,她一點都不想見到魏龍生傷心,所以她只是想,卻從來不曾真 的付諸行動。   背後,遠遠還能依稀感覺到恐怖的氣浪不停透牆逼來,童華衣雖是七段武聖 ,心裡卻也驚嘆那兩人的實力。   稍作遲疑,童華衣深吸一口氣,將門推開。   但眼前的畫面卻讓她怔住。   房裡,只有一把琴,一個人。   冰冷的琴箏安靜的躺在桌上,恰如冰冷的人,也安靜的躺在床上。   童華衣看得仔細,那女人死了,心口上插著一把匕首,乾涸的血流了一地, 匕首上,是她自己的雙手,緊握。   鐘琴自殺了。   等待千年,帶著對世人的怨恨與對魏龍生的不諒解,她最後選擇了自殺來終 結這場千年以前的悲劇。   鐘琴,曾經叱吒於中神州的風雲人物,是「末鼓」的妻子,是魏龍生的義妹 ,更是龍影聖尊的愛徒。   在千年前的一場殺戮中,她失去了她的丈夫。   當年,她倆為了躲避仇家追殺,最終逃到了戒城地界,那並非她們慌不擇路 ,而是她們知道,她們的義兄就在那裡,義兄是戒城之主,她們想去求援,想活 下去。但是後方仇家緊咬不捨,為了使她有更多的機會能夠活下去,末鼓決定為 她斷後,獨自面對窮追而來的眾多高手。   但是當她見到了義兄,並準備帶著義兄馳援末鼓時,仇家們卻已兵臨城下, 那一幕,幾乎撕碎了她的心,敲破了她的希望。   眾高手能夠屹立城下,代表斷後的末鼓已死。   眾高手要義兄將她交出,義兄不肯,為了保她一命,情急下利用職權,開啟 了懺罪之門,和她的義妹一同來到了罪島,從此寄情星遠,月獨人孤。   一直到了前些時日,魏龍生最後一次來探視她,但她仍舊無法諒解魏龍生當 年的決定,她不明白,甚至恨,魏龍生為什麼不讓她隨末鼓而去?為什麼要讓她 一個人活著受那撕心之痛?她不能諒解,她不明白的事真的太多了,也懶得再去 想了,因為她已受夠了這種只能永遠思念的日子,她感到厭倦了,疲憊了,在一 切都已無法挽回的現實下,她,鐘琴,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靈魂從窗口飄向遠方 ,飛向不知名的地界,只盼能尋到末鼓曾經留下的一點足跡……   怔怔的望著鐘琴冰冷的屍體,童華衣如墜冰窟。她雖想過致她於死,甚至做 夢也夢到將她殺死,但如今她人真正的死了,屍體就躺在自己面前,冰冰冷冷, 不言不語了,童華衣卻反而手足無措了。   「鐘琴死了,她死了……」童華衣還是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她踉蹌著走到 床邊,顫抖的伸手去撫那張讓人羨妒的臉龐,沒有溫度,只餘慘白。   「妳怎麼能死……」她不由低喃。看著死去多日的鐘琴,她發現自己一點也 不快樂,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看著看著,忍不住悲從心來,「妳死了,龍生怎麼 辦……他那麼愛妳,寧可來求我和他做一對假夫妻,也想妳永遠不要發現他對妳 的愛早已超出了兄妹的情誼,我和龍生在罪島裡結髮,他說這樣妳才能毫無顧忌 的接受他的照顧,別人也才不會用異樣的眼光在背地裡說妳……妳怎能就這麼走 了,妳走了,龍生和我的結髮就沒有了意義了……」   沈澱著紊亂的心緒,童華衣猶豫著該不該將鐘琴的屍體帶出去,畢竟生要見 人,死要見屍,她相信魏龍生會希望見她最後一面,卻又不想魏龍生見到她的屍 體而悲痛欲絕。   遲疑間,忽地一陣地動山搖,腳踩之地竟爾崩坍,正欲凌空躍起時,一股陰 柔狠棘,兼又剛猛霸道的氣勁猛然透牆打來,轉眼將她震飛撞壁,當場昏了過去!   襲擊童華衣的,正是撞落地面的水火雙招爆炸後產生的餘勁。     崩塌的只剩半截的罪島裡頭,極元副體已經隨著爆炸消失不見,只剩下武神 分身仍然凜立。見敵手已滅,他立時便將矛頭轉向死神護罩內的凌非。   強敵已除,他自不再顧忌,飛身來到死神護罩之外,抬手一召,水火之力爆 湧而出,不疲不倦連轟了數十掌後,死神護罩終於潰散瓦解。   站在空中,他並不急於動手殺人,因為裡頭盤腿而坐的孩童只有一段武君的 實力,對他毫無威脅,也全不放眼裡。他面無表情的看著,看著雙眼緊閉,仍在 行功的凌非。   忽地,一股怪異感覺從心升起,武神分身不由靠近,俯身去瞧,在他記憶中 ,似乎並沒有年紀如此之小的武君才對。   正當他貼面細看之際,眼前緊閉的雙眸卻霍然睜開將他嚇了一跳!   未及回神,凌非眼瞳忽而收縮,久違的死神空間倏然開啟,頓時死亡氣息吞 噬了周遭一切,讓所有事物都失去了色彩,宛若陷入了只有黑與白的無聲世界!   武神分身本來自恃本領,全沒將僅一段武君的凌非放在眼裡,他全無防備, 自信任凌非如何作怪偷襲,也無奈我何。誰知只是一個照面,自己便猶如身陷黑 白色的幻境之中,他驚覺出聲,更愕然地察覺在這黑白的世界裡,竟連聲音也被 那濃郁的死亡之氣給吞噬的點滴不存……


廣告
來源 :寂寞哥